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j2l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三章 生死推薦-nlnyv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那是死了的人的东西,不能去捡,听到没。”
那院子里,小孩眼神里依旧有些懵懂疑惑,被他母亲拉扯着站了起来,
又慌忙着,用手拍了拍小孩手上可能沾上的灰,才收回了手。
“……那妈妈,什么是死了。”
小孩转过头来,望着自己母亲,疑惑着问道,
“……死了就是你也再看不到爸爸妈妈,再也见不到你的朋友了,吃不到你想吃的东西……”
小孩母亲对着小孩说着,小孩眼里渐渐流露出恐惧,
“……妈妈,那我会死吗,我不要死,我能不能不死……”
恐惧着,小孩在衣服上慌忙蹭了蹭自己手上沾上的纸钱灰,慌张地问道,
“……没事儿的,你还小着呢,不会死的。你看妈妈都还在呢……”
孩子母亲对着小孩笑着,安抚着,
小孩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只是眼里依旧流露着恐惧,
“……走吧,进屋帮妈把菜给洗洗,中午妈给你炒个回锅肉……”
“……好!”
孩子母亲牵着小孩,再往屋子里走去,小孩被转移了注意力,再欢喜起来,
“……那爸爸一会儿中午的时候会回来吗?”
“……爸爸啊,爸爸得下午才会回来,他在你冯叔叔家吃中午饭。”
“……那我们为什么不一起去啊……”
说着话,小孩和孩子母亲进了屋。
……
看了眼那对母子,听着随着清风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
廉歌转回了视线,继续沿着村道,往前走着。
再掠过几家院子,廉歌走近那正萦绕着些纸钱灰味道的院子前,
院子前,紧挨着村道旁,还插着几杆孝旗孝幡,院子旁边,还挂着块未取下的陈旧黄布,黄布上绣着些经文和图案。
院子里,摆开的几张餐桌旁,零散着坐着些来参加葬礼,却没跟着去出殡的邻里远亲,
身前各自摆着杯茶,桌上摆着些瓜果糖,各自三三两两,说着些话。
一个中年女人在桌旁,凳子间来回走动着,忙碌着,招呼着客人。
一个似乎是主持葬礼的人,正在院子靠着村道边的位置摆弄着,似乎正布置着葬礼仪式相关的东西。
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太太,远远坐在一旁,靠着院子旁侧,佝偻着身子,垂着头,沉默着。
“……妈,你别怄气了,爸他……”
中年女人给刚来的客人倒了杯茶水后,转回身,走到了院子边,那老太太身前,出声说道,
“……爸他已经……你别怄气把自己身体也弄垮了,你身体本来就不好……”
中年女人弯下身,安慰着,对着老太太说着。
老太太依旧低着头,沉默着。
“……妈,你这一大早到现在都没吃什么东西,该饿了吧,要不我给你煮两个汤圆,你垫垫肚子吧。”
看着老太太,中年女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也只是出声问道。
老太太闻言,缓缓抬起了头,
脸上神色有些憔悴,几根没梳理好,已经花白的头发就黏在额头,眼底有些浑浊,
看着中年女人,眼珠微微动了下,紧随着,又缓缓转过了头,望向了院子正对着的堂屋里,
堂屋门,敞开着,透过堂屋门,
堂屋里是被临时布起的灵堂,只是已经出殡,
灵堂里显得有些空荡,只剩下个没盖着被子的门板,门板前还燃着几炷香,和一对蜡,蜡下,是几堆已经燃尽,冒着些烟的纸钱堆,
“……你爸,吃了吗?”
望着那灵堂里,老太太张了张嘴,出声说道,
“……爸他……一会儿他们会给爸供饭的。”
看着老太太,中年女人停顿了下,然后出声说道。
老太太缓缓转回了头,再看了看中年女人,点了点头,又在沉默着,缓缓低下头。
“……主人家,麻烦拿些花生和糖过来……”
一旁,那主持葬礼的人转过身,朝着中年女人喊了声,
“……好,马上……”
中年女人闻声应了声,又转过头,看向了老太太,
“……那妈,我就给你煮点汤圆,你吃几个啊……”
老太太闻声,依旧沉默着,垂着头,
中年女人顿了顿脚,再走开,忙碌了起来。
……
看了眼这院子里,廉歌挪开了脚步,朝着那院子里老太太走了过去。
“……老人家,我是个过路的人,路过这儿,正好遇上贵宅办事,不知道能不能讨杯酒水喝。”
走至老太太身前,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道。
话音落下,老太太依旧佝偻着身,低着头,坐着,沉默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一旁忙活着的中年女人注意到这边,赶紧走了过来,招呼道,
“……我爸去了,我妈这有些不好受……怠慢了,怠慢了……小伙子,你先坐,先坐。”
“谢谢了。”
闻言,廉歌道了声谢,再转过头,看向了老太太,
老太太坐着,缓缓抬起了头,目光有些浑浊着,看了看廉歌,
“……坐吧……老头子他喜欢热闹,喜欢……热热闹闹的。”
说着,老太太再缓缓垂下了头,沉默下来。
“谢谢了,老人家。”
看着这老太太,廉歌再道了声谢,
“……小伙子,你坐,先坐下吧,我去给你倒杯茶。”
中年女人看了看老太太,然后又转回身,拿过根凳子,放到了廉歌身旁,出声招呼着,又转过身走开,忙活了起来。
再看了眼这老太太,廉歌在旁侧坐了下来,转回目光,看向了院子里。
……
院子里,一众宾客吃着瓜果糖,说着话,还算热闹。
“……哎,这老两口这么多年了,这剩下的,怕是不知道要怄气怄多久。”
“……老陈,你家那孩子说是带女朋友回来了?”
“……老许,你家那口子怎么没跟着过来啊……孩子还小,想着过来也不好,就让她在家,照顾着孩子,我一个人过来了……”
话语声在院子另一侧混杂着,响着,
隔着半个院子,似乎又安静许多。
老太太佝偻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似乎出神着,一言不发,沉默着。
……
“……那老头子,前几天夜里,还给我讲,说想让我给他包点饺子。我说好,让他隔天去镇上,买点肉回来,我给他包……”
“……第二天早上,我先起了床,他还没醒,我就想着让他再多睡会儿,我去先把饭煮在锅里……我饭都煮好了,他还没起身……我就去叫他……叫他,他不应,我就推他,叫他的名字啊……碰到他身上,他浑身都已经凉透了……”
说着话,老太太再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