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留裏克的崛起 愛下-第546章 羅斯商社在廢墟上崛起鑒賞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梅拉伦的贵族给予答复之速度实在惊人,他们似乎不假思索就同意了罗斯的要求。
“难道他们的底线还能再低吗?”留里克有点后悔自己没有索要更多。
他们实际在第二天就给予答复,使得留里克立即带着兄弟们留里克再探比尔卡集市。
已经是密会后的第三天,这一次的会议倒是公开的。
罗斯与梅拉伦,或者说是瑞典,在旧王奥列金的宅邸签订了书面的契约。
文件以卢恩文刻在木板上,契约一式两份,留里克与比约恩分别署名。
“如此一来,我们的同盟依旧稳固。得到了你们的支持,我梅拉伦部族仍能把持王位。”
听得比约恩会议上的公开言论,留里克虚与委蛇的直言支持,但他仍有手段要使。
留里克突然公开表态,“我,仅支持比约恩和他的后裔或是指认的继承者做瑞典王。如果他的家族覆灭,契约也就瓦解。”
这是非常严重的话,无论是比约恩还是在场的富裕贵族,他们红润的脸色瞬时煞白。
他们猜到了罗斯人这里有挑拨之意,但无人敢有表态。
比约恩尴尬中挤出笑容,再高声大谈与罗斯的盟约。
悄悄他们的表情态度,留里克就知道自己计划成功。
比约恩是十足的篡位者,他如何不防备那些拥有大量田亩的本族贵族起兵再叛?如果他们能互相猜忌、内耗,整个瑞典就不再是罗斯未来发展之路上的障碍,不过是罗斯的物资产地与倾销地。
既然谈判盟誓已毕,梅拉伦方面立刻开始落实条约。
他们并非是真的特别积极,完全是罗斯人催得紧。
留里克强烈要求,赶在北去回家的船队离开之前,梅拉伦必须拿出五百名奴隶,而比尔卡集市的酒馆和附属区域,所有的居住者必须驱逐。
梅拉伦的贵族们扮演起了恶人,他们带着私兵和武装奴隶,气势汹汹冲到集市。
比约恩带走了酒馆的所有自己人,亦是将库存的麦酒通通拿走,留下房屋的空壳扔给罗斯人。
至于那些贵族,他们的武装挥舞着木棍和斧头,逼迫酒馆附近的定居商户立刻离开,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商人们在哭喊中带着货款离去,动作磨蹭着会被殴打,一户固执不撤者直接被杀。
梅拉伦贵族在本族民众咒骂或是观望中看到那些房子被清理干净,接着被故意拆毁。
集市出现了一群流浪者,失去房子的商人,他们的货物就成了无处保存的肥肉。
梅拉伦的“秃鹫”立刻行动,又酿成一场人道主义危机。
集市里蹦出一群盗匪,甚至是帮派。
或者说那也不是帮派,所谓帮派本就是先王奥列金的反对者,亦是大贵族的反对者。他们想要在梅拉伦建立有利于自己的利益,想要取而代之。
曾经,奥列金用强权压制这些盗匪,而今政局不稳的时代下,他们正趁乱扩张。
梅拉伦部族里,除却罗斯人的外来势力外,第三种势力也在崛起。
留里克根本无所谓这个,或者说盗匪也没有伤害到罗斯的头上。盗匪却无这个胆量,因为民间舆论都在传说,罗斯人单纯是不想做瑞典王,啥时候他们想了,梅拉伦一日之内就会被一万名罗斯战士占领,所以还是不要故意招惹他们。
流离失所的商人现在成了实实在在的穷人,天气即将寒冷,许多人被迫给他人做了奴隶。
而他们曾经的家已经化作废墟,不出三日,举着白底蓝纹旗的罗斯人来了!
罗斯人这一来,阵仗就是不一般。
古尔德奉留里克之命,亲自站在由佣兵搭建的建在废墟上的木台之上,在多名英武战士的护卫下,向着聚集而来的梅拉伦人大声嚷嚷。
“梅拉伦人!从今以后,这一片区域就是我们罗斯的商会。你们不必再登岛贸易,以后的贸易就在这集市进行!现在,罗斯公爵给与你们赏赐。感谢罗斯公爵留里克吧!”
天仙道
这样的话古尔德高呼了多次,他觉得时机成熟,便令手下人捧着两大包麻袋,向聚集而来的两千多人,奋力撒铜币。
火影之遮天
是的,铜币。
相对于银币过度富集的罗斯公国,整个梅拉伦湖区的民众就是缺乏交易货币。
若不是留里克以权威来强令某些大宗货物的价格稳定了基本物价,以及疯狂对内敛财之策,罗斯人早就被涌来的巨量热钱拱得经济崩溃民心凋零。
留里克和他的家族,已经是这片海域最富裕、最有权势者。他当然不至于大撒银币,为何给贫穷的梅拉伦平民塑造一个慷慨撒币者形象,大撒多而缺乏用途且成色也不不好(流通了四百年)的旧罗马铜币就够了。
贫穷的民众在疯抢,站在高处的古尔德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就像是一群争夺草料的绵羊,真是太有趣啦!”
无人觉得不妥,维持秩序而围成盾墙的罗斯战士,都在笑着看着这奇妙景色。
他们争抢铜币,男人女人为之大打出手,场面乱成一锅粥!
古尔德能预估到自己这么做会造成什么情况,他就怕狂人冲了自己的塔,遂令戒严的佣兵,但凡有过分抢钱而冲击自己者,立即杀死。
佣兵们得令,亦是毫无畏惧。这群上过战场的老战士什么阵仗没见过?盾墙对冲逼厮杀都不虚,何谈这些乌合之众?
混乱中帮派成员为了抢钱,他们不敢冲罗斯人的“阵地”,不敢冲掌握钱款的罗斯大商人。他们突然拔出匕首,在抢夺中公然动武。
一些人直接倒在血泊,奈何踩踏事故一经发生,连拔刀都帮派也成了牺牲品。
一场血腥的闹剧结束了,人们在惊恐中带着染血的铜币逃离,留下的一地鸡毛竟要让罗斯人清理。
地上躺着五十多具尸体,古尔德心疼了一秒,又大骂:“梅拉伦的贵族不存在吗?没有巡逻之人收拾残局?结果就靠我们维持秩序。”
有佣兵嘀咕,“大人,奥列金的手下都死了,当然无人维持秩序。”
“可恶。我们是自由了,没有奥列金的黑衣人,我们得自己维持秩序,保证我们的安全。算了,留里克根本不指望那些梅拉伦贵族。”
罗斯佣兵开始搬运尸体,罗斯商铺的建设就在废墟与血色中开始。
古尔德委任了自己的次子斯泰因担任商铺和岛屿的驻守者,为了罗斯和自己家族的利益而钉在此地。
“父亲,我会做好的,就像曾经的你。”
古尔德没有多多勉励:“在这里继续发展运作,给自己取一个绰号,让本地人记住你。让他们提及你就是你的名号,而不是什么古尔德松。”
相比于大哥斯诺列瓦,其他的兄弟们似乎都是父亲古尔德缺乏关注的。
斯泰因知道本名多是家族内所用,真正让人记住的则是绰号。
“大哥是白狐,我就是蓝狐。依我看,兄弟们就用狐狸做绰号。”
“也好。此事我会跟留里克说说。”古尔德想了想,“白底蓝纹,罗斯的旗帜。旗帜上描绘一个蓝色狐首,你就挂出这样的旗帜,象征你的存在。”
古尔德自诩做出来很好的安排,甚至觉得次子的想法很有建设性。自家本是默默无闻的昂克拉斯小商人,自己用大半辈子奋斗攒下家业,傍上罗斯人的大船直接飞天!自己的家族是该有一个明确名号从而延续下去,比如说“Guldrevas”金狐家族?
的确,北欧雪狐是狡猾且机敏的,商人的确需要这种特质。
崛起英雄联盟
古尔德这边操办罗斯人的全新事业形势一片大好,留里克则在古尔德岛,面对大量的货物和被运来的奴隶们闹心。
货物自有仓库,但奴隶们是人!
这些家伙个个骨瘦如柴,所谓“成年男子”,留里克觉得他们该是足够拿起武器的,可他们的状况,怕是耕地都能累趴下。
“可恶。比约恩你阴我?你把最身体很差的人给我就可以了?我还得把他们养的身体恢复一些才能使用。”
无奈归无奈,男人女人和孩子已经到了。
留里克下令立即发放粮食,并在岛上立下十口大陶翁,烈火煮着燕麦,大量切碎的洋葱和黄根胡萝卜往里面扔。见得时机差不多,大把的盐乃至润滑缆绳的海豹油也扔到瓮里。
空气中弥漫着异香,端着木碗的奴隶们祈求主人的恩赐。
高大的木堡城墙站着都是衣着不凡的战士,留里克更是衣着华丽站在高处。
木堡中的空场坐满了奴隶们,听候主人的训话,但眼色全都盯着瓮。
“你们饿了吗?这些美餐都是赏给你们的。现在,你们都是我的奴隶,吃了我赏赐的饭,你们就必须永远忠诚于我。
我向你们承诺两件事。第一,任何时候,听从我命令做事,你们的生命都将得到保证。第二,违抗我的命令将被杀死!”
奴隶们敢有什么怨言?人群中呜呜声不断,有的人看着美餐落泪,有的一脸木然,还有的颇为高兴。
他们被佣兵战士驱赶着排队,每人领上一碗熬的稀烂的咸粥,大口喝起来。
什么叫做美餐?留里克觉得对于这些慢性饥饿折磨的人,碳水、盐、油脂的组合就是做好的。
巨量的奴隶涌入岛屿,仅仅是做饭这件事就大大消耗精力。
另有物资搬运的工作,一度让留里克觉得应该去招募一批临时工。
奴隶们的精神状况有所改善,无论男女也都换了一身衣装。尤其是天气冷了,他们各自拥有一件简单裁剪的皮衣与快速缝合的皮靴。
待其精神稍稍恢复,便全体投入到紧张的物资搬运中。
就算他们高呼罗斯的伟大,留里克也不会再轻易被这欢呼感动。功利的角度而言,这些人全是工具,将之养得强壮健康,就是为了更好的拓荒。
古尔德回到岛上,岸上的事他已经不必再操心。
再有一天就是出发之日,短短十日内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古尔德自觉见证了历史进程之重大节点,他衰老的身体也振奋起来。
是夜,岛上再举宴会。
看着烤绵羊的盛宴,留里克的心已经飘回故乡。
“事情办的怎么样?应该一切顺利。”留里克随意掰着羊肋问。
“都已经办妥了。我的二儿子虽是缺乏经验,现在我给他机会,他会很好的发展产业,为罗斯办事。”
“很好。我听说这些日子集市出了很多乱子,出现了盗匪和小偷,很多人被杀。”
“这不算什么,倘若我们受到侵害,我的儿子可不会手软,驻守的战士也不会手软。”
留里克点点头,严肃道:“驻守的人必须用整个冬季把商社建立起来。我要建设一个陆上的堡垒,让任何可能的盗匪望而却步。”
“这是自然。我吩咐了,我儿子带人把杂物全部搬走后,就招募本地工匠建设一个堡垒。”
“很好。预计明年会有大量物资运抵这里,我甚至担心不能全部买走。”
“这……大人,你对梅拉伦人很担心?”古尔德又问。
“还是谈谈你大儿子的事,斯诺列瓦还没有回来的消息?”
“是的。大人,你是担心他,还是担心我们在丹麦的布局。”
“当然是都担心,因为!”留里克顿了顿气,眼睛望向紧闭的木门,“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是很重大是事。”
“请讲。”
“你先把你珍贵的酒杯放下。”须臾,留里克再言:“我!恐怕在返航途中杀了丹麦的王。”
“啊!”就如留里克担心,古尔德突然躺倒。
他又急忙爬起来,扶着矮桌:“这是真的?你不是带着巴尔默克人打了不列颠,你怎么还去进攻丹麦了?”
“那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我赢了。这件事,等你儿子回来就该真相大白。我的老朋友,依我看……把丹麦当做永远的敌人有损利益。我们当抓住机会,看看丹麦政局变化,如果新的丹麦领袖对我们北方人缺少恶意,我们罗斯就该派遣使节。再说了,依我看现在的瑞典亲自派兵再打丹麦,已经不切实际。”
唯有最后一句话是最重要的。古尔德一拍大腿:“我懂了,让我大儿子去毛线。这……非常危险。”
超神圣域 勇之心
“是的,的确很危险,但丹麦人不是傻瓜。你有很多儿子,如果你的长子为罗斯而死,你的家族依旧,而我必以罗斯的名义复仇。我想一旦发现了机会,斯诺列瓦无意拒绝我的要求。”
古尔德点点头,再喝一杯葡萄酒,就是这酒液不再甘甜,而是苦涩。
“好吧……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古尔德坦言,“就算我们支持了比约恩做大王,梅拉伦部族现在还是一团糟。比约恩恐怕还不如卡尔的治理水平,那家伙完全是放任。”
“我希望的就是这个效果。倘若真的出现奥列金第二,整个湖区的势力拧成一股缆绳,我们罗斯就不好浑水摸鱼。不要再想了,吃完饭我要泡个澡。明日全体人员物资上船,我们回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