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五十三章 戰鬥與戰略展示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秦国的雍城,是吕不韦和秦王都会下意识的忽略掉的一个地方。
秦国的太后赵姬就生活在这里,当初她称自己身体不适,便赶来雍城歇息,这么一去,她就没有再返回过咸阳,秦王已经许久都不曾见过她,大概都记不清她的长相。赵姬也乐于如此,她在雍城过得非常的快乐,哪管咸阳的那些糟心事呢?她笑着捂着嘴,慵懒的听着“阉人”嫪毐给她说着那些低俗的笑话。
嫪毐看起来格外的强壮,五大三粗,若不是那张没有胡须的脸,很难让人看出这是一位阉人。
实际上,他也根本就不是阉人…当初赵姬想要引诱吕不韦,吕不韦不愿意因为一个女人而破坏掉自己的成圣的志向,于是就将这位嫪毐送到了赵姬的身边。这位嫪毐也不是寻常人,他有一项能力,这是个让很多男人都会嫉妒的能力。他能将用自己的不可描述之处来转动车轮。
嗯,这个时代的车轮….那是非常大的,就是想要顶住车轮,那都是不容易的,何况是不用手就让车轮转动呢?
因为这样的长处,连赵姬都听闻了他的事情,于是让他剃掉了胡须,剪掉了眉毛,装作阉人来服侍自己。吕不韦也乐意摆脱这个大麻烦,从不去理会他们。赵姬对这位嫪毐,可谓是宠爱至极,先是带着他来到了雍城,又是不断的进行赏赐和加封,甚至还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
而前些时日里,赵姬甚至还异想天开的想要为嫪毐求来一个侯的爵位,当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吕不韦,并且威胁他的时候,吕不韦直接派出了武士,来到雍城抓住了嫪毐,将他关在牢狱里狠狠折磨了十几天,直到赵姬派人求情,吕不韦这才释放了嫪毐,经过这件事,赵姬再也不敢提出什么要求,可是心里对吕不韦也是无比的痛恨。
此刻,嫪毐站在她的面前,脸上还是有些淤青,在牢狱里所挨的打,还没有完全的痊愈,他当初来到赵姬身边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害怕,可是时间一久,赵姬又给他生了儿子,事情没有败露,嫪毐就愈发的张狂了起来,他开始培养自己的心腹,因为赵姬手里有太后玺,让他可以借着太后下达诏令。
不过,也只是安排一些后宫内的人事安排,这次试探性的对吕不韦出手,吕不韦险些让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阉人,这让嫪毐顿时收敛了原先的狂傲,再次变得小心翼翼的,如同刚进宫时的那样,嫪毐发现,自己的实力在秦国还是那样的弱小,不足以去动摇吕不韦这些人。
赵姬看着他受伤的脸,心里庆幸,虽然挨了打,好在还能转得动车轮。
嫪毐出身很低,故而他在赵姬面前,完全不会显得拘束,各自低俗的笑话脱口而出,常常逗赵姬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赵姬看着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嫪毐,这才认真的说道:“您放心吧,吕不韦已经年迈…我听闻:吕不韦在府邸内养了不少的医来为他医治身体,他是张狂不了多少时日的。”
嫪毐眯着双眼,哪怕吕不韦死了,可秦王还活着啊,而且秦王不断的长大,等到秦王开始亲政的时候,那不是比吕不韦执政要更加的可怕嘛?吕不韦起码是可以容忍他们乱搞,不干涉这些事情的,可若是秦王,他能容忍嘛?嫪毐每次想起这些,总是不寒而栗,他倒是挺希望吕不韦能长寿的。
他思索了片刻,这才笑着说道:“我倒是不担心文信侯,我所担心的是您的儿子嬴政…若是他知道了这些事情,肯定是不会留情的,我们倒是无所谓,任由他处置,可是我们还有两个儿子..他们肯定也是要被处死的啊。”,嫪毐这个人非常的怪异,明明是说着些很可怕的话,可他脸上却还是挂着笑容。
无论什么时候,包括挨打的时候,他脸上永远都是这样的笑容。
九星 霸 體
赵姬再次听到这句话,她迟疑了片刻,这才说道:“这你不用担心,我是他的生母…等他长大了,我们再去巴蜀,去远一点的地方,就好了…”
嫪毐点着头,心里却不是这么认为的,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若是想要保住自己,那就只能不断的增加自己的势力,就从雍城开始…嫪毐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详细的谋划,他想要去接替吕不韦来治理秦国,想要继续的架空秦王。只是,他并没有对赵姬说出自己的这些疯狂的计划。
因为吕不韦的教训,嫪毐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做这些事情,他通过自己与太后的关系,帮着他人谋求官位,从而获得了一批愿意投效他的人,他将这些人安排在了宫内宫外,又通过太后来向雍城的官吏施压,增加自己对雍城的掌控力。在秦王未曾亲政的时候,太后玺还是非常管用的。
而获得太后玺的使用权对嫪毐来说并不困难,只要转一会车轮就好。
吕不韦和赵括全力忙着整理书籍的工作,反而是忽略了这个正在雍城疯狂滋长的秦国毒瘤…吕不韦觉得,自己完成了德,完成了功,接下来自然就是言,而言这个东西,又非常的重要,关系到后来人的评价,故而,他做的非常的认真,吕不韦几乎是发动了秦国的学者来编写。
无论写的是什么,哪怕是转车轮的办法,都可以送过来。
故而,吕不韦的整理工作也就变得很困难,在赵括看来,这些文章包含了哲学,科学,历史等等的诸多学科,他按着自己的方是来进行分类,创造了学科分类法,《吕氏春秋》,的确算的上是博大精深,儒家,法家,道家,墨家,几乎赵括所知道的学派,都能找到其痕迹。
赵括当初提出吸纳百家之学说,而吕不韦却是第一次这么做的人,赵括只是借鉴各家学派的精髓,而吕不韦是将各派的学说总结成了一种学说,故而,这两人都算是杂家学派的大人物,当然,吕不韦目前还是没有办法跟赵括争夺在杂家中的地位。赵括当然也避免不了添加一些私货。
好在这么多的文献不是靠一个人来整理,同样来帮着整理的人也不少,故而整理速度也算不上太慢。
赵国通过李牧来训练士卒,增加国力,同时又野心勃勃的将目光放在了燕国以及北方诸地,想要扩张领土…赵国试探性的做法,很快就引起了秦王的不满。秦王召集群臣,商谈对赵国的削弱方案,而这次对赵国的作战,秦王却是没有将赵括叫来,他不想让父亲去攻打赵国。
魏缭,王翦,蒙武等心腹将军坐在秦王的身边,一同商谈着对赵国的作战方案。因为父亲的逝世,蒙武看起来沉默了很多,故而大多时间里他都只是听着,只有魏缭在分析着赵国的情况,魏缭是坚决认为要跟赵国开战的,魏缭说道:“想要一王天下,就必须要得到三晋,如今韩国灭亡,魏国虚弱不堪,唯独赵国,才是秦国最大的敌人,必须要不断的削弱赵国。”
王翦不太同意魏缭的看法,王翦认真的说道:“有两件事情是我们要在意的。秦国这些年里修建水渠,攻打各国,耗费的粮食非常的多,如今秦国没有办法召集大量的士卒来进攻赵国,最多是能召集十五万人来攻打赵国,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则是赵国的李牧,赵国以李牧为将军,操练出了十五万精锐的士卒。”
“如今讨伐赵国,定然会遇到李牧的顽强抵抗,李牧这个人,并不是无能的将军,只怕秦国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也没有办法来击败他。”,王翦眯着双眼,认真的说道:“想要击败赵国,就需要让李牧离开赵国,或者让他离开人世。我听闻,李牧因为公子嘉的事情而得罪了赵王,赵王不再召见他,或许这是一个好机会。”
“若是我们可以利用赵王与李牧之间的不和,让李牧离开赵国,那赵国就可以被击溃了…不过,赵王这个人虽然无能,可是他非常的重视李牧,想要让他来驱逐李牧,是不能轻易做到的。”
秦王呆愣了片刻,这才说道:“寡人知道李牧..您说的对,还是得想办法来让李牧离开,最好是来到秦国。”
魏缭却是摇着头,说道:“您说要离间李牧,这当然是正确的,可是讨伐赵国,也是必须要进行的,就由您来带着十万军队讨伐赵国,就足够了。”
王翦思索了许久,他说道:“若是大王要我讨伐赵国,我定然不会拒绝…可是,我并不能确定自己可以征服赵国,击败李牧…若是我有三十万的军队,我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与其将人力耗费在这样的战事里,不如等待一段时日,等到郑国渠发挥出全部的作用,再以大规模的兵力来直接征服赵国,若是秦国发动了三四十万的军队,就是武安君再世,也是挡不住的。”
王翦似乎说的有些道理,秦王皱着眉头,秦国每年耗费力量来搞水利工程,同时还在对外出兵,与其这样的小打小闹,还不如聚集兵力,一击而平定天下…王翦却又说道:“若是您执意要讨伐赵国,可以让武成侯来统帅军队,武成侯对赵人有奇效,可以摧毁其士气,就是李牧,也会陷入两难的局面…”
“我听闻,李牧将武成侯当作自己的老师,非常的尊敬…而赵人又深爱武成侯…若是他能带着十万士卒前往赵国,大概是i可以击败李牧的。”
秦王握紧了拳头,脸上满是纠结,他迟疑了片刻,这才松开了手,他摇着头,说道:“不行…武成侯刚刚在讨伐韩国时受了伤,尚且不能担任统帅,何况他还在忙着整理文集…”,赵政给父亲找了个理由,找了个他不能出战的理由,王翦皱着眉头,说道:“您可以让他担任名义上的统帅,这样我也能用武成侯来攻击赵人的士气…”
“若是能用马服君的旗帜,赵人不战而溃…”
赵政坐在上位,脑海里却是闪烁着很多的画面,那些夹道欢送的乡人,那个在他离开之前让他亲自己一口的平公,那些在马服乡里的同年玩伴,那些和善的人…赵政没有说话,他沉默着,“马服君的旗帜,不是用来杀死赵人的…您不明白。”
王翦一愣,这才看向了魏缭。
“既然如此,那还是以后再出兵赵国吧。”
秦王有了决定,而魏缭却生气的说道:“出兵赵国是必须的,是不能停止的!”,他问道:“秦国出兵十万,与赵国鏖战三个月,这会影响到秦国的农桑播种嘛?会影响秦国的国力嘛?”,王翦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说道:“不会。”
“那赵国出兵十五万来抵御秦国,与秦国鏖战三个月,这会影响赵国的农耕嘛?会影响赵国的国力嘛?”
“会。”
“是啊,赵国的问题,就是缺少粮食,赵人也是在想办法来积累粮食..秦国无论能不能打赢赵国,都要去与赵人交战,每年都要与他们交战,让他们无法安心的务农,削弱他们的国力,秦国每次出征,赵国都要全力的来阻挡,这就一定会让他们的农耕受到影响,而农耕受到影响,他们所能征召的士卒就会变少,如此循环,直到赵国覆灭!”
秦王瞪大了双眼,他有些明白了。
王翦呆愣了片刻,这才朝着魏缭俯身一拜,他说道:“您说得很对,我不该看重战争的得失..在行军打仗的方面,我是不如您的。”
魏缭摇着头,笑着说道:“您别这么说,我只是能站在王宫里说上几句话而已,若是真的让我带着军队打仗,我肯定是要被李牧生擒的,施行这样的策略,就需要一个稳重谨慎的将军,要能给与敌人压力,不会被敌人轻易击败…在秦国,没有人比您更适合来担任这个位子,我只能劝说大王来出兵,而带着士卒攻打赵国的人,却只能是您。”
“您又怎么能说自己不如我呢?”
秦王看着这融洽的一幕,心里也是很开心,他点着头,说道:“好,那就请王翦将军来攻打赵国。”
ps:说起嫪毐这个人啊,当初我读大学的时候,最好的几个朋友叫我老艾,因为我名字开头是艾字开头的嘛,后来他们叫我老艾被我一个教授听到了,他看着我,摇着头,感慨道:怎么叫这个名字?会转车轮嘛?
从那之后,我就再也不许别人喊我老艾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