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狩獵好萊塢 txt-第1161章 見世面(2)分享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
……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总裁,小蜜也要谈恋爱! 大麦李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