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dif火熱言情小說 天龍神主討論-第2314章 沒有人能比我更懂劍閲讀-zmmo3

天龍神主
小說推薦天龍神主
“不好!是狐妖作怪!”
许清面色微变,匆匆道:“这场大火,绝对来得蹊跷,极有可能就是狐妖作怪!”
“你在这里等着,莫要出来,我去追那狐妖!”
陆青山正要出声劝住,夜色太深,冒然追上去,怕是危险得很,结果,许清左手在窗台上轻轻一拍,身影便已经飘了出去,直接追向了那通体雪白的狐狸。
“不要去啊!”陆青山喊了一声,但夜色中,许清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陆青山叹息一声,身影也从窗户里翻了出去,上了屋顶,顺着许清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隔着极远的距离,陆青山便听到远处传来了斗法的声音,借着滔天大火照亮了半边天空,陆青山隐隐看到,有斗法声音传来的地方正是一人一狐狸。
那人,自然就是许清了。
“真是不省心!”陆青山叹息一声,飞快地赶了过去。
虽然,这具肉身只是普通的肉身,但是,陆青山何等人物,虽然肉身普通,但是陆青山凭借着对每一份力量的把握,依旧能勉强做到飞檐走壁,飞快地从屋顶上掠过。
终于,赶到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狐妖一爪猛地拍出,许清的细剑当即就被打飞,而许清也生生挨了一击,身影向后倒去。
陆青山面色猛地一变,欺身上前,右手接住了许清的细剑,左手揽住了许清,狐妖正要再次扑过来,但陆青山已经提着细剑,在半空中身影一扭,飞快地刺向了狐妖的要害之处。
狐妖眉头一皱,身影连续变换,避开了要害,但是,刚避开,它便再次发现,陆青山的这一剑也跟着变化了,刺向的同样是它的要害所在。
“好可怕的剑法!你是剑阁的哪位弟子?为何我没有听过?”
狐妖口吐人言,目露忌惮之意。
陆青山不语。
他压根就不是剑阁的弟子,只是修行多年,是玩剑的大家,这个时候,固然没有法力支撑,但是,在剑道方面的领悟,绝对远超所有人,起码,在这鬼狐世界中,没有人能比陆青山更懂剑。
所以,眼下陆青山一出剑,便就震住了狐妖,使得狐妖忌惮,不过,若是长时间下去,陆青山就难以震住对方了。
毕竟,陆青山的剑法即便是再精妙,体力也跟不上,也没有法力支撑,最终还是会挡不住对方的。
好在,这个时候,陆青山耳朵微动,县衙的方向,陈捕头已经飞快地赶来了!
隔着还有三四丈的时候,陈捕头抽刀劈出,一抹刀光映照而来。
狐妖再也顾不得与陆青山纠缠,转身就跑,然而,刀光落下,还是在狐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你们回去,我去追!”
陈捕头匆匆说了一句,飞檐走壁,立马追了上去。
直至这时,陆青山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方才为了出剑,已经出了一身汗,手腕更是酸痛得厉害。
肉身太弱了,没有办法,若是肉身强大一些,陆青山单单以肉身之力,持着剑就能斩了那狐妖。
“多谢你了!”
许清有些虚脱,被陆青山揽着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这个时候,许清挣脱开来,坐在了屋檐上,道:“那狐妖太强了,实力大概在三品了!我没能拦住!”
“那你是几品?”陆青山问道。
“二品巅峰了!”许清道。
“二品,那还真的够弱!”陆青山笑了笑,又问:“那陈捕头呢?”
“三品巅峰了!快四品的境界了!”许清答道,跟着,她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在剑法方面的造诣好像很高,刚才我看你出剑,每一剑平平无奇,但偏偏给我一种每一剑都十分不简单的感觉!”
“那是!”
陆青山笑了笑,“这方世界,没有人能比我更懂剑!也就是我没有法力,不然,那狐妖逃不走!”
“吹吧!”
许清反驳道:“这方世界,要说在剑法方面的造诣,那自然当属剑阁了!”
“师门中,便有内门弟子能够御剑而行,那是四品及四品之上的境界了!”
“我还听师门中的人讲,古老的剑阁中,能够在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要是真的,那可就太可怕了!”
许清目露憧憬之色,“如果真的可以那样,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达到御剑飞行,也能在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陆青山笑而不语。
鬼狐世界,因为有规则的限制,所以,超凡的力量也有,比如说,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其实是可以做到的,不过,能做到的人,怕也就是一两个两三个,绝对不会太多。
而且,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付出的代价极大,另外,还得看千里之外那人的实力如何,若是普通的人,这自然没有问题,可若是一方强者,想取对方首级,基本上是在做梦!
总的来说,还是有限制的,远不能和陆青山所修炼的飞剑相比。
当然了,这是天地规则限制的缘故。
歇息了一会儿,许清终于恢复了一些法力和力气,陆青山也恢复了许多,两人从屋顶上跳下,向着走水的地方赶去。
走水的地方,是一间学堂,陆青山打听了一下,青侯县中许多孩子都在这学堂中念书。
眼下,大火扑灭了,但学堂要烧成了灰烬,学堂中有许多藏书,大部分也都化成灰了,唯有不多几本书,这才得以幸存。
一位书生,站在学堂外,气得身子都宛如筛糠一样抖了起来。
那书生,是学堂的教书先生,平日里,专门在学堂里给青侯县里的孩子读书识字,赚取一些生活费用。
而书生,也准备着来年去参加科举,想要入朝为官!
但现在,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陆青山看了看,有些不忍心,走了过去,摸出了十两银子,塞到了书生的怀中,安慰道:“等天亮了,寻些人,重新盖个学堂出来!”
“这……”书生犹豫。
“拿着吧!你教县里的孩子读书识字,收取的费用都极低,现在,你的学堂没有了,我理应帮助你!”陆青山笑了笑。
这时,许清也走了过来,摸出了三十两银子,给了书生,道:“陆公子说的不错,这三十两银子,你也拿着,学堂好像有些小,扩建一下吧!”
“这……多谢二位恩人!”书生眼睛都红了。
……
回到了客栈中,天都快要亮了,陆青山累得不行,干脆直接上床睡觉。
许清也是。
然而,就在两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客栈外面,突然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
陆青山被吵醒,眼中还充满了血丝,推开窗向外面望去,隐隐听到,有人在喊。
“出事了!王府被人血洗了,一家二十三口,全都死了!”
“我听衙门里的人说,这是鬼狐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