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yam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笔趣-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平淡的日常分享-en6ws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听到池老头这么一说,诺羽差点没有忍住眼泪。抽了抽鼻子,轻笑着说道:“池爷爷,您这又是从何说起啊。”
“切,你以为不说,老头我就看不出来了?”
池老头不屑的撇了撇嘴,将古剑放在了铁砧之上,指着各种细节向诺羽问道。
“你看看这剑身上的花纹磨损,锋刃上的一些缺口和平均宽度都不一样了。还有剑身与剑柄的连接处,把手上的磨损痕迹……”
说到一半,看着诺羽那有点蒙蔽的表情,池老头摆了摆手:“算了算了,和你这什么都不懂的丫头片子说这些你也不懂。”
“总而言之,这剑是我打造的。它经历了多少事情,身为锻造者的我稍微看上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段时间是不是,感觉比之前还要努力?是不是遇到了很多,难以战胜的强敌?”
瘋狂寶庫
“……不愧是池爷爷。”
诺羽苦笑着点了点头,面对这个真的像自己爷爷一样的老人,她实在想要将所有事情都倾吐出去。但是她知道,她不能。
和赫尔德有关的任何事情,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
虽然目前,虚祖还没有出现和赫尔德有关的迹象,但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到时候,难道还要把老人家两口子给扯上这条危险的大船上?
“修理,就拜托池爷爷了。我,想要先去打扫一下师傅的道场。”
“去吧去吧,等过个几天再过来取吧。”
见到小姑娘不太想说,池老头也没有紧逼着问。活了这么多年他什么样的人没遇到过,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诺羽的不对劲?但心病,终究还是需要心药来医治。
在他看来解决诺羽问题的最好的医生,便是她自己,或者是那个至今还没有回来的诺羽的师傅,西岚。
“西岚小子啊,你一直追求着自由快活,不想要被任何事情给约束。可这世间,又何来真正的自由?没有枷锁,没有羁绊,那,还是人吗?”
“不明悟这一点,你一辈子终究是一名剑魂,而不是剑圣。你的徒弟,都在这上面领先你一步了。”
念气缠绕在长满老茧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古剑的纹痕,感受着上面那经久不散的剑意,池老头叹息着,开始准备素材和锻造工具。
虽说现在古剑还能跟着上诺羽的实力,但倘若诺羽再进一步的话,恐怕这把武器就要被淘汰了。对于他来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他池顿为人量身锻造出的武器,居然被淘汰了?开什么玩笑!
所以这一次他不仅仅是要将诺羽的古剑修复,更是要将其彻底的升级。
说实话,虽然并没有瞧不起的意思,但池顿在见到诺羽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对这个小姑娘有了自己的判断。认为她这一生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最多就是抵达觉醒之境。
她很有天赋,可是她的性格和心性并不是那么适合走剑术这条道路。细腻的心思,能够让她简单的掌握高超神妙的剑术,但同样也很容易遭受到挫折后一蹶不振。
可剑士怎么可能一生无败?只有经历各种的挫折,战胜那些不可能完成的挑战,才能真正的脱胎换骨。而池顿,就是准备将这把古剑升级为那种人所适合的名刀利器。
至于诺羽能不能再进一步,那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了。良兵可以蒙尘,但绝不能被淘汰。不过,他还是比较相信诺羽能够再次跨过目前心中的困难的。
毕竟她已经打破了一次自己的预测,那么,自然也可以打破第二次,第三次。
“当初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还有着后续。”
池老头嘀嘀咕咕嘟囔着,声音中充满了肉痛:“早知道,就不应该和西岚小子赌那一次。这下可好,又要大破费了。”
当然,这些都是牢骚话。
之前他和西岚的赌约,便是在他死之前包办了诺羽的武器锻造、修理和升级。除了锻造武器需要西岚自己提供素材外,剩下的一切都将由他来自掏腰包。
现在他既然想要再次挑战一次的话,自然不能在选材上吝啬。
毕竟与其让那些珍贵的材料放在仓库中积灰,被贼惦记,还不如拿来升级锻造武器。说不定,还能让自己的技术在这么大的年纪后又能得到一次突破呢。
为了锻造,他可是持续坚持着修炼着念气,身体素质比一些年轻铁匠都要好。
“开始准备吧。”
民調局異聞錄
扭动扭动了粗壮的胳膊,池老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客厅中喝茶的老太太,在听到这锻造声后,同样也笑了起来。
“这老头,一辈子都不肯消停。”
听了大半辈子的打铁声音,不管是受人嘲讽时不服气的锻造,还是人生辉煌时志气勃发的锻造,亦或是得知自己已经无法继续向前时的焦急沮丧锻造。
仅仅只是用听的,她就能感觉到自家这老头现在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情,进行着什么样的锻造。
“果然男人,不管年纪多大了都是笨蛋啊。”
毕竟,只有笨蛋才会那么有冲劲,那么不服输。
——————————
从空间布袋中取出钥匙,用手轻轻掸开了锁上的灰尘,将其打开。铺面而来的,便是足以让人咳上好一阵的灰尘。但随着少女一挥衣袖,道馆中的灰尘便全被她聚在了一起。
这算是,谢铭教的一种控制剑气的小技巧。蕾莎琳花了三天,她却只花了一天。
当时为了这件事,她还偷偷高兴过好一段时间。
将武学应用到生活中的各个事情上,是谢铭教给她们两人的东西,这不断可以提高剑士的创造性,更是能加强她们的微操和控制力。
对于心细的诺羽来说,这是她擅长的事情。相比之下,蕾莎琳就显得有些粗糙了。
“现在想起这些又有什么用?”
诺羽摇了摇头,平静的拿起了放在角落里的竹帚,边打扫,边将道馆所有的门窗全部打开,让外面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流入。
这是极为普通正常的事情,也是她接下来的日子中,每天需要做的事情。
不需要再像之前一样艰苦的训练,不需要再去面对那些强大的敌人和令人心寒的阴谋诡计。她只需要平平淡淡的,度过接下来的时日便好。
至于未来,是谢铭他们成功,还是赫尔德阴谋得逞,阿拉德大陆毁灭,顺其自然就好。
是的,顺其自然就好…..
在清理着小道馆和房间中,一天的时间,便这样过去。
第二天,太阳才刚露出一丝微光时,诺羽自然而然的睁开了眼睛,意识虽然还稍稍有些模糊,但她却极为自然的开始穿衣,打理自己,随后摸向了自己的床头。
自然,她摸了个空。
“剑呢…..”
“哦,是了….剑,在池爷爷那里修理着呢…..我,已经回到虚祖,回到素喃了…..”
网游之天下藏锋 孤城扬
环顾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看着房间各处自己留下的各种痕迹,诺羽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习惯,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改掉啊。”
在平日的休息时间,除非有着特殊事情,否则她和蕾莎琳都是在同一时间起床,在打理完自己后便开始训练。
毕竟谢铭这么强的人都还那么刻苦,她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而训练完之后,便在月光酒馆的后院中一起吃赛丽亚准备好的早饭。
最强佣兵
“都梳洗打理完了…..也没什么事…..准备早饭吧。”
这里是素喃,是自己的家,不是月光酒馆。这里,没有人替自己准备早饭,也没有人和自己一起努力,一起训练。这里,只有自己。
“说起来,家里什么也没有啊…..”
突然想起了这件事,诺羽轻轻扶额。昨天才刚刚回来,才刚把家里和道馆全部打扫干净。哪里有时间去买菜买米?空间布袋中备着的粮食,也在从赫顿玛尔到素喃的这段路中吃完了。
神豪宁败家 偷名
要是谢铭,肯定是在回到赫顿玛尔的第一时间,就开始提醒大家开始进行准备。
“…….出去吃吧。”
难得回到了故乡,怎么说都要去回顾一下故乡的特色早点。十字路口右转,孟叔烙出的油饼,那可是这几条街都有名的。自己,可是好久都没有吃到了啊。
想想,都有些流口水。
“走吧。”
拍了拍脸,诺羽推门走出了房间。
素喃的人们生活都非常规律,早睡早起。哪怕现在时间很早,不少道馆中就已经传出了训练声。而一些馆子和路边摊,也开始冒出蒸气。
一路走向油饼店,朝着见到的邻居们打着招呼。几分钟后,便走到了目的地。
“哟!羽丫头回来了啊!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和孟叔说一声?”
“孟叔,我昨天才刚刚回来,一直在打扫卫生。”诺羽轻笑着,坐到了虽然有些破旧,但却非常干净的木椅上:“这不,一大早就过来找孟叔您了。”
“在外面,我可是天天想着吃孟叔您做出的油饼啊。”
“哈哈哈哈哈,这样啊!那就稍等一下,孟叔我马上烙出来给你吃。”
“砰!”
念气缠住双手狠狠的打击着已经不知道多久的老面团,在一顿搓揉之后分出了一张张小饼,丢入到滚烫的油锅中。没过一会儿,属于面食的香气就向着四周缓缓扩散开来。
“将武学,融入到生活中…..”
看着孟叔双手缠绕着的念气,诺羽突然问道:“孟叔,你这念气修炼到什么程度了啊?”
“哈,叔就是一个厨子,又不是那些气功师,能修炼到什么程度。”
听到诺羽的提问,孟叔不禁失笑起来。
“不过,在我家那个小子不听话的时候,把他狠狠收拾一顿,还是没有问题的。话说回来,我家小子在听说羽丫头你和西岚师傅出去冒险后,也吵吵着要出去冒险。”
“那个臭小子,真以为在气功师道馆学了几手后,就能反抗自己老子了。连蓄念炮都用不好,出去找死啊!成天在那里懒蛤蟆想吃天鹅肉。隔壁家小三对他的情谊谁都看的出来….”
对于这种话题,诺羽就只能以苦笑来回应了。毕竟不管怎么说,都不太合适。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但以她现在的眼界来看,孟叔在手上凝练的念气哪怕是一些中阶气功师,恐怕都无法做到。
要知道,在手上凝练念气,可是学习高阶气功师的技能:念兽·龙虎啸的基本功。好多中阶气功师,就是因为很难做到这点,止步于中阶和高阶这个门坎上。
而孟叔,则是靠着经验和岁月,将其堆了起来。
“好了,羽丫头,油饼好了。顺便再配上清粥和豆浆对吧?我记得,你就是喜欢这么搭配着吃。”
“嗯,谢谢孟叔。”
“别客气,开门第一位客人是羽丫头,可给我的店铺今天招了不少福啊。”
将目光从孟叔身上收回,看着散发着热气的油饼、清粥和豆浆,诺羽又有些恍惚起来。
——————————
“谢铭,你是虚祖人,应该吃过油饼吧?”
“油饼?怎么,你喜欢吃啊。”
“是啊。”
“油饼是什么啊?”赛丽亚好奇的问道:“是虚祖的特色食物吗?”
“唔….简单来说就是用油炸出的,金色的面饼。出来这么久了,的确有些想念家乡的油饼了啊。”诺羽露出了怀念的表情:“孟叔的油饼,在几条街内都极为有名啊。”
“油饼啊….”
谢铭思考了一会儿,看向了其他人:“赛丽亚,欧贝斯,你们想吃吗?”
“嗯!”
“很有兴趣。”
“那么明天早上,我训练完之后做给你们吃吧。这段时间在天空之城的磨合训练,大家也的确挺辛苦的。”
“谢铭你会做油饼?”
诺羽露出了怀疑的目光:“不要以为油饼那么好做的哦。面团的发酵,搓揉面团的手法,面团的质量,还有油炸的程度什么的,可复杂了。”
“还有,孟叔那个面团可是老面团。你身上有那种老面团吗?”
“还老面团…..”谢铭忍不住吐槽道:“我上哪去给你弄老面团啊,真是挑剔。就一句话,你吃不吃?”
“吃!还有,我想陪着吃清粥和豆浆。”
“嘶…..还蹬鼻子上脸了。”
眼角抽搐了几下,谢铭看向了其他的两人:“你们呢,想要吃些什么?”
“面条!”
赛丽亚举手说道:“听说虚祖的面条,吃起来非常的筋道好吃。”
“唔….我就吃茶叶蛋吧。”欧贝斯想了想:“话说茶叶蛋,真的是用茶叶煮出来的蛋吗?”
“……你们真会给我出难题。”
谢铭摇了摇头:“行吧,我想想办法。也不知道,赫顿玛尔或者西海岸,有没有卖熟悉的香料和发酵的东西……”
第二天,哪怕是吃的最少的赛丽亚,都将谢铭做出来的所有东西都尝了个遍。诺羽,更是吃了好几个油饼和茶叶蛋。当时她甚至感觉,哪怕是孟叔做出来的油饼,恐怕都没谢铭做出来的好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