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漢當興 愛下-第五十五章 長安陷落展示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这支突然出现,在夏侯渊眼里不知名的军队,正是刘禅亲自训练的白毦兵,而且是训练时间最久成长效果最明显的那一支!
如果说其他的士卒是正规军队,擅长的是正面作战,那这一支总数不过千人,入城也不过二百的白毦兵小队,便是这东汉末年的特种作战部队!
刘禅一开始就是照着特种作战的规格来训练他们,看起来和这年头的训练方法大相径庭,但是经此一役的效果体现却是再明了不过。
而作为跟刘禅关系非常密切的魏延,他可是比其他将领都清楚这支新式白毦兵的能力,毕竟有幸见识过这支白毦兵初战效果的人也就只有他而已。
再加之魏延对刘禅的信任,是以此次北伐之际哪怕是远在汉中,魏延也特意传信向刘禅借来了这支人马,虽然只不过是借来了两百人而已,但从其表现出来的效果,却是已经让魏延乃至城外所有人都为之惊喜的了!
今夜展开对长安的决战,乃是庞统早就制定好的计划,张飞拍板决定的战略,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更改的。
要不是魏延拿自己的脑袋担保,哪怕这二百人的白毦兵是刘禅亲自培养出来的,却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加入到夜袭偷城的战斗序列当中来。
不过当张飞等人见到这支白毦兵惊艳绝绝的表现之后,这些人之前心中哪怕是再怎么不满却也瞬间烟消云散,那一个个矫健灵活的身影仿若幽魂一般,顺着夜色藏匿在城墙的阴影当中,没有任何一个守城的敌军发现得了他们的踪迹。
张飞他们为了自身不被发现,离着远远的观察不够真切,只能看到这些白毦兵潜藏到城墙之下后向上抛了些什么,然后便仿若步履平地一般的登上了城墙。
没一会儿功夫,这挡住了十数万大军整整三个日夜的长安城门便是悄然打开,甚至连点波澜都没有掀起。
看到这样的景象,张飞哪还有半点的犹豫,更不是考虑这支白毦兵为什么会如此厉害的时候,当即便是挥动着蛇矛喝令进军。
震天响的擂鼓声在长安城外炸起,原本制定好的夜袭计划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强攻,但却是强攻城门大开的长安,这难度系数可就不一样了!
原本的夜袭计划是打算一股脑的将兵力压上去,借由这几日的疲敌之法得见成效,来用兵力上的优势将长安城守军的士气压垮到不复存在的程度。
但不论是守军士气再怎么底下,攻城作战始终是要面对守城之利这个无解的难题,哪怕已近用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削弱魏军的战斗力,但损伤却也一样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不过魏延拿自己人头担保的这支白毦兵一经出马便得见成效,让城外诸将是惊喜非常,尤其是张飞那猛地一勒马缰便是纵身飞出,沉稳了一路的大军统帅在这个时候竟然将自己的部曲扔下不管不顾,变成了冲锋陷阵的勇将。
这事如果放在别人身上自然是不可能出现,但是忍了一路尤其是被夏侯渊挡了这么久的张飞那是寻常人吗。
庞统劝说,其余众将纷纷阻拦,张飞张三爷心底里早就憋着一股气呢,就差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然后好生发泄一番。
眼下这时机刚好是出现在了最恰当的时刻,张飞那还能忍得了?
连给庞统阻拦的机会都没有,号令进攻的同时自己一马当先的就冲了出去,在一边的庞统发现不妙刚欲伸出手来欲做阻拦,却发现自己只能是拦下一溜烟的灰尘,看着张飞那乌骓马的屁股有些无奈的摇头。
张飞为帅庞统为随军军师,二人之间是酒友亦是同僚,故而互相知根知底的。
末日 侵襲
自从北伐之战开始,出武都到凉州再到雍州最后到长安,庞统可是一直压着张飞没有让这位主帅名不副实的变成开路先锋。
庞统心里很清楚,这般一直压制下去自然不是办法,张飞张三爷的性子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必然是要给个机会让他好生的发泄一通才是。
本来今夜其实就很合适,但计划赶不上变化,魏延的建议让庞统的准备出现了些许的偏差,城门的洞开也是让长安的防备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实际上当下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最起码大军已经对长安城展开了进攻,主将纵使身先士卒也应当是危险性不大,哪怕张飞已经年岁颇高了,但是万人敌又岂是年级增长能够削减的!
反之庞统刚才欲要伸手阻拦,也不过是下意识的保险举动而已,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真要是主帅出了什么差池,又岂是张飞这个主公的义弟,那这次北伐就算是把长安打下来了,庞统也觉得这未必是什么好事。
不过既然张飞已经冲出去了,身旁亲卫又是拍马紧随在侧,应该是不会存在什么危险。
主帅是责任重大意义非常,但如张飞这般在万军从中来去自如的主帅,那与其担心他的生命安全,倒不如想一想敌军能够在他的手中活过几合才差不多。
纵使万人敌老了,那也不是什么不入流的家伙能够威胁到的,更别说眼前这长安城中,已经深深疲惫战斗力直线下降的曹魏守军了!
作为主帅的张飞一马当先冲锋而出,列阵以待的蜀军士气瞬间一阵,三日来轮番进攻失利的压抑在此时此刻都爆发了出来,将士们跟随着统帅一起发动冲锋,这种景象可是相当的罕见。
城内曹军猝不及防之余,此间城墙瞬间被夺,城门一地被蜀军抢占作为了入城的桥头堡,十数万大军今夜集结过半,数万人从这处城门浩浩荡荡的向着城中杀将进去!
而亲手促成了这种景象的白毦兵,此时此刻却是隐没在暗中继续朝着城中潜伏突进而已。
他们的任务之一便是入城随意作战,行动以斩首杀将为先,尽快打乱魏军的指挥体系让其根本无力组织有效的防御战线,这样一来长安城距离告破就只剩下时间的距离。
这也是为什么夏侯渊被惊醒之后就发现自己的亲卫跟白毦兵站做了一团,而且还是处在极大的劣势状态,差点就被杀了个精光的原因。
说来夏侯渊是这一支白毦兵找上的第一个曹军大将,他们甚至连敌将的性命都不知晓,但却认准了夏侯渊的这些亲卫戍卒进而确定了夏侯渊的身份非同一般。
要是此时此刻正仓皇奔走的夏侯渊知道自己根本就是遭了无妄之灾,纯粹是因为他挑选的这处作为休息的府邸离着城门近,才被白毦兵当做了进攻的目标,也不知道他心里该如何作想。
不过就算这次是他倒霉,但夏侯渊还能说什么不成?
敌我之间只分胜败全看生死,非你死便我活,白毦兵入城作战怎么可能留手,杀人记功换得赏赐谁人不愿,甚至要是统率这支白毦兵的军侯若是知道夏侯渊的真正身份,他都根本不会放过这一条大鱼。
哪怕最后的时刻夏侯渊那些亲卫近乎不要命一般,可面对曹魏中名将夏侯渊的首级在前,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视若不见的。
不就是拼命吗,就好像谁人不是这一条命似的,拼下来只要能够斩杀夏侯渊,那可就是泼天之功一件!
错手让这条大鱼溜走,那军侯事后如何如何恼火后悔且不知,但此时此刻的张飞却是杀了个爽!
胯下乌骓手中蛇矛,一骑当先冲阵入城而来。
张飞张三爷很久没有亲身经历这样的铁血战场了,以往在益州内什么剿匪都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过过手瘾也还行,但要说能够满足他杀戮的欲望却根本做不到。
强大的对手是张飞渴望的,破阵的疯狂亦是他的追求。
虽然当下此二者都没有,但破城约等于破阵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对手这玩应可遇而不可求,张飞卯着劲在找夏侯渊的身影,可这混乱的长安城之夜到处是喊杀声,夏侯渊又怎么可能这般轻易的被他寻到。
当然,张飞自是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夏侯妙才刚刚被人“放了一马”,不然的话哪怕这件事跟张飞没什么关系,他恐怕也是得气的直跳脚吧……
汉军大举杀入城中,夏侯渊仓皇之际正在奔逃,而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去。
谁也没有算的今夜竟会发生着办大事,钟繇没日没夜的盯着长安城中情况,防止出现内乱。
曹真夏侯渊等将肩负守城重任,三日夜间被庞统折腾的精神疲弱身体无力,表面上看起来好似休息休息就没事了,但实际上大脑却早就变得迟钝,别说料算到庞统的计谋,就是夏侯渊真的猜到了又能如何。
疲敌之法说是计谋,但却是光明正大的用出来,根本就不存在瞒着别人的想法,甚至庞统还巴不得夏侯渊他们猜到,这样就又得多一分心思来放在防守之上。
可一个人的心力终究是有极限的,张飞都老了更何况是一大把年纪的夏侯渊了。
而曹真又是经验较少的年轻人,就算是有潜力又能怎样,该没有办法就是没有办法,他在汉军攻入城中的时候,还是一脸茫然完全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曹真终究还是有脑子的,在短暂的惊慌过后便开始迅速的下令让守军集结在城中各处路口把守防御,务必要将双方的战斗拖入到巷战当中来,这样长安城距离告破便又可以拖延一段时间,只要后方的援军抵达,那他们未必没有重新夺回长安的机会!
曹真的想法没错,第一时间的反应也确实很到位,除开被攻陷的那一面城墙外,其他地方的守军却是飞快的集结了起来。
纵使是身心俱疲可在凉州屯住的乃是曹军精锐之一,战斗力意志力都不是寻常士卒可比。
要不是这些精锐,长安城又怎么可能坚守的住,没日没夜的风战斗之下可能早就崩溃了,哪还能像现在这般听从号令集结作战。
但就算是精锐也一样不是无敌的,同样有着耐受底线在的曹军纵使能够短暂的集结成阵,可他们又怎么会是养精蓄锐的汉军对手!
几个关键的路口曹军刚刚结好战阵,便是与冲杀而来的汉军碰撞在了一起。
一边是早有准备的汉军,一边是仓促接敌的魏军,双方孰胜孰败自是一目了然。
更不用说这战场当中还有一支四处游走专挑硬骨头啃的白毦兵,哪一处曹军抵抗顽强这支白毦兵就会奔向哪处。
神出鬼没之下或是侧面配合攻击或是绕后突袭背刺,本来就处在劣势的曹军被这支白毦兵搞得不厌其烦,乃至于曹真原本寄希望的长安巷战,也是渐渐落入到了完全不可扭转的下风!
而就在这时,一路奔逃避开了几处汉军的追击,夏侯渊终于是有机会和自己人汇合到了一起。
然而乱战之中守军都被打散了,曹真的命令虽然下达到了各部,守军也集结了几处阵仗。
但无奈人数的差距就如同一道天堑一般,根本就无法逾越!
夏侯渊迎面撞上了护送钟繇的一支曹军,这两位在长安城一文一武互相搭配的组合,此时却是相顾无言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眼下长安落得如此局面,非是他们二人无力也不是手下将士们怯战,更不存在内患和外敌相合的事情。
全然在于城外敌军的早有预谋,甚至钟繇都在想,莫不是自家陛下决定南下进攻孙权这一步刘备都料到了?
要不然的话这蜀中大军又是怎么如此迅速的调动汇集,眨眼之间便是出川进攻雍凉二州!
须知,长安在收到凉州出现蜀军消息的时候,夏侯渊是紧赶慢赶也没有真正进行有效的拦截,反而是每每不得半道而返,以至于屁股后面始终坠着蜀军大部队,一路追到了长安城下连个喝水歇口气的功夫都没有便开始了守备长安的大战。
而今长安城陷入了如此混乱的境地,被打散的曹军联系不到,能够接到命令的又是被围剿的围剿击溃的击溃。
锦上桃花开
若换了夏侯渊给那些守军下令,他必是不会让守军各自为战仓促集结成阵把守街道要口,反而只会让各部散开来以扰乱敌军为主,只需要长安城没有一时片刻的宁静!
虽然眼下曹军的情况跟散开来也没什么区别,但有无命令却是其中的关键。
此时此刻夏侯渊屁股后面还有不少的追兵呢,钟繇身后也没差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便又在士兵的护卫下簇拥着开始向着安全的地方奔去。
可这偌大的长安城,四处烽烟火光漫天,又有何处是真正的安全呢!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