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z1a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 起點-第五百三一章 賀仁 你要造反嗎?閲讀-01ty5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登州府衙之中,贺仁正在和那位王长史喝茶,两人现在就是登州府的最高代表,他们两人可以在登州一手遮天。
一边喝茶,贺仁一边笑道:“王兄…你就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我就是让贺明晾那个李战一会,要让那个李战知道,这登州府到底是谁的天下。
他的一千虎骑,被我留在城外,他只有几十个人翻不起大浪。”
听完了贺仁的话之后,这位名叫王先晔的长史也是喝了一口茶道:“贺兄,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这位李战不简单,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不过,你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我还是会支持你的,毕竟我们两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王先晔的话,让贺仁听了很舒心的笑道:“没错,王兄你也放心,我有分寸…!”
可是这分寸二字,刚刚出口,就见贺仁的侄子贺明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贺仁和王先晔之后立即喊道:“二叔…二叔,不好了,不好了,那位李战说自己有圣旨,让你出去迎接,我就质疑了一下,谁知道,那位李战二话不说,调头就走,说要回京上表你不接圣旨,让陛下派兵来剿你。”
“噗…!”一口茶水从贺仁的口中给喷了出去,就连一边的王先晔都着急的站了起来道:“贺兄,怎么会这样。”
这边贺仁也是惊诧莫名的自语道:“是呀…怎么会这样。这个李战怎么不按常理出牌,我这还没有压,他就撤了,难道就不怕回长安,陛下治他一个办事不严的罪名?”
贺仁哪里会知道,李战才不会怕什么办事不严的罪名,因为李战知道,李世民才不会因为这么小的事情去罚他。
“贺兄,去追吧,要是陛下真的发兵,我们就完了。”王先晔一个焦急。
“对…对…贺明,备马,我们去追,一定要将李战和圣旨拦下来。”这个时候,贺仁也着急了起来,没有办法,现在的李世民集中了中央集权,他的权利是可以指定你生死的,打你分分钟的事情,你可以捣捣蛋,但是你敢直接去抚摸龙须,那么李世民会教你怎么做人。
话音一落,贺明立即前往备马,跟着贺仁和王先晔立即上马去追李战等人了。
其实这边李战等人也是慢慢的骑,因为李战知道,对方想要给自己的下马威,李战才不吃这一套,不过,李战也没有时间再回去一趟。
所以骑行的速度有些慢。
大概快要到城门口的时候,贺仁,王先晔将李战等人给追到了。
“下臣贺仁(王先晔)叩接圣旨…!”看到李战之后,贺仁和王先晔也没有废话,立即躬身准备接旨。
李战‘哼’了一声,看着两人身后的贺明道:“你不要先过目了?”
贺明此时哪里还敢和李战顶嘴,立即将脑袋给埋了下来,李战这才掏出了手中的圣旨念道:“门下,天下为本…登州海寇一案由虎贲军旅帅李战接手,登州境内所有官员,军将皆受李战节制!
中书令臣房玄龄宣!”
说完,李战直接将手中的圣旨递给了贺仁,贺仁连忙接旨跟着躬身和王先晔齐声道:“遵旨…!”
“好了…旨意你们也明白了,现在本旅帅就直接说了,将你们所掌握的关于海寇的线索和记录都给我,然后将你们登州府的军队大印也给我…!”
不过,李战这边说完,贺仁却笑道:“旅帅大人远道而来,不如先歇息一下,下臣已经替旅帅大人准备好了酒席,一切等我们入席之后再说吧。”说完,贺仁就微笑着准备去替李战牵马。
只是,贺仁还没有进到李战的附近,这个时候,高虎,欧阳多多,凤鸣就挡在了李战的面前。
这让贺仁一愣,李战看着贺仁道:“贺别驾,酒席本旅帅就不吃了,我的兄弟还在外面,你将我刚刚要的东西给我,我要去出事地点查看,陛下对此事十分上心,所以本旅帅没有时间和你吃酒席。”
“额…!”李战说的贺仁一个尴尬。
不过,很快贺仁也将自己的气势给摆了出来道:“既然李旅帅不赏脸,那本别驾也不勉强,至于李旅帅想要的东西,此时不在我登州府,所有关于海寇的线索和记录都在青州府。
麻烦旅帅掉头会青州府去拿,还有军队大印,今天也不在府城之中,所以李旅帅好走不送…!”
这是彻底的撕破脸了。
李战眼神一黯的道:“贺别驾这是要抗旨不遵呀?”
贺仁直面李战的眼睛道:“望旅帅不要强人所难…!”
两人的气势都已经处在剑拔弩张的时候,一步都不会退让,就在此时,少年秦水突然从一边冲了出来,手中拿了一支削尖的竹子喊道:“贺仁…你勾结海寇,还我爹娘还有弟弟的命来。”
跟着就听噗的一声,一支弓箭射在了少年秦水的腿上。
“啊…!”少年秦水惨叫一声,不过,秦水并没有放弃对贺仁的刺杀,依旧冲向贺仁,就在此时第二箭已经射向了秦水的脑袋。
李战说时迟那时快,跟着喊道:“大胆…给我抓活的,居然敢行刺本旅帅…!”
李战话音刚落,只见高虎一镖打出,直接将射向秦水的箭支给打落,然后高虎第一时间跳了出去,直接将秦水给抓住,因为秦水争执,高虎一掌将秦水给打晕了。
“多谢旅帅,请将刺客交给我?”贺仁看着李战一个躬身,跟着就让贺明去要人。
只是高虎却直接将秦水给带回到了李战的身边。
“旅帅何意?”贺仁微微的皱眉。·
只是李战却淡淡的道:“此人刺杀本旅帅,所以本旅帅要带走。”
“你胡扯,他要刺杀的人是我!”贺仁大怒的喊道。
只是李战却摆摆手道:“你错了…我们走…!”说完,李战就要带人一起离开登州府,可是就在转身的那一刻,只听贺仁喊道:“登州府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弓箭手…!”
贺仁喊完之后,只见登州府的城墙之上,大约有上百的弓箭兵对准了李战等人。
这个时候,李战怒极反笑道:“贺仁…你可真够厉害的,弓箭对准了,你这就是在造反呀…!”
“造反…!”王先晔这个时候有些惊吓的喊道:“给我将弓箭给收了,全部都给我将弓箭给收了,谁不收我一定治他的罪。”
要知道贺仁敢孤注一掷,可是王先晔却不敢。
而且王先晔是长史,也是登州府的二把交椅,被王先晔这么一喊,那些士兵有些犹豫了起来。
李战这个时候也喊道:“贺仁…你要造反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