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第五百九十五章 厚黑雙驕相伴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没有出手,但其实心魔之主状态下已经出手了……
白云上人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因为给净光寺洗地而对苏礼发起言辞攻击……这不,净光寺是洗干净了,魔劫的名头也被压在了苏礼的头上,剑崖的名声也坏了……但是人家不在意啊!
反过来他自己……被彻底引发了心魔。
一身以宏愿和持戒得来的修为那是哗啦啦的尿崩。
苏礼没有等来任何回复。
于是他一声叹息,挥手就直接一条狱锁过去将这白云上人给锁了起来,都没遇到什么反抗……估计这货现在体内的状况正糟糕着呢,一身修为也跌得厉害。
“我不服!当年的剑宗得正道盛名却横行无忌四处与人结怨,这等行径难道不该遭到打压吗?”白云上人的声音从狱锁中传出。
这声音里面,带着一股浓浓的委屈感。
苏礼想到了当年……当年的元锋脱困时哪怕自身空乏元神虚弱,这白云上人也是唾面自干而不敢做任何过激举动。
真是活脱脱一副被霸凌出心理阴影的样子……
不过发个针对剑宗的宏愿居然就能够一路突飞猛进成真佛?他也不想想剑宗为什么能够有那么大的‘价值’。
当然,或许当年的那个宏愿,也就注定了他如今的下场。
苏礼没有再理会这个疯和尚,直接‘消音处理’,世界就安静了。
不过在层层狱锁封印之中,那白云上人的身上竟然开始冒出黑色的烟气来……浓浓的魔念从他的身上漫溢,似乎是原本从宏愿中得来的心灵修为如今都被转化成了魔念。
“啧啧,直接就入魔了啊?还蛮脆弱的。”苏礼想了想,直接将镇魔剑给掏了出来。
剑身上光明大放释放出至刚至阳之气,仿佛能够净化一切邪祟。
但极具视觉冲击的,却是这柄仿佛神圣之剑却被捏在了一尊大魔头手里,并且对着一个光头的佛子笔划……
“快点吧,这是我专门炼制的‘镇魔剑’,斩魔是专业的。”苏礼说道。
下一刻,差点就入魔的白云上人瞬间就不再放黑气了……他再一次生生止住了入魔进程,只是掉了的修为却是回不来了,整个人显得十分萎靡。
苏礼见状惋惜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其实我剑崖教只是擅长用剑来表达自己的心意而已,并非不讲道理。”
赛尔号之恭贺马年
这是一种很不诚心的洗白,但却出人意料的极具说服力。
剑崖门徒,可不就是喜欢用剑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么……
苏礼的俘虏中又多了一个重量级人物,而且还是纯靠嘴炮的收获……心魔之主状态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是无敌的。
这不,再一次出现了冷场……都没人敢下场和苏礼面对面了。
主要是白云上人的败法太丢人了,被说破心中的秘密然后还差点以入魔收场……心魔状态下的苏礼,真的是太恐怖了有没有。
但是没人来也得有人啊,白露大神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直接就圈了十个洞冥入场。
苏礼露齿一笑……那可真是‘百媚横生’了……就连白云上人的心魔都能够被引动,更何况是这些洞冥修士?
心魔之主状态加三千愁绪剑施展各种剑法再加狱崖神符镇压封印。
苏礼用了一套极其高效简洁的流程,再一次将这一次的东洲正道围山事件给玩成了简单模式……
没过多久,秋日角斗场一下散去,里面的景象也就显露了出来。
却见苏礼老神在在地坐在场中,身边有长相甜美的清纯少女倒茶伺候,周围却是一圈被狱锁封印在地上的东洲正道有名有姓的修士。
而苏礼的对面,则是一群年轻修士……那是在发现周围天地变化后一窝蜂地想要往外跑,却是猛然间被笼罩全场的重钧意给统统压在了地上。
于是苏礼就当真是仿佛魔头在世一般,数不清的狱锁张开飞射,将这些人都给一个个捆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些人里面再没有一个是真仙修为了,也不知那白云上人是出于什么心态混迹在这些人中……不过反正也是大差不差。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才落下了一个十分强大的真仙意志。
“放了他们!”
错嫁太子妃 香林
天空强大的意念压迫下来,当然苏礼依然毫无所觉……他现在可厉害了,此方世界横着走没毛病,不虚这些。
杀手王妃 明月憔悴
片刻之后就见七名真仙强者从天落下……他们都是这次正道会盟背后的真仙强者。
如此说来那就是这次的所谓折剑盟总计有八名真仙参与?
老婆是武林盟主 黑夜de白羊
这倒是也难怪他们能够信心满满了……当年对付魔劫也能这么认真就好了。
不过现在么……
苏礼看着那七枚‘流星’从天而落,然后头顶忽然就是一张五行流转的‘大网’将之给一下兜住了。
大五行剑阵再次开张……五老剑们怎么可能真让苏礼一个人来面对这种事情?
恰在此时,剑崖总坛的大门在一声震响中打开,姬练一身深青长袍如同个凡间的大儒一般稳步走出,来到了苏礼身边问:“玩得开心吗?”
苏礼有些心虚地左右看看,然后嘿嘿傻笑就当没听见。
姬练无语地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道:“既然都已经让你敞开得这么玩了一次,接下来该要好好收心别到处乱跑了吧?”
这副教主当得,可真是用心良苦了。
摊上这么个爱调皮的吉祥宝宝他容易么?
然后他又看了看着一地的俘虏,又是以一种很是嫌弃的语气问:“这些人还留着干什么,放回去让他们继续与我们为敌吗?”
苏礼看着姬练倒抽一口凉气……真不愧是当过宗主的,原来表现出来的‘仁’都是只是当年的时代背景下不得不如此,其骨子里还是剑宗式的‘简单干脆’(心狠手辣)啊。
那一地被封印的人当真是要哭出来了……这剑崖教果真不是善地,这里的人也是一个赛一个的狠。
苏礼倒是觉得这样不妥……
虽然以如今的剑崖之势,这些人全杀掉了也不会有多少问题。
他在,五老剑都在,哪怕他们再来一次‘折剑盟’也不会有问题。
可是他们不在了以后呢?
不管之后东洲修真界是是什么样子,这么大一份因果真的是剑崖后辈弟子们能够承受得起的?
或许以后就只能走威压天下然后以天下为敌的路子,成为这东洲修真界的‘大魔王’才能继续延续下去吧。
……只是一方大教总有兴盛与衰落的时候,除非剑崖教可以将整个东洲的修真界都给打掉,使得诸法末世而剑崖独强。
但是这不可能,也没必要活得那么累。
苏礼的脾气不是那样的,他会想一些更好的办法……
于是他想了想,暗暗地透过那狱锁,给那每个人都种下了一枚魔种……
“把他们放了吧,都是东洲修行界的,将来还要共度大劫,没必要打生打死的。”
苏礼一副天下为公的表情说道。
姬练:“……”
早说这样,刚才他就求情了啊!!
这让他很为难的好不好,要是都放了的话,这些人以后还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东洲‘乡邻’,他们会怎么想自己?
姬练终究是当过宗主的,他立刻换了一个脸色道:“早就知道你没杀心……我剑崖教虽然早先退出了东洲正道,但是也没到与正道为敌的程度……诸位说对吧?”
这是宗主级别的心术,自然要有宗主级别的人来理解。
于是玉阳子秒懂。
他连忙说道:“姬练道友说得没错,我等这次会盟,全是白云上人从中穿针引线多方协调……现在看起来他是怀着自己的私心,利用我东洲正道满足他的私欲……这一次,真的是玉阳子错了!”
看,理由有了,替死鬼有了,下台阶也有了……
姬练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道:“没想到那白云上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竟然有如此恶心,须知当年他与我元锋师叔还是至交,却是接连背后捅刀……”
“是极是极,如此卑微小人,当真是该死……”
两人客套了好一阵子,然后玉阳子才说:“姬练道友你看,我们现在是不是……嗯?”
姬练装作迟疑了一下才恍然的样子道:“是了是了,看我这人……与道友相谈甚欢,一下忘了要紧事……小礼,快点把诸位道友的束缚解开吧,怎可如此失礼。”
苏礼简直惊为天人……只能感慨姬练真不愧是当过宗主的人,同时也觉得自己肯定是不适合当这种人的。
他手底下动作不慢,很快就将这些人都放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心神佩忽然接到姬练的询问:“真就这么都放了?”
苏礼答道:“没事,我给他们都种了‘魔种’。”
姬练瞬间有些失态地以一种‘惊为天人’的表情看向苏礼,仿佛有种‘自叹弗如’的意味在其中。
这种目光如果翻译一下的话,或可理解为:真不愧是能够带领剑宗崛起的圣子,这手段真是够黑的!
总之,苏礼和姬练也算是相互敬佩了……一个心够黑,一个脸皮够厚。
于是他们两人一个引导了剑崖的兴起,另一个则是力挽狂澜于剑宗低谷之中……堪称双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