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gpj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愛下-070 激奏-i7uwc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明显感觉到南条的心跳在骤然提升。
隔着那么厚的脂肪都能这么清晰的感觉到心跳,说明她真的在紧张。
当然也可能是现在和马的手臂已经处于脂肪深处可以直接实现骨传导的原因。
和马小声对南条说:“我让你放手的时候,记得放手。”
“嗯。”
南条轻声回应,和马感觉她其实已经确认了和马盯上的是哪个目标。
和马经过一个卖印着同人图的雨伞的摊位——看起来同人周边的品类,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
于是和马停下来,掏钱买了一把长雨伞。
光靠街头斗殴和空手道说不定会有问题,手里有把像是刀的东西,还是心里踏实一点。
虽然上次和马救千代子的时候就完全靠徒手肉搏打赢了,但回想起来真的有运气成分,这次能稍微靠谱一点总是好的。
和马拿着散,和南条一起继续靠近那两个头上有5971代号的家伙。
这时候和马就感觉到墨镜的好了,戴着墨镜可以隐藏视线,想关注谁就关注谁,现在他不得不把目光锁定在南条身上,只用眼角余光大概的瞟一下目标掌握动向。
南条也看着和马,两人就这么近距离深情对视。
和马忽然觉得,光对视不接吻会不会有点奇怪?
说起来,文化祭上,南条想让冈田杏里在演武中添加吻戏来着。
吻上去,应该没问题吧?
她的嘴唇看起来,那是相当的可口啊,就嘬一口没事吧?
和马胡思乱想的同时,没忘记关注敌人的动向。
他们马上就要和敌人擦肩而过了。
这时候南条忽然说:“你知道我芭蕾跳得很好吧?”
和马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就懂了。
他猛的把视线转向目标,精确的确认好现在的相对位置——正合适!
他把手里的雨伞直接对着人扔过去,空出双手。
然后和马手直接搂住南条的腰,像跳芭蕾一样把她抱起来,旋转——
南条飞起一脚,踹在两个目标之一的脸上。
和马继续旋转,南条配合着他的旋转调整自己,又一脚踹到了第二个人胸口。
转了一圈回来这一脚,猛得一逼,头一个只是被踹得一屁股坐下,这个直接被踹飞了。
和马注意到第一个倒地的已经拔枪了,二话不说松开南条,其实松手的时候姑娘已经在调整姿势要落地了,这下正好稳稳落地,陀螺一样旋转作为缓冲。
和马上前直接一脚把对方的手枪踹飞。
然而对方立刻拔出战术刀,向着和马刺过来。
和马闪过刀锋,一把扣住对方手腕,把他从地上拽起来。
另一个敌人的枪响了。
敌人的枪已经安装了消音器,让手枪的射击声像放屁,而且还是非常大声的放屁。
刚被和马拉起来的敌人就这样成了和马的盾牌,后背挨了好几枪。
和马这时候才发现对方衣服下面是防弹衣,于是赶忙给敌人的脑袋补了一击膝撞。
这敌人昏死过去,但还有一个已经拔枪的敌人——
和马抬头,就看见南条捡起刚刚和马扔的雨伞,狠狠的抽在另一个敌人持枪的手上。
就算是经过特工,被这么抽一下也肯定握不住枪。
对方惨叫起来,枪哐当一下摔地上。
南条继续猛敲对面脑门,两下抽下去,伞都给打弯了。
人类在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的情况下,本来就会爆发出很可怕的力量,南条刚刚紧张成那个鬼样了,这几下的力道,想想就可怕。
敌人直接就昏死过去。
和马看了眼自己这边这家伙,觉得自己膝撞没刚刚南条那两下靠谱,果断又补了几下膝撞。
这时候和马忽然后脑勺一凉。
他猛回头,就看见远处一名“死宅”从印着凡尔赛玫瑰里的人物的购物袋里,掏出了乌兹冲锋枪。
他转身冲向南条,拉起还没反应过来的妹子,向着不远处一根承重柱狂奔。
枪声。
和马直接把南条推倒,自己也向前飞扑,两个人堪堪躲进了承重柱的阴影。
正好扫过来的弹幕打在钢制承重柱上火花四溅。
这时候周围的人才如梦方醒的尖叫起来,四散奔逃。
南条:“有点,太刺激了吧?”
“我上次救千代子比这还刺激。”
说完和马看对方扫射停止了,探头看地形。结果对面根本没换弹,就等他探头,一波三连点扫过来,和马赶忙缩回去了。
“怎么办?”南条问,“对方会包抄吧。”
“已经在包了。”和马言简意赅的说出刚刚他那瞬间探头看到的内容。
说完他纵身一跃,拉住承重柱上的大号螺母,像猴子一样的往上爬。
不对,是像杰克陈那样往上爬。
区区几秒钟后,和马已经上到了承重柱上部的钢制横梁上。
敌人根本就没想到和马已经上去了,一点抬头的意思都没有。
于是和马从承重柱后面出来,顺着钢梁往对面头顶移动,然后,双腿架住钢梁,倒挂了下去。
和马拍了拍对面肩膀。
对面直接转身,对着身后就搂扳机。
和马要站他身后,这就遭重了,可惜和马挂在横梁上。
和马抓着对面脑袋就一个头槌上来。
南条也在这时候从承重柱后面冲出来,把弯掉的雨伞抡圆了砸在对面后脑勺上。
不等和马跟南条松口气,他就看见对面包抄的搭档绕过来了。
和马两腿一松,翻身落地,拉着南条就反向猛跑。
伍兹冲锋枪远了准头很烂的。
弹幕果然扫了过来,打碎了和马身旁的玻璃,但并没有子弹命中和马。
和马拉着南条躲进了刚刚星球大战路演的展台。
路演早就结束了,现在展台里摆着一些等甚大人像给大家合影留念,还有巨大的海报展览板。
和马躲在达斯维达的披风后面,把南条从尤达大师身后拉过来。
“你躲那小矮子后面多危险啊!”
“抱歉,我没多想,就像先找个能躲掩体。”南条红着脸说。
“没中枪吧?”和马说着抓着南条的肩膀,把她背部转过来一点,仔细看了看有没有血迹。
南条也不抗拒这点,一边被和马摆弄一边回答:“我很好。”
说完她亮出手里印着凡尔赛玫瑰的同人图的购物袋。
“我顺手把他们的袋子捡了一个回来。”
这时候对面换好弹了,对着和马他们躲藏的展台就是一阵扫射。
尤达大师的脑袋被打断了,咕噜噜的滚远了。
南条被滚走的绿脑袋吸引了注意力,停下动作,和马则完全没管那脑袋,直接把购物袋抢过来。
袋子里有另一把乌兹冲锋枪。
和马把冲锋枪拿出来,正要展现一下自己玩FPS游戏的实力,然后立刻就发现,自己连乌滋的快慢机在哪里都不知道……
要是MP5他就知道,因为他买过一款高仿真的水弹枪,枪机、快慢机什么的一应俱全,都在正确的位置。拉枪机就会给枪膛预供弹,快慢机调整点射和连射。
但乌兹冲锋枪,他就只有《战争之王》里,尼古拉斯凯奇卖的第一支枪是乌滋这种程度的认知了。
要知道,凯奇一个美国人,卖枪之前都要先看说明书才会用,和马一个中国人,哪儿会用这玩意。
和马观察着枪,刚刚看到疑似击发保险的东西,南条就伸过手来,把枪抢到了自己手里。
“你会用?”和马惊讶的问。
“不会。”南条摇头,然后把保险打开,“我只懂得怎么搂扳机。你去绕后干人,我用这个自卫,等他进来我至少换一个。”
和马看着南条,知道姑娘是觉得自己成了累赘,让他单独行动。
虽然和马没觉得南条是累赘,现在这么狼狈只是因为和马没想到附近还有一组敌人。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在一起行动确实有点不方便。
南条又不会成龙式移动,机动力比起和马差多了。
“我马上会来。”和马说。
这时候对方开始扫第三梭子,子弹雨点一般倾泻进展台。
这次连黑勋爵的脑袋都不能幸免,直接被打崩了一半,半拉头盔就落在南条旁边不远处。
“在这等着。”和马说。
扭头猫腰狂奔向展台后方。
敌人跟了几枪弹夹就打空了,只能一边换弹一边喊:“老鼠从我面前跑了,他很会跑!但是他扔下了妹子,不知道是中枪了还是怎么了,我现在就去查看。”
敌人的声音钻进和马的耳朵。
——想都不要想,南条不打死你,我也要送你上路。
和马暂时忘记了自己从来没杀过人的事实。
他轻盈的爬上了展台的顶盖。
这会场的横梁,就是给参展商设置展台屋顶用的,站在横梁上抬头看,还有一截高度才是会展中心的天花板。
几个大型充气吉祥物被吊在天花板上。
而星球大战站台的屋顶做成了千年隼的样子。
和马试了试屋顶的材料,发现是硬纸壳。
不过硬纸壳的骨架貌似是钢的。
和马踩在骨架上,移动到展台前方,从千年隼那个雷达后面探头观察情况。
敌人已经完成了换弹,一边用七到八秒的间隔点射,一边靠近展台。
他又没有抬头看。
和马有点奇怪,这个家伙应该刚刚看着和马从钢架上倒挂下来的,怎么现在还不抬头?
这个不警戒上方的臭毛病,到底怎么来的?
和马以为电影里经常这么拍,是因为剧情需要,现在发现……难道是因为,一般人没成龙的机动力,不可能这么快就出现在头顶?
有点道理啊。
和马把千年隼雷达上的那根管子拔下来。
他以为是硬塑料,拔下来才知道这居然是铁的。
明明整个屋顶都是用硬塑料和硬纸板做的,雷达天线插根铁,这还真是在奇怪的地方体现了对细节的注重。
和马就这样拿着千年隼的天线,完成了下落刺杀。
哦不对,他没杀人,只是给了敌人可以敲碎脑壳程度的重击。
这个世界的人脑壳比较硬,说不定死不了。
死了的话……那就是正当防卫啊。
“南条!”和马小声呼唤妹子。
南条探头看了眼,然后从黑勋爵背后钻出来:“你回来得比我想象的快多了。”
和马看了眼南条那放在扳机护圈里的食指,很紧张的对她说:“你把保险关了,还有,记住平时手指不能放进扳机护圈,只有射击的时候才放进去,懂吗?”
“哦,抱歉。”
这时候,和马听见被打倒的人身上好像传来说话声。
听起来像是无线电。
他一把扯下这家伙的耳麦,插进自己耳朵里。
耳机里传来急促的韩语,同时还有枪声。
这时候,枪声也在展览馆内响起。
南条辨认了一下方向:“像是大门那边。”
耳机里的韩语呼叫更加急促了。
但是和马是真的一点听不懂。他两辈子,都不懂韩语。
——不对,等等!
和马忽然想起来,自己懂一句韩国话来着!
于是他把耳麦的麦克风拿到嘴边——这种麦克风一般贴喉咙旁边来着,但放到嘴边也一样可以。
“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思密达。”他说。好吧,这不是韩语,只能骗到朝鲜战场的美军。
对面瞬间沉默了。
南条小声问:“你说的什么啊?”
和马没回答南条,而是用标准的英文对通讯那边说:“我是你打不死的敌人。”
这是《勇闯夺命岛(石破天惊)》里肖恩康纳利的台词,和马觉得简直酷爆了,他希望自己将来也会成为肖恩康纳利这样的风度翩翩的猛男。
对面沉默了几秒后,用充满毛子风味的英语反问:“我的人呢?”
和马:“你这英语,是KGB教的?”
“你别管,我的人呢?”
“我送他们极乐往生了。”和马这么说,但其实他一个人没杀。
这个问题其实还蛮大的,昏迷的敌人被救起来又会恢复战斗力,所以和马盘算着,待会找个刀把敌人筋腱给挑了。
既不致命,又避免敌人恢复了以后再给自己添麻烦。
对面开口了:“你等着,我这就来找你。切换到芒果频道。”
和马皱眉,最后一句显然不是跟他说的,芒果……听起来像是事先约定好的无线电频段。
“喂,芒果是啥?”他抱着故意气对面的想法问道,然而没有回答。对方应该已经切了频率。
和马把无线电往兜里一揣,弯腰从昏迷的敌人身上拔出战斗刀,精准的在对面手上一挑。
南条见状,立刻跑去另一个人身边,抽出他的战斗刀,干起同样的事情。
**
桐生和马出手的时候,李正鹤正在展馆大门口。
他站在这里,可以第一时间确认外面的情况。
他判断要出问题,也是出在外面,出在这些留守的警察身上。
虽然这帮警察数量很少,也没什么火力,但毕竟是警察,至少受过射击训练,可能有些人还有空手道和剑道的段位。
李正鹤自己是截拳道高手,他知道武道高手有时候比拿着热兵器的敌人棘手。
至于场馆内,这种展会应该不会有什么武道高手正好过来参观。毕竟这是个科幻展,很多武道高手都是传统的人,不太喜欢科幻来着。
李正鹤这样想的当儿,忽然听见场馆内传来枪声。
“什么鬼?”他先看了眼手表。
这种行动,各个支队的协调很重要,所以行动前对表甚至成了一种代表行动开始的仪式。
李正鹤的手表,表明行动还要将近十分钟才开始。
而且这枪声,不管怎么听,都是在会场内,而不是会场的安保控制中心。
这尼玛明显就是甲组还没到位置,就被人截胡了。
李正鹤咒骂了一句。
不远处的警察已经听到枪声了,但是这些年轻警察,显然连当年学运都没经历过,和平惯了,现在正疑惑发生了什么,还没有采取行动呢。
但是,他们不会愣太久,等有经验的老警察过来领导,他们马上就会行动起来。
虽然日本警察手里的枪非常烂,但那也是枪,运气不好也是可能被那枪打死的。
李正鹤当机立断:“突发状况,提前行动,放倒门口的警卫,守住大门堵住人流!”
他的指令马上得到各个行动队的回应:“了解。”
“明白!”
李正鹤旁边一名“妙龄少女”打开小提琴盒,从里面取出M16,她把裙子一撩,露出大毛腿踩在门口的花坛上稳住身体,举枪就扫。
精准的快速点射立刻放到了李正鹤视野里的警卫。
周围的人群中,有一些还是经历过当年学运盛况的,一看这架势,二话不说开始跑。
其他愣住的人一看有人开始跑,立刻尖叫着开始逃跑。
穿裙子的持枪部下直接瞄准最近的人群,几枪放倒。
“趴下!”他用日语大喊,“谁跑我打死谁!”
另外几名李正鹤的部下也亮出武器,开始对人群威吓射击。
几轮攻击后,人群基本都趴下了。
这时候李正鹤看到场馆里的人开始往外跑。
李正鹤抬高枪口,几枪把挂在会展中心门厅上方的吊灯给打落下来。
吊灯砸在人群前方,引发了一片尖叫,不少人被飞溅的玻璃碎片划伤了脸。
跑在最前面的人停下来,但是后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往前冲,于是人挤人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
李正鹤知道肯定发生了踩踏事故了,但他一点都不在意——这样正好,正好能把人流堵在场馆里。
李正鹤淡定的对倒地还在爬动的一名警官补枪,打完拿起步话机:“南门控制住了,各门报告情况。”
“北门控制住。”
“西门控制住。”
“东门也控制住了,有同袍中枪。”
“怎么搞的,九弟包扎。甲组,甲组你们听到吗?你们还能掌握控制室吗?”
李正鹤等了几秒,甲组的人报告了:“是一对年轻的学生放倒了片中宇和元重文,我们马上能搞定这两人。”
“那好,依然由你们占领控制室……”
然后李正鹤听到那边有奇怪的声音。
“喂,怎么了?”他问道。
然而没有回应。
——不会吧。
李正鹤皱眉,会场里居然有能连续放倒四个人的家伙?
不过,他没时间惊讶,他要掌握全局,于是他下令道:“丁组,你们马上派人占领控制室。”
“明白。”丁组那边回答,“不需要支援甲组战斗吗?”
“没有这么多多余的力量,先封闭防火门,等把人都困住了,我们就有足够的力量来围剿几只老鼠了。”
就在这时候,甲组那边传来新的报告:“卓及时被打倒了,对方没有武器,看着是学生,穿着学生服。我已经把他们压在展台里了,应该很快能搞定。”
“明白了,交给你了。”李正鹤虽然心里不踏实,但还是这样回应。
两个学生不知道怎么看出来甲组有问题,然后借助突然袭击,干掉了无防备的片中宇和元重文,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
李正鹤这样想着。
但卓及时已经拿出枪来了,他居然也被放倒了……
李正鹤的内心不那么踏实了。
美国佬总说什么墨菲法则,也就是一件事如果有可能出问题,那它最后必定会出问题。
但李正鹤受过的教育是,事在人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这一定是有什么该死的巧合才会变成这样,总不可能会场里刚好潜伏了CIA或者军情六处的超级间谍吧?
李正鹤一边想,一边指挥自己这组人把想跑的观众像赶羊一样赶回会展中心。
这时候,一群年轻人忽然从斜刺里冲出来,想借着广场边缘花坛的掩护逃走,李正鹤毫不犹豫举枪扫射,瞬间放倒了跑在后面的三个人。
他打空了枪里的子弹,也不换弹,拿着步话机喊话:“甲组,甲组!你解决了问题没有?重复,解决了问题没有?”
叮叮咣咣的枪声充斥着李正鹤的耳朵,正当他想让自己这边的人停止继续射击那几个已经跑远的漏网之鱼时,步话机里传来陌生的声音。
“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思密达。”
李正鹤理所当然的听不懂这是在说啥。
他甚至听不出来这是啥语言。
有点像中文?
他盯着步话机,仿佛只要死死盯着它,就能把自己的震惊和愤怒传达给对面,让对面说人话。
就在这时候,对面开始说英文,非常纯正标准的英文:“我是你打不死的敌人。”
李正鹤心里嘎嘣一下。
所以,会场里真的刚好有一个NATO的超级间谍?
李正鹤在KGB那边受训了不短的时间,他听过各种超级间谍的传闻。
有敌人的,也有自己这边的。
不对,KGB能不能算“自己人”,这还要打个问号。
反正,铁幕两边的超级间谍的传闻,李正鹤都听了不少。
什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高度机密的基地啊,什么单独一人手刃整支叛军部队啊。
飞天匿地无所不能。
大部分时候,李正鹤都把这些当段子听。
不会是真的吧?
如果是真的,李正鹤倒想会会这超级间谍了,这可是独一无二的经历。
艺术家可是靠自己的经历和体验来创作作品的。
李正鹤也用英文回应:“你等着,我这就来找你。
说完他想起来,不能让对面就这么一直听自己这边的无线电,于是补了句:“切换到芒果频道。”
他的部下都懂英语,用英语下令没问题。
说完他就动手把频率调整到事先约定好的“芒果”频率。
他把步话机扔给兴继尚。
“你指挥,我带四个人去会会这俩干掉我们四个人的家伙。”
兴继尚点头:“明白。小心点,这种时候突然杀出来这么一个家伙,我总觉得不是巧合。说不定这是给我们的陷阱。”
“如果是陷阱,我们也只能硬闯了。”
说罢李正鹤才把刚刚打空的弹夹拔出来,扔掉,从背着的袋子里拿出新的弹夹插上。
“记得让全员检查弹药,刚刚打那几个跑远的家伙浪费太多了。”李正鹤训斥道。说完随手指了几个人。
“你,你,还有你,跟我来!”
**
近马行雄正在刚刚设立的排查指挥部里指挥封锁区域和疏散民众呢,突然负责通讯的巡查部长神情紧张的回头喊道:“近马警视,突发情况!SF大会现场,有枪声传出。”
“什么?”近马行雄大惊,“确定吗?”
“我们和现场的驻守队员失去了联络,但是会场的安保中心几分钟前还能联络上,他们说确实有枪声,四个门的摄像头拍到了有人使用M16向人群射击。”
近马行雄:“告诉会展中心控制室,让他们坚持住,我们马上就来!”
“不行了,和控制中心的联络,在刚刚就已经被切断了,总部说现在说整个会展中心周边的警力都和我们失去联络了。”
近马行雄用力捶桌:“他妈的!被摆了一道!”
整个指挥中心的人都停下手中工作,扭头看着近马行雄。
小森山大介问:“那……我们现在立刻向SF大会那边移动?”
近马行雄沉思了几秒,抬头,准备下令——
指挥中心外,忽然传来闷雷一般的声音。
近马行雄刹住到了嘴边的话语,厉声问道:“怎么回事?”
很快有人报告:“是爆炸!受命排查附近汽修厂的两名刑警在强行进入汽修厂的时候,发生了爆炸,两人生命垂危!”
近马行雄眉头拧成了麻花:“这边也爆炸了?这……难道两边都是真的?”
无人回答。
“排爆小组立刻前去汽修厂!”近马行雄立刻下令,他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让手下觉得自己犹豫了。
那太伤士气了。
“包围汽修厂!”近马行雄继续下令,“直升机调动到汽修厂上空,空中侦察!妈的,机动队到哪儿了?”
“他们说马上可以下高速了。”有人报告,“晚高峰快过去了,再过一个半小时,我们就能比较顺畅的调动人员了。”
“再过一个半小时,一切都晚了!要求大阪府开始交通管制!”
没错,日本警察,不能实施交通管制。
随着近马行雄的指令,许多人跑着离开了指挥中心。
小森山大介提问:“那,SF会场那边怎么办?”
“非常情况,让各署把街面巡逻力量都集中到SF大会会场去。”
“那不就是放弃街面巡逻了?”
“顾不了那么多了,行动吧。”
小森山大介点头离开。
近马行雄扭头对自己的机要秘书山佐秀洋小声说:“阿波地警视正今天身体怎么样?能过来主持大局吗?”
近马行雄只是警视,虽然大家都觉得阿波地警视正退休之后,他就该升职了,现在也是他掌握大阪府警的实权。
但现在这么大阵仗,自己的顶头上司出来坐镇的话,很多事情会好办很多,比如和大阪府知事的交涉。
像交通管制啊,报道管制延长啊,这些都要大阪府知事点头才行。
日本的官僚机构运转,可比中国还要看人脉和“辈分”。
山佐秀洋说:“我去问问看吧。但是我觉得,这说不定会被视作警视您的考验。”
山佐秀洋虽然只是秘书,但是秘书这个职位,本来就大有门道。
真正草根出身当到秘书官的少之又少。
近马行雄咋舌:“我知道了。”
看来得想别的办法说服大阪府知事了。
**
桐生和马这边。
他挑断了那几个人的手筋,再在他们大腿上插一刀干扰他们走路,做完这事情就带着南条躲起来。
毕竟敌人人多火力强,自己要是不能保证在暗处这个优势,那根本没法玩。
因为之前对付敌人的时候,都依靠了空中优势,这次和马想办法带着南条,爬上了会展中心的顶棚。
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中心内部,而且还有悬挂在天花板上的各种东西做掩护,比较不容易被发现。
就在他们藏身地不远处,就挂着巨大的死星——估计也是硬纸板做的,但是看起来贼逼真,就和真的一样。
和马有点想把这个硬纸板死星收藏起来。
最好还能把死星旁边挂着的那个硬纸板做的帝国级歼星舰给收藏一份。
毕竟,那可是帝国级歼星舰啊!
男孩子怎么可能抗拒帝国级歼星舰?
从和马的位置,可以看到刚刚他和南条大战四个韩国人的地方。
正好看看说要赶来复仇的家伙,是什么货色。
和马没等太久。
本来嘛,从场馆门口带事发地点,不需要太长时间。
这些人算来得慢的,和马推测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这边交战发生的具体地点,所以在场馆内多转了一会儿。
那几个人发现倒地的同伴了,和马看着他们叫着同伴的名字跑上前。
可惜和马听不懂他们喊的名字是啥。
更糟糕的是,现在距离有点远,和马看不清这帮人头顶的词条。
他只能看得出来,有个络腮胡子,有点胖的壮汉,头顶的词条不止一个。
这个应该就是这次的BOSS了。
那BOSS站在原地,环顾四周。
然后他居然抬头了!
和马吓一跳,赶忙缩脖子,但他很快发现,对方的视线只是在盲目的乱扫,并没有看到只露出一点点脑袋的自己。
南条小声问:“看到敌人了吗?”
“看到了,而且看到了可能是他们头目的人。是个络腮胡子,待会你要是一个人遇上他,小心。”
“我会的。”南条冷静的回应,但是和马能感觉到她心跳贼快。
仔细想想,南条也就曾经逃过一次婚,那次她很清楚现场的人都不会伤害她。
魁星旗那次,虽然远藤中人是想对南条不轨,但实际上并没有形成严峻的形式。
经历这种大风浪,南条应该还是第一次。
作为第一次,她表现是真不错。
不愧是我的海燕。
**
李正鹤怒火中烧。
这个敌人,有点意思啊,居然没下杀手,但是为了夺去自己这边的战斗力,把四个人的手筋都挑断了。
不对,不光是夺去战斗力。
李正鹤知道这种手法。
在越南,CIA会这样对待支持游击队的民众。
这是CIA心理战专家执行的恐吓作战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现在在会场里潜伏的,是个CIA的超级特工!
而且还伪装成学生麻痹自己的手下。
CIA有备而来。
仔细想想,如果只是要自己这边执行KGB的指令,老家根本没必要发送暗语。
李正鹤这个时候,感觉终于看清楚了事情的全貌。
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真正的目标,是干掉CIA的王牌。
KGB的人说不定已经埋伏好了,就等这个王牌和自己这边打到两败俱伤,然后出来摘桃子!
李正鹤笑了,有意思。
这场对决,感觉会非常有趣。
他举起手中的M16,对天鸣枪。
周围抱头蹲伏的无关民众立刻发出一片惨叫。
李正鹤没管他们,大声用英语说:“我知道你在看着!我了解你受的训练!毕竟我接受的也是差不多的东西!来吧,看看我们谁能活到最后!
“下面,作为开场,同时,也作为你到底还残留了几分人性的测试,我要枪毙一个小孩子!”
说着,他对部下使了个眼色。
马上部下就从一名父亲手中抢下一个可能只有八九岁的小孩子。
那父亲绝望的抱住部下的腿,不让孩子被带走。
李正鹤举枪,精准的爆了那父亲的头。
小孩子吓得不敢动,就这么被拖到了李正鹤跟前。
“我数十声!你什么都不做的话,这个小孩,就会和他爸爸在天国相见。”李正鹤用刚刚爆了小孩老爸脑袋的M1911手枪指着小孩的头,手动拉开击锤,开始倒数。
**
桐生和马一下子被扔到了道德的抉择面前。
刚刚那一枪,他已经知道,这个敌人杀人不眨眼。
他知道这个敌人会在倒数结束的时候,枪毙那小孩。
他也知道,自己出去,必死无疑。他唯一的优势,就是人在暗处。
他知道,正确的、合理的选择,就是坐视那孩子死去,然后为他,还有他爸爸报仇。
他知道这个选择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但刚刚,李正鹤的话回荡在他的脑海里:“这是对你还残存多少人性的测试。”
桐生和马扪心自问,在这里坐视李正鹤射杀那孩子的自己,将来还有什么资格,自称英雄。
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去指导阿茂。
换成阿茂的话,他肯定会出去,用自己的生命,换小孩的命。
这不是合理不合理的事情。
这是正义。
但是现在自己走出去的话,那孩子,还有所有的仍在会展中心内的人,说不定最终都会死。
要放弃孩子的生命吗?
说起来,勇闯夺命岛里,也有类似的情节,然后肖恩康纳利的角色的选择是……
**
这时候,李正鹤在数完五之后,突然对孩子说:“喂,孩子,你叫什么?”
小孩子颤颤巍巍的带着哭腔,说出自己的名字。
“不错的名字呢。CIA的特工!听到了吗?记住这个会因你而死的孩子的名字!”
然后,他省略了四三二三个数字,大声喊:“一!”
**
这一瞬间,和马放弃了思考,凭借自己本能,凭借他的心,做出了选择。
“等一下!”
他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
南条整个人都惊了,她拉住和马的衣服,小声说:“你干什么?你出去了的话,谁来拯救大家?”
“你。”和马也小声说,然后对南条竖起大拇指。
不可能让南条出去,因为对方听过和马的声音,也知道和马有一口流利的纯正的英语。
桐生和马站起来。
“我投降。”
他看都不看悄悄在阴影里开始转移的南条,用敏捷的动作,从横梁上下到地面。
这敏捷的动作,一看就不是平常人。
**
李正鹤笑了,然后对着孩子的头扣动扳机。
然而,枪没响。
“看起来,”李正鹤说,“你和我,都把对方想得太坏了。自我介绍下吧,超级间谍先生!”
目标冷笑道:“我说了,我是你打不死的敌人。”
李正鹤的部下怒吼:“混蛋!头儿问你番号!”
“不愿说算了。”李正鹤摆摆手,“搜身。”
于是李正鹤的部下之一,保持距离用枪指着目标。
另一名部下从另一侧靠近目标,小心的没有挡住射击线。
只要目标轻举妄动,子弹就会射穿他的心脏。
**
桐生和马很冷静,他知道南条会制造机会的。
只需要对方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移开一瞬间——
这时候,他听见头顶冲锋枪扫射的声音。
一直非常警觉的敌人,立刻把注意力转向了枪声——如果不是枪声,只怕他们会继续雷打不动的盯着和马!
——干得好啊,南条!
和马一把抓住靠近自己的敌人的手臂,把他拉到自己面前,迫使他枪口对准他的同僚。
和马替他扣下了扳机。
这种状况下射击,根本没准头,所以子弹只是打中了目标的肩膀——就这还是运气好。
“那是幌子!”敌人的头儿举枪瞄准和马。
但这个时候,南条的扫射,让挂在众人头顶上的巨大的,可能是硬纸板做的死星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