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紅樓春-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讀書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荣国府。
临近年关,按照往年成例,荣府内外都忙碌起来,准备过年。
大家子过年,远没有小门小户刷个房子包点饺子那样简单。
国公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都要换上新门神、联对、挂牌,还要新油了桃符。
两边阶下,也要备好一色朱红大高照灯。
等到除夕之夜起,便悉数点亮。
因如今府上奴仆精简了快一半,剩下的又有不少新人,因此一个个忙的脚跟不着地。
贾蔷一路走来,临进二门前才反应过来,问林之孝道:“我府上怎么没准备这些?李用他们在偷懒不成?”
林之孝忙赔笑道:“侯爷说笑了,他们哪里敢偷懒。只是……只是这个……东府今年毕竟有重孝在,不好张灯结彩的。”
“……”
贾蔷:“行了,忙你的去罢!”
……
荣庆堂。
满屋光鲜,点燃的熏笼将屋内烘的热气腾腾,香气腾腾。
欢声笑语连连。
待贾蔷进门后,见贾母、薛姨妈、李纨、凤姐儿、三春姊妹、宝钗、宝琴、湘云俱在,竟连黛玉今儿也又来了,好不热闹的一堂人。
目光依次从诸人脸上扫过……
咦?竟毫无异样!!
居然仍是微笑相对,与往日无异。
小瞧人了……
女人果然天生都是演员,白让他忧愁许久……
“看甚么呢?进来话也不说,只是乱瞅!”
上头贾母见贾蔷这个模样,好奇问道。
黛玉接了句:“怎么瞧着,有些像做贼心虚的模样?可见又干了甚么坏事了!”
贾蔷心里唬了一跳,面上却风轻云淡道:“哪有甚么坏事,不过是看看你们知道不知道外面的事。”
贾母笑道:“玉儿一大早过来,就是怕我们不明白担心。既然你先生都说了,你辞官是好事,免得风头太盛,遭人嫉恨,那我们也就放心了。难为你还知道我们担心!”
贾蔷闻言,看向黛玉一时有些心虚,拱手作揖礼道:“劳师妹费心了!”
“呸!”
黛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少弄鬼!”
黛玉多了解他,一看就知道又不知做下甚么好事。
不过她心疼贾蔷,从来在人前给他留足体面,不会与他闹罢了。
他不说,她也不多问,只要她在最正中就是。
等贾蔷落座后,贾母问道:“你才从宫里回来的?这从外面回来都四五天了,只在家里睡了一宿,其他晚上都在宫里睡着,今儿总不能还要进宫罢?”
薛姨妈在一旁笑道:“这原是了不得的体面和圣眷,一般便是寻常宗室也没这个体面。”
盖世铁匠 三西
贾母笑道:“也不看看蔷哥儿给天家办了多少事……不过,皇后娘娘偏疼他一些,倒是真的。”又问贾蔷道:“方才听说你那边来客人了?”
贾蔷点点头道:“镇国公府、理国公府那几家,谈了些事就走了。”
贾母有些关心道:“他们还听你的?”
贾蔷丢了官职,没了权势,她到底是放心不下。
贾蔷摆手笑道:“从来也没听过,只是我提的一些建议,他们觉得好用,就采用了。如今还是这样。”
贾母反应了稍许才明白过来,好笑道:“就你们这些爷们儿弯弯绕绕多,好好的话非得拐几道弯儿来说。”
贾蔷笑了笑,一旁凤姐儿倒是满脸喜色,道:“老天爷,如今去了那些烦人的差事,可算能清闲些时日了!再怎么着,也不必见天不着家。”
贾母有些听不下去了,岔开笑道:“昨儿让你大婶婶去寻平儿商议,看看今年东府是不是来我们这边过年。平儿可同你说了?”
生与死之间
说个屁啊!平儿到现在也还没理他呢……
他笑着点头道:“说了下,只是……不大方便罢?除夕祭祖后,宗祠那边也离不得人。”
贾母道:“让人仔细看着,不让走水就是,孝不孝的也不在这个。今年你府上还有孝,等翻过年才算利落了。又不能点灯又不能挂红,连炮竹也不能点,那过得甚么年?再者,你府上如今只你一个主子,外加上尤氏和秦氏,你们三个怎么过年?还是等明年,你和玉儿还有郡主都成了亲,正正经经有几个主子,你们再在东边儿过年罢。”
贾蔷点了点头,又看向黛玉问道:“先生和你怎么过年?”
黛玉抿嘴笑道:“自然在家过!”
贾蔷笑道:“那成,等祭祖罢了,我把东府人都送到这边,就去布政坊。”
烽火红颜劫 勒拿河
贾母:“……”
这算甚么?跑女方家过年,这是要入赘么?
姊妹们也偷笑起黛玉来,黛玉红着脸啐道:“少胡说!好好过你的年罢!”
话是这样说,但眉眼间流转的神情,贾蔷却分明看出了意动。
论起离经叛道和胆大灵动来,在贾家诸姊妹中,黛玉首屈一指!
二人对视一眼,贾蔷嘿嘿一笑后,黛玉薄嗔他一眼,不去理会。
贾母开始心中寻思,该用甚么法子,除夕夜绊住这混帐的脚,不让他跑到林家去。
凤姐儿忽然笑道:“蔷儿,族学那边甚么时候休沐过年?后廊下贾菌他娘来了几回了,不敢去问你,只寻我来打旋磨子。”
贾蔷纳罕,有事为何不敢来寻我……
他想了想,道:“也不必着急罢?那么早放假做甚么?年前两天放就好,出来就顽疯了。”
“啊……”
李纨闻言失声叫了声,道:“要等年前才放假呐?”
免費 看 小說
贾蔷看了过去,问道:“大婶婶可是有甚么事?”
重生之资本帝国 东人
李纨似有些羞愧,与贾蔷对视了眼就低下了螓首,道:“李家要搬回金陵,原就说要搬来着,可老太太病倒了,这会儿好了,愈发想回老家。我想着,带兰儿去送一程。”
贾蔷笑道:“那好办,何时要送,我让人接了兰哥儿出来,和你一道送去李家便是。”
李纨笑道:“订了后日的船,年前说不得能赶回老家过年。”
贾蔷点点头道:“那行,回头我让人去安排。”
贾母叹道:“李家那位太夫人是个好人,你大婶婶的亲娘去的早,继母不慈,对她并不好。你当她的性子原就这样老实?哪个女儿家小时候不是活泼机灵的?后来是太夫人瞧出不对来,接到身边来养,才养好了。我为何把家里女孩子都接到跟前来养,就是怕她们受了委屈。女孩子一辈子最有福气的日子,便是在家当姑娘的日子。若是连这几年都过不好,那这辈子可就太苦了。”
这番话,说的许多人都红了眼,李纨落泪落的最凶。
她和李家太夫人这一别,多半就是永别了。
贾蔷思量稍许,同李纨道:“要不大婶婶带上兰哥儿,乘着家里的船,送太夫人回金陵?外面的客船虽也能住人,可条件差的很。这寒冬腊月的,运河上阴冷潮湿,点个火盆也没多大效用,太夫人大病初愈,未必经得起。家里的船上装着暖气,陈设家俬也都还过得去。以后老太太和姨太太去南省游顽,就乘坐这条船。你先去送太夫人一程也好……”
他说的并非黛玉等姑娘们的座船,而是凤姐儿爹娘乘的那条船,虽比不上最好的那条,但也绝对比当下大部分客船好的多。
黛玉她们乘坐住过的船,和女儿家闺房一般,是不好给外人去住的。
贾蔷话音未落地,贾母笑骂道:“大方是大方,可也胡闹。你借船也就是了,怎好让你大婶婶去送?她寡妇失业的,带着孩子和娘家一道回金陵,外面不知道的,不定怎么想!再说,出阁的女儿家,岂有回娘家过年的道理?贾家不好看是小事,左右你不在意,可李家最看重清誉,哪里愿意让人说了嘴去?”
李纨闻言已经感激不尽了,道:“送不必送了,确实不合适。只是那船,果真能借……便宜不便宜?”
李家太夫人对她之恩重,是她最牵挂的事。
除了贾兰外,李家太夫人便是她最上心之人。
原本她不愿和其他人,哪怕是贾家人,牵扯上太多,只想做好本分事,并抚育贾兰早日成才。
如今却不得不接受贾蔷的好意……
贾蔷笑道:“停泊在那还不是白放着,多跑两回也是好事。”
李纨笑着谢过,旁人都未觉得如何,独凤姐儿一双眼,左右漂移,看看这边,望望那边,若有所思……
……
皇城,凤藻宫。
偏殿内,李暄盘腿坐在地上,长吁短叹。
尹后侧眸白了他一眼,取笑道:“你父皇没拾掇你,你就偷着乐罢,还在这叹气!昨儿你和贾蔷怎么向你父皇保证的?今儿就闹出乱子来。”
李暄忙道:“母后,儿臣可没使坏,不过实话实说,没造谣杜撰半个字,不信您问忠顺王啊!”
“呸!”
尹后气笑道:“当着本宫的面,你还敢胡扯乱说的狡辩?本宫警告你,你父皇容得下这一回,却容不下第二回,你莫再胡闹,不然果真惹恼了皇上,你的好多着呢。”
李暄干笑了声,又挠了挠头,道:“四哥还真有能为,那么多宗室去闹事,他一个人就摆平了。儿臣今儿对上那些宗王大爷们都懵了……”
尹后闻言,一双凤眸中闪过一抹怜惜,对傻儿子的怜惜……
她笑道:“他往日里多和宗室打交道,再者,又许诺了年底会给宗王们分一回红利,实打实的要出银子,你若舍得,一样能安抚得住。贾蔷从外面弄回来的粮食,还有你们原先准备开采的西山煤窑,都能得来许多银子。你四哥,心里也是有底气的。”
“嘿嘿嘿!”
李暄忽然没忍住,坏笑起来。
尹后见之,凤眸微微眯起,看着李暄道:“你笑甚么?又藏了甚么坏心思?”
李暄连连摇头否认道:“儿臣不是,儿臣没有!”
尹后眸光闪烁,看着李暄道:“已经进入大燕的粮食,断不会再出意外。是剩下的粮食到不了了,是么?便是江南那九家寻由子不干了,朝廷想去买,难道买不来?”
李暄叹息一声,摇头道:“母后,朝廷去采买,当然能买得来。只是这样的事一旦让朝廷去经手,那代价就大了去了。就算买了回来,粮食也成了天价,得不偿失。儿臣今儿就听说,四哥在内务府招兵买马,凡是来投的,他都收下安排了官位差事。这才刚到哪啊?他这样做是得了好名声,可是吃饷的人着实太多,况且那些人不可能只吃饷,少不得上下伸手。
果真再由朝廷自己去采买粮食……内务府钱庄别说赚银子了,朝廷不往里面贴钱就算好事。西山的煤窑以前不是没人开采过,可卖的太贵卖不动,吃饷的人比买煤的还多,怎么做怎么赔,也就不做了。
四哥还答应给那些宗王们分红利……又是一大笔银子不说,宗王们分了银子,勋臣们怎么办?都是一样的股,没有一边分一边不分的道理罢?还有齐家和江南那边才是大头,要不要分?四哥这一套,用来治国还行,用来行商……”
他摇了摇头。
尹后看着李暄怔了怔,道:“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
李暄理直气壮道:“当然!”顿了顿又笑道:“贾蔷也提供了些小小的意见。”
尹后没好气白了他一眼,刚才那番话,当真让她惊艳。
这若是李暄想出来的,那……就了不得了。
尹后正要说甚么,忽见牧笛进来,躬身道:“娘娘,四皇子恪荣郡王来了,求见娘娘。”
尹后闻言笑了笑,道:“快请了来罢。”
牧笛出去后,未几,引着恪荣郡王李时进来。
李时脸上的淤青还在……
见礼罢,尹后温声笑道:“皇儿的伤可好些了?你大哥糊涂了,就和你动起了手,皇上和本宫都训斥了他,勒令他闭门思过。可用上药了?”
李时笑道:“劳母后担心了,不碍事。此事儿臣也不怪大哥,大哥向来对儿臣这几个做弟弟的严厉,但也护得紧。大哥只是以为儿臣欺负了小五,以为儿臣先挑起手足之争,气愤不过才出了手。儿臣同父皇也是这样说的,大哥是儿臣们的榜样,着实不该怪罪。父皇方才已经传旨,让大哥出来了。”
尹后笑道:“如今皇上听用你的意见,是好事。方才你五弟还在说,你们弟兄几个,数你最有能为。往后,你还要多出些力,为皇上分忧解难。”
李时苦笑道:“母后谬赞了,儿臣有甚么能为?便是有几分用处,也是父皇、母后教诲出来的。且今儿来,儿臣就是想请五弟帮助的。”
李暄侧眸望着李时,显然还没完全释怀,哼了声。
尹后笑骂道:“你哥哥来寻你帮忙,你就这个德性?还当自己是小孩子不成?”
李暄嘟囔了两声后,提前警告道:“四哥,我可没银子借给你,弟弟现在精穷,家里都快断顿了!今儿回去,我就带上王妃去四哥家里住下,没好吃好喝的可不成!”
李时哈哈笑道:“好好!我欢迎之极!必让你嫂子,多准备些好吃的好喝的,连小侄儿的小衣裳都一并准备齐了!不过小五,你得帮哥哥一个忙,不是问你借钱……”
“甚么忙?”
李暄狐疑问道。
这个时候,李时应该巴不得他离内务府远远的才对。
李时道:“我听说贾蔷有一个方子,可以将煤变的又好烧又便宜,还有一种铁炉子,很好用,适宜百姓人家。西山的煤窑已经要开采了,若仍按市面上一块煤一斤四两三文钱,就有些太贵了,寻常百姓哪里烧得起?开到最后,难免又成过去那样,入不敷出,成为笑柄。
你帮帮哥哥,把贾蔷那个方子讨过来。左右他现在也无煤可采,何不拿出来给朝廷,也算造福于民?你告诉他,本王会记得他的好的。”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