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8yc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鑒賞-44l27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现在李世民似乎对此有了浓厚的兴趣,陈正泰心里也大为松了口气。
有了李世民的支持,只怕大学堂的黄金发展期即将来临了。
陈正泰告辞出宫。
那娄师德却在宫外等着,他没有回去,而是恭恭敬敬的等着陈正泰出来,接着上前行礼。
陈正泰朝他微笑:“我该谢谢你才是,如何是你千恩万谢了。好啦,你我之间,不必这样多的虚礼客套。”
娄师德连声说是。
陈正泰突然想起什么,便道:“明日得请你去大学堂一趟,当着研究组的人面,谈一谈你对新船的感受,他们只晓得闭门造车,这船还有什么可供改进的地方,却少不得你来说一说。”
娄师德忙道:“这自是理所应当,门下明日便去。”
能被陈正泰驱使,让娄师德很是欣慰。
却见远处,还站着两个人,陈正泰看着面熟,陡然想起来,这不就是那两个百济人吗?
修武狂徒 夕木葉
于是陈正泰朝这二人努努嘴,对娄师德道:“这二人为何还在此?”
“门下问过了,他们说,是来感谢恩公的。”
陈正泰一脸无语:“这又是谢我什么?”
娄师德苦笑:“说是没有恩公的新船,就没有他们幡然悔悟,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见上恩公的一面。”
火雲傳奇
“那为何远远站着?”陈正泰只是莞尔一笑,说实话,到了他今日的地步,不少人想要巴结自己,陈正泰也是心里有数的,可似这百济人这般的,却是比较少,毕竟许多人难免还是放不下架子,爱端着。
娄师德道:“那人说,若是太近,难免冒犯,还是远远站着的好一些。”
陈正泰摇摇头道:“知道了。”
于是故意不理这百济人,却是预备登车回家。
那百济人便急了。
詭公交 我愛自由
这人正是扶余威刚,扶余威刚忙是带着自己的儿子匆匆上前,眼看着陈正泰的脚要迈上车里,却忙作揖道:“见过韩国公。”
陈正泰这才慢吞吞的回过身来,只斜着看这扶余威刚一眼:“噢ꓹ 我们认识?”
“自然认得。”扶余威刚脸上没有一丁点矫揉造作,还非常的真切:“我出自三韩之地ꓹ 而韩国公封号为韩,这……岂不是昭示了下官乃是韩国公的僚属吗?”
陈正泰:“……”
这样也攀得上?
陈正泰甚至怀疑,若按这扶余威刚这么瞎扯下去ꓹ 过了千百年之后,自己也即将要成为韩国人了。
见陈正泰面上变换不定ꓹ 扶余威刚随即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下官初来乍到,如今已是唐臣ꓹ 来了这长安ꓹ 却又举目无亲,在这里能与下官有所牵涉的,只有娄将军。而娄将军乃是韩国公的门下,这样算来,韩国公便是下官的主公啊,下官若能为韩国公效劳,死也甘愿。自然……下官位卑职浅ꓹ 又是降将,韩国公一定不将下官放在心上。只是……哪怕只有万一的机会ꓹ 下官也有一言ꓹ 不吐不快。”
陈正泰有些不耐烦ꓹ 拉着脸道:“有话快说。”
扶余威刚却是拜下ꓹ 郑重其事的道:“不知下官能否将自己的性命寄于韩国公的身上?若是韩国公肯接纳,即便是做牛马一样的事ꓹ 下官也感激不尽ꓹ 甘之如饴。”
身后ꓹ 扶余文见父亲拜下了,也乖乖的拜了下去。
陈正泰则是朝他冷笑道:“这世上ꓹ 想要拜入我门下的人,多不胜数,我为何要接纳你呢?你请回吧。”
真以为我陈正泰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收的吗?
一个百济人而已,还是败将!
陈正泰没放在心上,回过头,便预备登车。
“韩国公……”扶余威刚拜在地上却没有起来,却是带着三韩人的歇斯底里道:“韩国公乃是爱才之人,我没有什么才智,确实无法能够为韩国公效劳,只不过……我百济之中,却也有人才。此人自幼便非凡,他八岁左右即读《春秋左氏传》及《史记》《汉书》。到了年长一些,身高便有七尺之多,现今虽十三岁,可是小小年纪,却已骁勇而有谋略,可谓是天纵奇才,我在百济时,就久闻他的大名了,只是他年纪太小,我没有接触。今日愿推举给韩国公,既然韩国公不肯接纳下官,就让他来代替我为韩国公效劳吧。”
陈正泰此时已坐上了车,依旧没有理会这个奇怪的家伙。
说实话,在他看来,这家伙脸皮很厚,对于脸皮厚的人,陈正泰是心有防范的。
见陈正泰的马车要走。
扶余威刚依旧跪于道旁,他继续高声道:“此人叫黑齿常之,其先祖,也是百济的贵族,若是韩国公不弃,我会将他荐入娄将军的左右,等有朝一日,娄将军察觉到他的文韬武略,自然会推举到韩国公的面前。我现今得了陛下的赐官,虽只是小小副尉,却也足以能在长安立足了。既然韩国公不愿接纳,我自不敢惊扰,只是请韩国公能够善待此人。”
黑齿常之……
坐在马车里的陈正泰,原是淡淡然的心态,突的心一咯噔。
这个人……怎么听着很耳熟?
是了,这又一个贞观后期的名将啊!
这黑齿常之乃是百济人,贵族出身,勇武而有谋略,当初大唐平定百济的时候,黑齿常之甚至和苏定方打了个有来有回,只是因为百济国小,凭他一己之力无法抵抗大唐,最后不得不归降!
此后,这人则成了唐军中的大将,大唐命他镇守西垂之地,他率军大破突厥,于是便有了“黑齿常之在军七年,吐蕃深畏惮之,不敢复为边患”之说。
紧接着,当时的突厥又死灰复燃,黑齿常之便带兵发起攻击,最后彻底击溃了突厥的主力。
其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功绩便是,有一次黑齿常之带着一队骑兵巡逻,遭遇了三千突厥骑兵,当时黑齿常之兵少,突厥人以为对方见了自己的军马,一定会逃窜,谁晓得,这黑齿常之居然没有给吓跑,还立即发起了进攻,带着两百人,身先士卒,一路追杀,硬是令三千突厥铁骑,顿时丧胆,丢盔弃甲。
陈正泰原本平静的脸上终于动容了,突然眼眸一张,朝车夫道:“停下。”
马车的车轮戛然而止。
陈正泰重新下车来,而后直直地看着拜在道旁的扶余威刚。
扶余威刚依旧笔挺地跪拜着,他是个极聪明的人,早就心知陈正泰肯定是看不上自己的。
自己毕竟是败军之将,而人家却是高高在上的韩国公,更遑论人家还是天子门生,是天子的乘龙快婿了。
既然自知自己再厚颜无耻,也无法让陈正泰接纳自己。
那么……他很理性地选择了推荐黑齿常之!
因为在百济,黑齿常之虽然年纪小,却已崭露头角,在扶余威刚看来,这黑齿常之迟早会在大唐扶摇直上,既然如此,自己何不趁此机会,在陈正泰面前举荐呢?
他日只要黑齿常之的能力得到了证明,那么韩国公回想起来,一定会念起他这个推荐人来,少不得要认为若非他,便要与黑齿常之这样的俊杰失之交臂了。
縈夢秦陵
另一方面,他举荐了黑齿常之,黑齿常之一旦得势,也一定会感念他的推举。
这两个人里,任何人一个稍有良心,他将来在大唐的日子,便会好过得多。
此时,陈正泰眯着眼道:“此人在何处?”
扶余威刚忙道:“他也被押解来了,此番娄将军押解了上千百济的禁卫、文武官员和贵族前来,黑齿常之就是其中的一个,我曾在天可汗号的底舱里见过他,念他年纪小,给他送了一些吃食。现在,他理应还在武清县,不过很快也会被押解来长安。”
陈正泰这时认真地打量着扶余威刚。
黑齿常之固然是个人才,可现在他发现,这个扶余威刚,实在是个妙人了。
这家伙……可以说,属于那种没有机会也能创造机会的人,同时,眼光颇有独到之处,刚来这长安,便立即晓得投靠谁对自己是最为有利的,同时又知似他这样的人,一定爱惜人才。
陈正泰看着他道:“你真愿投靠我?”
扶余威刚正色道:“愿为韩国公去死。”
陈正泰乐了:“死就不必了,你围着长安城,给我跑两圈再说。”
陈正泰这要求显然有点故意为难了,这长安城可是大得很,跑两圈,只怕命都要没了。
霸道總裁乖乖妻 初舞
连身后的娄师德听了,都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扶余威刚似乎没有半点被惊到的样子,却是大笑道:“敢不从命。”
说罢,他立马站了起来,没有拖泥带水:“我的儿子,就暂时托付给国公了,至于我,若是能跑下来,自然有幸能为韩国公效犬马之劳。可若是有什么不幸,犬子身在长安,举目无亲,国公赏他一口饭吃,令他能延续下官血脉,下官便感激涕零。”
接着,也不再啰嗦,当真开始跑了起来。
陈正泰朝保护自己的薛仁贵使了个眼色,薛仁贵在乐呵呵的看着热闹,此时见陈正泰示意,便勒着马跟了上去。
只是那扶余文却是一脸担心的样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苦澀年華 陽丶
陈正泰深看了扶余文一眼,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道:“你有一个好父亲啊。”
说罢又对娄师德道:“领着他,先去安顿吧。”
“喏。”娄师德似乎也领会了陈正泰的心思了。
陈正泰似又想起了什么来,又道:“还有方才此人所说的黑齿常之,要留意一些,等到了长安,送至我的面前来。”
娄师德忍不住道:“恩公真的认为,这扶余威刚推举的人……”
陈正泰含笑道:“看看也是无妨,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嘛。”
陈正泰现在确实很缺人手。
哪方面都缺,无论是护卫,还是经营,甚至是刀笔吏。
现在陈家水涨船高,有二皮沟,有朔方城,有数不清的产业,若是没有足够独当一面的人,那么就可能会接二连三的出错。
当然,陈正泰是个很精明的人。
在文才方面,他选择直接从二皮沟大学堂里培养。
而在经营方面,这经营涉及到了陈家的根本,那么,几乎经营方面的人,就大多都是陈氏子弟了。
倒是武将方面,虽有了苏定方和薛仁贵、娄师德,甚至还有了契苾何力,可陈正泰依旧还是觉得这个班底太过薄弱了。
多招揽一些,总没有坏处的。
時間掌控者的刀塔
这黑齿常之,倒是可以见识一下,他还真是好奇,此人是否真如历史中那般,是可以让苏定方都踢到铁板,带着两百骑兵,就敢追杀三千突厥的狠人。
只是……
那扶余威刚……到底是什么人呢?
这倒是让陈正泰颇有点摸不准。
这狗东西的技能点,好像点的有点歪啊。
…………
次日一早,娄师德就兴冲冲的赶到了大学堂里,讲授自己漂洋过海的心得。
不少研究组的人纷纷来听,有人还做了笔记。
而陈正泰却没有出现,他现在心思都放在了拟定章程上头。
这个通过科学来封爵得制度,若是能建立起来,那么……大学堂势必成为无数人心目中的圣地。
只是陈正泰并不擅长公文这等东西,因而不得不求教马周。
马周现在成日和公文打交道,对此早就熟稔了,一听陈正泰希望他协助,他倒是抖擞精神,啰嗦了一大通,都是章程如何规范,怎么样才有条理,又如何让人心悦诚服的心得。
于是陈正泰口述,马周呢,则负责草拟。
只两三天的功夫,这章程便算是草拟了出来。
陈正泰兴冲冲的将章程报了上去。
据闻朝廷对此,争论了好几日,不过陛下拍了板,一些争执的面红耳赤,极力反对的大臣,似乎也拿陛下没有办法了。
最终,旨意下来。
当有宦官赶到大学堂的时候,陈正泰心里激动,带着数千师生亲自去接旨。
这宦官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头皮也跟着发麻,怎么……好像是要打架的架势?
…………
第三章送到,求订阅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