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愛下-Turn279.逃亡、躲藏與替生體看書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嘭!嘭!”门外的消防斧还在挥舞着。
如果不是有那个大的像是个铁棺材一样的
“咣当!”游作这边已经将通风管道的拦网拆了下来,率先爬了进去,然后转过身朝着草薙仁伸出手。
“快过来!仁!”
纵然游作这么喊着,但是仁却像是吓呆了一样一动不动。
还是一旁的岛直树,见到门都快要被劈碎了,连忙冲上去将仁生拉硬拽来,然后抬到了通风管道里。
等到草薙仁上去之后,游作又朝着岛直树伸出手。
“快上来!”
“诶?我?”你先不说我这么小的通风口我能不能钻进去,就说这个年久失修的通风管道,还能够承受三个人的重量吗?
原本岛直树还想说“你们先走”之类的,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彻底被劈碎了,草薙翔一拽着斧头从破碎的大门处匣子上方爬了进来。
“嘛呀!快把我拉上去!快快!!”
然而岛直树爬得慢了点,他最后没来得及缩回去的大腿被一只手抓住了,弄得他背后一毛,差点松手。
向下一看,草薙翔一一只手抓着他的脚踝,而另一只手上的斧头已经高高的举了起来。
“放开我!”在反应过来之后,岛直树慌忙的挣扎了起来。
“别这样乱动!!”游作连忙喊道,“岛!冷静一点!”
这样的情况下你让我怎么冷静啊!岛直树的两条腿拼命扑腾着,然而,他们都没有发现,地面上有人在拽,上面有人在乱动,管道里还有两个人的重量,下一秒不出所料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一阵阵噼啪作响的声音过后,钢铁扭曲的声音传入了游作的耳中,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阵失重,随后就是重重的坠地感。
通风管道塌了。
随着管道的倾斜,原本还在朝着另一侧的游作从折断的管道中滑了出来,令他感到愕然的是,草薙翔一被折断的通风管道砸在了下面。
药娆天下 烛九阴
“救我啊……你压到我了!”
脚下传来了岛直树的声音,游作慌忙起身,将岛直树从地上拽起来,然后想身后看去,折断的通风管道口上,草薙仁正蹲在那上面,俯视着下方,一脸惊恐的看着草薙翔一的方向。
游作顺着草薙仁的目光看去,在他们身后,草薙翔一抓起了地上的斧头,伴随着他的动作,他身上的管道晃动了起来。
“别——想——跑!!!”
“别看了!”岛直树一拽游作,“快跑!”
草薙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游作惊魂未定,然而现在却不是讨论这个时候,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岛直树就已经钻出了房间,而草薙仁也从通风管道不知道钻去了哪里。
此刻的房间只剩下了他和草薙翔一。
“草薙哥,你到底怎么了!?”游作在心里问道。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话却得不到任何回答,于是立刻跟着钻出了房门,顺便从一旁的房间里拽来一张椅子,堵在了门口,随后转身逃跑。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侧面的房间里伸出来,将游作拽了进去。
游作转头就看到了从房间里逃出来岛直树,以及在岛直树身后瑟瑟发抖的草薙仁。
“你们……怎么不逃出去!?”
“来不及了!在这个房间里躲一躲吧!”岛直树指了指身后的草薙仁,“我们总不能抛下他离开吧?”
“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讲义气。”艾跳出来说道。
“嘘!别说话!”
随着一声破碎声响,在沉默之后,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看样子草薙翔一已经从那个房间里脱困了。
“你们在哪!?”草薙翔一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像是敲在了三人的心口上,游作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打鼓一样砰砰直跳。
斗 愛
“不说话是吧?”
“嘭!”轰隆——
一声巨响,除了那个最里面的房间之外,其他的房间门似乎并没有这么结实,被草薙仁一斧头劈开,随后走了进去。
岛直树使了个眼色,似乎是在和游作商量是不是应该趁现在逃跑,然而游作却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个计划。
没别的意思,因为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不知道草薙翔一只是劈开了房门还是真的走了进去搜查。
紧接着,又是第二声巨响,似乎又是一扇房间的门被劈开……正如游作所预料的那样,这些房间都很浅,想要找人根本不需要进去。
于是三人继续蹲在墙角,胸腔里面心脏也在打鼓。
此刻岛直树不停的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直接逃跑而是要理会这两个人的死活,要知道藤木游作算是他最讨厌的人,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和这个自己最讨厌的家伙同生共死。
自己和他真的算是朋友吗?
没有吧?这家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和自己成为朋友(岛直树视角),所以这种麻烦和高风亮节的本大爷根本没有关系!
现在就冲出去,向外面那个危险分子澄清这一切,然后逃跑!
转念又一想,不行啊,就算是这家伙一厢情愿的想和自己成为朋友,但是自己已经承认他是自己的挚友了,又怎么忍心让他独自面对危险呢?
现在就是岛直树大人不……是极限勇士展示自己高风亮节的时刻了!
“嘭!”“哗啦哗啦……”是木片四处飞溅的声音。
岛直树迅速转身抱着草薙仁,在心里大呼:“妈妈!我以后再也不约网友见面了!!”
手上的决斗盘震动了一下,游作低下头,看到了那上面显示着一行字。
“警察快来了……”
看到这句话,游作在心里松了口气,只要警察能及时赶到,应该……不至于自己会暴毙吧?
他可不想被收尸。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房门外,斧头劈砍木头的声音已经消失了,脚步声依旧在前进着,前进着,似乎是在寻找三个人的下落,或者说,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
因为那脚步声,越过了一道又一道房门,笔直的朝着这间房屋走来。
“还是不愿意出来吗?”
草薙翔一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吓得岛直树魂飞天外,连带游作也跟着在心里打鼓。
眼前的这扇房门似乎根本就没有力量保护这些人,只要承受了一斧头,就会被劈碎。
脚步声停在了房门前,而游作三人的心跳也跟着越来越激烈,岛直树也是如此,他大概一辈子都没有碰到过这种吓人的情况。
然而,脚步声只是停顿了一下,之后又逐渐的远去,“那么,我只能一个接着一个的找了!”
脚步声与说话声一起远去,逐渐消失,仿佛走廊里的斧头杀人魔已经消失了。
餘生 漫漫
岛直树拼命给游作使着眼色,在询问游作外面那个家伙走了没。
游作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然而在这种环境下,不轻举妄动是不可能的,三个人总不可能一直不出声,也什么都不做。
于是岛直树看向了身后的草薙仁,却不料草薙仁抬起头,正呆呆的看着头顶。
顺着草薙仁的目光,岛直树也跟着向上方看去,于是他看到了一生中最恐怖的景象。
头破血流的草薙翔一,带着被墙灰蹭白的脸色,露出一个血迹斑斑的笑容,“找——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岛直树和草薙仁再也忍不住,抱在一起大声尖叫起来。
斧头带着一抹亮色,对着两人举起。
横财 封卷残云
听到声音游作迅速站起,抓住岛直树和草薙仁就向后方退去。
斧头的风声擦过三人的头顶,差点一口气三杀,随后草薙翔一带着斧头退了出去,于是门外传来了一声斧头破空的声音。
“嘭!”
门锁被斧头撕碎,大门被一脚踹开,满身血迹的草薙翔一冲了进来,举起斧头就砍。
“等一下!”从侧面躲开了斧头,游作慌忙间抱住了草薙翔一说道,“草薙哥!你究竟是怎么了!?快冷静一下!那个是你的弟弟!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很冷静!没有比现在更冷静了!”草薙翔一吼道,“知道了我的秘密,今天你们全都要死!死!”
草薙翔一的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着,重重的踹向了游作的腹部,游作被一脚踹了出去。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车撞到了一样,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再起不能。
“草薙哥……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收服傲娇鬼夫 萌璐芯
岛直树被吓得贴在了墙上,而草薙仁则缩进了墙角,看着一步步逼近的草薙仁,目光中流露出恐惧和绝望。
“哈哈哈哈……”草薙翔一一边笑着,一边高高的举起了斧头,但是眼睛却在流泪,“还真是兄弟情深啊!这具身体的记忆,在构造出情绪阻止我杀你……但是不可能的!只要你还是这个世界的阻碍!那么就必须排除!”
“啊啊啊啊!!!”
斧头猛地挥下,然而却在中途被一道身影撞开,游作抓住了草薙翔一的斧子,转头朝着草薙仁喊道:“快跑!仁!”
“你最终还是选择阻止我吗?Playmaker!?”
“p……playmaker!?”听到这个称呼,岛直树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我不管你怎么了!但这是你的亲弟弟!我绝对不可能坐视草薙哥犯下无法原谅自己的过错!”
“还真是好搭档……”草薙翔一狞笑,“但是太晚了!草薙翔一!已经死了!!”
蓦然间天旋地转,游作像是一根棍子一样,被草薙翔一抡了起来。
就在这时,游作才在转瞬间发现,草薙翔一的额头的伤口,虽然在流血,但并非是红色的,而是一片白色……凝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