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gp2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劍朝天 愛下-第五百五十八章 選址分享-3lfv4

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在白宇过世半个月之后,赵乐苏沐小白他们终于来了,让吕安意外的是,萧落尘竟然也跟来了!愿意放弃大秦的一切,竟然也跟来了,这还真是有点让他诧异不已。
不过卫央和黄花没有来,看到萧落尘,没看到卫央,吕安竟然有了一丝淡淡的失落。
“阁主!我们来了!”赵乐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一脸的兴奋。
吕安对着赵乐点了点头,然后便是看向了一旁的苏沐和小白,“这一路累着了吧?”
苏沐浅浅一笑,然后摇了摇头,“还好,就是花了不少的时间,本来早就应该到了,中途出了点岔子。”
听到这话,吕安的眉头直接皱了起来,极为认真的问道:“哦?出了什么岔子?”
小白极为不屑的说道:“什么岔子?你说呢?不就是宁政和苏毅吗?这两个人竟然死活不然我走,要不是有我走,我觉得他们这几个人绝对是过不来的!”
萧落尘也是一脸烦躁的说道:“就是!想起这个我就生气,卫央竟然站在秦王那边,竟然还过来劝我们,让我们别走!想想就气人!他这书都读到狗身上了!哼!”
“别这么说!卫央应该也有自己的苦楚吧!”苏沐淡淡的说道。
一听到苏沐开口,萧落尘便是闭上了嘴巴,一脸幽怨的看着吕安,仍是格外的不满。
“赶了这么多路,你们也辛苦了,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赵乐你过来。”吕安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对着苏沐看了一眼。
苏沐自然点头。
这个时候,李清和唐庚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两人对着小白格外恭敬的行了一礼。
“前辈,这边请!”唐庚一脸严肃的说道。
小白随意看了一眼唐庚,然后便是冷哼了一声,然后便是笑了笑,没有过多的理会,自顾自的走了起来。
这个行为顿时让唐庚尴尬了一下,然后赶紧跟了上去。
苏沐看了一眼李清,然后也是微微一笑,随后便是跟在了小白身后。
李清看了一眼吕安,随后也是离开了。
吕安带着赵乐直接走动了起来。
赵乐也是知道吕安特意将他留了下来自然是有大事情要安排,他自然是异常的认真。
吕安并没有太过解释什么,直接领着赵乐在匠城逛了一圈,足足走了好一会,走的赵乐都已经开始喘粗气了,不过他也没有露出什么不适的表情,而是露出了一副异常兴奋的表情。
两人在一间茶馆坐了下来。
吕安让赵乐稍微缓了缓,随口便是询问道:“看了一圈,感觉如何?”
赵乐直接竖了竖大拇指,极为认真的说道:“匠城是我见过最有规划的城市,这里面的布局实在是太合理了,虽然有些地方看着好像有点脏乱,只是因为那个地方聚集的人不同而已,只要在那里稍微改造一下,那个地方自然会成为一个极为繁华的地方,就和城中最为繁华的地方一样,凤栖楼那条街应该是最热闹的地方吧?”
吕安点了点头,“还有呢?”
“听消息说,现在的匠城和曾经相比已经落魄了不少,但是现在给我的感觉依然是极为的繁盛,所以我不知道匠城全盛时候是怎么样的,我有点想不出来,但是我觉得如今的匠城好像的确是稍微有点混乱,嘿嘿,也可能是因为匠城的特殊性吧,自然不可能像塞北城一样,如果匠城变得中规中矩,可能这就不是匠城了吧!现在匠城好是缺少了点东西,我觉得他缺一个更大的建筑,一个用途能和凤栖楼相抗衡的建筑。”赵乐嘿嘿笑了起来。
吕安同样也是笑了起来,“没错,走了一圈你没发现,匠城的宁安阁已经不见了吗?我已经让人拆了,太小了!”
赵乐啊了一声,然后立马冷静了下来,挠头说道:“怪不得我没找到,我还以为我们还没经过了,阁主你的意思是想要重建一个?”
“嗯,刚刚走了一圈,你觉得那些地方比较合适?”吕安问道。
赵乐顿时停顿了下来,然后便是思考了起来,仔细的回忆起了吕安带他走过的地方,不停的点头摇头。
“宁安阁是一个自成体系的东西,我们不需要靠着别人的名声来带动人流,所以我们需要找一个和凤栖楼相对比较远的地方,这样,两者才能相互呼应,遥遥相望,所以我觉得那条破街挺好的,阁主在那里看了好一会,特意把我带到那里应该也是相同的想法吧?”赵乐嘿嘿笑道。
吕安点了点头,有这么一个部下,还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我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具体的事宜还得你看过,你决定了才算可以,这方面你比我精通了一些,况且你的想法很好,匠城现在可以用百废待兴来形容,的确是需要有一个人来改变一下匠城如今的现有情况,你说的脏乱差的确是存在的,只不过并不是因为匠城的特性,而是因为匠城本来就缺少这样的管理而已!”
这话说出来顿时让赵乐嘿嘿一笑,他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直白的说出来自然让人不是很好相与,所以他才换了一种说法。
“那阁主的意思是这些地方也需要稍微改进一下?”赵乐继而询问道。
吕安点了点头,“没错,既然想要大刀阔斧的改动,那么我们自然是将所有的一切都进行适当的改动,我想把这个事情交给你做!”
赵乐又是啊了一声,这话让他吓了一跳,“阁主,这不好吧?我们是宁安阁,这里可是匠城,你觉得匠城的人会让我们随便这么做吗?”
“只要你觉得可以,之后的事情我自然会帮你处理好,你只要出方案就可以了,只不过具体这个方案是怎么样的,这个我管不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会让人配合你的,萧落尘既然也来了,那么你也带着他一起做吧,另外我还有一个徒弟,他在这里生活了不少的时间,有些事情你可以和他询问一下,不过这一切都以你为主,谁要是不听你的话,尽管和我说,我会让他们听你话的!”吕安极为认真的说道。
这让赵乐突然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压力,他有点慌,毕竟这可是一个城池的改进,可不是他随便能做的事情,说实在的,他一个人可是有点不敢做主。
看到赵乐的表情,吕安自然是猜到了他的顾虑,继续安慰道:“不用想那么多,你做了再说,有问题你再和我沟通。”
既然吕安都已经这么说了,那赵乐也只能将这个不讨喜的活给接了下来,“知道了,阁主!”
“嗯,我会让匠城未来的城主辅助你,有些事情你觉得有顾虑的地方,你也可以和她商量一下。”吕安淡淡的说道。
“阁主指的是李清?”赵乐小声询问道。
吕安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她。”
“这样好这样好,不然我一个人外来户在这里瞎搞,肯定活不过几天的。”赵乐松了一口气。
吕安也是被逗笑了,“不用如此紧张,未来匠城就是我们自己的地盘了,不用如此的拘束,可以将宁安阁的重心往这边靠过来了,大秦留有一部分人就可以了,这几年在逍遥阁学到本领的那些人现在也可以让他们开始发挥功效了,我打算和逍遥阁脱离开来,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逍遥阁是逍遥阁的系统,宁安阁是宁安阁的系统,两者剥离开,不再像之前那么亲密无间了!”
一听到这些话,赵乐整个人都是颤抖了一下,他敏锐的感受到吕安这番话的潜在意义好像有点不太对劲,“阁主,你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意思?我们这是要和逍遥阁决裂了吗?”
“决裂暂时倒还不至于,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逍遥阁和我们决裂了,那我们宁安阁能变得和之前一样吗?我可不想成为一个瞎子,你觉得呢?”吕安直接说道。
赵乐眉头一抖,他自然是清楚吕安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太对劲的感觉,逍遥阁可能有点不对劲了!
“阁主的意思我明白,这个事情现在是一个很急迫的事情吗?”赵乐赶紧出声问道。
吕安点了点头,“你觉得呢?”
赵乐尴尬的笑了笑,“阁主这话好像是有点话里有话的感觉,莫不成这里面是发生了什么蹊跷的事情?”
吕安自然也是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直接将逍遥阁和匠城的关系一一述说了一遍。
赵乐这下子可就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赶紧点了点头,异常认真的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逍遥阁在北境的布局可能要发生了变化了,感觉逍遥阁的人都换了,怪不得自己和他们沟通了解的时候好像不是那么的顺畅了,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这个事情我会尽快落实下去的,我会让宁安阁的人和逍遥阁完全剥离开来的!成为我们自己的眼神,绝对不会再成为他人的附庸!”
吕安极为欣慰的点了点头,“辛苦了,这些年可能真的辛苦你了,一手将宁安阁拉扯到现在,而且还需要替我考虑这么多东西,这其中的难度我自然知道,况且你还是一个朋友。”
赵乐憨厚一笑,“阁主,这话你就别说了,我知道我自己的长处在那里,宁安阁是一门生意,你交给我,我自然能处理的妥当,但是说实在的,有些事情我可能真的不太在行,就比如对于时局的掌控,对于时机的看法,这些可能还不是很在行,可惜小时候只是一个小混混,早知道我会掌管这么多产业,我就多读书多修行了,现在这个逻辑已经有点改不过来了,实在是可惜了!”
“已经很好了,我以前也和你一样,现在比你厉害的也就是这身修为了,你比我厉害的地方可是不少,不用这么想自己!”吕安苦笑摇头说道。
这话直接让赵乐摇起了头,“阁主,你这话说出来就让人很不舒服,不需要这么安慰我,将近一年没见,其实我觉得你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和之前完全的不一样了,用做生意的行话来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更加的老奸巨猾了!正常的话术来说,那就是变得更加的成熟沉稳了,让我有了一种能依靠的感觉,看到自家阁主如此飞速的成长,我这个下属说实话还是有不少的压力!”
“说了这么多,我感觉你好像是话里有话呀?”吕安笑着问道。
赵乐点了点头,“没错,我现在一个人说实在的确有些忙不过来,光是宁安阁的事情我可能就要忙的满头大汗了,现在阁主又把匠城改造的事情交给我,说实话我挤一挤还是可能做好的,但是现在阁主又想把宁安阁的眼线和逍遥阁完全剥离开来,这个可是一个大事情,极其的繁杂,我算是有心无力了,本来卫央如果愿意跟着我们一起过来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他的心,他的才学都足够他成为这样的人,可惜他没来,但是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将这个事情交给萧落尘了,虽然这个人的才学也够,但是这个人的心思有点奇怪,这让我有点慌!”
想到萧落尘那有点放荡不羁的性格,吕安也是笑了起来,一想到萧落尘掌管宁安阁暗部的人,他会做出怎么样的事情,说实在的,吕安都有点预料不到,但是正因为如此,吕安也愿意将这些人交给他。
“虽然落尘的性子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但是正因为如此,我觉得他才比较适合,卫央的性子太过刚毅直白了,脑子里面想的什么都表现在脸上,虽然心性够好,但是不太适合这种事情,落尘现在还是一块璞玉,如果好好调教一番,还是有可能胜任这个事情的,可以让他试试!”吕安淡淡的说道。
既然吕安都这么说了,那么赵乐自然没有任何的意见,最主要的是现在他也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了,除了萧落尘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熟人可以帮他了!
“阁主你不是还有一个徒弟吗?为何不让他试试?”赵乐突然提了一句。
吕安直接摇头,“他不行,还太早了,身为我的徒弟,他这辈子背负的东西有点多,如果未来我出事了,他会是我的接班人,只不过这辈子都只能活在阴暗的角落里面苟活下去了,好不容易打磨下去的心性,可不能因此而扰乱了。”
这话赵乐没听懂,但是吕安如此做,自然有他这么做的原因,赵乐也就没有多问了。
事情已经有了定论,那么接下来赵乐可就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了。
吕安领着他直接将宁安阁的地基确认好,赵乐也算是豪爽了一波,直接大手一挥,便是将整片街道都要了下来。
这让吕安稍微诧异了一下,不过吕安也是没有拒绝,随即两人便是回到了城主府。
唐庚李清苏沐小白等人都在,甚至连薛年姜旭长孙云这些人都在这里。
吕安疑惑了一下,倒也没有多问什么。
“怎么样?去看好了?感觉如何?”唐庚直接出声询问道。
吕安点了点头,“嗯,看好了,刚刚在匠城逛了一圈,反正该逛的也都逛了,看的也都看好了,并没有什么问题了,就选在那条街上了。”
“好!既然决定了,那么我马上就让人配合你们开始动工!李清,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你来调度就好了。”唐庚哈哈一笑,格外兴奋的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
赵乐格外感激的对着唐庚行了一礼,唐城主叫个不停,让唐庚哈哈大笑了起来。
“另外我们刚刚在匠城逛了一圈,有些地方说实在的,的确是不尽人如意,所以我觉得那些地方也可以适当的改动一下。”吕安又补充了一句。
唐庚一听到这个,自然没有意见,他对这个又不了解,现在有人愿意帮他这么做,他自然没有任何的意见,只是提醒道:“动土是可以,但是有些地方的人可不能乱动,如果有意外,记得来告知我一声!”
小白眉头一皱,颇为不爽的说道:“有意外?能有什么意外?谁要是敢有意见,那就别怪我让他们有意外!”
这话顿时让唐庚露出了一副蔫吧的表情,赶紧说道:“白师兄,别激动别激动,他们之前不知道你在这里,自然会有意见,但是现在知道你在这里了,我觉得这些人即便是有意见,他们肯定也没这个胆子有意见!”
小白挑眉看了一眼唐庚,“哦?是吗?你这么确定?不过事先和你说,我可不是来和你抢这个城主之位,你们匠城的事情和我可没有关系,你可别想着我到时候会出手帮你做事情!”
唐庚哈哈一笑,“白师兄你言重了,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你放心吧,我觉得不会这么做的!”
小白没再继续理会这个唐庚。
几人接下来又稍微聊了聊,众人便是散场了。
吕安领着苏沐直接来到了白宇的灵堂,指着里面的灵位说道:“进去拜一拜吧,师伯之前就很想见你一面。”
苏沐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进去行了一个晚辈之礼,上了三炷香。
“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苏沐歉意的说道。
吕安摇了摇头,摸了摸苏沐的头发,“没事,不怪你,怪我没有早点通知,唉…”
虽然吕安这么说,但是对于他来说依然是一种遗憾,明白没有见到苏沐,白宇同样也是没有见到苏沐,这种入父入师一样的长辈都没有见到苏沐,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种遗憾,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对于苏沐来说自然也算是一种,当然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这也是一种遗憾!
现在匠城的长辈只剩下了吴解一人,要见一面了!
看着吕安脸上沉痛的表情,苏沐也是露出了一副担忧的表情,“哥,你没事吧?”
吕安摇了摇头,“没事,这都已经过去几天了,早就已经调整过来了,接下来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了,匠城老一辈的人都不在了,现在可就只剩下我们这些人了!这么多年过去,匠城从来没有倒过,那么现在也是一样,他同样也不能倒,接下来可就要靠我们了!”
苏沐极为赞同的点了点头,“你去哪里,我就跟着你去哪里!”
吕安微微一笑,“嗯,接下来这段时间可能会有不少势力来匠城,其中应该就包裹剑阁的人,自然也可能会有太一宗的人。”
听到剑阁时,苏沐稍微开心了一下,结果又听到了太一宗的人,她顿时就露出了一丝不满的表情!
“太一宗的人来干嘛?”苏沐极为不悦的说道。
吕安叹了一口气,“说来话长,不过这些人唐庚会接待好的,你不需要管!”
“楚家人会来吗?”苏沐再次问道。
吕安摇了摇头,“暂时不清楚,可能会来吧!可能不会来!”
苏沐闭眼点了点头。
“走,带你去我之前生活的地方,顺便带你认识一下我徒弟,让他叫你一声师娘!”吕安突然笑道。
这番话顿时让心情不悦的苏沐一愣,脸色直接红了一红!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和吕安分开的这五年,如此空白的这几年她自然很好奇,尤其是知道吕安这几年都在匠城,她自然很好奇!
……
看到吕安和苏沐离开匠城,唐庚和小白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皆是沉默了下来。
沉默了许久之后,唐庚才小声询问道:“白师兄,这两天如果有人过来闹事,可否出手帮个忙?”
小白斜眼看了一下,颇为不屑的冷哼,“凭什么?你当我是打手?你配吗?”
唐庚顿时冷汗直冒,也是颇为强硬的说道:“什么配不配的!你就说愿不愿意吧!其实我觉得连我都对付不了的人,你多半肯定也是对付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