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sni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頭狼》-3794 動機讀書-qyhb1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我呆滞着望着从楼顶一跃而下的老凳子,心如刀绞一般的难受。
“有人坠楼了!”
“快喊救护车..”
一大群巡捕“呼啦”一下围簇过去,嘈杂的喊叫声、刺耳的警笛声,以及急促的脚步声,顷刻间堵满西餐厅门口。
“老凳..疯子。”我浑身剧烈打着摆子,嘴角控制不住的颤抖。
张星宇从地上爬起来,一把薅住我的衣领,带着哭腔劝阻:“朗朗,咱们先走,不然待会被人注意到就麻烦了。”
“滚尼玛得,别特么碰我!”我厌恶的一肘子怼开他,红着眼睛扯脖低吼。
张星宇咬着腮帮子,近乎恳求的呢喃:“先走行不,不管你想怎么处理我,咱们离开这儿再说。”
“滚!”我破口大骂,因为情绪太过失控,自己差点背过去气。
“我特么求你了!”张星宇用力搂住我,将我硬塞进车里,随即迅速发动着车子,同时拨通个号码:“停车场这边的摄像头过来处理一下。”
“操尼玛得,我特么弄死你!”我歇斯底里一般的照着张星宇的脸蛋狠狠的抓了上去,直接把他抠的满脸淌血。
起初他还躲闪挣扎,被我连续挠了几下子后,索性不再动弹,任由我打骂。
车子行驶了差不多八九分钟后,他靠边停下,昂起遍布土豆丝似的血道子,扭头注视我几秒钟后,长舒一口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打死我也无济于事。”
“嘭!”
我抬起胳膊,一拳头狠狠砸在他的脸上,浸红的鲜血顺着鼻孔缓缓蔓延出来。
他怔了几秒钟,拿手背抹擦两下,继续昂着脑袋注视我。
“你不是告诉我,在你的计划里所有参与者都会安安全全吗!结果呢,老凳子就特么死在我眼前,他没几天了,咋就不能让他好好的走完余生!”我不解气的又是一拳撂在他脸上:“还有朱禄,你特么好端端碰他干啥,你以为所有人都没你狡猾,整几条破短信就能栽赃陷害马科是么?姚军琪和他是啥背景、啥智商,人家不会查!”
他依旧没有抵抗,嘴唇蠕动:“既然是计划,就肯定充满了变数,我没有料到老凳子会…”
“嘭!嘭!”
没等他说完,我一手揪住他的衣领,另外一只手劈头盖脸的照着他再次猛捣几下:“放你娘的狗屁,到现在你特么还在忽悠老子,你敢说你事先不知道老凳子的结局,你知道他必死,他自己也非常清楚,不然没法做到死无对证,唯独老子被蒙在鼓里!”
“我..他..”面对我的质问,张星宇陷入了磕巴。
“你踏马啥也不是,狗篮子!”我冲着他的脸颊厌恶的吐了口唾沫,喘息几口后,竭力平复下心情,鼓着眼珠子道:“朱禄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
眼下甭管是朱禄还是姚军旗,可能会怀疑是马科所为,可随着调查,早晚可以查出来真正的元凶,到时候我们势必面对多方势力的碾压。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兀震动。
张星宇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指了指我裤兜:“你先接电话,然后我慢慢跟你说。”
我瞟了他一眼,从兜里掏出来手机,看到是个陌生号码,我清了清嗓子接起:“哪位?”
手机那头传来一道陌生的男人声音:“你好,王朗先生吗?我是机场派出去的,请问贵司的魏伟和你是否熟悉?”
“很熟悉,怎么了?”我皱了皱眉头。
对方回应道:“是这样的,一个小时前,魏伟涉及到一起故意伤害案和车祸,除了他以外,我们在现场还发现三名昏迷的年轻女性…”
四十分钟后,宝安国际机场派出所的办公室里。
一名姓“郝”的巡捕接待了我和张星宇。
简单握手认识以后,我迫不及待的开口:“郝哥,赵海洋应该给你通过电话吧,我们是非常好的哥们,我兄弟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王总稍安勿躁,我和老赵私交不错,你来之前我们刚刚结束通话。”姓郝的巡捕点点脑袋道:“我长话短说吧,事情发生的其实很偶然,根据机场高速的监控看,案发当时是受害者的车故意别了魏伟他们的车几下,之后两台车发生剧烈碰撞,交通意外导致车上的三名女士昏迷,魏伟的身体素质比较好,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之后他一气之下,从车里取出一把管制刀具重伤对方三人,其中有一个伤势特别严重,目前在重症监护室,还有两人逃走,目前我们正在积极联系逃走的两人和受害者家属,不过他们应该都是外地人,信息比较少。”
“三个受伤的女人呢?”我咽了口唾沫又问。
“在机场附近的医院接受治疗,我那边的同事刚刚反馈信息,说是她们并没有什么大碍,请王总放心。”郝巡捕递给我一支烟道:“现在的关键问题不是赔偿,而是如何让对方愿意跟咱们和谈,如果重症监护室那位没有抢救过来的话,问题会变得很棘手…”
“咣当!”
房间门突兀被人推开,一个年轻的巡捕急急忙忙跑进来:“郝哥,案件发生翻天覆地的逆转,根据魏伟和两个受害者…呸,应该说是绑架者交代..”
“你说慢点,什么受害者、绑架者?”郝巡捕摆摆手打断:“喝口水,整理好思路再跟我说。”
年轻的小巡捕从桌上抓起一杯水,“咕咚咕咚”牛饮几大口,这才缓了口气道:“是这样的,刚刚魏伟处理完伤口,我去给他做笔录,他口口声声说是自卫,说是对方要绑架他们,我觉得有蹊跷,就联系医院那边的同事,结果三名女士的口径一致,都说那几个受害者是绑匪,说是有个叫马科的男人要绑架他们,马科就是案发现场逃走的两人之一,我又马上安排人询问受害者,他们也对事实供认不讳,承认他们是听命马科去绑架的。”
“马科呢?”郝巡捕立即直楞起腰杆:“立即传唤他,等等..这事涉及到绑架事件,光凭咱们是没法处理的,联系大案队,算了,我给赵海洋打电话吧,你抓紧时间把几个绑匪全都控制住。”
说罢话,郝巡捕歉意的朝我道:“实在不好意思王总,案子发生了转变,我需要马上汇报,你们先在我办公室里喝点茶,晚点有什么进展,咱们再聊。”
几分钟后,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张星宇俩人。
回忆着刚刚郝巡捕跟我说的那些,我拧着眉头问张星宇:“又是你搞出来的?”
“嗯。”张星宇毫不避讳的点头承认:“我跟你说了,王影是因为被绑架,手机被人抢了,才会给朱禄发短信,她本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绑匪哪找的,安全吗?”我压低声音问。
“绝对安全,几个人全是我在崇市时候帮助过的,逃走的两人,有一个确实叫马科,戴了口罩和帽子。”张星宇吸了吸鼻子道:“不管怎么查,最后事情都不会在咱们身上响。”
“还不够,动机不明显。”我想了想后道:“马科为什么这么干,要知道我们刚刚在李响的介绍下,一块吃过饭,大家既没仇也没怨。”
张星宇明显已经想好了一切,对答如流道:“以马科的身份而言肯定没动机,可你不要忘了马科还是他!他和你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他不希望你好,不希望朱禄跟你走的越来越近,这难道不就是最大的动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