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95 劉備牌滷肉飯鑒賞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幸好刘备不是什么嗜酒如命之人,他喝酒更多只是为了氛围,喝着舒坦就好,不用追求高度。
所以仅仅在僰道享受了一晚烈酒和盛宴、舞乐之后,第二天刘备就把心思收回来了。
听说有南中的“双季稻”运抵僰道,这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头等大事,所以他拉着李素非要视察一下,看看双季稻长什么样子。
粮食这种东西,哪怕是作为种子运输,也不可能只运一点点,否则按照三十倍到五十倍的繁殖率,要多到能在蜀地大规模种植,不知道要拖延多少年呢。
所以李恢和顾雍还挺给力,李素带着刘备到码头粮仓看货的时候,刘备看到了七八条每条载重上千石的粮船,仓库里还已经堆了一些卸下来的货。
刘备看到这个规模时,也是啧啧称奇:“这么多?一共多少分量?李恢他们出了不少力吧?听说南中的路很不好走,有些地方还是要翻山的吧。”
李素:“这儿才一万石,今年还能再这么多,一共两万石,明年二月就能春耕种下去了。运输确实不易,主要是永昌的不韦县到叶榆、昆明,都得走陆路,八百多里陆运呢。
其中有两三百里连车都不能拉,就靠大象、滇马驮运,幸好顾雍治理民政倒也算得力,他担任建宁郡守以来,深入民间教化生产,派汉人兽医教了昆明夷如何用滇马和驴子杂交骡子。总算让当地黑夷也跟汉民一样学会了养骡,此畜山区驮运比滇马还好用。才把那么多粮米特产运道昆明。
相比之下,今年李恢负责的掸国到不韦的水运,倒是比去年便捷了不少。自从去年冬天不韦那边的造船厂,也学会了糜家造船工匠们刚鼓捣出来的‘龙骨造船法’后,他们也造出了能在周水中航行的、载货数千石的大船。
长度超过十丈,宽仅为两丈,长宽比可以超过五倍,在周水狭窄之处也不会有触礁危险。而且激流中上下前后纵向颠簸也不大,不像去年那样有颠散架的。”
众所周知,船体越胖越宽,对于横摇的稳定性有好处,而越瘦长,对纵摇的压制效果更好。在怒江那种水势汹涌的地方,船只行驶最需要抗浪的就是纵向颠簸,而且需要龙骨结构来提升所能抵抗的最大扭矩。
所以没有益州军的造船技术改良,光靠原本哀牢土人的活动范围,还真不好蔓延到怒江入海口、也就是后世缅甸港市毛淡棉周边。
而现在,从李恢发回来的奏报看,他们已经在两千一百多里的“周水”(怒江)航线上,成功设置了足足六七处“殖民屯垦点”,每处间隔在两三百里。
给拓殖营配发精良的兵器、铁器农具,充足的粮食给养和牲畜,专找肥沃的河谷冲积平原烧荒堆淤开垦,已经成功扎稳了脚跟。
整个过程也没死多少人,因为汉人去的并不多,就算拓殖营里有汉人,也都是类似于李恢家族等永昌郡本地人。
而其他三成拓殖人口是昆明黑夷,由孟尝孟信提供,六成哀牢白夷,由朵思大王等归附较早的哀牢蛮王提供。云南的气候跟缅甸南部差距已经不大,给蛮夷以精良铁器加持,在热带雨林中杀出一条路来并不太难。
也正是靠着这种拓殖,才从东南亚的散居掸族部落那儿弄到了足够的双季稻贸易。李恢买的两万石双季稻,累计花了几万斤的铁质农具交换。
当地的掸人和哀牢夷连铁器都没有,还停留在刀耕火种,而且气候炎热也不需要保暖的衣物,除了铁器以外其他东西对他们根本没什么吸引力。北部山区的哀牢人或许还缺盐,而南部平原地带的沿海沼泽丛林,就连盐都不需要了。
……
李素一边给刘备解释,还把李恢的奏章原文指点给刘备看——其实这些东西刘备都有收到,李素这儿的反而只是抄送,他还不至于“欺上瞒下、截留奏章”。只是刘备不喜欢读书看奏章,所以都是让属下挑要紧的讲解给他听,懒得自己读文绉绉的原文。
理解了弄到这些东西的不易后,刘备也很好奇这种新粮食本身有没有什么特征,会不会跟目前的稻米搞混,所以亲自拆了一些粮袋验看。
看了之后,他倒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两种米长相就截然不一样。
“这种林邑稻的米怎么这么细长?咱汉地的米比它粗短一些吧?”
李素:“大王所见甚是,正是如此。林邑稻要稍长一些。”
原来,长江流域自古的稻米品种,更接近后世的“粳米”,而林邑稻扮演的相当于后世双季稻里的早稻,也就是“籼米”,籼米确实要比粳米颗粒长一些,口感也没有粳米软糯。
一般稻米有个比较普遍的规律,就是越粗短越圆的口感越软糯。糯米就是最软糯的,而糯米也是最粗短圆胖的,粳米、籼米逐渐变长,口感也逐渐变粗,烧饭的时候要加更多水。
口感最没有粘性的米,就是后世抖音上经常看到的“印度美食”短视频里那种印度咖喱饭用的米,长得跟四季豆似的,但糯性差到跟吃石灰粉差不多散,一点都不黏。
李素知道这里面的问题,现在既然遇到刘备来视察了,他当然也要提前打好预防,让刘备意识到“新农作物虽然高产,但味道不一定好吃”的弊端。
乱世嘛,高产和好吃,养活更多人和提供更好饮食质量,本来就不能得兼,必须取舍的。
所以他让人摆了几个菜,又煮了一大锅林邑稻的米饭,让刘备亲自尝尝。
刘备还有些责怪:“这些粮米运来多么不易,可谓是万里迢迢,都是要拿来做种粮的,为何现在就要拿来吃?”
李素:“大王不必担心,两万石呢,拿几石给众臣尝尝没什么。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要让大家意识到此米的优劣特性,才好让他们用心推广,遇到问题也能向百姓解释。这米的口感,不如咱平时吃的好吃。”
刘备听了这个解释,才坦然坐了下来,拿过一大碗米饭,就着兔肉吃起来,一入口,他也果然觉出差距来了。
不过刘备也不愧是个有品味的吃货,吃了一会儿之后,他就给出了点评意见:“此米既然高产,能多种一季,无论如何还是要推广的。至于口味,对于喜欢精粮的膏粱子弟而言,或许不能接受,但贫苦百姓应该不会在意。
而且,伯雅,你今日这配菜不得法,蒸饭配烧烤的肉菜,那当然显出此米的粗散。但若是熬粥、或者以汤、茶泡饭而食,米质的粗散就无所谓了。明年各郡县官吏劝农的同时,也要宣讲新米的吃法,让百姓多做粥和泡饭——来,去让庖厨做个豉酱的卤肉来,再试试。”
李素倒是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本来就没打算吃这种米,也就没想到“如何扬长避短把这种新米煮好吃”的问题。
我是天庭扫把星 张家十三叔
被刘备点播了之后,他还一愣,但完全没耽误吩咐厨子立刻加菜。
厨子当然不会让大王多等了,很快弄了一道酿造发酵的传统酱油烧的卤肉酱汁来,刘备直接用卤肉酱拌饭,有油汤浸润之后再吃,果然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难怪热带地区米质粗散的多季稻,一般都是做比较潮湿的盖浇饭吃法,不是湾湾卤肉饭就是泰国、印度的咖喱汁盖浇饭。
连跟着李素的刘巴、诸葛瑾,吃了都连连叫好,发自内心地说:“大王真是体察民间疾苦,只是吃一顿饭,都能想到让百姓苦中作乐的办法。”
刘备也不居功,随和地摆摆手:“孤也是贫寒到十四岁,从小吃苦过来的,这点还是容易想到的。你们诸人,小时候的贫苦,未必如孤这般需要精打细算。寻常百姓连豉酱猪油的卤肉也未必吃得起,但做汤泡饭更容易掩饰粗粝是肯定的。”
一边说,刘备也不浪费,把碗里剩下的那点籼米卤肉饭扒拉干净,肉汁也吃干净,这才放下碗筷,喝了口汤,又想起一个问题:
“伯雅,今年运到的这些存粮,大约能播种多少田亩?每一季都留种的话,要多久才能推广到益州全境?”
这个问题很好算,刘备只是懒得算。而李素显然两秒钟就能回答:
“一般种收比是三十到五十倍,根据田地质量不同。按每汉亩收粮一石多、撒种四升。这些种子能种五十万汉亩,大约是一个五千户县。一季之后全部留种,就能覆盖十五万户百姓。两年就能让蜀地全部种上。”
194年开始种植、扩大种子。196年的时候,蜀地都能至少种一季早稻。
李素之所以这么算,是因为林邑稻主要是用来当早稻种,也就是双季稻里的第一季。第二季最好还是种原本的本土晚稻,否则可能积温、日照这些气象条件不合适。
当然,第一年小范围多做对照实验也是可以的。实验浪费不了多少粮食,就当是搜集科学数据了。
刘备也点头觉得很有道理:“还是伯雅想得周到,确实地方相差千里,未必能直接全种,徐徐图之也好。两年就两年吧,两年之后,再想办法往荆南推广,那儿也气候温润湿热,南中物产应该也适合挪过去。
对了,说起荆南,也不知子龙那边怎么样了。之前说盛夏酷暑,零陵烟瘴之地不宜用兵。现在都十月了,他还没趁着秋高气爽把刘度灭了?再过阵子孤都打算调他回来准备北伐了,让子敬去换防。”
聊着早稻推广的事儿,刘备才怀念起赵云来,冷不丁说起这事儿。
李素算了算时间,宽慰道:“子龙向来可靠,我算了日子,恐怕现在零陵已经得手了,只是路途遥远,信使拖延,军情送到蜀中,恐怕也要半个月,在路上耽搁了吧。”
刘备一想,应该也是如此。
李素果然没猜错,因为刘备结束了在僰道、江阳这边的视察,准备回成都时,赵云的战报就送来了,完全有惊无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