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ove扣人心弦的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線上看-888.三尸之惑看書-y9s0y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88、三尸之惑
当年紫霄宫开,鸿钧讲道之时,传下斩三尸之道,后听道者进一步问询,鸿钧说了一句,那就是以先天灵宝为依托斩三尸更容易些,以至于后来洪荒修士斩三尸之时,皆以此为基准。
然先天灵宝总有尽头,一般修士手中有一件就十分了不起,哪有三件那么多?
故而,到了后来,这种斩三尸之法逐渐被抛弃,修士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谁也不会认为自己没有证道可能,哪怕为了将来的可能,也要换一条路行走。
道家,逐渐以顶上三花为引,而佛门则以自身舍利子为依托,行那斩三尸之法。
道家还好,三花本就以精气神为根基,行天地人之数,寄托善恶执倒也相得益彰,可到了佛门却有些麻烦了。
舍利子是佛门修士的根本,然却非以精气神为根基,更不分你我他,每一颗皆是糅合而成,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佛门某一个阶段所有修为的集合体,修为越高,舍利子的数量也越多,比如燃灯,到了现在,他身上的舍利子就有着17颗之多。
佛门以自身舍利子为寄托斩去三尸,在洪荒之中,可谓最容易的一大势力,因为每一颗舍利子都相当于一个小一号的自我,寄托三尸自然容易许多,可这般方法,却有着一个较大的弊端,那就是斩下容易,日后三尸合一势必艰难不少。
当然,佛门知晓这一点的,却是绝少,换言之,知晓这点的,在佛门或许只有接引准提二人,就是如来至今是否明了还是个问题。
可今日,这个信息却有了改变,四大菩萨化身被斩,以八宝功德池之内功德重塑,冥冥之中,也发现了自身这种斩三尸之法利弊,特别是重塑三尸化身之后,反而和此前相比,要圆润不少,就好似将一身尘埃洗涤一般,往日还存在的些许生涩感也消失无踪。
大势至菩萨倒还好些,他本是佛门中人,是多宝转化如来之后跟着如来混,才有了今日成就,对道家各法所知甚少。
然观世音、文殊、普贤却不然,三人本就是阐教二弟嫡系弟子,虽判教之前,还没有斩三尸入准圣,可其中方法、内情却十分明了,这些信息,元始天尊也不会瞒着他们,往日里对此也没有多加比较,今日却重塑化身,却发觉了不同。
按理,三尸化身身陨重塑,也该是有所损耗,什么实力下降之类多少要有些,可如今状况却有些相反,这就反常了,反常得让三人对佛门舍利子斩三尸之法有了怀疑。
这也正常,就好似本该赔钱的生意反而赚钱了,是个人也会对此产生疑惑,进而对反复推演自身,以明了其中真正的内情,哪怕不为了过去,也需要为日后做出总结。
观世音三人今日便是如此,四人相互对视之时,当场就将大势至菩萨这个懵懂的家伙抛在脑后,对视之时多了一份默契。
“今日八宝功德池内功德为吾等四人重塑化身,却已见底,也不知何日才能重新蓄满!”
大势至菩萨不知道观世音三人心情,他看到有些空空如也的八宝功德池叹息一句,却引得三人眉头微微皱起,有一种日后更加艰难之感。
“多谢圣人!”
观世音朝着虚空微微一拜,其他几人也赶紧跟随,她这话,却不仅仅是在感谢接引准提的护航,更有着提醒文殊普贤场合不对之念。
“此番还多亏了燃灯佛祖为吾等挡下截教追杀,否则今日吾等舍利子能否逃脱还是个问题!”
文殊陡然抛出一个感谢,让其他人明显一愣,恼怒间转头看到文殊一本正经模样,其他三人很快明白文殊根本就是在说反话,有着一种强行为燃灯解释的意思,这番话明显也不是说给他们听的,而是说给可能还在观察他们的接引准提听闻,释放一种自己顾全大局的意思。
“却是如此!燃灯佛祖如今也不知如何了!说来,弥勒佛祖的功劳也不能忽视!”
观世音和普贤二人还未接话,大势至菩萨却紧随发言,在他看来,自己才是如来这个现在佛真正的嫡系部队,而眼前的观世音三人虽也算大乘佛教一系,但和如来佛祖不过是合作关系更多一些;
故而,大势至菩萨觉得自己有理由点出弥勒这个威胁,他这话一出口,普贤三人心中却笑了。
“菩萨有理,却是不能忽视了弥勒佛祖功劳,若非他最后抵挡,吾等今日能否归来还真未定!来日见了,自然要当面感谢一番才行!”
观世音附言而上,大势至菩萨听了含笑点头,心中更为自己机智点赞一番。
四人说话间出了八宝功德池,一个身影缓缓出现,来者正是菩提老祖是也,有着准提本体遮掩,本一直在此间却让其他四个准圣根本无法察觉,不得不说圣人手段端是神妙莫测。
菩提老祖叹息一声,何尝不知四人心中芥蒂不小,但他也没有劝说之意,更知道无论如何劝说,也不会有丝毫效果,还不如当作不知为好。
再者,他也认为哪怕三个佛祖门下再相互提防,也不至于相互之间发生大战之事,无非是日后合作之时需要衡量一番罢了,他哪知晓,今日这个芥蒂不能解开,日后只会越来越大,以至于难以介怀,行了他认为绝不可能发生之事。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眼前,观世音几人出了灵山,便朝着不周山残脉而去,本就是他们的任务,虽心中不爽,但该做的事情还得做,眼前多事之秋,想要休息一番,却是想也别想。
四人一路行走,等他们接近积雷山之时,看到远方杀气冲天,本能的就想着近前帮助一番,可没等他们出发,就听到一个声音在他们耳边想起。
“四位道友可要想好,今日你等若是出手,与截教因果势必大增!”
说话的乃是玄都是也,早八百里之外,他就发现了观世音四人,若非他们有了动作,他还真懒得开口说话。
玄都这番话,也让观世音四人停下手中动作,心中衡量起来。
他们哪里不知,今日他们出手,对积雷山之战而言,佛门必然得利不小,至少拔除积雷山这个钉子就足矣让佛门在西牛贺州影响力大增。
可一旦这么做了,却有两大弊端,一个是西游后续劫难很可能不再有野生妖怪寻找事端,另一个,则是刚刚和截教了却的因果全然失效,后续影响难料。
除去这两大弊端之外,对他们四人而言,最重要的却是仇恨点问题,截教日后的所有恼怒都很可能会倾泻到他们身上来。
若是换做以往,他们还真不惧怕,佛门势大可不是开玩笑的,可刚刚经历了被燃灯过去佛一系和弥勒未来佛一系的出卖,四人哪还敢将所有佛门大能看作自己后盾?别到时候又被出卖干净,那才是可怜了。
不得不说,燃灯自保做出的算计影响开始出现,四人这么一个犹豫,也代表着四人没有了全身心为佛门风险的可能,从集体开始往个人倾斜,今日如此,日后亦然。
“阿弥陀佛!积雷山有燃灯佛祖化身坐镇,吾等四人还是少给佛祖添麻烦为好!”
观世音声音很轻,但这话却提醒了其他三人,当真他们出去帮忙,别到时候又被燃灯卖一次,或者说,人家燃灯说不得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出手,好将一切恩怨直接推给四人。
“菩萨所言甚是!有燃灯佛祖坐镇,吾等还是不要去打搅为好!如来佛祖如今孤身一人在不周山残脉等待,吾等还是早日前往为佳,莫要让佛祖等急了!”
大势至菩萨这句话一出,更给了四人台阶,似乎如来化身在不周山残脉孤身一人直面诸多势力,该危险万分,眼前积雷山小小战场,实在不足为虑。
“阿弥陀佛!却是需要加速才行了,当早日赶往,莫要让佛祖等急了!”
普贤也紧随其后确定台阶,他话一出口,四人再不管积雷山之事,流光划过,直直朝着不周山残脉飞掠而过,也让白云之上玄都几人有些面面相觑。
本来,玄都说出这句话,也不过是尝试一下而已,本以为以佛门猖獗之心,只会犹豫一番而后坚决加入积雷山战场,他为此,还十分纠结,想着是不是要帮着积雷山阻挡一下四大菩萨。
不说玄都,就是刘浩刚才也有这番想法,甚至借口都想了不少,到最后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参与对策,本来想着等四大菩萨靠近,直接画出‘天之符篆’将四大菩萨收入次元空间约束一段时间,可没想到人家根本被玄都一句话给吓走,脑袋都有些蒙了。
“玄都,你着影响力当真不可小觑!却是让贫道刮目相看了!”
不说刘浩,就是云中子都有着高看一分,想着是不是自己久未在地仙界行走,和世界脱节了?
玄都苦笑一声:“道友莫要调侃,便是贫道,也有些奇怪!”
刘浩呵呵一笑,没有追究,反而对四大菩萨方向有些古怪:“看他们方向,也是不周山上古巫妖战场,莫非混沌钟要出世了不成?”
刘浩也是随意这么一说,哪知道玄都和云中子却当真了。
“道友有感混沌钟将出?”玄都郑重询问,让刘浩为之一愣。
“那倒是未曾,不过四人这番急急匆匆,不得不让贫道有了这般想法!”
“如此还好,倘若真是混沌钟出世,不说准圣,便是圣人也难以抵挡吧?”
云中子感叹一声,玄都却摇头失笑起来;
“其他圣人贫道不知,家师却不会参与!”
这话,让云中子为之一愣,疑惑看向玄都,一旁,刘浩解释起来。
“开天三宝自有定数,混沌钟本就是通天教主天定之宝,三清一体,其他至宝或可争夺,混沌钟却不会参与,道德天尊如此,你那师尊亦然!”
云中子恍然大悟,玄都却有些奇怪看向刘浩,这事他知晓本是老子告知,刘浩知晓难度是自己算计出来不成?
“当局者迷罢了!”
“原来如此,旁观者清!”
玄都信了刘浩解释,他以为这不过是刘浩推断罢了,哪里知道根本就是刘浩得了天地玄黄功德尺之后的感悟。
三人谈话之间,下方积雷山牛魔王摆好的万仙大阵却被打乱了不少,特别是佛门摆出八百罗汉大阵对冲之时,更是让这个堪堪只能维持的万仙大阵失了方寸。
好在牛魔王有着阵图在手,虽被打乱部分,其他方位依旧能够维持,这也使得妖族和佛门这场大战各有得益。
“积雷山有些乱了!”刘浩一句话让话题回转,几人也将目光朝着下方看去。
“看来牛奎借手万仙大阵阵图时日不久!”云中子给了解释。
“还是修为不足以维持,换一个准圣,却要好上许多!”玄都。
“真若是换成准圣,佛门这一关可就难受了!悟空,你也休要在此多看了,还是返回火焰山带者唐三藏继续西行吧!”刘浩猛然间将话题转向孙悟空,使得这猴子从思考之中惊醒。
孙悟空陷入思考,却是因为方才刘浩和玄都讨论混沌钟之言,他哪里知道这么多隐秘,只感觉这事天大,想要询问,却又不知从何开口,只得陷入自己思考之中,如今被刘浩惊醒,才摇摇头不去再想,眼神迷惑的看着刘浩,似乎想要对方给自己一个解释。
“悟空,积雷山之战到了现在,也该稳一稳了,你也看到了,混沌边缘的准圣之战已经结束,这里的大战再继续下去,不过是多些伤亡,于事无补,还不如早些结束为好!”
“师弟,莫非俺老孙灭了火焰山大火,这里就会停下不成?”
“自然如此,此战借口本就是芭蕉扇,既然火焰山覆灭,积雷山之战佛门势必没了缘由!”
“哈哈哈,当真是滑头,今日积雷山只要不倒塌,西牛贺州妖族就有了领头羊,日后佛门就有的难受啰!”
“然也,西牛贺州日后一盘散沙的局面将不复存在,佛门势必要耗费不少心力稳固基本盘,不周山也好,玄武洲也好,道门各大势力皆对此要大赞一声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