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 起點-第2902節 截胡閲讀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失败了?”拉普拉斯见安格尔久久的站立不动,好奇问道。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后,摇摇头。
拉普拉斯不懂安格尔的意思:摇头代表什么,摇头是指没有失败?还是说,不想回答?
安格尔轻声解释了一句:“我不知道算不算失败,我没有感觉甜蜜之梦有被拉入梦之晶原……但是,好像有其他的东西,被拉入了梦之晶原。”
其他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拉普拉斯疑惑的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示意拉普拉斯稍等片刻。紧接着,安格尔便闭上了眼,将思绪沉入了梦之晶原。
当他思绪重归静寂的时候,安格尔再次确认,刚才他的感觉没有错。
的确有东西随着梦海螺,被拉入了梦之晶原。而且,安格尔隐隐感觉,权能树那边还为此震动了一下。
是因为神秘之物进入而震动?
所以,来的真的是神秘之物?或者说神秘之物的一部分?他这一次不算全然失败?
安格尔迅速的激活了“守门人”权能,确定了刚才进入梦之晶原的“物体”所在地。
和他之前设置的一样,是在一个边隅角度。
——此前,安格尔决定拉入甜蜜之梦的时候,就已经设定好,要将甜蜜之梦放置在遥远的区域,并且为了避免甜蜜之梦逸散,还特意在附近布置了一个束缚能量的穹顶。
而此时,“守门人”确定,进入的物体还在他设定的坐标上。
安格尔心中莫名有些激动,虽然他能确定甜蜜之梦没有被拉入梦之晶原,但是,这不影响他此时的兴奋心情。
甚至,用兴奋程度来说,他此时的兴奋度比甜蜜之梦全部拉入梦之晶原还要更高。
原因很简单。
甜蜜之梦就算被拉入了梦之晶原,顶多证实了安格尔的猜测:同属性的神秘之物,是可以进入梦之旷野以及相关的版图中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进入的不是甜蜜之梦,而有可能是甜蜜之梦的一部分!这是不是意味着,甜蜜之梦被分割出一部分进入了梦之旷野?
进一步的说,会不会是甜蜜之梦的本质,被解构出来一部分?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对于励志追求神秘境界的安格尔而言,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甚至可以称之为里程碑!
一想到如此这般,安格尔的兴奋程度就在不断的攀升。
不过,所有的兴奋,都在安格尔的视线投入到目标坐标点时,化为了呆滞。
——这,这个抱枕是什么玩意儿?
是的,就是抱枕。准确的说,是一个通体粉红色的爱心形状睡枕。
睡枕的大小比普通形制的要大,兔子女孩如果蜷缩在上面,刚好能须尾俱全的不露丝毫。
不过,暂且不管这个睡枕的形制大小如何,为何它会出现在这里啊喂?!
他拉的不是甜蜜之梦么?
怎么从甜蜜之梦里拉进来一个睡枕?
甜蜜之梦不是没有形体的吗?还是说,所有人都理解错了,甜蜜之梦是有形体的,只是它的形体不在镜面世界、也不在物质界,而是在高维的世界?而它的形体,就是一个爱心睡枕?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就像安格尔贴身携带的天外之眼,看上去平淡无尽,但在更高的维度里,它就是一个无比庞然的大物。而这点,从安格尔学习空幻之门的时候,可以确定。
所以,这件神秘之物会不会也是如此,看似没有一个实体的外观,但在更高维度有其本体?
而且,甜蜜之梦对应一个爱心形状的睡枕,多契合。
安格尔心中正这么自以为是的想着时,他的目光突然注意到,那爱心形状的睡枕突然散发出了彩虹一把的光芒。
而且,光芒剔透无比,宛如水晶……
水晶?安格尔突然顿住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他快速的将意识往爱心形状的睡枕探去,随着意识触碰到睡枕,安格尔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是,权能的气息。
而且,还是梦之晶原目前唯一被证实了的权能:梦游仙境!
“如果是梦游仙境的话,那这个爱心睡枕该不会是……”安格尔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便看到散发着七彩光芒的爱心睡枕形体慢慢虚化,似乎下一秒就将消匿不见。
看到这熟悉的“虚化”一幕,安格尔彻底的悟了。
他刚才一本正经猜测的什么高维世界的形体,完全错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甜蜜之梦的形体,而是“梦游仙境”权能搞出来的晶体造物!
不过,安格尔可以确定的是,之前梦海螺从甜蜜之梦里拉出来的“东西”,的确就在这个晶体造物内。
也就是说——
“窝里反了,我被梦游仙境截胡了?!”
如果是被梦游仙境截胡,那最初他感知到的权能树一震,该不会是梦游仙境发出来的吧?
安格尔带着疑惑,回看了一下权能树,通过信息记录,他确定无误。
梦游仙境在数秒前,的确火力全开,将权能树都震动了。
而这震动的不仅仅是权能树,还有此时心中吐槽无限的安格尔。
有这样的权能吗?我才刚送进来你就截胡?
你如果要截胡,我之前送蜕鳞的时候,你怎么不截胡?——欸,好像送蜕鳞的时候,梦游仙境权能还没有诞生。
那,魔纹皮卷呢?安格尔不久前给这里布置防御穹顶的时候,你怎么不截胡魔纹皮卷?非要截胡神秘之物里的东西。
安格尔现在欲哭无泪。
本来还以为有大发现,大研究,结果现在直接化为了一个爱心睡枕样的晶体造物。
而且,这个睡枕还在对安格尔挥手道别。
安格尔的意识根本无法留住睡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睡枕从他注视下,慢慢消失不见。
见证了这完整的一幕,安格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他可以通过守门人再次锁定爱心睡枕的位置,但是,就算锁定了也没用。按照之前海伦之梦的经验可知,想要从晶体造物里获得“力量”,或者说,从晶体造物里重新将“神秘之物”拿出来,必须要去副本探索一程。
而且,探索度还需要满足条件,否则进去也是白搭。
凌天剑神
安格尔之前自称自己是探秘解密的高手,那也是自称啊!而且,当时安格尔是仗着上帝视角才在拉普拉斯面前夸下海口。
但真让他亲自去特殊梦境里,他的探索度还不一定比拉普拉斯高。
此时此刻,安格尔有点明白拉普拉斯为何如此在意100%的探索度了,因为,他现在也必须要对爱心睡枕追求100%探索度了……
……
安格尔恍恍惚惚的从梦之晶原的视角退出,回到现实时,最先听到的就是拉普拉斯关切的声音。
“怎么样,是失败还是成功?”
安格尔有些蔫蔫的道:“单说甜蜜之梦的话,应该没有被拉入梦之晶原,所以,不能算成功。不过,根据我的查探,的确有东西被梦海螺从甜蜜之梦里拉入梦之晶原,但具体是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
拉普拉斯虽然疑惑安格尔为何突然变得这么丧气,但想了想还是没有正面询问,而是侧面问道:“你刚才没有去梦之晶原吗,你也没看到梦海螺拉了什么东西进去?”
安格尔叹息一声:“去是去了,但我的确没有看到是什么东西被拉进去了。至于原因嘛……”
安格尔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说出来。
虽然被“梦游仙境”截胡有点小尴尬,但这本身也是事实。而且,安格尔担心的是,梦游仙境能截胡甜蜜之梦的‘未知之物’,说不定也能截胡其他的东西。譬如说,拉普拉斯希望安格尔帮格莱普尼尔带进去的银鳞长袍与手杖。
如果这些也被梦游仙境给截胡,搞成什么晶体造物的副本,那最好还是提前告诉拉普拉斯一声。
所以,安格尔没有隐瞒,将原因说了出来。
数分钟后,听完安格尔的讲述,拉普拉斯和她的一众时身,表情都有一瞬失神。她们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被截胡的状况。
安格尔:“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样,结果不算太坏,还是有机会从那爱心睡枕里寻找到,梦海螺到底从甜蜜之梦里拉了什么。不过,前提有两个,首先需要寻找到爱心睡枕,还要想办法将爱心睡枕所制造出来的特殊梦境探索度达到100%。”
安格尔并没有说自己可以通过“守门人”权能定位爱心睡枕的事,反倒还带着遗憾的语气道:“满足其中一个前提比较容易,但同时满足,现在还做不到。只能未来等待机会。”
安格尔潜意思是说:解密我很在行,只是找不到爱心睡枕的位置,只有看未来能不能找到。
但实际上,安格尔自己很清楚,有上帝视角他可以夸夸其谈;可没有上帝视角,他也只是个普通玩家。
所以,他现在要找的不是爱心睡枕的位置,而是等待未来找个解谜高手跟着自己一起去探索爱心睡枕。
安格尔心目中已经锁定了几个人物:多多洛、桑德斯、树灵、铁甲婆婆……
如果有可能,安格尔倒是希望这些人都跟着他一起去,不然到时候探索度哪怕少0.001%都是前功尽弃。
安格尔的话术,并没有被其他人识破,因为他的话的确是真的。的确只能满足一个条件,但具体是哪个条件,安格尔刻意忽略了。而众人,也没有对这种细节在意。
紧接着,安格尔道:“虽然我的目标被梦之晶原权能截胡了,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目前来看,它影响不了梦之晶原的运转。所以,你们现在进去应该无妨。”
“不过,在你们进去前,我需要测试一下,‘梦游仙境’会不会再次截胡。”
安格尔说到这时,目光扫向格莱普尼尔身上的银鳞长袍以及牙骨杖,还有兔子女孩身上的那个胡萝卜形状的挎包。
格莱普尼尔明白安格尔的意思,走上前,将牙骨杖立在地面:“你现在可以试试。”
安格尔向格莱普尼尔点点头,拿出了梦海螺,对着牙骨杖一阵操作。
神秘之物的气息很快包覆住了牙骨杖。
只是刹那间,安格尔就感觉到了牙骨杖进入了“守门人”的权责范围。
安格尔想了想,将牙骨杖放置在了安全区附近。
随着牙骨杖在安全区落地,安格尔的思绪开始紧盯着权能树上代表“梦游仙境”的光点,他倒是想看看,这根牙骨杖会不会引起梦游仙境的异动。
就在安格尔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他便感知到了梦游仙境所代表的的权能光点,开始微微的颤动。
与此同时,在牙骨杖的上空,出现了一股氤氲的权能之力。
“来了!”安格尔立刻反应过来:“还真的打算再截胡!”
安格尔毫不犹豫的控制起权能树,以权能树的上级权限,暂时封锁住梦游仙境的当下权限。
封锁是封锁了,但牙骨杖上空的权能之力并没有消失,只是暂停继续蔓延罢了。
安格尔知道,想要彻底解决梦游仙境“见一个截胡一个”的情况,必须要从根本上下手。
那就是“梦游仙境”权能本身。
安格尔之前担心“梦游仙境”的权能信息太多,一时间消化不了,所以没有过度研究。但现在,他也只能从权能本身入手,至少先要知道怎么停止让梦游仙境截胡。
思及此,安格尔将自己的思绪,沉入了权能树上代表梦游仙境的光点中。
安格尔一边心想着:“如何限制梦游仙境”,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光点。
刹那间,信息的洪流冲进了脑海。
不到两秒,安格尔就已经感到晕眩了,他毫不犹豫的截停了信息洪流。
可就算如此,安格尔也是睁开眼,靠在树干上整整五分钟,才回过神来。不过就算回过神,他的神色也依旧有些恹恹的。
“你现在的形象,看上去就像是伴酒吟诗,宿醉了一整夜。你还好吧?”离他最近的路易吉关切问道。
只有你会伴酒吟诗吧?安格尔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对着路易吉摇摇头:“没什么,让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话毕,安格尔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自顾自的闭上眼,进入了思绪空间。
他这次得到的信息不少,需要一些时间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