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上將邢道榮討論-第三百五十章 氣運神獸展示

三國之上將邢道榮
小說推薦三國之上將邢道榮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御飞刀’,前世游戏《三国群英传II》中,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武将技。
之所以爱,是自己施展的时候,看到敌将技力满值却始终发不出武将技带来的爽感。
相反,当敌将施展‘御飞刀’的时候,带来的就是恨了!
看着庞统属性列表里面的三阶武将技‘御飞刀’,邢道荣心里一阵羡慕嫉妒恨。
同时,也在感叹,几年无战事,自己的等级被逐一追上,现在甚至被反超了!
还是本世界土著好啊,没那么多限制。
对此,邢道荣只能感叹,系统太无能,干啥啥不行,和自己扮酷装逼第一名。
‘赤炎羽营’的组建,的确已经进入正轨。
主要是骑术和箭术两项,既有单独训练,也有综合训练。
上午,苦练骑术,下午单独练箭术,三天一次训练马上射箭。
现在只是初步训练,所以骑术和箭术单独分开练,等两项分别达标后,便会结合起来全日训练。
按照庞统的描述,‘赤炎羽营’真正成军,还需要三年时间。
这里,必须说一下骑术中最重要的两样物品,即马镫和马鞍。
后世,许多人以为,是蒙古人发明的马镫和马鞍,这其实是个误解。
因为,马鞍和马镫,早在汉朝,甚至战国时期就已经有了。
其实想想就能明白,没有马鞍和马镫,在光溜溜的马背上持续颠簸,除了那些天赋异禀的猛将外,谁能长期骑?
战国时代,赵国的骑兵天下闻名,若是只能担当巡逻,伺候等辅助作用,凭什么那么有名?
修罗神帝
汉朝的骑兵,史书上更有许多记载。
如,‘文帝十四年冬,匈奴谋入边为寇,……,上乃遣中尉周舍为卫将军,郎中令张武为车骑将军,军渭北,车千乘,骑卒十万……,击匈奴,匈奴遁走’
骑兵多达十万,有可能只是区区辅兵吗?
肯定是主力作战部队啊!
汉武帝的时候,汉朝骑兵就更猛了。
卫青,霍去病长途奔袭,在草原上和匈奴决战,取得河西、漠北等大规模决战胜利,一举将匈奴彻底干趴下。
那是历史上最经典的骑兵作战例子,甚至不是之一!
这样大规模的骑战,没有马鞍和马镫,怎么做得到?
后世文物出土,也证明了这一点。
西汉和东汉的墓穴中,都发现了马鞍和马镫!
当然,汉朝的马鞍和马镫,肯定和后世的不一样,但无论如何,在秦汉时代,马鞍和马镫已经有了。
后世网络上,总有人以为古人啥都不懂,其实真正什么都不懂的,或许是那些键盘侠们自己。
闲话略过不提。
第二天,邢道荣来到‘丞相府’。
丞相是百官之首,有选用官吏之权,弹劾百官和执行诛罚的权力,总领百官朝议和奏事,甚至可封驳皇帝诏令和谏诤。
简单来说,丞相管百官,有时候连皇帝都能管,如果皇帝愿意的话。
楚国没有丞相,蒋琬虽然是大司马,却绝无秦汉那么高的地位,仅限文官之首,权力远没有那么大。
邢道荣只想有人帮自己做事,可没兴趣让属下管自己,哪怕只是名义上。
这个‘丞相府’,只不过是楚国内部,三公九卿办公的地方。
这里,必须再纠正一个说法。
后世网上,总有一堆人到处教育别人,说三公九卿是晋朝以后才有的制度。
更可笑的是,这些人基本都是见习……
事实上,三公九卿制度,早在夏朝就有了!
是秦汉以前的夏朝,周朝以前的夏朝,商朝以前的夏朝!
没必要引经据典详细描述,随便百度一下就能知道,但就是有人不愿意……
当然,不同时代的三公九卿,肯定会有一些区别,可不管怎么样,最基本的制度都差不多,即三公和九卿。
说远了。
楚国延续秦汉制度,自然也是三公九卿,不过,三公有大司马,太尉和御史大夫,算是全了,但九卿的位置,就缺的多了。
邢道荣一贯认为‘宁缺毋滥’,不仅在军队中如此,朝中官员安排同样如此。
想要成为三公或九卿,必须有足够的功劳,同时,智力属性必须上80。
尤其是文官之首的大司马,和武官之首的太尉,功劳之外,智力至少也要上90!
智力不足,代表能力不足,身居高位必然误事,还不如不要。
当然,能力够了,功劳不足也不行,在邢道荣这里,没有杰出贡献,是不可能身居高位的。
职位欠缺,不代表会误事,因为可以由人兼职。
你看,蒋琬以大司马的身份,兼职廷尉,典客,内史,少府等九卿之位,不是干的挺好的嘛!
“拜见大王!”
邢道荣进入‘丞相府’后,正在挥笔疾书,带着张昭,刘邕,虞翻等人处理公务的蒋琬,当即停了下来,上前拱手拜道。
“呵呵!”
邢道荣呵呵一笑,止住蒋琬行礼,左右看了一下,笑道:
“诸位,正忙着呐!”
丞相长史张昭,见到邢道荣,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笔,对他拱手说道:
“确实有些忙,对了,最近扬州会稽郡守来报,去年海啸,百姓死伤众多,向朝廷请求赈灾,大王,这是郡守文书,您看该如何处理?”
说罢,张昭拿起案头上一份竹简,向邢道荣走来。
“额!”
看着张昭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拿着竹简向自己走来,邢道荣无语。
“这老头,咋那么不晓事呢?哥一来,你就给我找事做?”
肚诽了一句,邢道荣笑道:
“子布先生自行处理即可,吾找公琰有要事商谈,下次再说,下次再说!”
言毕,趁着张昭未至跟前,忙拉着蒋琬来到偏房。
张昭这番行为,当然不是因为忠诚度不够,这么长时间,他的忠诚度早就被邢道荣提升到100%了。
只是这老头脾气很倔,而且对邢道荣不处理政务的行为十分看不惯,每次见面都要冷嘲热讽几句。
原本时空,这货还曾经和孙权闹脾气,孙权拿他没办法,最后认错了解。
对邢道荣来说,只要有能力,又能为他办事,区区冷嘲热讽算什么?
就好像那天上的浮云,亦或拂面清风,任其自行散了就是,哪里会介意?
偏房中,两人隔着案几坐下。
“大王,此次前来,不知有何要事?”
蒋琬带着微笑,双手一拱,问道。
在邢道荣手下做事,对他来说,虽然累,却很爽,因为邢道荣完全放权,几乎从不干预他的决定。
“呵呵!”
邢道荣左右看了一眼,笑道:
“无他,来看看公琰罢了!”
沉吟了一会,他问道:
“公琰,孤记得,当年南征交州时,曾和你与士元商议,在民间推广武馆一事,现今情况如何了?”
在民间推广武馆,强健民间百姓体魄,从而有利于招募到高质量士卒,快速将军队精锐化,这是当初他和庞统、蒋琬达成的共识。
不过,这些年来,邢道荣诸事缠身,一直没有过问这方面的情况,现在思及精锐兵种难成,便想到了这一点。
“还算顺利!”
面对邢道荣的询问,蒋琬点了点头,说道:
“自从八年前在民间推行武馆以来,荆南四郡和庐陵郡已经遍地武馆,多有百姓在其中练武打拳,习武之风颇盛,不过……!”
说到这里,蒋琬皱起眉头,继续说道:
“好武之风兴起,带来的治安败坏也颇为严重,牵制了大批城守军精力!”
“这很正常!”
邢道荣大手一摆,说道:
“不过打架斗殴罢了,由得彼等发挥过剩精力就是!”
在邢道荣看来,打架斗殴什么的,的确是小事,和小孩子过家家都差不了多少。
身为沙场百战乃回的猛将,邢道荣杀人无数,民间那些寻常人的打斗,哪会放在他心上?
闻言,蒋琬点了点头,不再说这方面的事情。
别看他是文人,可也是上过战场,亲手斩杀过不少敌军的人,这等事情,一样不被其放在心上。
之所以有些皱眉,不过是因此带来的治安事故增加,惯性使然罢了。
“前些年战事颇多,民间许多好武之人,都被吸纳进了军队,如今,我楚国青壮锐减,在武馆中练武的人,大多是些少年,影响倒不大!”
蒋琬说道:
“武馆推广,原本只在荆南四郡和庐陵郡,不过后来在交州也开始普及!”
“这几年,扬州的武馆增加迅速,整体来看,楚国境内,除了南中南蛮之地,百姓在武馆习武,已经成为常态!”
“嗯!”
听了蒋琬的讲解,邢道荣点了点头,手抚颌下浓须,满意的说道:
西貝貓 小說
“如此,我楚国人人好武,将来军队士卒,必然皆是精锐!”
“然也!”
蒋琬也跟着点了点头,沉吟半晌,却又面带犹豫,说道:
“但这些民间武馆,最近却出现了一些不利现象!”
“不利现象?”
邢道荣愕然,抬头看向蒋琬,问道:
“什么不利现象?难道有人敢杀官不成?”
这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自古‘侠以武犯禁’,又有‘身怀利刃,杀心自起’一说。
练了武以后,自以为高人一等,从而胆子也开始变大,完全是正常心理。
某些过于高傲的家伙,又是血气方刚的青壮,做事情很容易过激,一怒之下拔刀杀官,也是很可能的事情。
鼓励民间好武之风是一回事,这等无视朝廷法度,动辄杀人的家伙,邢道荣却不会姑息。
他还记得,当初零陵守城成功之后,路、田两家叛乱,企图挟持刘度,其中的主力,就是两个家族招揽的游侠类亡命之徒。
好像还有个叫柯什么的游侠,甚至敢在他面前耍刀弄剑!
当然,区区游侠,在他面前不堪一击就是了。
“那倒不是!”
面对邢道荣的询问,蒋琬摇了摇头,说道:
“那些武馆,也就教些强身健体之术,哪有什么高深武功?随便一个军中悍卒,都不是武馆中学武的弟子能比的,岂敢有杀官之心!”
对蒋琬这番言论,邢道荣不敢赞同,江湖人都是亡命之徒,只要上了头,还真没什么不敢做的。
不过,他倒没有和蒋琬纠结这个,继续听着。
“琬所说的不利现象,是如今的武林中,嗯,就是那些武馆弟子说的所谓‘武林’,即武者如林的意思……!”
蒋琬解释道:
“武林中,有些武者,将武看成道,欲献身此道,终身研究武学,不参与俗世纷争,换句话说,这些人,不打算参军!”
“呵呵!”
说到这里,蒋琬一阵好笑,说道:
“这些人,当真可笑,还打算以武入道,将武道发展成和儒家,墨家等一样的百家学说不成?笑死人了!”
话毕,摇头失笑,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但坐在他对面的邢道荣,却面色古怪,不知道在想什么,蒋琬以为他和自己一样觉得可笑,也没去注意。
却不知,邢道荣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弦歌雅意 小说
“武林?武道?我艹!”
这些熟悉的词汇,瞬间打在了他的心坎上。
在这个世界,没有武林一说,更没有武道的说法。
超能吸取
我的大腦裡有電腦 小說
高深的武功有没有?
有!
那些世家大族,基本都掌握着一些先祖流传下来的击技之法,远比武馆中教授的高明。
但这些击技之法,无一例外,都是为了沙场征战准备,纯粹的江湖厮杀所用武功,向来被当做不入流的功夫。
所以,民间最多有游侠,却从来没出过什么武功高手!
哪怕是汉末名气最大的游侠王越,被誉为天下第一剑,在权贵眼中,也只是不入流的下三滥而已。
事实上也是如此,单纯的修炼武功,在战场上什么都不是,王越在战场上的作用,还比不上一个策骑冲阵的骁将。
可如果真有人能以武入道,将武学修炼到至高无上的境界,就好像后世武侠小说中描述的那样,情况又会如何?
这一刻,邢道荣有些发呆,眼睛失神。
“不可能!”
半晌,邢道荣恢复过来,摇头失笑。
“区区民间武馆,能修炼出什么来?何况,就算出现了后世武侠高手,在骁勇悍虎,乃至百战猛将面前,怕也屁都不是!”
的确,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在军队面前,从来就是垃圾。
比如,号称天下绝顶高手的金轮法王,所谓的龙象般若功练到第十层,也不过身居千斤之力。
这样的货色,邢道荣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管他使出什么金轮铁轮。
圆满宗师境界的邢道荣,单纯以武艺而论,就已不在所谓的天下五绝之下,辅以四牛之力,什么武林高手都可以一拳打死。
‘叮咚’
就在此时,系统悦耳的声音响起。
‘一千八百里外,发现气运神兽白虎,捕杀可获得大量气运,帮助灵魂融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