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二章 似是故人來讀書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据眼魔所言,它们团队上一次的任务世界,是一个高等的东方仙侠玄幻位面……
万千法术,无穷神通。
巧夺君心,本宫誓不为后
万丈红尘,光怪陆离。
有各种神仙志怪之说,在世俗之间流传,对于凡人而言,或许那就仅仅是虚无缥缈的传说,然而实际上,在世俗之外、红尘之上,的确存在各种修仙炼道、造化长生之事。
有修士纵横九万里天地,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
其中修为精深超然者,据闻能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邑;乘虚不坠,触实不硋。千变万化,不可穷极。
“……你手上的就是那方世界最主流的修炼法,也是最正宗的版本,据说是当初自天外而来的域外神圣在传法之时,所传下来的最初版本……”
眼魔侃侃而谈,毕竟也算是亲历了那个任务世界,并且从其中获得了不错的收获,它自然对那个世界有所了解。
“虽然在千百年间,多多少少都有所变动,被后人或是改进完善,增加了更多的详尽内容,或是剔除了一些因为时过境迁,已经不合时宜的部分,但是大体上还是没有太多变化的……”
“仍然是以修行东方所讲究的精气神三者为主,而且讲究兼修三者,精气神必须齐头并进,三者互相之间短一寸不可,长一分不行,直到前三重境界修养圆满,先天无漏……”
夏冉眨了眨眼睛,他已经确认了基本的事实,不禁有些怅然,也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这么说来,那个世界还存在其他版本的修炼法?”
怅然的是他深刻的感受到了不同宇宙之间,时光也仍然是异常无情,转眼之间,自己熟悉的一方世界就已经不复存在……并不是毁灭了、消失了,而是在岁月匆匆之间,不复以往当年。
但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反而更加好奇,自己当年传下的道统,到底对那个世界造成了怎么样的影响。
“当然是有的,因为正宗的道统虽然广为流传,然而修行起来却是异常艰难,要求精气神三者齐头并进,自然是有些为难人,这个门槛可是不低的。”
一起过日子
眼魔的球体身躯上下摇晃,似乎是在连连点头。
“而且前面三重境界貌似也仅仅只能延寿,而且增加有限,因此很多人都是三境尚未修行圆满究竟,就已经耗尽寿数,只能够颓然老死在人仙的门槛之前……”
“嗯?……人仙?”夏冉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一个了不得的词语。
“就是那个世界对于第四重境界的大修士的尊称,因为神气完足,窥得妙境,修成元素纯能化的法身,已经是近乎不死的怪物。”
“据闻在古时,这已经是等同仙神的层次,只是后来绝地天通,所以这个境界的大修士也没有办法飞升上界,还是留在人世当中,久而久之就慢慢的被尊为人仙……”
眼魔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圆滚滚的庞大眼球状身体颤抖了一下。
“人仙相当强大,就算是在家里蹲着闭门不出,也可以烛照万里,说什么尽知天下事。而且动起手来更是真的一个比一个凶,一个个的都不做人了,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
極品 最強 大 少
“……”
“你是怎么知道的?”魔术师眨了眨眼睛。
其实他大概也能够猜得出来,即使那个世界在自己离开之后,或许又过去了非常久远的一段时间,但是想必有很多东西还是一脉相承的,并不会有所改变。
尤其是一些观点、理念之类的传承。
因此像是这位同事那样,如此放飞自我的生命形式,进入了那个世界,都已经不是什么左道旁门之类的尴尬定位了。
完全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无数人恨不得杀之以图后快的那种。
而且它还是一尊半神,没有那么容易就被人斩妖除魔,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惹出的风波只会越来越大,于是盯上这个眼魔的人就越来越强,强者或许也会越来越多。
四境大修并不好对付,移山填海,翻江起陆,不过在他们反掌之间,更加别说有多位联手了。
所以说,这只眼魔能够活着回来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
“……”
所以我明明都说了,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你自己领会精神就好……
为什么还是要故意问出来啊!
眼魔沉默了一下,忍不住的想起了不久之前,自己被五六个人形自走天灾按在地上猛锤的情景,简直就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要不是他们忌惮出力过猛,会击沉洲陆,酿成大灾祸……
那么自己估计是真的差点儿就跑不掉,也回不来了。
将这些令人不快的记忆深深埋藏在心底,眼魔只能够非常生硬的将话题扯回来:“反正就是这样,因为最正统的修炼法实在是难以成就,所以在漫长岁月里,逐渐的就衍生出了多种不同的版本……”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改良了功法,虽然还是沿着那条道路、那个方向前行,却是选择不再兼修精气神三者,而是从其中择一而修行,专精一道,以求更快的破境。
因为他们觉得没必要拖累自己,明明三个方向其实都是可以达到更高境界的,自己只要选择一个方向作为主修,一门专精就可以了,如此一来,难度自然一下子就降低了很多很多。
在最理想的状态下,他们甚至只需投入原来的三分之一的时间和精力,就能够达成目标……
所以说,有需求就有市场,自然慢慢的就从正统的玄法之中,衍生出了多种的改良版本的不同修行功法——
譬如说练精者走上了纯粹的体修路线,以各种金身、真体为尊,在修成元素纯能化的人仙法身之前,就已经有了近乎不死的特性。而且肉身坚固,最是强绝,这同样也是很多妖族选择的道路。
练气者则是一如往昔,主修炁道源流,各种金丹直指,多数也是修炼剑术,驾驭风雷,以各种剑诀术法借用天地之威……在版本大更新之中,他们似乎是受影响最小者。
至少画风相比上古之时的那些古老修行法,貌似没有太大的变化,其中很多气道的大宗圣地,都是古时的那些炼气士们直接转变过来的。
还有专门的练神者,似乎就更加小众了,走上了磨练神意,念头纯阳的鬼仙之路……不过终归也是殊途同归,最后都能够晋升四境,成就人仙。
“嗯,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不过从长远来看,其实……算了,要是他们只是追求能够活得更久的话,这也不算错了。”
在眼魔的述说之中,魔术师大概对那个世界的变化有所了解,他一边为自己的道统开花结果感到欣慰,一边又忍不住的思索这种变化的好坏。
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的,他开辟的道路过于艰难,如果不是天资卓绝的人,那么就必然需要有大量的资源作为后盾,如此才有可能在寿命耗尽之前圆满三境,从而冲击第四境。
——欧阳小姐就是得天独厚,不但本身资质绝佳,还有他这位好老师,所以各种修行用度一应不缺,修行大药完全可以当糖豆来吃,因此才能够有那种进度。
其他人就往往没有这样的好命了,况且在寿数耗尽之前,三境圆满只是作为前提的硬性限制,并不是说之后突破四境就会顺顺利利。
夏冉当初都是用多重存在来一一试错,不知道“死”了多少次,才最终抓住了成功的诀窍。
哪怕是有他留下来的经验,给后来人讲述如何规避这条道路上的风险,可是也不能够打包票,保证后来人会一点儿差错都不出。
或许是事到临头失了分寸,过于紧张,不够自信……
又或许是怀疑前人经验,觉得这么多前辈都倒在路上,前人经验一定有问题……
反正就是这样,能够成功渡劫,修成法身的人,估计是百不存一。面对这么严峻的情况,估计也没有人会觉得就业前景有多好,自然就会想办法改变这一切。
久而久之,会出现这么多的改良与变种的法门,也实属正常。
只是,这看似是另辟蹊径,走出了另外的道路,然而夏冉却是知道,那不过是变相的阉割。他开创的功法讲究的就是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就是要将元精、元气以及元神合炼,之后才能够承载更多,走得更远。
而那些取巧的家伙,精气神必然不纯不粹,如此凝练出来的“大丹”、“真符”,又怎么可能至纯至真?
翻阅着手中已经被自己购买下来的道经,仔细揣摩着第四卷的内容,他禁不住的连连摇头。正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第四境的法身凝聚,竟然多出了很多的分支选择。
什么不老长春金身,什么太乙神雷法体……
看上去品种还挺全,说的也是有模有样的,说什么选择凝聚与自身本源属性相近的法身,不但突破的成功率会大幅增加,而且修行起来也能够事半功倍……
可是实际上,在夏冉原本的设想之中,第四境的身体能量化的结果应该是千变万化,囊括天地间一切元素的,存在形式可以在各种元素之间进行转换,无论是生灭相克,还是循环相生,都不在话下。
而不是选择单一的某种元素属性,并且一路走到黑。
别的都不说,光是吃不吃元素克制,会不会被某种属性特攻,打出暴击的这一点,就是决定性的差距。
走自己道路的四境大修士,能够打十个同阶的单元素法身……默默的做出这样的对比,魔术师抬起头来,看向了对面的眼魔,沉吟了一下,又开口问道:
“绝地天通是怎么回事?你之前好像提到过?”
“哎!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之前不是说过吗?这种修炼法并不是那个世界一开始的主流,在上千年之前,流行的古法是完全不同的,在那个时候,所谓的修成仙身也是非常艰难的……”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人为什么这么好奇,而且貌似对自己拿出来的东西也表现得颇为了解的样子,但是眼魔隐约有些猜测。
只是它也没问,没有验证,而是直接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反正也是对自己而言没有太大意义的情报,就当作是对方购买功法的友情赠送的附属消息好了。
虽然大家互相认识不久,但是说到底都是一个区域的人,天然就是潜在的盟友阵营,接下来的岁月里说不得还要和对方打多少次交道,交好一下对方也算是正常投资了。
嗯,眼魔觉得这个很正常,好不容易晋升到半神的境界,才越发明白往后的道路有多么漫长而且艰难。
对方就和自己一样,接下来也不知道要在这个层次摸爬打滚多么漫长的时间,所以往后肯定还会打交道的。
魔术师并不知道这只大眼珠子在小看自己,只是非常认真的听取对方的讲述,慢慢的将获得的情报拼凑了起来,在脑海里勾勒出了大概的一个轮廓。
他的表情的越发的怪异了起来。
根据眼魔的说法,似乎是在自己离开之后不久,自己留下来的道统就广为流传,并且在一段比较漫长的时间过后,逐渐彻底取代了原本的修行界主流风向,还造就了一批人间至强者。
曾经所谓的仙界仙人,在成就四境的大修士面前,简直就好似是纸糊的一般。
四境人仙在人间界之中,甚至能够力敌神魔……
这理所当然的动摇了六界秩序,引发了新的一轮洗牌。
而六界秩序是在数万年前的远古三族血战才决定下来,接连牺牲了妖族和人族的利益,还干掉了三皇之中的两位,天帝伏羲才因此奠定了神族神界至高无上的格局……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也是顺理成章,又是一场神魔都下场的惨烈厮杀,新生的修行界虽然依据人间界而战,却也是元气大伤。
最终由一位女仙亲自出手,她先以剑斩昆仑仙境上空的昆仑天光,截断通天之途,尔后沉掉蜀山来封印神魔之井,再加上其他一系列的手段,就此彻底割裂了人世大地与上界的联系。
好吧,其实也不算彻底,终究还是有些藕断丝连的联系的,然而至少最为主要的两界通道被截断了。
这使得上界神魔直接大军压境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至于那些零星的偶尔状况,在人间界也掀不起大风浪,因此就被称为“绝地天通”。
“……那位仙子据说是当初横渡虚空而来的域外神圣的唯一真传,也是唯一的一位疑似已经修行到第五境,或者至少是人仙巅峰,近道一般的存在,那个世界的正统玄法当初就是从她流传出来的……”
眼魔侃侃而谈。
魔术师的表情却是越来越显得怪异,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自己的那位便宜徒弟了。
这才情未免过于高绝……虽然疑似已经修行到第五境什么的说法,他并不相信,但是如果是四境巅峰的话,那么还真的有很大的可能……
“说起来,我能够活着回来,也多亏了这位仙子。”在这个时候,眼魔却是感叹着说道,“当时在最后,我落入了她的手中,本来以为她不会听我辩解,会直接斩妖除魔……但是没想到,她居然会相信我的说法。”
“什么说法?”
夏冉挑了挑眉毛。
“啊哈哈哈哈哈……”
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眼魔解释起来——
“就是为了活命,自然能够交代的都交代啊,空间本来就没有禁止我们透露这些情报,所以我自然说了我的来历,我不是什么邪魔之类的,而是来自其他世界的物种,就是长得奇葩了一些……”
“她……相信了?”
“相信了,而且当时表现得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总觉得她不是第一次碰到像是我们这样的人了……”眼魔上下点了点身体,接着又想起了什么似的。
“啊,对了,我曾经因为某些原因,得到过一张空间邀请函,只是一直都没用过,对太弱的人我觉得浪费,对太强的人我又不敢冒险。所以当时为了证明我的说法,就交给了她……”
眼魔说道:“不过我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选择使用。”
“……”
“……”
“我觉得她可能用了……”夏冉扯了扯嘴角,他看了看在自己视野里闪烁起来的信息提示,点开一看——
一个陌生的入队申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