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三十一章 古神血祭,洞天福地熱推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什么东西,竟敢作祟!”
赤麟一声怒喝,风暴般的血色火焰瞬间席卷而出,化作庞大巨爪拍向那座神像。
他们一个个都是绝世大妖,什么阵仗没见过,即便那神怨和仙孽,也不过旧时残念而已,用来吓人简直就是侮辱。
百眼魔君和军师面带冷笑,作壁上观,各大禁地之间甚少来往,这个新上位的灵教教主色厉内茬,没了那镇魂塔,还真不被他们放在眼中。
恐怖的火焰瞬间将神像包裹,整个大殿内温度急剧上升,空气中全是噼噼啪啪的声音。
然而紧接着赤麟就变了脸色,他这妖火温度奇高,即便钢铁也能融化,但这神像甚至大殿都一点不受影响。
后方观察的张奎倒也不奇怪,这大殿能够保留,可能不仅仅是阵法的原因,材料本身也有古怪,至少他没认出来。
不过威胁却非来自神像。
嘻嘻嘻,哈哈哈…
疯狂诡异的笑声出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一个模糊高大的影子忽然从神像中出现。
肤色古铜,鳞甲流苏,百手三眼,背后巨大黑色光圈中,无数符文闪着黄光旋转,看上去有种莫名的胸闷眩晕感。
“神怨!”
赤麟脸一黑急速后退。
没想到神像中竟然藏了此物,也不知其如何遮掩气息,在场所有人都未察觉。
张奎则眼睛微眯,想起了刚才在金属石壁中一闪而过的影子,应该就是此物。
这神怨明显比上次的那个强大了许多,身形更加明显,旁若无人地飘了出来,盯着他们嘻嘻哈哈怪笑,眼中只有疯狂。
大造师 懒狮子
奇怪的是,这个神怨并没有一上来偷袭附身,而是缓缓飘动,似乎在寻找猎物。
赤麟瞥了一眼白眼魔君和军师,冷哼道:“我一名属下被那人族小辈击杀,镇魂塔无法召唤,却是正合二位的意。”
百眼魔君也不说话,森冷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望 成 莫 及
老龟妖连忙打圆场:“无妨,至少知道此物也是魂体。诸位,谁有法宝可降之?”
“我来吧…”
一名蚌女缓缓飘出,身披宫纱,脸色青白阴气森森,身形更是忽隐忽现,行动间地下一片寒霜。
老龟妖一看,顿时嘴角露出笑意,“却忘了尸府主是此类高手。”
原来这是一蚌女尸体成精,就像张奎曾在澜江见过的那个,能够修至大乘,也是相当罕见。
蚌女尸妖露出个僵硬的笑容,露出满嘴獠牙,原本清秀的脸庞立刻显得狰狞无比。
她伸手一挥,一个冒着黑烟的骨质海螺凭空出现,随着法力驱动,凄厉的尖叫声遍布整个大殿,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恶心不适。
这也不知是何法器,似乎特意针对魂体攻击,就连百眼魔君和军师都厌恶的退后了几步。
蚌女眼中瞬间一片血色,那骨质海螺呼啸着飞到了神怨头顶,如陀螺般转动起来。
那诡异的尖叫声越来越响,黑烟形成了龙卷将神怨包裹,阴气四射,妖火沸腾。
神怨一动不动,脑袋开始不正常地飞速摆动,身形更是模模糊糊,闪烁不定。
众人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之前就干掉一只仙孽,看来这东西只要找对方法就能对付。
张奎在远处则看的眉头直皱,通幽术下,这神怨胸口部位分明有片血红正在慢慢扩散。
“有点不对,我们退后。”
传音示警后,他和褒无心二人几乎退到了大殿之外。
而此时,殿内群妖也察觉到了危险,这神怨非但没有崩溃,反而像被唤醒,口鼻三眼之中,流下了乌黑血液,一股绝望的气息不断扩散。
众人眼中顿时出现大片残像:从星空之外伸来的恐怖巨爪、瞬间破碎的血月、火光冲天的大地…
老龟妖眼皮直跳,
“尸府主,快停下!”
官路无疆
蚌女尸妖浑身僵硬,眼中满是惊恐,此时她的脑海中全是各种恐怖意象,根本察觉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该死!”
老龟妖咬牙连忙后退,群妖也飞速退到了殿外。
只见那神怨头顶的骨质海螺古器轰然炸裂,滚滚黑烟消散后,对方已浑身血红,面容狰狞扭曲。
他歪着脑袋,缓缓对着那蚌女尸府主伸出血色尖爪,眼中满是饥渴残忍。
蚌女尸妖眼中已是一片血色,脸上浮现出狂热又诡异的恐怖表情,如提线木偶一般摇摇晃晃走到了巨大神像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嘭!嘭!嘭!
蚌女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使劲磕头,地面轰轰震颤,幽紫色的血液四溅。
轰!
最后一声巨响,蚌女尸妖竟然将自己的脑袋如西瓜般磕的粉碎,血浆飞溅,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随后,她那神魂伴着滚滚黑烟出现,但同样眼中带着恐惧,脸上全是狂热。
跟着回忆走 我最挚爱的人
地上四溅的血肉,彻底失去理智的神魂,混作一团,如同倒流的瀑布般缓缓飞入了那尊神像口中。
“血祭!”
老龟妖脸色阴沉的难看,其他人也是面色凝重。
血祭他们不陌生,滋养神异珠时,偶尔也会来上那么一场,用恐惧来加速香火神力的收集。
但若血祭的对象是个大乘境时,在场所有邪祟都感觉到了不舒服。
高高在上,亦为蝼蚁…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这种古神血祭看起来,可不只是单纯的恐吓,而是将血肉、神魂…所有一切彻底掠夺。
难不成,这东西想要复活?
有人萌生了退意,有人眼中阴晴不定,有人已经在悄悄后退。
张奎眼中则满含煞气,他心里有种直觉,这东西即便不是那些天外来敌,也绝对与之有关。
其他一切已不重要,绝对要将这东西毁掉!
大殿内景象依旧还在变化。
看到血祭完成,那诡异的神怨似乎十分满意,浑身血色褪去,面孔也不再狰狞,竟然化作淡淡虚影再次融入神像中。
嗡!
伴随着剧烈的震颤,那神像表面暗藏的阵法符文开始发亮。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蚌女尸妖血肉神魂似乎在疯狂灼烧,一股血红色的神力从雕像体内升起,随着地板不断蔓延。
墙壁、神像、地板、巨柱…所有地方的符文都开始发出亮光,整个大殿轰鸣作响。
咔嚓!
大殿中央的空间突然裂出一道巨大的光缝,伴着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磅礴的灵气呼啸而出,古老而陈腐。
“洞天!”
赤麟面色大喜,“这是真正的洞天,不是那些破烂的古秘境,原来血祭是打开洞天的条件!”
群妖眼睛发亮,这点老龟妖也是呼吸急促,早忘了被残忍血祭的,是自己的手下。
藏在暗处的张奎和褒无心也是满脸惊诧,想不到峰回路转出现了这种东西。
“我师尊…一定是去了里面,说不定还活着!”
褒无心脸上带着一丝惊喜,古秘境的灵气都比外界充沛,况且是传说中的洞天,修士餐风饮露,说不定活个上半万年都不成问题。
张奎眼睛微眯仔细打量。
洞天…
难不成就是因为有了这东西,这个大殿才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耀眼的光芒渐渐散去,大殿内的阵法符文依然还在发亮,眼前出现了一个数十米高的淡蓝色传送门,如水流般波动。
然而,群妖却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往前走。
大家都不是傻子,这东西虽说是传闻中灵气化液、异宝无数的洞天,但出现的太过诡异,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百眼魔君一声冷哼,看向了旁边东海水府的一名蟹妖府主。
“你,去探探路!”
蟹妖府主脸色难看,连忙退后一步,祭起了一尊青铜鬼面神像,滚滚阴风伴着血色缠绕。
“你怎么不去?”
“找死!”
地方已经找到,百眼魔君也不再忍让,诡异阴暗的气息冲天而起。
水府和灵教一方也是毫不相让,各自祭起了五花八门的神器,洞窟再次轰鸣作响,乱石哗啦啦掉落。
眼看一场大战就要发生,群妖忽然皱眉,看向了那个空间门。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出现,白袍高冠,须发皆蓝,虽然一副老人模样,但皮肤却如婴儿般白皙红润。
他脸上带着笑意,“诸位,宝地就在眼前,为何裹足不前?”
“幻心尊者!”
百眼魔君突然爆发,虚影法像出现,浓稠漆黑的乌云中张开了一双双眼睛,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对方。
这就是幻心尊者?
张奎有些诧异,没想到这家伙还活着。
这个东海大能带人围攻封印了百眼魔君,又和东海水府龙骨船有关,还和灵教勾勾搭搭,能找到这里也全凭他的手札…
这家伙绝对不简单。
“百眼道友…”
看到百眼魔君爆怒,这幻心尊者丝毫也不在意,微笑道:“前尘往事皆如云烟,我已得了大造化,帮道友脱困也不是问题。”
“你什么意思?”
百眼魔君惊疑不定。
“哈哈哈…”
幻心尊者一声爽朗的大笑,“东海之大,在我眼中却只是池塘而已,全部让给道友又如何,若是错过了里面的机缘,才是终身憾事!”
“里面…有什么?”
百眼魔君一愣问道。
“诸位何不自己看?”
幻心微微一笑,转身大袖一挥,那蓝色传送门渐渐变得透明。
众妖呼吸顿时变得急促,只见里面灵雾成海,奇花异草宝药彩光绽放,隐约有一座辉煌的仙府立于云雾之中…
不对,绝对不对!
张奎看得眉头直皱,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一切都透露着诡异。
想到这儿,他立刻运转通幽术,眼中日月光轮旋转,传送门内景象立刻大变。
里面是一个古老的石质祭坛,旁边端坐着一具具百米高的身影,三眼多手,青铜巨甲,分明就是神灵模样。
只是这些古代神灵已全部化为干尸,眼神空洞,没有一丝生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