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三十五章:永固化猜想展示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在街斗中总能见到好勇斗狠的‘江湖好汉’们手持大砍刀,刀刀见血,皮开肉绽,好不凶悍恐怖。但其实稍微有冷兵器常识的人都知道‘刺死砍伤’这个道理,刺容易死,是因为创口深,伤及核心部位,破坏脏器和精神,而正面砍伤永远只是皮外伤,除非伤及动脉血管失血过多。
将这个知识放大到战术战役上来看,‘刺死砍伤’这个符合攻击力学的经验同样也适用于战场,同样的作战袭击,如果能深入敌后直击要害,综合打击效果远胜于刚正面,往往高明的指挥官只会用一次成功的突袭就能敲定整个战局的胜负。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称赞一句狮心会的当任会长,大四学生,被当代狮心会称为‘渴望之狮’的埃尔文·莱茵的高明,即使在学生会诱敌深入的情况下,整个狮心会的部队也没有长驱直入打进内部,而是呈谨慎的呈锥形刺入,像是红酒瓶的瓶塞,永远不会被瓶口整个吞没进去。
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学生会今天会陷入一场苦战,从而输掉自由一日的赌注,除非那个名叫恺撒·加图索的大二学生能创造奇迹,复刻历史上那些不可思议的反败为胜,带领着自己的余兵打上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反包围。
梦起三国
在混血种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埃尔文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也从来都是狮子搏兔全力以赴,他几乎想到了学生会一切的反扑可能性,并且对之一一扼杀,想要在离开学院之前给这个卡塞尔学院未来的骄傲幼狮好好上一课…可很显然他的‘临别赠礼’计划就要泡汤了。
都说战场局势瞬息万变,但在收到无线电里刷屏般崩溃的战报后,埃尔文已经意识到现在战场上正在发生什么了,以及狮心会在短短数分钟内已经面临了什么样的局面。
别说进攻学生会据点了,他们现在简直自身难保!一只精锐之师正在节节撕碎狮心会的整个攻线,完全以覆灭之势大口吞噬着他们的近在咫尺的胜利!
“这种情况,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啊。”原本心血已经平寂下来的狮心会会长终于忍不住躁动起来了,四年的学院生活狮心会以绝对的霸权统治这着一亩三分地,坐在会长位置上的他更是从未受到过任何的挑战。
可现在,就在他即将毕业远走之际,才华横溢,天赋异禀的新生代却一个又一个跳了出来,这不经让他唏嘘之间忍不住扼腕叹息,如果他晚生个几年,岂不是就有机会参与到这未来四年的龙争虎斗中了?
可现在还不算太迟,在这最后的弥留之际,他总得去会会这些如龙似虎般的后辈,看看秘党的未来究竟又能铺出怎样一片宏伟天地来。
“撤掉所有防线,穿过穆斯贝尔海姆林,该决战了。”大图书馆的门被推开了,为首的铁塔般雄伟的男人拉长了面罩,只露出战意勃勃的两只眸子,雄鸡雕像上卧趴的狙击手也灵活地攀爬了下来准备最后的冲锋。
他身后狮心会全体驻守势力如潮水般涌出,宛如狮群捕猎。

“在三点钟方向!三点钟方向!我看到他们的影子了!”
重生之我是BOSS
“不…是两个影子!一个在五点钟方向,还有一个在——”血雾炸开,阿斯加特万年花园的草坪上,一个狂奔不止的狮心会队员瞬间被血雾笼罩了,全身上下在一秒之内中了五枪以上,宛若被巨锤撞到一般翻滚着倒在了地上。
“他们还在移动,马上要进入花园了!”
“谁能看到他们?怎么知道他们进花园的?”
“你不会看我们的人死到哪里了吗?人死到哪里他们就走到哪里了啊!”
“他妈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关了吧,真没意思啊。”
通往教堂广场前区的万年花园中,一道看不见的死亡镰刀正缓缓刮过鹅卵石小径,每个藏在茵绿草丛、树木、艺术喷泉乃至大理石雕像后的狮心会队员都在盲目地开火,子弹横飞在园艺水准堪称巅峰的花园中,草叶飞跳,石屑崩散,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在哪里,但却无法松开自己的扳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被进攻了。
青春女神雕像后的一个狮心会队员眼里,从一百米外万年花园小径的路口开始,忽然之间就有一堵不可视的墙开始向他们这边推来了,那就像是一个领域,领域来的是死亡。
任何被囊括其中的人身上都会炸开血花,倒地身亡,没有中枪的过程,只有中枪的结果,偶尔是两个人同时中枪,有时甚至四五个躲在不同方位、角落的人瞬间被血雾笼罩翻倒在了地上。
这种诡异的场面简直让人感到一股恶寒,你已经能闻到死亡站在你面前与你行上贴面礼,每一次呼吸都可能是最后一次。
在正常人的眼里,花园小径上演的无疑是恐怖片,但在林年和楚子航的眼中,正在上演的无疑是一部创新的战争喜剧片。
如果玩过superhot的玩家肯定对现在林年和楚子航眼中的世界不陌生,一切的事物、声音都被无限拉长了,每一个全副武装的学员都仿佛被放慢了几十倍一样,在凝胶般的空气里做着蜗牛都比他们敏捷许多的慢动作。
絕 悍 嬌 妻
拉出螺旋轨迹的子弹每一次旋转都清晰可见,这些危险的小东西在万年花园中漫射着,就像春天花开时洒满花园的花瓣一般,如果是正常的时速这里的混乱程度堪比中东战场,可在楚子航和林年的世界中,这里就是无害的散步景点,这光怪陆离的一幕倒是会给人带来格外新奇的观感
林年点燃着黄金瞳,时间零的领域笼罩了整个万年花园的局部战场,手里的格洛克开枪不停,他在上半年的学习里上过射击课,并且大概率能拿到‘A’,对于移动靶他都能做到枪枪命中,更别说现在正在做的静态射击了。
比起刹那,时间零这个言灵的泛用性在现在完美得到了诠释,刹那的领域只能在使用者内部撑开,也就是只能作用于使用者自己本身,但时间零却可以作用在除了自己以外的人以及物上。
就譬如他手中的格洛克射出的子弹,同样受到了时间零的效果影响,在领域内开枪时子弹的速度照常达到音速命中敌人,在数次对不同的敌人开枪命中,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是一瞬之内数十个敌人同一时间被命中,割麦子一样倒躺地上再起不能,视觉冲击力极强。
两人几乎是从穆斯贝尔海姆林后一路杀到万年花园中的,沿途上碰到不上狮心会的队员,都在奔赴向教堂广场的最后战场,很简单就被他们放了黑枪,一个接着一个枪枪爆掉脑袋,杀的那叫一个惬意,颇有种下午茶后散步打靶的感觉。
即使现在狮心会的指挥官意识过来了他们的存在,命令整个狮心会向后迎击也无济于事,时间零太过强大、匪夷所思了,数十倍的慢速下可以正常行动的林年和楚子航就是个战场BUG,走到哪儿战线崩溃到哪儿,狮心会的精锐全都被打得哭爹喊娘,到死都不知道到底谁打了他们黑枪,全程在做的只有胡乱开枪和等死。
“如果可以的话,你一个人就可以团灭掉双方的所有人。”楚子航在重复枯燥开枪毙敌的时候问向林年。
“没试过,但应该可以,只不过事后会很累,时间零的负荷并不小,很吃体力和精神状态。”林年丢掉打空的格洛克,弯腰捡起了一把M1911拉动枪膛继续开枪。
“为什么他们不用他们自己的…超能力?”楚子航不太习惯言灵这个词的说法。
“他们做不到。”林年说,“在学院里没多少人可以自由使用言灵,钟楼里的守夜人维持着‘戒律’把所有人的言灵都压住了。”
“但你除外,所以你才是他们口中所谓的‘S’级。”楚子航微微点头算是第一次对所谓的‘S’级有了最直观的印象,“这种状态你能维持多久?”
“你说时间零么?”林年斜睨了一眼远处一个扛着机枪,正想横扫弹幕大范围打击的猛汉,扣动扳机就爆了他的头,“不知道,没试过极限…但这种状态,用着用着也就习惯了。”
“状态?”
“我是说维持时间零的这种状态。”林年顿了一下随口敷衍,但眼底却隐隐划过了楚子航察觉不到的一些东西。
楚子航并不是太清楚他的言灵其实是刹那,只有在暴血后才能进化成时间零,即使他现在仅仅只能把暴血推进到一度的极限,也对血统起到了巨大的精炼效果,身体素质各方面的加成翻上数倍,到达了‘超人’的地步。
暴血这个技巧林年本来是不常用的,但在领悟时间零后总是避无可免地需要先进行暴血才能正常使用,这也导致了如今暴血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将暴血视为习惯,这是一件任何混血种看来都是找死的疯狂行为!
昂热和施耐德也数次警告过他,暴血这个技巧对于混血种来说就是暂时提供亢奋和力量的慢性毒药,以寿命为代价获得权与力,只是交换太多迟早会长出龙鳞成为以往自己屠刀下的怪物。
可在复数次的暴血过后,林年内心深处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一个事实——他好像就算在混血种中也是一个绝对的异类,暴血技术对他的副作用已经随着次数的上涨逐渐消失不见了…
血统精炼技术对于现在的他来讲却完全是一个可控的完美技术,从最初会逐步影响精神状态,到现在的暴血如呼吸般自如…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真正的掌控这个技巧了。
这也令他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如果再这么下去,他是不是迟早会有一天厌烦不断进行暴血的过程…干脆地去维持一个无时无刻都处于暴血的状态?
血统精炼技术永固化?
平子
林年没来由的想起了奥丁与芝加哥港口的三代种口中曾说的话。
他们好像称过暴血这个技术为…封神之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