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ydc精彩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ptt-517 榫卯結構的大隊部閲讀-cql2o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可不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修通我们的公路,全大队所有男女老少都上来了,厂房需要的地方,靠着一台推土机太慢了……”
叼着铜烟竿的刘福旺一脸担忧。
眼神向着远处的黄柳树坪投去。
“推土机搞了一天多了,几乎看不到多大的变化,让建筑公司增加推土机,他们说也没办法……”刘福旺喷出一口烟雾,满脸愁苦。
以前要解决大队贫困问题,分田分粮的时候,他觉得整个大队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现在各种工程为了加快进度,所有人都铺到了各个工程上面。
从公社上来的路上,就能看到。
很多需要平整地地方,社员都是直接用人工扛着锄头跟铁锹在平整,多余的土,都是用撮箕担到边上。
砌堡坎地基的石头,很多都是修路时候从地里抛出来的。
目前正在平整公路边上堡坎的地基,等拖拉机到位,大坪湾的石头就会源源不断地运到这些需要的地方,一边砌堡坎一边给修好的道路上铺上碎石。
人力没有机械快,可机械不够的情况下,人多力量大就变成了真理。
“家具厂跟春雨服装厂,抽调一批人来打谷子吧!”
“那可不行。春雨服装厂的生产订单多,家具厂业务也饱满……”刘福旺顿时不乐意了。
春雨制衣厂在四队那边只有不到一百人,公社那边的第一批人手刚开始熟练,效益正好呢。
“每年打谷子就这么几天时间,一旦错过了天气,到时候根本就晒不干……”刘春来提醒老爹。
短命儿子刘春来虽然农活没干过,对于农村的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
在幸福公社这附近,每年谷子成熟时,天气晴朗的就那么几天,一旦错过了,在这个过程中谷子没有打下来或是晒干,在后面连绵的秋雨中,这些谷子就毁了。
虽然依然能吃,可那味道……
国家收粮,根本就不会收这些的。
集体生产时候,为了吃饱,大队里没有少干这种事情,故意让谷子发芽,最后粮库不要……
可现在不是集体生产。
发芽了,这谷子……
“要不,就从别的大队招人。打谷子,六角钱一天。”刘春来看老头一脸肉痛,明显是舍不得给大队的厂子放假,也舍不得花钱从别的大队招人。
熊掌与鱼,那是不可兼得的。
“算了,让别人挣这钱,不如让咱们大队的人自己挣这钱。”刘福旺纠结了一阵后,开口说道,“上头大队部的材料都齐了,就等着上梁了……”
“梁还没加工好?”刘春来有些意外。
这才想起,好像田明发也还没回来。
“房梁上面采用榫卯结构,八爷说这些房子要想管得长久,就不能直接用钉子钉,每一根梁,都得扣榫,把整个房子的木头全部连接在一起……”
啥叫房梁扣榫?
刘春来没听过。
按照他的理解,以砖为墙,房梁放在砖上,然后在房檩上钉格条,盖瓦完事儿。
现在还说木头全部连接在一起?
哪里有多少木头?
“木匠正在垭口上加工呢……”刘福旺见儿子一脸迷茫,说到。
懒得解释。
这些东西本来就简单,刘春来只要去一看,就晓得了。
从大坪湾往上,有一条陡峭的小路到燕山寺上面。
道路几乎都是在石头上开凿出来的。
集体生产时候,山上也是有不少土地,无论是从山下把农家肥挑到山上,还是把山上的产出挑到山下,没有谁愿意多走路。
陡峭的路更难走,大家却不愿意绕道。
上山一共有三条路。
这条是最难走的。
“这狗曰的,谁修的路?这么陡峭,还难走……真佩服那些人,挑着一担大粪,从山下到山上……”刘春来没爬几步,汗水就湿透了衣衫。
jio杆软!
哪怕天天蹲马步,在这样陡峭的山上,也是扛不住。
刘千山没理会他。
面不红,气不喘,也没有冒汗,一脸鄙视地看着刘春来。
刘大队长微微脸红,抱怨了几句,只能继续走。
这比从黄柳树坪往上爬山,短了差不多一半的距离。
“黄柳树坪那边这才推多少?这样下去,得多久才能平整出来一个车间的地基?”往上没有走几步,就能看到远处的黄柳树坪的情况。
一台推土机,面对这么庞大的区域,即使效率高,也不行。
“不行,让他们明天推中间圆坪那一片,先把修建一两个车间,收录音机厂的设备得先安装上……”
刘春来只能自说自话。
把技术中心放在山城,刘春来看不到进度,不放心。
山上的风,吹着很凉快。
越往上,风越大。
垭口往下的路,已经平整了出来。
最靠近垭口的地方,堡坎已经砌出来不少,都是大块的岩石,最外面的边上,相当平整。
这完全是一门艺术。
反正刘春来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
在他看来,只要道路不垮塌就行了,砌那么平整,也没啥用。
“春来哥,你回来了?”张二强耳朵上别着一支铅笔,正在对着一根比品碗还大的笔直木头一端划线。
看着刘春来,有些意外。
“怎么是你在上面?这个你能搞定?”
刘春来印象中,张二强只是一个学徒。
修房子这事儿,技术不够好的老木匠,都不一定能解决。
“这个有啥复杂的,从小就学呢。比家具都好做,这个大啊!”张二强一脸笑容,“春来哥,你去看看上面的就知道了。”
放下手中的活,直接带着刘春来往大队部的位置而去。
砖墙已经砌好,原本应该有用来放房梁跟房檩的垛子,并不是砖头,都是立木结构。
中间的柱子被挖出一些槽子,横梁一端则是穿入柱子里。
在每个隔间的墙上,全都是用木头组合在一起的大三角形。
“这不是浪费木头嘛!”
“砖木结构,这样修,可比直接在砖墙垛子上放檩子要牢固很多,下面用木板镇楼,也不用吊顶了……山上风大,要确保大队部的房子坚固呢!”
张二强解释着。
“扣榫是怎么回事?”刘春来问道。
该不会就是眼前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