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915章 天帝學前班,臥虎藏龍(5500字,2合1))展示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老祖宗在天有灵
别说你现在是班里第一帅,也别说你猴子玩的溜,是至强王者段位,更别说你是亿万富翁。
有什么用?
放逐神术下,让你重回娘胎,一切化作乌有。
就问你怕不怕?!
总之,杨守安,杨狠人怕了。
他害怕回到那个令他恐惧而痛苦的过去。
可是。
他被放逐神术包裹,一路逆着时空长河的方向而去。
周围,时光碎片飞舞,时空浪花朵朵。
隐约间。
他仿佛看到了九天宇宙,看到了天蝎城,也看到了自己幼年时候将他卖给人贩子而欢喜数钱的父亲的脸。
以及荒地里,母亲那长满了野草的坟……
谁也不知道,包括柳涛也不知道,杨守安的幼年,就是这样长大的。
他母亲生了他后便死了,父亲无法度日便将他卖了。
他从小为奴,被当做牲口使用,鞭打脚踢,挨饿受冷,小小年纪便已尝遍人生悲苦大痛。
故而。
他心有阴暗,痛恨厌世,立志要做鲜衣怒马的人上人。
……
这都是极为遥远的故事了。
杨守安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些事,可当时光倒流,重回过去,一切旧事仿佛噩梦一样重演。
“不——”
“老祖宗!救我——!”
杨守安疯狂咆哮,眼睛血红,下意识的,他呼喊老祖宗。
在他心里,这一刻,只有当年给他赏鸡头的老祖宗才能带给他安全感。
与此同时。
长生界,三里屯柳家。
虚空中的天帝学府中,各个学科院系,都在上课,学习,修炼,传道。
剑道课,刀道课,驭兽课,炼药课,炼器课,体修课,无一不人满为患。
几个重金聘请而来的传功师,正在授业解惑,传授大道至理。
每一个教室,都内有乾坤,容乃了几百万人上课,都有大道莲花起伏,道音轰鸣。
而在最深处。
一座巍峨如帝宫的教室里,却只有三千人在听课。
因为这个教室,是天帝教室。
是老祖宗专有的传道教室。
这里,每一排座位,都坐满了学生。
可这些学生,不是青春少年,而是头发花白的老头子。
且有不少已经是秃顶了。
他们一个个浑身死气弥漫,生气稀少,显然寿元无多。
但是,他们眸光深邃沧桑,隐约间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气机,让身侧的虚空都在塌陷。
他们,无一不是沉睡在地底多年的至强者,修为最低都在星耀级天门,身上都长满了鳞片。
不少人的头发丝上,还有神土残留。
三千个强者,有一大半是来自大荒的各大部落。
只有少部分是长生界的老古董。
第一排的,赫然是那位修炼苟道的荒大人。
他是半步皇者,谁敢和他抢座位?!
大荒九个王者部落的大成王者们,如银老鬼,铜老道等人,都坐在第二排。
此外,还有几人,也是大成王者,但面貌陌生,也不说话,紧邻着银老鬼等王者而坐。
他们,是来自长生界几个远古大势力的老祖,寿元枯竭,抱着好奇和尝试,前来听老祖宗传道。
长生界,水深得很,若没有强大的高手,那些个远古大势力如何传承至今?!
当然,来这里的大部分是分身或一道真灵。
因为这样的存在,无一不是超级大势力的底蕴,牵一发动全身,万一在路上被敌人狙击了怎么办。
因此,教室里三千人,长生界的来人,基本都是一道真灵或分身。
而大荒中,却来得都是真身本尊。
柳五海,柳六海,还有还几个秃顶老者,也是半步王者,他们坐在第三排。
在第四排,则是一批来自大荒的老牌星耀级后期天门的老祖。
青鳞部落的老村长赫然在列。
他神色紧张又期待,左右和前面都是他惹不起的大佬。
在他的身边,坐着逼王陈北玄,却一脸淡定和高深莫测的笑意,同时自言自语的道:“按我的实力,应该坐在第三排才合适!”
“老伙计别紧张,在这里,有我罩着你,不要怕!”
陈北玄拍了拍老村长的肩膀,很大气的说道。
老村长挤出笑容点头称是。
逼王陈北玄,也是他最惹不起的大佬之一。
大荒里的人,大部分都认识陈北玄,闻言微微一笑,也对老村长投以友好笑意。
而长生界的高手,却神色冷漠,隐带讥讽,并冷冷地瞪了老村长一眼。
老村长心中暗暗叫苦。
若不是周围没座位了,他真的不想和陈北玄坐在一起,太高调了感觉。
在他的身后。
都是大荒小部落里老祖,还有长生界的几个老祖,修为星耀初期或中期天门。
教室里,三千人,无论他们修为如何,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有所求。
除了少数几人是为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变得更强,大多数人都希望在这里打破瓶颈,增添寿元。
在外界,在座的众人,都是一方巨擘势力的老祖,威严如天,一句话就可以让无数生灵人头滚滚。
他们,代表了如今大荒和长生界的顶级战力,是当之无愧的的强者
强者就有强者的傲骨和姿态。
所以此刻,他们齐聚一室,除了修为境界相差较大的人,彼此目光才有所敬畏和回避,其他修为相当的人,彼此对视,都有战意弥漫。
尤其是长生界和大荒,分别代表两个阵营,彼此很多人都看对方不顺眼。
寒門 梟 士
谁也不服谁!
教室里,交织着恐怖的气机,哪怕长生天走进来,都会顷刻间湮灭陨落。
“当当当…….”
上课钟声敲响,教室里的所有人都神色一凛,看向教室门口。
因为那里,走来了一道人影。
也是他们很多人来此的听道目的——天帝城的天帝!
传说,一位修炼到了皇者的无上强者。
教室里的空气,压抑而肃穆,没有人说话,大家的目光都盯着教室门口。
如荒大人,银老鬼等人,他们见识过老祖宗的厉害,一个个都满眼敬畏之色。
而其他人,没有见识过老祖宗的厉害,大半是抱着好奇心而来。
所以,这些的目光有好奇,有冷漠,还有浑不在意的笑意。
可就在这时。
教室的角落里,陈北玄陡然齐声,大喊道:“全体起立!”
“老师好——”
他第一个起立并大声喊道,嗓门儿贼亮,喊得虚空都塌陷成了黑洞,吓了所有人一跳,尤其吓得老村长差点掉到桌子下面。
荒大人,银老鬼等人,见状,跟着起立,柳五海和柳六海自然也起立了,喊了一句“老师好!”
他们身后的其他人,有的人站了起来,有的人坐着,不动如山,眸光冷漠。
外界传言天帝踏足了皇道,他们将信将疑,或根本不信,来此未尝没有掂量老祖宗的意思。
教室门口,老祖宗柳凡来了。
他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拿着一把戒尺。
一头白发齐腰,发型是柳五海帮他竖的大佬发型大背头。
他模样英俊非凡,皮肤晶莹如玉,有神圣气息弥漫。
他身材高大,没有那种小鲜肉的娘娘气,反而眉宇间有一股摄人心魄的无上霸气。
柳凡扫视教室里的所有人,眸光开阖见,虚空有鸿蒙太虚之光出现,又有混沌开天辟地的异象弥漫。
视线所过,秩序紊乱,法则湮灭。
那些坐着的人,只有少数几人身子一晃无大碍。
其他人,大部分吐血倒地,无法承受老祖宗的眸光一扫。
荒大人和银老鬼等人见状都笑了。
“皇的这个下马威,一级棒!”
其他之前站起来的人,看向那些吐血倒地的,都一脸幸灾乐祸之色,同时也一个个心中震撼惶恐。
“这就是皇道的威严吗,太可怕了!”
“我们是星耀级后期天门的高手,竟然无法承受对方的眸光威严。”
“恐怖如斯啊,看来今天这堂课,老夫是来对了!”
他们彼此心中念头翻滚。
角落里。
陈北玄心中震撼又嫉妒。
“大哥和二哥的这个老祖宗,太帅了,竟然是一个比我还帅的帅逼!”
“可惜,他不会装逼啊,这模样给他真是浪费了。”
这时候。
柳凡走到了三尺讲台上,讲桌上,有一个点名簿,是柳六海提前准备好的。
“唔!大家好,我是柳凡,天帝城的天帝,三里屯柳家的老祖宗,体修之祖,也有人叫我推土机!”柳凡温和的声音响起。
“大家可以叫我天帝,可以叫我老师,当然,也可以叫我柳凡!”
“这个班级,是学前班,之后,还有……”
话还没说完,教室里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我有问题!”
教室里的所有大佬,都笑了,好戏开始了。
他们寻声望去,发现原来是第四排的一个老者在提问。
他浑身紫色鳞片,修为星耀级后期天门,眸光沧桑而深邃,带着摄人心魄的雷电之光。
有人认了出来,此人是长生界远古宗门雷神宗的太上老祖,曾经威震长生界无数年的巨擘级大佬。
教室里的很多长生界高手,都面色微变,眸光带有敬畏之意。
显然,这位雷神宗的太上老祖非无名之辈,他的实力绝对强横,是个极为可怕的高手。
而他,是刚才承受了老祖宗的眸光威压却没吐血的少数人之一。
柳凡扫了一眼讲桌上的点名簿,里面有一个人的名字和信息与此人法则呼应,柳凡当即知悉了他的情况。
“原来远古宗门雷神宗的雷龙龙同学,失敬失敬!”柳凡很温和的笑道,“雷龙龙同学,你有什么问题,但问无妨!”
可此言一落,教室里有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因为这位远古宗门雷神宗这位太上老祖的名字,竟然叫做雷龙龙。
这是多么土的名字啊!
雷龙龙大怒,瞪眼笑他的人,那几人顿时七窍冒电,一阵惨叫,虽然没有受到重伤,却也丢人至极,再也不敢乱笑了。
雷龙龙看向了讲台上的柳凡,心中有怒意,道:“老夫想问一句,老夫以后直接叫你名字,有问题吗?”
柳凡点头道:“自然可以。”
雷龙龙笑了,昂首喊道:“柳凡,老夫——啊!”
他刚叫出了柳凡的名字,却如同触犯了某种禁忌一般,头顶忽然一道恐怖的血红色闪电攻击落了下来。
毫无征兆,非常诡异。
雷龙龙惨叫,脑门被劈裂了。
哪怕他主修雷道,且是星耀级天门后期的超级高手,也无法抵抗。
血色闪电劈裂了他的脑门,在他的肉身上肆虐,紫色鳞片都碎了。
“轰”
一声巨响,雷龙龙爆炸了。
紫色鳞片飞舞,艰难重组肉身,
他身边的几个人长生界高手,都急忙闪避,满脸惊惧之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血色闪电,不是法则之力,也非秩序神力,像极了天道惩罚。
“可是,什么样的天道惩罚,具有如此神威,能让一个星耀级后期天门的存在重伤至此?!”
众人惶恐又茫然。
陈北玄瞳孔剧缩,他看了眼惨叫着抵抗血色闪电的雷龙龙,又看了眼讲台上笑眯眯的老祖宗,心中震撼至极。
“这绝对是真名,大道真名!”
“天帝,您竟然将自己的大道真名修炼到了禁忌之境!”
陈北玄的声音极大,响彻教室,所有人都听到了。
大家恍然又震撼。
大道真名,他们也有修炼,可那是旁支末道,他们最多修炼到唤我真名,我就映照诸天,法相杀敌的地步。
可要修炼到一喊名字就惨遭横祸,肉身爆炸的境界,想想都恐怖。
那是大道真名的禁忌之境。
荒大人变色,银老鬼等人骇然。
老村长暗暗咂舌。
“看来我这次是来对了,大圣没有骗我,这个大佬果真是大恐怖啊!”
大殿里。
众人震撼之后,望着讲台上的柳凡,又是一阵苦笑。
大佬您既然都将自己的名字修炼到了禁忌之列,为何还要让我们称呼你本命啊!
这不是挖坑故意害我们吗?!
他们不由看向了雷龙龙,见他重组了肉身,但气息虚弱,一幅惶恐不安的模样,都不由暗暗庆幸。
雷龙龙深呼吸,向着讲台上的柳凡躬身行礼,颤声道:“请…..请前辈原谅晚辈刚才的鲁莽,以后,再也不敢冒犯您了。”
他惶恐又羞愧,觉得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好在这是他的一道真灵分身,若是本尊爆了,那可真的是重创了。
柳凡点头笑道:“无妨无妨,修炼界谁人不知,修炼雷道的,都是直性子,暴脾气啊!”
此言一落,大家都笑了。
压抑紧张的气氛,陡然变得轻松起来。
雷龙龙也长吁一口气,心中暗暗佩服这位大佬的气度和涵养。
柳凡沉吟片刻,看着雷龙龙,道:“雷龙龙同学,你敢于第一个吃螃蟹,向我提问,有胆色,很不错!”
“从今天起,你就是咱们天帝学前班的纪律委员了!”
雷龙龙闻言,激动又兴奋眼睛冒雷光,道:“我我我……我成班干部了?!”
“没错,你现在,不再是以前的雷龙龙了,而是天帝学前班纪律委员雷龙龙!”柳凡笑着点头道。
雷龙龙兴奋的大笑,开心极了。
没想到自己刚来,就做班干部了。
角落里。
陈北玄羡慕的眼睛发红,鸡儿发紫。
纪律委员有什么了不起,我陈北玄,要做也是做班长!
柳五海和柳六海也着急了,两人一个劲儿的给老祖宗挤眼睛,打眼色。
老祖宗你就腐败一次,走个裙带关系,让我们也做个班干部啊!
荒大人,银老鬼等人,神色也有异样。
他们是半步皇者和大成王者,如果不能做个班干部,那回到大荒,这老脸往哪儿搁?!
至于其他人,也都窃窃私语起来,一个个眼神精光闪烁。
讲台上,柳凡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道:“接下来,职位多多,大家就要竞选了!”
“班长,副班长,组织委员,文艺委员,生活委员,体育委员,科技委员,心理委员,劳动委员,大组长,小组长。”
“大家按照次序,一个个上讲台来,做个自我介绍,竞选你想担任的班干部!”
柳凡说道,向着雷龙龙招了招手道:“雷龙龙同学,你上来组织一下纪律,给大家做个统计。”
雷龙龙闻言,急忙一脸欢喜,屁颠屁颠的小跑了上来。
教室里。
空气一阵压抑,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眼神精光闪烁,都想上台,可又彼此忌惮。
因为坐在前排的那些超级大佬还没动呢。
这时候。
坐在第一排的荒大人动了,向着老祖宗躬身行了一礼,这才小步走上了讲台。
“咳咳!”
荒大人轻咳了一声,忽然有些紧张。
因为教室下,三千双眼睛,齐刷刷的望了过来。
这可不是一般人的眼睛,都是顶级高手,他们的视线汇聚在一起,带有可怕的威压。
荒大人身侧的虚空,都无声息的湮灭成了黑洞。
他,只能站在黑洞中。
而身边,老祖宗柳凡也看向了他,隐约间,那如史前凶兽般恐怖的气机在弥漫,让他汗流浃背。
这是皇的威压和气机,太可怕了。
近距离下,荒大人要吓尿了。
“大嘎猴(大家好),我…..我单名叫荒,今年一百二十万岁了,来自大荒的荒神山,主修苟道,修为半步皇者!”
说到这里,荒大人停顿了一下。
因为教室里,已经响起了轰鸣的龙卷风。
那不是自然风,而是很多人被惊得倒吸凉气,吸出了龙卷风。
尤其是长生界的一些高手,他们还不认识荒大人。
心中也不服荒大人坐在第一排。
此刻听到了荒大人自我介绍他自己的年龄和修为,众人顿时一个个都惊得眼珠子掉在了地上。
满眼骇然,神色变得无比敬畏。
天帝学前班,果然卧虎藏龙啊!
半步皇者的超级巨佬,竟然都来上课。
现在,又上台竞选班干部。
那么,这位巨佬是想做班长呢?还是想做学习委员?!
荒大人很满意教室里众人的反应,一下子找回了自信心,满脸无上威严与霸气,似乎连身边的老祖宗都不觉得那么害怕了。
他轻咳了一声,再次开口道:“我主修苟道,奉行的准则是,不相信跳崖求生,不相信逆境翻盘,更不相信戒指里有那么多老爷爷。”
“我修道,只信自己的拳头,奉行的是高境界碾压低境界,我——”
刚说到这里,身侧的老祖宗柳凡忽然神色一动,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急道:“暂停一下,似乎有人在向我求救…….”
说着话,“呼啦”一下,撕裂了虚空,伸手探入了虚无,十色神光大手,探向了浩浩荡荡的时空长河…….
时空长河中,一头紫金色大野牛怪在挣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