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fdn好看的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線上看-第272章 小插曲-o9ana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李云逸翻了个白眼就转过头去了,根本不和风无尘有更多眼神上的交流,风无尘无奈叹气,不明所以,却是不知,转过头去的李云逸看似对下方第三重平台争相向他举杯示意的诸臣笑脸相迎,实则在他心底,震荡刚平。
李云逸并不是故意给风无尘摆脸色看,事实上,他也能完全明白风无尘刚才为自己等人解围,甚至直言道出一个月前大阴山脉一战真相的缘由。
两个字——
捆绑!
风无尘是想把他,甚至南剑宗,都与自己这一方捆绑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他的目标并非自己,而是江小蝉!
正如之前所说,南剑宗看似家大业大,同南楚皇室一脉相传,如并蒂莲花,不可能分开,哪怕就在前不久,风无尘和南剑宗还在为芈虎做事,虽然也可以说成是为南楚皇室效劳,但那一次的选择错误,必然会给南剑宗和风无尘涂上些许污点,多年之后,一旦风无尘大限降临,撒手归西,没有了他镇守的南剑宗会不会因为这些历史残留的污点而惹祸上身,未来之事谁都不敢保证。更何况即便是现在,风无尘还在的情况下,因为芈虎之事,南剑宗已经倍受牵连了,在市井上的风传并不好,在这种情况下,风无尘当然要未雨绸缪了。
要想稳住南剑宗这条大船,当南楚皇室震荡的时候,自然是要依附更强者,或者说……未来的最强者!
江小蝉未来有朝一日是否能踏上圣宗师的玄妙境界?即使是风无尘在半步圣宗师之境困足数十年,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他也不需要江小蝉真的能成圣宗师,只要给世人,给在场的诸多大臣吐露一个可能,这就足够了!尤其是大阴山脉一战,江小蝉的确展现出了超强的能力,再加上她才刚过十五岁的年龄……
一场大戏就这样揭开了帷幕。
风无尘也不期待江小蝉能在短时间做出突破,甚至更不希望如此,因为一旦江小蝉在这么短的时间成为圣宗师,局势飘摇下的南剑宗受到的影响只怕会更大!当然,也有可能,南楚皇室为了限制江小蝉,朝南剑宗倾斜大量的资源,试图培养出另外一个圣宗师来牵制江小蝉。但这些必然都是后话,也只是可能,风无尘想稳住南剑宗于南楚的地位,他暂且只能这般选择。
站在他的角度上,他做的没错,甚至可以说堪称完美,在朝野群臣面前为李云逸解围,为江小蝉主持“正义”,日后只要江小蝉有所成就,必然都会想到这段后者成名的佳事,也会想到南剑宗,南剑宗在南楚的地位也会更加稳固。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风无尘这次主动上前解围的结果都不亏,只是过程中对江小蝉辉煌战绩的描述夸张了一些,减弱了福公公的存在。
“只可惜她没有任何回应。”
“否则能更完美一点。”
风无尘在心里嘀咕着刚才的些许不足。另一边的李云逸脸上笑语盈盈,却无人看到,他眼底的冰寒彻骨。
“一群傻子!”
“真是风无尘告诉你们什么都信什么!”
李云逸理解风无尘此行的做法和用意,却绝对不支持,因为,其中的漏洞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在风无尘夸张描述江小蝉战力之恐怖时,他最怕的,就是芈松柏恼羞成怒,突然出手试探。好在,芈松柏最终还是被风无尘镇住了,他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如果发生了……”
李云逸眼瞳眯起,寒光冷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如果能捕捉到他此时的真实眼神,定会感到万分的恐怖!
……
随着李云逸、各大诸侯国王侯、风无尘的相继落座,这件事似乎就这样过去了。如果放在平日,定会引发巨大的轰动,余波甚至会持续数天之久,连四方馆的门槛都会被踩塌。但是今天,最为瞩目的焦点必然不是此时大殿里的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是江小蝉,而是——
“贤王大人到!”
大殿外广场空荡,传来太监总管文公公的尖锐呼声,声音传入大殿的一瞬间,整个大殿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精神一凛,纷纷朝门口望去。
风无尘也不例外,眼瞳微震。
楚贤王,来的够早啊!
此时距离内荐推举结束的子夜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他这么早就来了?
是胸有成竹。
还是迫不及待?
众人杂乱臆想,一身雪白蟒袍的楚贤王已经在众臣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一脸和煦的微笑,眉宇之间没有一丝疲惫,不断抬手和众人打招呼,就像是——
此地的主人!
看到这一幕,大殿里的众人,尤其是曾参加过芈熊告慰群臣晚宴的老臣甚至都不由产生了一种错觉,如果楚贤王脱去身上这身雪白蟒袍,再换一张脸的话,活脱脱的芈熊重生啊!
“诸卿辛苦了。”
楚贤王一步步朝第一重高台走去,脚步控制的很慢,不断挥手示意,如朝典检阅,这一幕,令这群英殿更像是他的主场了。
先发制人?
李云逸注意到大殿上每个人脸色的细微变化,有人欢喜,就像是一下子有了主心骨,有人大皱眉头,更多的,则是面露犹豫和忐忑。
泾渭分明。
前者显然是早已站在楚贤王那边的,第二种对楚贤王这番作态明显不喜的,肯定是选定叶向佛的,最后一种,也是数量最多的,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下定决心,还在踌躇的。
李云逸一眼扫过并没有思索太多,更因为,楚贤王走的虽慢,但大殿就这么长,他终于踏上了第二层台阶,走入各大诸侯国席位的包围中,一成不变的微笑,令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诸位侯爷辛苦了。”
“贤王大人更辛苦。”
无论心里多踌躇,大面上的礼节还是要做足的,诸葛剑众人纷纷起身行礼,李云逸也不例外。本以为和下面众人一样只是表面上的寒暄,诸葛剑等人只想等楚贤王过去都准备坐下了,却见楚贤王突然一顿,笑着望向诸葛剑鲁冠侯道:“事已至此,各位侯爷可已做出了选择?”
静!
楚贤王登场,整个大殿本来就陷入了一片寂静,除了回应没人敢多说话,尤其是当他这询问道出,全场更是气氛一紧。
各大诸侯国的选择!
楚贤王竟然把这个问题当场问了出来,就当着众臣的面!如果这还不算是赤裸裸的招揽,还有什么能算?
“这……”
首当其冲的诸葛剑面露难色,忐忑不安,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但显然,楚贤王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一双包涵轻笑的眸子盯着诸葛剑,如要看透他的一切!
威逼!
楚贤王的压力简直无所不在,无刻不在!
“真是过分!”
下面已经有选定叶向佛的人面露不爽了,但也是敢怒不敢言。正当所有人都认为,诸葛剑这次恐怕真得当众道出一个选择,并且这个选择十有八九只能是楚贤王之时,突然——
“镇楚王大人到!”
文公公清澈透亮的声音再次传入大殿,人人精神一凛,神色更严肃了。
叶向佛也来了!
楚贤王前脚刚来,叶向佛后脚就到了,莫非是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不成?他是来特地压制楚贤王的?
“哦?”
楚贤王瞳眸一颤,终于放弃继续逼问诸葛剑了,扭头朝大殿门口望去,只见一身灰色蟒袍飘然而至,一张略显沧桑的脸显露众人面前,不是叶向佛又是何人?
即使他现在没有身着甲锺,只是一身王服,绫罗绸缎,点缀精致,但就在叶向佛踏入大殿的一瞬间,众人仍然清晰感到一种如临千军万马的煞气扑面而来,霸道雄浑,令人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再加上他身后足足数十位饱经沙场的猛将紧随,一入殿,众人赫然有种身处战场中心的感觉!
不错。
今夜就是一场大战!
兵不血刃的王权之斗,皇权之争!
“拜见镇楚王大人。”
寒暄再起,一如楚贤王入殿时一样,不过这次神色大定的完全换了一拨人,和之前迎接楚贤王的完全不同。
叶向佛一一点头回礼,脸上波澜不惊,让人完全猜不到他心里所想,身后诸将更是军威肃穆,凝重的气氛包裹整个大殿。就在众人心神惴惴的注视下,叶向佛一步步朝楚贤王走去。
王见王!
叶向佛和楚贤王肯定不是第一次相见了,无论是在叶向佛大营,还是在正阳门,他们都见过了多次,但眼前这一幕是之前那些完全没法比的,只因为——
今天是真正见真章的时候!
南楚皇权花落谁家?
午夜必出分晓!
“足以载入史册的一幕啊!”
有人暗叹,后悔没有带画师前来,如果把这一幕誊下来,必是传世之作!
叶向佛和楚贤王今夜的第一次会晤,将会以哪句话来开场?是阴阳怪气的字字珠玑,是一如往常的寒暄,抑或是——直接就是针尖对麦芒?
看着叶向佛沿着台阶走上前去,人人心头莫名期待,眼里更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其他人都是陪衬。但是就在这时,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砰!
叶向佛刚踏上第二重高台,属于各大诸侯国的席位所在,正要从其中穿过,略显昏暗的余光轻轻一扫,突然,瞳眸一下子定住了,牢牢锁定在景国席位,李云逸所在之处!
停下了?
叶向佛突如其来的停住脚步令人错愕,尤其是后者眉宇间浮起的狐疑,更令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情况?
“易风军师,有什么不对么?”
正当人人惊讶,不知是何缘故时,突然,叶向佛开口了。
“易军师。”
“近日在京都住的可好?”
这……
也是压迫?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下意识认为,和楚贤王一样,叶向佛也是在暗地里向李云逸等各大诸侯国施加压力,问法不一样,但应当和楚贤王的目的是一样的。
可是,他们这么想,李云逸肯定不会这么想。因为,此时是他站在叶向佛的正对面,也唯有他能真正看清,叶向佛看似直视而来的炯炯目光并非指向他,而是——
他的身后!
李云逸心头一震,依然平静施礼,脸上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劳烦镇楚王大人费心了,还好。”
就这?
众人听着李云逸和叶向佛的谈话,半天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
如果是压迫,叶向佛这也太委婉了吧!
良机不可失啊!
果然,就在叶向佛似乎想要继续再说什么之际,一旁,楚贤王眼底精芒一闪,突然上前,笑道:
“镇楚王多虑了。”
“四方馆由皇室掌管,环境自然是没得说,无论是易风军师还是各位侯爷定然都不会受委屈的,还请镇楚王放心才是。”
“镇楚王,请入席吧?”
楚贤王堵住叶向佛的嘴,立刻侧身作邀请状,却一点都不显得低三下气,恰恰相反,此时的他比之前更像此地的主人了,似乎大殿里的一切节奏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令人无法拒绝。叶向佛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又深深望了李云逸一眼,精芒一闪,似乎终于确认了什么,眉宇间虽还有狐疑,但还是继续迈动了脚步。
“贤王兄客气了,您请。”
嘴上说的客气,叶向佛的动作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径直从楚贤王身旁走过,坐在了属于自己的席位上,同风无尘轻轻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完全没有数日前南阳城一战的尖锐,就仿佛那场使得二十余万士兵惨死的恶战只是一场泡影并非真实。至于邹辉,即便他是楚玉阁首尊,也是没资格踏上第二重高台的,更别说是叶向佛、楚贤王、风无尘三人独享的第一重了。
“呵呵。”
对于叶向佛毫不客气的行为,楚贤王轻轻一笑,似乎并不在意,随即跟上。而就在他落座的一瞬间,整个大殿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不由心头一振。
三人齐!
三足鼎立?
新南楚三大巨头?
不!
同眼前三人相比,司马跃公羊裘他们算什么东西啊!叶向佛三人才是真正的王朝巨头,风无尘只有南剑宗或许是最弱的一个,但即便是他,也拥有颠覆整个南楚的力量!
“嘶!”
人人心头暗抽冷气。李云逸望向前方高台的视线也有些忌惮,只是,他所看的并非他们三人,只是其中之一。
叶向佛!
“这个老狐狸!”
“还真差点被他看破了。幸好我早有准备。”
在其他人看来,刚才叶向佛突然驻足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最多算是对各大诸侯国和李云逸的威慑。但无人知道,李云逸在刚才那一刻有多紧张,要是让叶向佛看破了,他对今夜的安排和布置,甚至都不用等鲁冠侯上场,恐怕就要直接宣布失败了!
幸好。
你魔高一尺,我道高一丈
从叶向佛看起来,他显然仍心存狐疑,但也算暂且瞒住了。
这边,李云逸平复着心头激荡。另外一边,一片静默下,如这座大殿主人一般的楚贤王终于又站起来了,一脸和煦的微笑,朗声道:
“哈哈哈哈,既然人已到齐,主宾皆欢,自是良辰!”
“开宴!”
楚贤王大手一挥,脸上满是笑意痛快,甚至不同叶向佛风无尘商议,直接宣布提前开宴,俨然是以此地的主人自居了,令人不由浮想联翩。
楚贤王今夜这般豪放,莫非是真的对今夜内荐结果有了绝对的把握不成?
他这几欲爆棚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
是各大诸侯国暗中支持?
还是在今天下午这段时间,他真的成功挖了叶向佛的墙角?
随着楚贤王的大手一挥,整个大殿立刻歌舞升平,莺歌燕舞,琴声美妙,绕梁三日而不绝。作为这场算的上南楚最高规格的宴会,楚贤王的安排着实周到,比李云逸他们在东景苑观赏的歌舞好看多了,舞者更是个个光彩夺目,各有风韵在其中。
只可惜,此情此景,又有谁能安然消受?
只有歌舞,不闻人声,亦不见觥筹交错,人人如泥塑。直到——
铮!
曲终,人散。
舞者歌姬匆匆退场。
群臣看着这一幕,眼里皆是羡慕之色。他们多想也能离开啊,只可惜,他们不能。并且与之相反,这些舞者歌姬退下之时,就是他们受苦受难,备受煎熬的时候了!
果不其然。
一片死寂中,众人看到,楚贤王不同风无尘叶向佛商议,又一次独断站起,并且直接站定在了第一重高台的最中央,如君临天下,俯瞰众生。脸上和煦笑容依旧,却有多了几分肃穆庄严。看到他这幅表情,众人焉能看不出他这是要做什么?
决定南楚未来数十年的内荐,要正式告一段落了!
它于两天前的午夜开始,随后如狂风骤雨般席卷整个南楚皇城,所有三品以上官员王侯人人胆战心惊,如置身惊涛骇浪之中,日夜难安,倍受折磨与煎熬。
现在终于到这决定未来的时刻了。但是,这意味着他们以后就不用再受折磨了么?
不!
今夜的这场宴会,必然是这场折磨的巅峰,却无人保证,它就是未来煎熬的终点,甚至可能是——
新一轮折磨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