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問道長生錄 起點-第二百零六章:心結執念相伴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这倒不是说他畏惧那些未知的修士,只不过有些事情对她来说,或许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更何况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种费力又不讨好的事情。当务之急,他只想着怎么和杜墨言将事情说清楚。
诚然,经过这一系列的执念之争,他固然是明了了一些事情,然而,这件事情,杜墨言会如何抉择,他心里并没有底,万一这个清高的女子做出一些不好的事,那他将会愧疚终生。。。。。。
然而石易风摇头的那一瞬间,已然表明了许多的东西。他能看得出来,公冶白以及其他三人的情绪明显有了一些失落。只不过,他也不想多说些什么,毕竟天下间没有不散的宴席,该分别的时候,终归是要分别的。
“石头,你真的不跟我们一块回天龙城看看?”
公冶白终究是不死心,又是一句劝导的话。他对于石易风相交多年的好友,可以说是无比的重视。两个人之间的这份友谊,绝对没有掺杂着任何的其他东西。故而,倒也不担心石易风会因为自己不停的劝说而有所不悦。
“老白,你不用多说了,石某目前的确是无意前往神都城,更别说那位上古大能前辈留在人间大陆之上的洞府了。我看不如趁这段时间,几位道友也上石某家中坐坐,好好的畅谈一番,岂不美哉!”
沉吟片刻之后,石易风终究还是拒绝了公冶白的好意。其实他呀是极为矛盾的,修道七年以来,且不说他经历了多少的风浪,心中的确是感觉到有一些疲倦之意。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这几日的事情,让他感慨颇深,一想到家中还有一个女子的时候,他心中终究还是有些茫然。
虽说,心结已然解开,然而,他毕竟不是圣人,做不到道法自然。心底的那一份纠结,始终还在羁绊着其内心。现在,他只想怎么去面对家中的女子,至于何时能够心中再无羁绊,那只能靠着时间来慢慢的消磨了。
公冶白眼见自己等人几次三番的邀请,还是被石易风委婉的拒绝,心底始终有些失落。然而他天生乐观积极,对这位故友的脾性了解的很是透彻,知道他不喜欢这种场合,也不好再劝说什么。。。。。。
“既然如此,石头,我四人先行一步,等下次有机会的,一定登门拜访。到时候,你可别太小家子气,得好好的招待我等一番才是。。。。。。”
“哈哈哈,石道友,我等就此别过了。。。。。”
“石道友,后会有期!”
“石道友,保重!”
几个人纷纷伸出双手,微微抱拳,道了几声别离之后,一齐化作遁光,冲天而起向着远处快速飞去。一时之间,偌大的沼泽之地,只剩下了石易风一人静静的抱拳,站在原地之上。
“保重。。。。。。”
喃喃低语的石易风,眼神之中露出一股不舍之意。本以为几个人或许能促膝长谈一番,品论天下间修道英才。可是,这一切,终究是来的太快,去的更快,直让他感觉到心中蓦然生出一股萧索、悲凉之意。
空中的红日,已渐渐的越来越高,微微抬头望了一眼,顿时感觉到阳光有些刺目。下意识之中,石易风如同尘世之中的凡人一般,不禁用衣袖挡在了前方,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上古大能遗留的洞府。。。。。。这一次,不知道有多少人将会在这一次际遇之中丧生?又有多少人能撇开那一丝贪婪之心,肯适可而止?难道这一切真的避不开么?”
“一个半甲子的时间,封印破开,魔界入侵之日,百年之后上古遗留战场现世。。。。。。这难道说真的只是巧合么?如果是巧合的话,那也就算了。只是,为什么自己一直感觉到似乎这一切,好像被什么人在幕后博弈一般!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低沉的声音,伴随着周围的冷风,慢慢的消失在了天际之中。石易风身躯微微一震,身上顿时一股清光闪烁,“呼”一声响动。远远望去,哪里还有他的身影,偌大的沼泽之中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一股股的清水,冒着热气,慢慢的涌了上来。。。。。。
太玄山脉,浩瀚无边的太玄山脉连绵纵横万里之长,数千里之宽。一座又一座的山峰,高低不同的耸立在这片世外之地。如今正是凛冬之末,冬去春来,万物朦胧的时节,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鸟兽之声。
道峰大殿之中,卫一真人端坐在主位之上,与其并排而坐的是一个身材高大,披头散发的中年人。此人容貌虽然说不得英俊,却也是相貌堂堂,不怒自威,极为惹人注目。
此人竟然能与修道界之中的巨头,东域监察盟盟主之一,号称问道双绝之一的卫一真人并排而坐。可以想象,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其修为恐怕也是高深莫测,不比卫一真人逊色几分。
“呼延老友,几百年不见,道友还是一如既往的英姿勃发,慷慨豪迈,修为更是达到了渡劫后期的境界,实在是可喜可贺。只是道友这一次前来问道宗,想来是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吧。。。。。。”
几百年的时光,卫一真人久逢未见的老友,竟然来到了问道宗之中。这一幕,使得卫一真人,心中波澜骤起,平静许久的思绪,终于不再平和。然而,此时一宗之首道运真人不在宗门之内,这里一切以他为主,就算是心中再怎么惊喜,也要顾虑到其他人的眼光。
当着这些众多师弟、师妹的面,这一份尘封了足足几百年的友谊,只能被其深深的克制住。
呼延离!一个浪荡于修道界之中,游戏人间的绝世高手,其名讳也许在一般的修士耳中听来,并不响亮,甚至绝大多数的年轻修士,根本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然而,对于那些修为高深的前辈修士而言,这个名字丝毫不差于那些超级势力之主,各域的天朝圣上!
“怎么,呼延道友?一别几百年的时间,想不到道友也变得如此沉默寡言了,想来这可不是道友的性格吧。。。。。。”
呼延离数百年以来从未波动的心境,终于变了,暗暗诧异卫一真人的变化有些不可思议。想不到并排而坐,更是这个有着过命之交,一向沉默寡言的卫一真人,竟然还会说出如此的调侃之语。
“卫一兄严重了。。。。。。”
完美夺爱:娱乐大亨追妻99次 夏槿沐
高大的身躯,忽然间站了起来,也不管周围的人如何看待自己,自顾自的朝着道殿大门方向走了过去。直到走到了道殿门口之后,这才停住了脚步,整个人慢慢的转过身,扫视了一眼大殿之上的众人。
“师兄,你二人多年不见,好好叙叙旧也好,不如我等先行回去。”
“师兄,我等先行告退!”
。。。。。。
轻轻地摆了摆手,卫一真人没有开口说话,直到这些人离开大殿之后,这才猛然抬头。一个箭步向前,朝着呼延离的方向来了一个熊抱!两个人用力的拍打着对方的后背,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一念 永恆
“卫兄!七百年前的事情,你还是耿耿于怀?难道这一切。。。。。。“
“这一切!只有血才能化解!卫某曾经发过毒誓,此生若是不斩杀阴魔子,决然不会幻化回本来面目!”
“幻化?难道以道友的修为,也无法彻底的恢复真容!”
“谈何容易。。。。。。”
兄弟抱一下
卫一真人长长的叹了一声,神情之中一片萧瑟、落寞之意。呼延离急忙上前一步,拍了一下卫一真人的肩膀,卫一真人的脸色,这才微微好转一些。两个人,并肩而立,朝着大殿之外,望了过去。。。。。。
“道友,依你所言,七百年的时间里并不是你不想恢复真容,而是诅咒之力太过霸道所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你的修为此时恢复真容的话,应该不难!道友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也不尽然,呼延道友,当时你我等人的修为不过元婴之境,而那阴魔子已经是出窍境界的修者。对方拼命施展出来的诅咒,决然不是我等元婴修士可以轻易化解的。如果不是卫某修炼的乃是专门克制魔族的功法九霄金雷的话,恐怕当时就会身死道消,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
“至于原本的真容,虽然可以幻化!然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卫某又怎么会为了所谓的面子,去这么做!更何况,这样子也能时刻提醒卫某,魔界之辈一日不除,隐患终归一日不消!”
呼延离自然对这个老友的脾性知晓的一清二楚,正如卫一真人所言。如果不让他亲手诛杀了阴魔子的话,这一辈子,卫一真人都不会平静下来,更何况恢复真容了。
然而,他这一次自是有备而来,为了这一天,他可以说是等了几百年的时光。当年,若不是卫一真人拼死抗敌,他或许早已埋尸荒古。如今,心中的结,埋藏在心底的执念!或许真的可以解开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