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討論-二百六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熱推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雪女摇了摇头,她没那么想过。
无尘子舒了口气,差点就吃枣药丸,喝耗子尾汁了
只是雪女没等他缓过来就又开口说道:“我没看过那一册书籍,焰灵姬姐姐看书跟我看的又不一样,她说的分开看,这样我们出来了,遇到事情也能综合互补。”
无尘子看着焰灵姬和雪女,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猝死。那可是道家藏书楼,天底下最大的藏书楼之一,多少人想进去一观都没机会,你们居然还挑挑拣拣的看。
“你们怎么能这么想,你们下次出去就跟着你师尊,你就不用在看书了。”黑白玄翦笑着说道。
“对啊,我们怎么没想到。”雪女恍然大悟的说道。
无尘子看着黑白玄翦,你就不能好好做个人?明知道她傻还教她这种。
“我应该列个书录给你们的,我错了,真的错了。”无尘子仰头望天,眼泪不争气的想要流下,他怎么就低估了这两人的偷懒程度呢。
“藏书楼那么多书,你又不说什么是我们应该看的,我们只能自己挑着看了。”焰灵姬小声的辩解道。
“是我的错,真的是我的错。”无尘子自惭形秽的说着,而且也不是为了安慰他们。
从采薇长老死后,藏书楼就是他在负责管理,而他有常年不在道家,也就没有了长老去告诉弟子应该看什么书。这也是他之前忘了的,所以回太乙山以后一定要把这件事优先解决了。
“你师尊被你们两给整疯了。”黑白玄翦看着雪女和焰灵姬笑着说道。
雪女和焰灵姬也都是看着无尘子,就这事还不至于就疯了吧?
“到了墨家,你们还是什么话都别说了,免得无端得罪人。”无尘子叹息道。
他已经不指望这两人还能懂哪些话儒家说的,哪些话是墨家说的了。尤其是儒家和墨家都是在追求“仁义”二字,在一些经意上很容易混淆,但是意义却很大的不一样。比如儒家的天下大同和墨家的兼爱天下是差不多的。
“你们去墨家,最要担心的其实还是阴阳家。”黑白玄翦开口说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也明白过来,他们抓了阴阳家的东君和少司命,又杀了云中君,到了阴阳家的地头,阴阳家能让他们好过?
“那就休息吧。”无尘子感觉心力交瘁,再聊下去,他也不知道这两人又能整出什么操作了。
无尘子转身走回自己房间,身影萧瑟,或者说是凄凉无助。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怎么感觉无尘子现在的心理承受能力能力有些弱啊。
只是房间的分配又成了一个问题,小院是三个房间,无尘子住的就是主卧,其他两间虽然都有打扫,但是他们四个也不好分。黑白玄翦肯定是自己一间,剩下的一间却是要三个人住这就成了问题。
少司命不说话,径自走向无尘子的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床,这段时间她也一直都是睡在主卧外的婢女床的。古时候的主人家都有通房丫鬟,所以在主卧外也都放有一张床。
“我。。。”雪女呆住了,这是抢了她的工作,又霸占了她的床?
黑白玄翦和焰灵姬都是看向雪女,都想看她是怎么选择,是跟少司命抢呢,还是老老实实的退让。
雪女也知道这两人在看热闹,银牙一咬,也跟了进去。
“赌一下,会不会打起来。”黑白玄翦看着焰灵姬笑着说道。
“有无尘子在,肯定打不起来。”焰灵姬摇了摇头,有无尘子在,怎么可能打得起来。
无尘子看着先后走进来的少司命和雪女也是呆住了,更加心累了,侧卧的床就那么大一点,怎么可能睡两个人。自己去侧卧睡,这两人睡一起,不打起来才怪。
少司命看着雪女蹙了蹙眉,她跟焰灵姬不熟,加上又一直睡这里才进来的,雪女这又跑进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雪女看着无尘子,又看向少司命,她也发现,她好像被黑白玄翦和焰灵姬给激傻了,本来是没啥问题的,她这么一进来,就真的出问题了。
“你们睡吧,我整理些策书留给萧何曹参。”无尘子叹了口气,自己只能坐在案前通宵了。
少司命没有说话,转身将案上的烛台点亮,然后站在一旁帮研墨,然后才转身去了侧卧的榻上休息。
“师尊,我还是去跟焰灵姬姐姐睡吧。”雪女踟蹰了片刻的说道。
无尘子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女人的心很小,从雪女会跑进来就已经可以看的出来。这种时候让她再出去,谁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过来坐我旁边说说这段时间你们都做了什么。”无尘子开口说道。
“嗯!”雪女开心的点了点头,走到他旁边坐下。
“没瓜吃了。”黑白玄翦和焰灵姬分别靠在门上竖着耳朵偷听,大失所望,骂骂咧咧的各自回房中休息了。
“师尊是不是觉得我无理取闹。”雪女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像极了受伤的蝴蝶。
“人之常情罢了。”无尘子笑着揉了揉她的雪发道,被焰灵姬那么一搞,是个女人都会敏感。
“我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晓梦在的时候,你们都那么安静听话。”无尘子问道,晓梦在的时候就没见这几个女人争风吃醋,怎么晓梦不在了,就成了这样。
雪女看着无尘子,一脸的惊愕,在晓梦师叔面前抢,那不是在找死嘛?我们又不傻,晓梦是你明媒正娶,天下七国百家见证的妻子,家中大妇,我们再怎么争也不敢去争大妇的位置啊。
“师尊不知道后院规矩?”雪女犹犹豫豫的问道。
无尘子摇了摇头,这些东西道家藏书楼有没有写,而他认识的人里边,除了几个师兄和颜路、伏念,就没有其他人了。而这些人全都是母胎单身,为了促成颜路和月神,他们连荀子和念端大师都给拉来了才搞定。
“周礼中,关于娶妻是有专门的礼仪的。男子成年后是只能娶一个妻子的。”雪女说道。
无尘子瞬间呆住了,难道这个秦时是魔改的世界,也是一夫一妻制。
“但是大家族子弟,为了人丁兴旺,家族传承,都会娶多房妾室。但是除了正妻其他人是不被官府和士人认可的,子嗣也没有继承权。”雪女说道。
大汉科技帝国 牛家一郎
无尘子瞬间明白了,宗族制是嫡长子继承制,而为什么要叫嫡长子继承制而不是长子继承制,就是因为妻与妾的关系了,只有正妻的子嗣才能称为嫡子,妾所生的就叫做庶出,庶长子。
而从西周开始,关于嫡长子继承和长子继承就出现了很多次问题,导致了破家灭国,最后才确立的嫡长子继承制。秦国却是因为这个事出了很多问题,因为秦国很多时候君王都没有确立王后或者王后无所出。
秦王嬴政和长安君成蟜就是例子,秦庄襄王没有确立王后,一般情况下就是长子继位,也就是嬴政。可是长安君成蟜却是在秦宫长大的,所以华阳太后等人就认为长安君成蟜才是嫡子,应该由长安君成蟜继位。最终导致了长安君成蟜反,死于屯留。
“所以我们哪里敢跟晓梦师叔争。”雪女说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不是还有平妻吗?”
雪女脸色大变,急忙道:“师尊请不要在外说出这种事情。”
无尘子愣住了,他没记错的话平妻也是可以获得夫人称号的啊,怎么感觉雪女被吓得不轻。
“为什么?”无尘子不解的问道。
雪女看着无尘子,知道了他是真的不懂这些,才开口解释道:“在七国宗制里是没有平妻这个称呼,只有商贾之家,为了给在外经商所生的子嗣和妾室一个名分,才有了平妻之称,士林之中是没有平妻的。”
无尘子想了想就明白了,古代人外出经商,经常多年不归,所以就会在外另外娶亲,然后又少不了交际要带妻子出席的宴会,于是有了平妻的出现,其实还是妾,平妻的意思也只是代替妻子出席。
士农工商,商人最末,即使家财万贯,也是不能够坐马车,穿丝绸的,否则都是要受到刑法的。
因此,平妻也是士人不被士人认可的,要是在士林中说有平妻,恐怕只会士人嘲笑,难怪雪女刚才脸色如此难看。
“既然妾的地位如此,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跟着我呢?”无尘子又问道。
“师尊收我为剑侍难道不知道剑侍的意思?”雪女愣住了看着无尘子问道。
“不是替剑主捧剑弟子吗?”无尘子也愣住了。
“剑侍的意思就是侍妾,专门负责捧剑的妾室。”雪女解释道。
无尘子彻底蒙了,怪不得道家这么多年了都没有长老掌门收有剑侍,连正妻都没有,去哪要剑侍。
“那少司命怎么算?”无尘子又问道,少司命是晓梦的剑侍,这又该怎么算。
雪女看着无尘子,原来你是真的不懂这些事情,只能开口解释道:“少司命是晓梦师叔的剑侍,也就等于是晓梦师叔的陪嫁丫鬟和师尊的通房妾室。”
无尘子彻底方了,自己不懂,晓梦应该懂才对的吧,这些事情在晓梦出嫁的时候,天宗的长老们应该也是教过她的才对,为什么晓梦却什么表示都没有。
“作为侍妾,是不能通过明媒正娶的,在士人之中也经常有赠送妾室的风气,因此为了不被送走,妾与妾之间的争斗是很频繁的。”雪女继续说道。
无尘子终于明白那天他问萧何有没有娶亲的时候,萧何为什么会把目光看向少司命,而少司命也是反应那么大了,也更加明白了为什么雪女和少司命两人一见面就互相不对付了。
“你们觉得我会把你们送出去?”无尘子反问道,怎么想的,到了我们道家受伤的东西什么时候有送出去的,更别说是人了。
雪女摇了摇头,却有些无语,师尊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这时候犯傻了?我说的重点是送走吗?我说的是不能明媒正娶,我都暗示的真的明白了,还要我怎么说。
头号甜心,扑倒少校老公
“那不能明媒正娶,又怎么娶妾室?”无尘子反射弧有些长,想了想问道。
“如果娶的是有身份地位家的女子,会有一场简单的婚礼,但是不能走正门,只能走后门,也不能进祖祠,拜先祖。”雪女说道,然后又继续道:“像我是连婚礼也都不能有的,否则就是丢道家人宗的脸面。”
无尘子愣住了,然后又明白过来,这个事情不是说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来的,毕竟这关系到道家的颜面,顶多是叫上一些好友,宣布一声而已。
“苦了你了!”无尘子揉了揉她的头发怜惜的说道,雪女和少司命不一样,少司命是阴阳家长老,有身份有地位,必然是会有一场婚礼的,但雪女不一样,她的出身已经决定了她不可能有一场婚礼,除非是娶妻。
雪女摇了摇头,她知道舞姬能遇上无尘子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更别说无尘子对她也是极好。
侧房的少司命也是一直在听着,知道无尘子的想法以后,也才松了口气。当初无尘子问萧何娶亲没有的时候,她确实是被吓到了,后来发现是虚惊一场以后才平复下来。但是这种事,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所以她也一直在担心。
“那就去休息吧,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也该累坏了。”无尘子说道。
雪女看着无尘子,撇了撇嘴,我白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趁着晓梦师叔不在,才有机会吗,还能刺激一下少司命,结果师尊就是不开窍。
“哦!”雪女只得幽怨的走回卧室休息,功败垂成。
“男孩子在外也要学会保护好自己,总有女子馋着自己的身体。”无尘子摇了摇头,又是被焰灵姬撩,又是被雪女幽怨的眼神看着,还好他已经得颜路真传,不然真的就要化身狼人了。
只是这没有暖气还要开窗通风,不然会导致碳中毒的夜晚是真的寒冷,偏偏他还没有修为来抗寒了。
油灯也是不顶用,支持不到天亮就燃尽了,无尘子揉了揉手腕,借着月光将竹简收好。看了里屋和外屋一眼,两个都是暖暖的被窝,可是哪一个都去不了啊。
而油灯熄灭和无尘子收竹简的声音也将两人惊醒,都是紧张得听到心跳声,竖起耳朵听着他会去哪,只是听了半晌也没听到无尘子走动的声音,又是有些失望。
最终少司命还是起来了,走到了书案前,看着裹着大氅的无尘子。
无尘子也是愣住了,看着少司命,然后又看向里屋,这是想干嘛,雪女可还在的啊。
少司命只是看着他,然后又看向里屋,手中多出了一个药瓶,正是当初他们坑颜路时的那个药瓶。
无尘子呆住了,少司命居然在威胁他,让他到里屋睡,不然就把他打晕了再用药瓶里的药灌给他。
雪女自然也是听到了少司命的动静,暗恨自己不争气,自己应该更快一步的。
无尘子纠结了一会儿,终于是屈服了,站起身走向里屋,又不是没有抱过雪女,只是还有个少司命在也是尴尬。
雪女却是愣住了,怎么是走向自己这里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然而让无尘子更加惊愕的还在后边,少司命居然也跟在他后边,一起走向里屋。
大被是暖的,女子也是绝色的,而且还是两个,但是无尘子却是难受的,一左一右,左拥右抱,齐人之福个锤子啊,动也不敢动,想抱哪一个都怕另一个吃醋。
于是第二天,无尘子是顶着黑眼圈出来的,这样的齐人之福是会折寿的。
黑白玄翦和焰灵姬都是看着三人,不知道这三人昨晚上是什么情况。
焰灵姬上前在无尘子身上嗅了嗅,然后看向雪女和少司命,有些惊愕,你们俩不争了?还是我们回去以后你们又被这家伙的嘴遁给骗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焰灵姬看着无尘子好奇的问道。
“想知道?”无尘子看着焰灵姬笑着问道。
焰灵姬点了点头,这种后宫大战最精彩了,感觉太乙山的话本小说又有题材可以写了。
“晚上你也来就知道了!”无尘子说道。
“呵呵~”焰灵姬白了他一眼,果然是个大猪蹄子,昨晚刚占了自己便宜,今晚就想把人给吃了。
“你们又是什么情况?”焰灵姬看向雪女和少司命问道。
雪女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啊,师尊能跟少司命眼神交流,谁知道是师尊说了什么,还是少司命说了什么,反正结局就是他们三个一起睡了,但是又都没睡着。
焰灵姬更加无语了,你是不是傻啊,都三个人睡一起了,发生了什么,你一个当事人居然还不知道。
“你被少司命威胁了?”黑白玄翦看着无尘子问道,他了解无尘子的为人,有色心没色胆那种,绝对做不出二女同眠的事情,而且那么大的黑眼圈就知道是被逼的了,雪女那个憨憨做不出这种事,也只有少司命了。
无尘子苦笑的点了点头,自作孽不可活,他坑了颜路,谁想到少司命居然还偷偷藏了药,用来对付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