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過氣武林神話討論-第207章 陰月皇朝!閲讀

我成了過氣武林神話
小說推薦我成了過氣武林神話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此界人丁数百亿,组成了大大小小的国度,宗门,帮派,三教九流……
而六圣高高在上,统御十域,君临天下。
毫不夸张的说,六圣的一举一动都牵扯了亿万人的身家性命,圣佛莲华生,黑风大圣之战震动天下,让本就不消停的天下如同煮沸的开水,愈发动荡。
除了直接身死的数十万池鱼,天下各大势力都是人人自危,嗅到了山雨欲来的气息,一个个势力紧锣密鼓,以各种手段增涨自身实力。
阴谋算计,血腥厮杀,在世间每一个角落越发炽烈的上演。而关于双圣开战的原因,也被各大势力探查了出来,消息不胫而走。
祭坛!
一座血河宗余孽拥有的诡异祭坛,虚虚幻幻,能够在大地之中任意穿梭,自如挪移。
这座祭坛在双圣战中一分两半,二圣各得其一,至于那位血河宗强者则被莲华生带回了‘大泽佛乡’!
无数人都对那座祭坛产生了疑问和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宝才惹得双圣不惜一战?
可惜这个答案没人清楚,黑风大圣,圣佛也不会回答。
于是乎,许多大势力,包括一些拥有真道强者的圣地级势力都将注意力放到了血河宗身上。
又由血河宗联想到了其源头。
魔狱!
很多人揣测着那祭坛莫非是当年魔狱遗宝?
各方势力翻阅着故纸堆,查询着一百多年前关于魔狱的一切信息,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双圣战后第三天,才有武人陆陆续续回到战场,惊恐万状的瞧着一派惨烈的气象。
原本那座繁荣的城市已经被彻底夷为平地,满地残渣碎片,甚至找不到多少完整的物事,更别提生灵存活了。
方圆数十里的大地处处坑洞,越往中心越深,宛如一个巨大的盆子,而在盆子中心,风火二气缠绕,间或有雷电绽裂不休。
风灾!
炎灾!
这是黑风大圣和圣佛莲华生交手后留下的异象,即使战争停止,人已远去,依旧改变了这方区域的气候,风火纠缠融合在一起,似乎仍然在无休无止的缠斗。
诸多武人凝目看着,丧失了言语的能力,心中充满了震撼与敬畏。
这一刻,他们明了为什么都说真道强者乃是武中之圣,而六圣更是屹立最顶峰的神圣,这种超越了凡人想象,天灾一般的伟力何其之壮观啊!
燕行空站在‘盆子’边沿,即使隔着数十里,依旧感受到狂风割面,他双目盯着风火如龙,咆哮天地,深深吸了口气,满眼震颤的同时也透出灼热。
片刻之后,他选定了一个区域盘坐下来,细细观摩着战场内的多种异象。
双圣交战的遗留,也蕴含了他们对周天八象的些许感悟,对于修行者而言,算是一场绝大的机缘了,燕行空天赋心性俱是绝佳,定住心神后,便开始参悟其中法理。
毕竟这异象不可能永久保持下去,至多十天半月就会消散,错过了就不知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撞见。
不!
或者说,还是不要撞见得好。
如燕行空一般的聪明人不在少数,很快以‘盆子’为中心就汇聚起了诸多武人,投入心神参悟意象。
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嵩都却是陷入了一片混乱。
厮杀。
惨叫。
烈焰。
鲜血。
嵩都各处火光冲天,杀声四起,一幕幕血淋淋的场景展现。
失去了擎天柱般的极光剑主之后,看似安定的大崇瞬间就被推到了悬崖边上,岌岌可危,被大崇王族压制了六百年的元州叛乱四起。
叛军攻城略地,征伐一座座城池,大崇连连失地,本就因为极光剑主被七夜剑君擒走而动荡的局面难以遏制,愈发恶化。
短短半个多月,叛军已然攻入了王城嵩都,刀光剑影直指王族詹氏而去。
“杀!”
皇城宫门大开,叛军长驱直入,更有不少武人纵身跃起,破空而来,裹挟着凛冽的杀意落入皇宫。
清澄若澈 小说
大崇王站在皇宫中心,脸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
他好歹也是一位五象宗师,虽说是靠资源堆出来的,但也不该如此孱弱,只能说是心力交瘁,此刻连意象都有些维持不住了。
“王上,保重身体啊!”
旁边,牧天司之主詹安同神情沉重,搀扶着大崇王,渡过去一股真气。
“保重身体?哈哈!”大崇王惨笑一声,双目无神:“都到了这种时候,保重身体还有什么用?大崇六百年基业,没想到竟然是亡在本王手中,本王愧对先祖,愧对王叔啊!”
“王上,有詹某在,必能保你安全脱身,留得有用之身,将来总有复国之日。”詹安同沉声说道。
大崇王目光呆滞,带着一丝期盼的望向詹安同:“还有机会么?”
詹安同心下一叹,大崇王在极光剑主庇佑下被保护得太好了,平常看似稳重,到了危机关头,却是变成了无头苍蝇,他只能点点头:“有,王上放心!我们现在立刻离开!”
说话之间,詹安同脸色忽的一变,长袖一振,流云般飞出,一甩一卷。
嗖嗖嗖!
便见得漫天灿星闪烁,雨打芭蕉般射向了大崇王,好在詹安同事先察觉,袍袖一裹,竟是一枚枚细小的毒针,紧跟着一道道身形掠来。
“想走?问过我等没有?你们谁都走不了!”
十数道强大的气息弥漫,至少也是五象宗师以上,毫无掩饰的当空落下,将大崇王,詹安同等人包围在了其中。
大崇王面色惨淡,抬眼看去,看到了一个个熟悉人影。
“赵家!”
“元家!”
“江家!”
……
这是大崇国内的几个世家大族,出现在这里,大崇王没有丝毫意外,即使没了极光剑主,大崇也不至于这么快溃败叛军之手,没有世家豪族,各大宗门扶持是不可能的。
詹安同扫过一位位气息沉凝的武人,老少男女皆有,却是各个带着杀机而来。
“玄凤谷!”
“七巧山!”
“南湖宗!”
詹安同深深吸了口气:“果然,你们这些乱臣贼子都来了,但詹某人实在没想到的是,连莫老将军你也背叛了王上?”
詹安同声色俱厉,蓦地盯向了其中一位身穿盔甲,虬髯浓密,须发斑白,体魄却雄壮得好似一头棕熊的老者:“你忘了你的出身?你能有今天,全靠了剑主他老人家的可怜!没有他,你早不知死在那条水沟里!”
莫姓老将嗤笑一声,一只粗糙的大掌握着只酒壶,他咬开壶嘴,呸的吐了一声,‘咕嘟嘟’灌了几口酒,淡淡道:“老夫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不靠任何人的帮助,全凭自己双拳打拼而来,更不欠你们詹家什么。”
“好,好一个忘恩负义的鼠辈!”
詹安同大笑一声,倏地挡在了大崇王身前,雄浑的气魄蔓延开去,体外八象升腾:“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废话了,终究是靠拳头说话,你们谁先来送死?”
“大崇倒行逆施,迫害生民,今日必亡,但念在詹氏祖上阴德,只要你们肯投降,我等也不会伤你们分毫。”
一名美妇踏前一步,幽幽开口。
詹安同是八象顶尖的高手,即使他们人多势众,同样有两位顶尖高手,但厮杀下来也难免伤亡,谁都不愿意被詹安同拖着去死。
“你们肯这么好心?”詹安同冷笑:“恐怕还有条件吧!”
重生最强女帝 夜北
“当然,在大崇尚未稳定前,还请詹兄和王上暂且受罪,需要被关押起来。”又一名头戴玉冠,贵公子模样的青年笑道。
“哈哈,你当詹某是傻子?我就先杀了你!”詹安同合身一扑,杀向了贵公子。
嘭!
仙 師 無敵
贵公子挡了一击,身形跌退,詹安同又是一晃,杀机凛冽,居然又到了莫姓老将跟前,狂飙的真气沸腾。
“杀!”
其余人等却是不给詹安同各个击破的机会,鼓动气势,搅动得风云变色,围杀向了詹安同。
那贵公子被詹安同一击迫退,脸色羞怒,盯向了大崇王,满眼都是杀气。
“我先杀了你这无能的家伙,废物一个,竟然做了这么多年大王,高居我等之上?”
贵公子身心一闪,已到了大崇王近前,五指捏向了他的脖颈。
“嗯?”
却见大崇王呆呆傻傻,不作丝毫抵抗,目光望向左侧,眼中带着似惊恐,似解脱,似愤怒,憋屈,种种难以言喻的神情。
贵公子眼角一瞥,体内气机当即散乱,脸色一白,他也是不管不顾,骇然立定当场,顺着大崇王目光转头。
“七夜……剑君……”
“什么?”在场之人皆是耳聪目明,即使在激战之中也听到了贵公子的低呼,赫然便见到左侧宫殿之上,天光落下,一名身穿黑白相间袍服,长发披散,目光冷峻的青年坐在殿顶,也不什么时候来的,瞧了他们多久。
犹如烈日之中浇下了一盆冰水,所有人都是心头一凉,呆望向七夜所在,停止了争斗。
“我来了!”
“我需要一批手下!”
“降者生,顽抗者死!”
七夜淡淡开口,只说了三句话。
三句话,赚了一个王朝。
一天之后,大崇覆灭,阴月皇朝建立的消息在元州迅速传播,而这新建的皇朝之主,赫然便是击败了极光剑主的七夜圣君!
于此同时,不知遥隔几万里外,群峰环绕之间,一座天机轮焕发着熠熠神光,照耀着下方连绵的宫殿屋舍。
正是天机道所在。
当代道主元武负手而立,凝望苍穹,脸色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