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kfg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 ptt-第五百九十二章 神職(四)推薦-iqeg4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尤利尔震惊地僵在原地,目睹一名银歌骑士毫无预兆地死在眼前。几秒钟前他还在询问我们的情况。委实突然。哪怕在梦里也不该有这么疯狂的发展。骑士的白披风吮吸着血液,遮住扭曲的身体。他的眼睛仍然睁着,似乎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状况。
“是你干的?”伯纳尔德也忘了急需过滤的结晶。“奥库斯?他死了?”
如今瞎子也能意识到。“不。”尤利尔轻声说,“突然间就……那是什么?”尚有余温的鲜血渗入地板,红色却在蔓延的过程中分成两条线,以反常的速度接近他们。学徒一个激灵,远远朝侧面跃开。
白雾再次升腾,将爬向伯纳尔德的红线吞噬。“巫术。”他阴沉地说。
巫术?别说尤利尔了,斯特林自己都不敢肯定。学徒没在奥库斯身上发现任何神秘的痕迹。但无疑有人谋杀了这位银歌骑士,而在此前他本人已经意识到了敌人的存在。由于尤利尔并非陌生人,奥库斯才没第一时间发现是他与伯纳尔德发生了冲突。
有人潜入了庄园。尤利尔戒备地跨出门,摆脱紧追不放的血丝。血液的异常让他没敢接触尸体。奥库斯是银歌骑士,却像凡人一样死去。可能其他人更糟。“说实话,斯特林大人,这不会是你的实验惹来的麻烦吧?”他不想再待在这里。
“说实话?”巫师哼了一声,他脚下的白烟已经覆盖了奥库斯的尸体。“不是你猜的那种麻烦。真是活见鬼!我简直没一天安生。”
真是实话。“你知道敌人的情况?”
“不算太多。”又变成了谎言。但如果只根据神情判断,你压根瞧不出他在撒谎。“血液的动态是种低级把戏,你的神术对它有奇效。别被这些东西影响状态,尤利尔,要是你还有一点儿修士的慈悲,就去给活着的人帮忙。”
尤利尔怀疑地盯着他:“你不会打算拿奥库斯……?”
“我用不着向你保证什么,修士。很明显,银歌骑士值得体面的安葬。”
他说的对。尤利尔不得不把奥库斯留在这里,独自爬上地面寻求帮助。等离开巫师的视野,他立刻用剑斩断了一路跟随的血线。神文剧烈燃烧,火星顺着痕迹蔓延回去。这算体面么?尤利尔尽力不去想奥库斯的身体被火焰焚烧时的模样。我真不该听信伯纳尔德,他只想观察箴言骑士与普遍神职的区别。
花园里空无一人,波加特不在先前的位置。尤利尔提起心,担忧这位斥候骑士也像他的同事一样遭到暗算。学徒和奥库斯没什么交情,但波加特是个坦率而亲切的人,举止颇有军团长维隆卡的作风,很难使人产生恶感。况且他还是乔伊的朋友。哪怕是在虚幻的梦境,尤利尔仍不愿意见到他的尸体。
来到餐厅时,尤利尔碰到了雷戈和厨师。后者手里还提着一锅热汤。“这是那该死的蔬菜汤。”厨师抱怨,“现在我只好把它倒给蔬菜了。你觉得圣女大人还会要它吗?”
“你可以亲自去问。”尤利尔回答。
随后他告诉雷戈关于奥库斯的死讯,这位负责守卫苍之圣女的骑士惊讶不亚于他,并要求立即回到礼堂。“我没看到夜莺或陌生人。”雷戈说,“奥库斯负责守卫庄园入口,也许他察觉到了什么,但没有第一时间汇报给长官。”
“那是因为他以为自己能对付。大多数情况下,银歌骑士逮住夜莺和窃贼都没有任何悬念。这次不一样。”尤利尔发出警告,“伯纳尔德·斯特林认为那是巫术……我只能说,奥库斯死的很奇怪。我认为那不是神秘的效果。”
雷戈也很困惑。“我会小心。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尤利尔?”
“我想去找波加特先生。”
“为什么?怕他也死得莫名其妙?不。不用。他总比危险更早发现对方,别担心他。我们去找队长。”
尤利尔被说服了,但有人没有。“我必须现在去问吗?”厨师恐惧地叫道,“没人有心情喝汤的。”
“有道理。让他下班吧。”
雷戈皱起眉:“夜莺潜入了庄园,每个人都得留在这里等待搜查。”
“行行好,大人们。我家里还有四个孩子。尤利尔修士,我们全家每天都向三神祈祷。我不是神秘生物呀。”
尤利尔停住了。这句话带来一道灵光,但他没能清晰捕捉。另一边,雷戈已经铁石心肠地拒绝了厨师的哀求,要他一同上楼。
两个侍女在楼梯口推搡打闹,谈论裙子的花边样式,一门之隔的礼堂里,气氛却比地下室的战场更僵硬。帕尔苏尔和乔伊的争吵并不激烈,但危险程度丝毫不亚于提剑对决。这似乎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死亡拉锯。
“你要找的人来了,圣女大人。”尤利尔边敲门边说。
“太是时候了。”帕尔苏尔回答。但脚步声刚刚响起,就突然停顿。“你想干嘛?”
“后退。”乔伊的命令穿透木板,“不准接近门。”他发现了异样。
“你以为我会拎着裙子迈开腿跑下楼吗?”
“像只鸭子那样?我想过。”
诸神在上,他们还有完没完?“行了,拜托你们都给我离远些。”尤利尔一脚踹开门。“你们都不会口干么?”无人回答。门后的座椅旁,苍之圣女抓着一盏烛台,而导师在对面按住剑柄。两人之间长出一棵半人高的小树苗,枝叶绿油油的。精灵圣女的涵养终于不够用了。看来在我老死之前,争执也不会结束。
“有人潜入了庄园,长官,奥库斯死了。”雷戈迅速地汇报,“修士说他死的不正常。”
乔伊拔出剑。若非这个动作,他的怒气仿佛突然消失不见。“让守卫挨个搜索房间,通知所有的神秘生物到礼堂来,凡人去大厅集中。我们等波加特的消息,他应该正在找人。伯纳尔德·斯特林还在地下室?”
“尤利尔认为他在。”
导师的目光扫过,尤利尔赶紧低头。这时候醒来就太不妙了。“那就不用管他。”幸好他没因此觉得我可疑,尤利尔心想。“谁是最后见到奥库斯的人?”他接着问。
“我和伯纳尔德。”学徒回答,“奥库斯还在地下室门口。”
“他不该在那儿。”
“确实如此。我想他一定是追着窃贼进入庄园,半路上,呃,我与斯特林大人对教义的理解出现了一点争执。他听见了,误以为是夜莺弄出了动静。”
乔伊没问他们的争执,或许是因为队伍里看不顺眼却同处一室的人太多了。“说说你看见的,修士。”
尤利尔相信他会根据回答决定是否给自己一剑。不过幸好,我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不停吐血,而且毫无预兆。周围没有任何人或致命的东西。我距离他有三码,斯特林更远。我敢说,奥库斯先生的身体里现在没有一滴血。你们见到尸体就明白了。”
有壹種感情叫離開 寫不完的心情
“不能分散。连银歌骑士单独行动也没法保证安全,除了波加特。杜伊琳和佐曼……没准已经死了。随便他们怎么样,没死最好。”
那段在闹鬼大学念书的日子 夜尤寒
浪子劍客
“但你还得让我活着,是吗?”帕尔苏尔冷冷地说。“他们会愿意和我换。而且照实说,我也愿意。”
乔伊没理她。
“暂时无法确认敌人的身份。”雷戈补充,“斯特林大人认为凶手使用了巫术,不过尤利尔另有看法。”
“不是神秘。”学徒断言。
“带着这女人。”导师嘱咐雷戈,“别让她离开视线。”
无论是否情愿,人们都匆匆离开。尤利尔环顾一周,卫兵被尖锐的哨响催来附近,马不停蹄地撞开每扇门。受惊吓的仆人们挤在楼梯,高声咒骂,提着罐子的厨师落在最后,急得跳脚。场面虽然混乱,但每个人都有事做,除了他自己。
“你要去找波加特先生吗?”
“不。他会来找我。”乔伊越过学徒,独自走向堵塞的楼梯口。在他探手抓住厨子之前,尤利尔还以为他要去维持秩序。“你手里是什么?”
厨师吓了一跳:“蔬菜汤,大人。是圣女大人要求的,还热着呢!您要来点吗?”
“奥库斯喝了你的汤?”
尤利尔突然意识到了:“毒药?”这确实不是神秘。点燃火种也不意味着百毒不侵了。
“没有!大人,绝对没有!我刚刚做好。是的,我马上尝给您看。”为了摆脱嫌疑,厨师慌张地舀了一勺,就要送进嘴里。
乔伊夺过勺子,倒进那株生长在地板缝里的植物上。树苗迅速吸收掉每一滴汤汁。看来厨子的抱怨实现了。紧接着,所有人都目睹了可怕的景象:树叶瞬间萎缩、干枯,枝条和叶芽在风中变成灰烬。大量掺杂深绿色的水分渗出地板,朝围观的人们蔓延过来。
致命纠缠:绝色特工妻 林依雷
咣当一声,厨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汤锅摔成粉碎。仆人们尖叫起来,疯狂躲避飞溅的汁水。乔伊一步踏前,白霜沿水线倒流,将树苗也凝固在冰中。
失蹤的上清寺
“奥库斯就是这么死的。”尤利尔低声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