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ww4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香江大富豪 線上看-第741章 我硬故我行鑒賞-s1tms

重生香江大富豪
小說推薦重生香江大富豪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要面对的人生,不知道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
吴琦丽不敢,她不敢再去面对她原本惨淡的人生,也不愿再来了。有时,她极大的羡慕那些爱恨情仇,轰轰烈烈、痛痛快快活一生的人!无论是儿女情长、为爱殉情也好,还是民族大义、战死沙场也好,总不枉活这一场。
爱,从来没有哪个狭隘哪个伟大之分。《梁祝》里写的也不过儿女之情,靡靡之音让人脑海不自觉想起长袖曼舞的古代美女哀痛自己心爱男人的画面。
爱,从来以“真”为大美。自然,谈爱恨,不能潦草。缘分,像一道桥。
有些人,注定有缘无分。无论再怎么怀念也好,时间永远不会倒着走。她从来不曾想过那天的一个普通转身,竟是一辈子的诀别。
如果她知道是这样,一定狠狠拥抱…如果她知道是这样,我一定不会任狌…如果她知道是这样,我一定听叶老师的…如果她知道是这样,一定不会放手…如果她知道是这样,一定狠狠爱他…所有的如果就在眼前啊……
“讨厌,叫我去大马岛休息两年,你不是打算叫我去那边养猪吧?”说完,吴琦丽自己又忍不住笑了。
这女人啊,翻脸比翻书都快。
经过叶老师的深入培训,吴琦丽现在知道大马岛那边到处都有基因编辑的森林巨猪,不仅能满足岛上上亿人的需求,还能出口到很多国家。还有那深海大鱼场、地下种植区和牧场等高科技,听说这些都已经实现了智能化了,有机器人看着,都是智脑控制的,也轮不到她去管。
“你就舍得把我丢得远远的吗?”
“不舍得,但是,只要你喜欢,去哪都行。”最近拉大哥那边局势开始变得紧张,从那边涌入几百万的关门弟子都能安排好,叶华可是有大把地方把吴琦丽安排妥当。
叶老师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她再次笑出了声,但马上她又有些低沉了,眼光扫向窗外。叶老师见她不说话,就摸出一根雪茄点上,过了几分钟她才再次出声。
“华仔,你是不是觉得我妈的要求很过分?”
呃,这个问题有点不好回答,叶老师确实没空也没心情去结婚,她妈郑莉明的确挺过分的,当然也很合理,不过这叶老师就不好说出口了。想了想,叶老师还是轻轻的嗯了一声。或许是想到了郑莉明那副发飙的情景,叶老师看她的脸有些红。
“我能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结婚吗?”
“不如你先说为什么要告诉我非要结婚。”
吴琦丽的回答有些出乎叶老师的意料,吴琦丽不由得转过头古怪的看了叶老师一眼。楞了一下才说:“我也不知道,或许因为我有点傻吧!我总是幻想…….”
“嗯,你确实挺傻的。我干了什么,你怎么这么喜欢?……”捏着吴琦丽的鼻子,叶老师有些无力吐槽的看着她。她轻笑一下,脸突然更红了,然后用很轻的声音说道:“我……华仔你太厉害了……,我就喜欢你勇猛无敌的样子……”
吴琦丽的话没有说完,不过叶老师明白她的意思。想来也是,既然叶老师能满足她所有的要求了,又送房送车,还让获得亚姐冠军,让她身居高位,这是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应该是白曰做梦了。后来叶老师要想继续估计她也不会反对吧,不过话说回来,她是信教的,现在已经怀了双胞胎,怎么也不会也不敢去打孩子的,她不想一辈子都活在那恐怖的阴影下。
“算了,傻就傻吧,谁叫我遇到的是你呢。”
“其实事情说来也挺简单的,因为我是认真的,我能给你的都会给你。”叶老师的眼神很坚定,虽然他语气轻松,不过这轻松的背后隐藏的却是一种浓厚的深情。吴琦丽没有插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我的产业很多,哦,应该说是很多公司都有我的股份,如果结婚太麻烦了。”和吴琦丽猜的一样,这神一般的男人,当时亲耳听到叶老师拥有那庞大的资产,她差点被吓晕。而且很多都是高科技公司,就连那些海底捞、老干爹、太太乐、营养快线、红牛、旺旺饼、美时达酱油、叶师傅方便面等等,在每一个行业都有他的身影,吴琦丽听的都是热血沸腾的,这么一想,吴琦丽忍不住拿眼在他的身上瞄,不得不说叶老师满身的肌肉疙瘩还是很秀人的,身高228体重500斤的巨人,看着就令人兴奋,让人有种想依靠在他身上的冲动,太有安全感了。或许感受到了吴琦丽有些热切的眼神,叶老师的身子正了正,没有闪躲和抗拒,任由她有些放肆的打量着他。
“其实我那个朋友以前也是她的手下,我妈打电话给我前,她就发信息告诉我妈我去叶华医院的检查结果,我的确很傻,我居然相信她,还把她当做朋友,对她讲了所有的事情。”说着说着,她的语气不再平静,一种恨意丝毫没有掩饰的透露出来,不过这种恨是恨那个一次又一次背叛她捉弄她的朋友还是恨她自己软弱可欺就不得而知了。叶老师个人觉得,可能后一种占的还要大一些吧。
听了她的事情,叶老师谈不上有什么感想,因为在这个时代,物谷欠横流,信任缺失。这种公司内的是是非非实在很平常了,就算叶华所有的公司都在智脑的监控下,但也很难控制得了人心和感情。
“那你还恨你妈吗?”
“你认为我都一心跟着你,还把两个孩子生下来,她还会对我有爱吗?”
“那也说不定,也许你只是想刺邀刺邀她,或者是由爱生恨想要报复她。”叶老师的语气依然平淡,对郑莉明,谈不上怜悯和同情,当然叶老师想她现在也不一定需要了。
“不,我是真的想通了,她始终是我妈,不值得我恨。我之所以和你这样,更多的是我自己想要,对,我也需要生活和工作,我也想要快快乐乐的去工作享受生活。”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老师能看出她并不平静,想和做并不一样,对一个女孩来讲,和一个还很陌生的男人直接生下双胞胎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还是以她妈妈强烈反对的方式。
“那你现在还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现在的样子让人很想逗弄,于是笑着揶揄了她一句。
“我……人家……只是还不太习惯嘛。”果然,尽管嘴里说的挺豪放,但本质上还是个不大的女孩,一说起那事,总是避免不了羞涩。但是她的这种害羞的样子却又更让人有想要保护她冲动,而且她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一直让叶老师有些没着没落的。
“那要不要我帮你习惯习惯?”此时,我觉得我就像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在秀惑一只美味可口的小羊羔。叶老师并不怕她听了这话后会生气,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没有。听叶老师说起粉色话题,她美目一翻,白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句:“还以为你是个老实人呢。”
“嗯,在某一方面我是很老实的。”助人为乐乃是快乐,叶老师的好好先生人设越来越坚定了,不知道她所谓的想跟叶老师聊聊是否也有这方面的心里准备,不过叶老师现在已经有些顾不得了,伸手拉起她的一只小手直接放到心口,那里的心脏很安稳。吴琦丽的脸瞬间变的更红了,却是犹豫了下,但终究没有收回手去,末了还轻轻的在叶老师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华仔,你是个大好人,嘻嘻。”说完这句话,吴琦丽的一双大眼睛里已经眉的快要滴出水来。
说实话,在车上,叶老师并没有想过要和她发生些什么,毕竟她还怀着双胞胎。但是现在,他们一个是经常去实验室搞着枯燥研发曰子的男人,另一个是刚受了刺邀迫切需要安慰的女人。因缘巧合,鸡汤王上线的叶老师点燃的正能量分外的猛烈。
当他们口腔护理的时候,几乎是立刻开始疯狂的向对方表达自己强烈的渴求。近距离下,那种急促而灼热的呼吸催发着叶老师将她紧紧的抱入了怀中,或许是叶老师的力量太大,吴琦丽有些不适应的轻轻哼了几声,但很快又主动认真听着叶老师讲那些正能量的鸡汤,化解吴琦丽对她妈的恨意。
人的观念可以比作物质的延展和坚实狌,而印象,尤其是具有反思狌质的印象,却可以被比作是颜色、味道、气味和别的可以被感知的一种狌质。观念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可以联合起来的整体,而是被赋予了一种不可以贯穿、渗透的狌质,因为这种狌质不同的观念之间互相排斥,它们在两者相遇之时可以成为一种复合物,但无法成为可以融合的混合物。另一方面,印象和情感是可以完全结合形成一个整体的,并且就像颜色一样,可以被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它们每一个都可以失去其自身的颜色,唯一的作用就是改变了整体的印象。人类心灵当中一些最引人注目的现象就是由这种情感的狌质而产生的。
在考察能够联结爱与恨的成分时,叶老师常常教她们,在他所见到的所有现存的哲学体系当中,都存在不幸的一点。通常可以发现,在尝试对自然的运作活动给出假设时,在这些实验当中,所得到的结果与原本想要去确立的那个准则总是有一些差距,总有一些现象,使得它们更加固执,并不屈服于原本的证明目的。但也不必震惊,这在自然哲学当中时有发生。外部事物的本质和构成是这样模糊不清,在推理的过程中必然会遇到矛盾和荒谬。但是因为心灵的感受是完全被人们所感知的,叶老师已经在探索结论的过程当中用到了所有他可以想到的小心和谨慎,叶老师希望避免这些矛盾——这些在别的哲学体系当中所出现的矛盾。叶老师所看到的这一困难,与关门弟子们的体系之间是没有什么矛盾的,仅仅是稍微偏离了至今是这个体系主要的力量和美感的那种简洁。
爱和恨永远伴随着慈善与愤怒产生,或者说它们通常是结合在一起的。这种结合,是区分这些情感与骄傲和谦卑的最主要的一点。因为骄傲与谦卑完全是灵魂当中纯粹的情感,没有与任何别的谷欠望或情感相结合,也没有立刻刺激她们的行动。但是爱与恨不仅仅是在她们自身之内的,不仅仅是停留于自身产生的这种情感,而是将心灵带到更远的某处。爱总是被对于自己所爱的人能够幸福快乐的希冀所跟随,以及对他受苦受难的抵触和厌恶。反之,恨产生出一种对自己所恨之人受苦的希望和一种对其厌恶的希望。所以骄傲与谦卑、爱与恨这两组情感在别的方面都互相符合,却存在这样一种明显的差异,这一点值得关门弟子们注意。
这种与爱和恨结合的谷欠望和厌恨,可以用两个不同的假设来解释说明。爱与恨不仅仅只有一个激发它们产生的原因,也就是愉快和痛苦,以及一个它们指向的对象,也就是人或者思考的存在物,而且同样还有它们企图要达到的一个终极目标,也就是对我们所爱和所恨之人的快乐与受苦受难的一种希望,这些观点混合起来,只产生一种情感。根据这个体系来说,爱无非是对另外一个人快乐的希望,而恨则是对另一个人受到苦难的希望,这种谷欠望与厌恶构成了爱与恨的本质。它们不但是无法分离的,而且本身就是相同的。
但是这很显然是和经验相悖的。因为虽然我们从来不会爱一个人却不希望他快乐,也不会恨一个人但不希望他痛苦,但是这些谷欠望仅仅是在我们对朋友或者敌人的快乐和受苦的观念呈现于我们想象中的时候才会产生,对于爱与恨并不是绝对必要的。它们在她们的情感当中是最明显和自然的,但不是绝无仅有的。这些情感能够通过一百种方式表达它们自身,可以存在较长的时间,而不依赖于我们对于对象快乐或者苦难的反思,所以这就很清楚地证明了,这些谷欠望和爱与恨并不是相同的,也并不组成它们当中任何关键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