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第三章 天時猶待轉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陈嵩道:“崔玄正前几年扫荡过复神会后,这三年来,复神会近乎销声匿迹,可是崔玄正认为,只是暂且压制了此辈,因为以此辈过往的表现来看,他们不可能突然消失。应该是躲藏在某处等待时机。”
张御同意道:“崔玄正判断无错。”
他翻看过玄廷的一些记载,复神会并不是只在东庭,其他地方也是一样存在着,只是别的地方不叫这个名字罢了,因为浊潮未至之前天夏还有足够的力量,所以此辈没有能掀起多少风浪,也没能引起多少重视。
可是这么一个遍布诸地,甚至插手复苏远古神明的组织,绝对是有着上层力量的支撑的,不然没可能做到这点。
要说在崔岳剿杀之下就此消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道:“内层经历了至少六次纪元更迭,情形远比外层复杂的多,东庭这里变数尤多,陈师兄坐镇此间,那要加以注意。”
陈嵩慎重应下。
张御又道:“伏州如今紧要不过,我今回到此,是打算在外间再设一个阵法,做一些布置,以更好卫护此地。”
陈嵩欣喜道:“廷执愿意出手,伏州当可无虞了。”
张御摇头道:“只是以保万一罢了,东庭有许多东西极可能牵涉到上层力量,难说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故需提前做个防备。”
他也是联想到了自己养父留下的那些石板,这个事情,他也是准备在理清职司之后,设法弄清楚的。
还有在巡游结束之后,他还准备去往元都派一行。毕竟他负责守正职司,有些事是要事先予以防备的,元都派中不能再有上回那般事了。
曦狂:青春纪
他想了想,又道:“伏州这里,当有一位叫班岚的修士吧?”
陈嵩道:“有。没想到廷执也听说过此人,这位班玄修虽然名声极大,可是到此之后,却是勤勤恳恳做事,伏州这里不少事也由他帮衬操持,才能布置的妥帖的。”
张御道:“看来陈师兄对他颇为推崇。”
“自然……”陈嵩正如此说时,忽然有所反应,抬头看来,谨慎问道:“廷执,可是此人有什么问题么?”
张御道:“当初他在伊洛上洲相助高玄首做了许多事,我听闻了不少人对他的称赞,想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否如众人所言。”
陈嵩神情微松,道:“原来如此,廷执若要见他,我这便把他唤来。”
平原某个台地之上,班岚正在指点弟子栽种灵株,上宸天覆亡这三年来,他一直在这里埋头做事,什么地方都没有去。
上宸天能派遣他来做内线,后来还能在一众同道中出头,自然能力是有的。
本来他是不会栽种的,在意识到灵株是这里最重要的东西后,在这几年中他却是用心去学了,不但学会了,还推陈出新了许多东西,令不少前辈自愧弗如,如今他在灵株栽种培育之上也是少有的能手了。
不仅仅是这样,因为他擅长讲道教学,自己懂不算,还能让别人懂,所以许多新来的弟子差不多都是接受过他的指点。
留守男人
这时一个修士走了过来,很是客气对他执有一礼,道:“班先生,可是有暇么?陈玄修唤你过去一趟。”
班岚道一声好,又告歉一声,他对那个弟子先是加快语句却又条理清晰的关照了几句,又不紧不慢将手中事机安排好后,这才跟着那修士往外走。
而趁着这个时候,他已是将近来做得事反复在脑海理过了一遍,确认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这才把心情定下。
不过近来照理说没有什么事是需特别找他的,若是公事的话都会交代清楚,那么极可能是什么人要见他。伏州这里的人他都是认识,这多半是外来之人,并且是有身份的人,才可能让陈嵩中断他手中的事去见。
他状若不经意道:“此行可是要去见谁人么?我这衣物不及更换,恐是要失礼了。”
那引路修士不假思索道:“无碍,来的客人与陈玄修看着很是熟悉,许是老友了,一定是听说班先生过往的名声,所以才想见一见班先生。”
说到这里,他又忽然紧张了起来,道:“不过若是来招揽班先生的,班先生你可千万不能走啊。”
班岚笑了笑,道:“我自己不会走的。”
那修士道:“那就好,那就好。先生,在这边。”他带着班岚沿着一条宽阔的石阶往上走去,行走千级,就来到高台上方,此间有一面雕琢有玄浑蝉的巨大石墙遮挡着视线,无法由此看到大台内部。
两人到了这里,青曙持剑自里走了过来,看了班岚一眼,客气道:“是班先生么?请戴上此物。”说着,递过来了一枚蝉形玉佩。
班岚接了过来,他本不知此物功用,可是拿到手中,却发现一股清凉之感笼遍全身,顿将自己气机遮护住了,似乎是某种用于守御的东西。
他毕竟也是第四章书的玄修,也是见过世面的,可入手之后,立时便猜出了此物功用,心中一凛,尽管外表依旧平静,可精神却是一下紧绷了起来,不过他仍是镇定的对青曙点头致意,道:“多谢了。”
青曙神情无波,他侧过一步,持剑一引,道:“请吧。”
班岚对他一拱手,与他一同转过石墙,并沿着通道走入进去,经由一条十丈长道之后,视界一阔,巨大的广台在面前呈现出来。
他见一名年轻道人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陈嵩也是在那里与其说话,不过他敏锐注意到,尽量两人举止十分自然,可陈嵩稍稍所站的位置稍稍靠后了一点,这个细节让他更为小心了起来。
青曙这时走了上去,抱拳道:“先生,班岚已是到了。”
年轻道人转过身来。
班岚在看到张御的那一刻,心中猛地一震。
他是看到过张御的画像的,清楚知道这位的身份,显而易见,方才那枚玉佩,无疑用来确保他能够与这位对面交谈的。
而在接触到那一双仿若蕴有星光的深静眼眸时,他感觉自己好像一瞬间就被看透了。
张御道:“陈师兄,我与这位班玄修单独一谈。”
陈嵩拱手一礼,便离开了广台。青曙则是站到了过道口守住。
班岚听着陈嵩脚步消失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这一瞬间似有了决断,他对着张御躬身一拜,道:“上宸天潜间班岚拜见张守正。”
他却是主动坦承了自己的身份。因为他知道张御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的,自己很可能已然暴露了。
而在说完之后,他也是一动不敢动。
张御淡声道:“班玄修认识我么?”
班岚低头道:“上宸天曾给我等这些暗潜于天夏的眼线看过张守正的画像。”
张御目光落下,淡淡言道:“上宸天覆灭后,你便该就去出首的。”
班岚叹道:“班某自知有罪,只是心存侥幸,盼望天夏不曾发现班某过往所谓,今日见了廷执,说出了此言,心中却是释脱了。”
张御道:“你这些年来一举一动,我都是看在眼里,念在你并没有杀戮过天夏子民,反而做了不少有利于天夏之时,故我不曾来拿你,而现在,却有一事交给你去做,若是做好了,可以按天夏法礼将功折罪。”
班岚微微抬头,而是再是一俯身,道:“是,守正请吩咐!班某定当用命。”
西穹天,奎宿。昙泉州天机工坊。
于大匠将一封传书摆在龙大匠面前,道:“天机总院的传书,是要将我们调回去了。”
龙大匠戴起眼镜,拿起来翻了下,叹道:“看来在外层是不能有什么作为了,总院下一步重心是放在内层了。”
于大匠道:“上宸天覆灭,外层虽然还需要造物,可是没以往那么迫切了,唯有内层,要加大内拓,估计此当持续数十上百载,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龙大匠看了看窗台外,“来了这几年,现在转去内层,总是觉得有些不舍的。”
“只是不舍得这里对你我没有掣肘罢了,”于大匠去了一边坐下,“放心,到了内层,我们都会单独负责一地,有的是你我发挥才干的机会。”
龙大匠叹了一声道:“知我想到了什么么?”
“什么?”
龙大匠将手中文书拿起上下颠了颠,道:“我造物是兴是灭,全都系于这一纸文书之上。”
于大匠沉声道:“所以我们要拥有自己力量,要天夏离不开我们。”他指了指外面,“你看那些玄修,三百多年前,也只是一支边缘角落里的微末力量,可是如今呢?他们几乎和那些真修平起平坐,还颇受尊重,这是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他们有训天道章么?”
龙大匠道:“莫非不是么?”
于大匠摇头道:“若仅是如此,他们也就只是一群负责联络交通之人了罢了,能有这些,是因为上面有人替他们说话,他们拥有更高层次的力量。”
武踏星河
他加重语气道:“玄修便比不过真修,在玄廷也是有人的。这是他们的底气,可是我们天机院呢?天机造物没有任何人站在上方,所以我们只能为他们所左右,听他们摆布,他们要我们如何,我们就只能如何。”
龙大匠叹了一声,道:“很不甘心呐。”
“不甘心?不甘心就对了。”
于大匠走到琉璃窗边,将遮挡的帘幕拉开了一些,让更多的光芒照入到大堂之内,道:“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改变这境况,我等天机造物必须有去到上层的力量!”
龙大匠看着那刺目的光芒,略微有些不使,不由伸手遮挡了下,道:“转机呢,转机在哪里?莫非是靠那些造物甲士么?”
“当然不是!”于大匠转过身来,光芒从他背后投来,将他脚下的身影拉的极长,他语意深长道:“此番回去,有些东西,也是该到拿出来的时候了。”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