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f38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鄉野小神醫》-第三千一百二十八章聰明的徐朝燕分享-5lhvr

鄉野小神醫
小說推薦鄉野小神醫
“所以……”说到这里,徐朝燕才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和知识不够用了,于是她抓了抓脑门儿,很是头疼的苦笑道: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总之,在我看来,她们如同神经异常的小疯子。在什么都不信,只相信你的情况下,她们也会执着又偏激的依赖着你吧?当察觉到你对杨雨琴比对苏玛她好很多,苏玛甚至还恨上杨雨琴了呢?”
听了徐朝燕这番语无伦次的话,张振东缓缓展开眉头,眼神明亮,很是欣慰的笑道:“徐朝燕,你很不错啊!居然这么聪明,看来你也是个宝藏女孩儿了。”
“我?我是宝藏吗?哈哈,人家哪有那么厉害呀……”被张振东这样一夸,徐朝燕的少女秉性立刻就展现出来了。
就见她在后面眉飞色舞,咋咋呼呼的假谦虚了,实则是非常得瑟,非常开心。
“你说的不错,我虽然治愈了你那四个学姐,可她们依然是病人。”张振东微笑着说道。
“都被治愈了,那她们怎么还表现的不正常呢?”
徐朝燕摸了摸她的小巧额头,满脸笑意的问道。还在为“宝藏女孩儿”这个封号而开心。
“确切的说,她们无法正常了。”张振东说到这里,就又看了齐真圆一眼。
“不错,她们和我一样,无法恢复正常了。”齐真圆略微害羞的点点头。
因为她真不想在徐朝燕面前,不断的表现自己的不正常,自己的悲惨遭遇。
可想到徐朝燕虽然不是张振东的女人,但也是张振东呵护、关照的女孩子,就如同张振东的**,和自己也算是“一家人”,所以她也就懒得再徐朝燕面前隐藏什么了。
而是直言不讳的说道:“毕竟我们都是被人当狗对待过的女人,尊严和人格,早就被撕的粉碎了!”
听了齐真圆的这话,徐朝燕再次脸庞一白,眼神悲悯的看着齐真圆的后脑勺。
虽然齐真圆的这句话很短,可徐朝燕却是再次读懂了齐真圆那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经历。
而且在徐朝燕的脑海中,还浮现出了齐真圆在洗手间里,带着狗链子,被人欺负,且被迫吃**的画面……
“是你张大哥,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赐予了我们一个崭新的人格。这个人格,跟以前无关,跟世俗无关,所以……我们虽然不稀罕回到过去,不稀罕回到世俗,但也回不去了。既然回不去,所以我们这样的女人,在你这种正常女孩儿的眼中,我们就是不正常的。”
“你这样说,她怕是听不懂。”张振东摇摇头,感慨道。
“还行,还行,我听的马马虎虎,似懂非懂……”徐朝燕俏脸悲悯,恍恍惚惚的点头道。
“那你说说,你圆阿姨的话是什么意思?”张振东撇嘴问道,不相信徐朝燕能听懂。
“无非就是,你对她们付出了巨多的善意和真诚,给了她们巨多的帮助。然后她们就**那么痛苦了。有你在,她们就会活的很开心。”徐朝燕眯着眼睛,一板一眼的说道。
“嗯,你这看法虽然浅显,不过也是一语中的。不错,只要有我在,她们就会活的幸福,开心,且有安全感。而且齐真圆刚才也这么说过。唯有我,能让她们相信,且让她们感到安全和温暖。”
张振东惊讶的回头看了徐朝燕一眼。没想到她还真能听懂一些齐真圆的意思。
面对张振东的惊讶和认可,徐朝燕顿时就又眉飞色舞了。
“所以说,她们现在的人格,是你赐给她们的,这也没错。可她们只能在你面前活的开心……那也就是说,她们只能活在你的世界里,无法回归现实了。所以,我听懂了圆阿姨的话。”
说到这里,徐朝燕自己给自己鼓鼓掌,很是得意的仰头笑道:“说的更简单些,她们无非就是一群被打击的丧失尊严和人格,然后逃避现实,只想跟着你混的女人而已。嘻嘻,看来我不爱读书,只喜欢看犯罪大师类的心理推理小说,还是有点儿用处啊。”
“什么?你居然喜欢那些跟犯罪心理学有关的小说?”张振东一愣。
“对啊对啊。”徐朝燕得意的点头道。
“那你可算是干了一件正经事,从那样的小说中,你的确是能学到很多,甚至还会帮你迅速长熟心智。”张振东赞叹道。
没想到徐朝燕不仅聪明,就是她的心理和心智,也快要长熟了。
难怪她还这么小,都能听懂自己和齐真圆说的一些话!
“是你张大哥,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赐予了我们一个崭新的人格。这个人格,跟以前无关,跟世俗无关,所以……我们虽然不稀罕回到过去,不稀罕回到世俗,但也回不去了。”就这几句从齐真圆口中感慨而出的话语,一般人可是很难听懂的。
齐真圆虽然觉得自己和徐朝燕也算是一家人了,不打算在她面前遮羞了。
可有些话将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她还是不太好意思说的太直接,不想暴露自己这段时日所遭受的屈辱,于是她就变着法的,往深处去说了。
结果徐朝燕轻轻松松就弄懂了齐真圆要表达的意思:齐真圆那苏玛她们,就是一群被打击的太惨,不想面对现实,讨厌了这个世道,只想跟着张振东混的,不正常的女人。
“虽然她们不正常了,也无法恢复正常了。不过我觉得也无所谓,只要她们还能开心的活下去就好。”这个时候,被张振东多次表扬的徐朝燕,她就变得更加活泼,更放得开了。
所以在齐真圆和张振东都沉默下去的时候,她又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你说的不错,反正她们都那样了,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她们能活的开心,不枉来这人世间走一遭就好。”张振东点点头,然后痛快的回忆道:“也就因为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所以看她们被暴徒们,那样欺负的郁郁寡欢了,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我就舍身救她们了。”
“舍身救她们?”
徐朝燕想了想,就脸庞微红的起身,双臂抱着张振东的脖子,两手的食指在张振东眼前点了点。然后她颤声问道:“是这个意思吗?你如同她们的丈夫,她们如同你的老婆,然后你们……”
“徐朝燕啊,虽然我不想让你过早的懂事,可齐真圆刚才说的对。女孩子早点懂事,未必是坏事。所以我也就懒得跟你打哑谜了。”
当徐朝燕坐回去之后,张振东深吸一口气,果断的点头道:“不错,我当时就是那样安抚苏玛,常媛媛,李虹甜,陈玉琪琪,乃至是杨雨琴的。”
“苏玛学姐,对妈妈杨雨琴充满妒恨,果然是因为张大哥……而我的妈妈,现在也如疯魔一般,纠缠着张大哥呢。”徐朝燕聪慧的低着头,红着脸思忖道。
“因为她们被男人折磨的忧郁了,不想活了,于是我就在想,我可以向她们证明,这世界上依然有一些男人,比如说我,就可以让她们快乐而幸福的活下去。而事实就是,通过我的努力,她们不仅幸福了,还不想死了,甚至是变得贪生怕死了。”
说到这里,张振东洒然一笑。“所以我对她们的治愈手段,也算是反其道而行之。她们怕什么,我就要让她们再经历一次,让她们硬着头皮去接受。治愈效果的确如以上所说的那般美好。而她们,也的确是变得只信任我了。”
“大哥真厉害……虽然学姐们有些时候表现的的确很暴躁,很偏激,很反常。可是很多时候,她们还是和和气气的,特别是聊到你的时候,她们真的很知足,很快乐。”又想了想那些学姐的表现,徐朝燕就抬起头来,崇拜的看了眼张振东。
“你大哥的厉害,可不止你看到的这一点点!要不然,苏玛和杨雨琴娘儿俩,也不会因为他而如同走火入魔。毕竟是妈妈和女儿的关系,纵然是她们遭受的打击惨绝人寰,丑陋不堪,可是从常理上来看,她们也不至于为了她们的恩公,而妒恨的如同仇敌。”
齐真圆心跳加速的看着张振东,想到了唐宫弥……
因为她和唐宫弥,何尝不是走火入魔?
只不过,唐宫弥现在还不知道她和张振东的秘密。
若是知道了,那丫头怕是会大受打击吧?
因为她和身后的徐朝燕一样,是个正常的女孩子。
“是啊,仔细想想,苏玛和杨雨琴的表现,的确是很夸张,很逆天!大哥,你到底有多厉害啊。居然让她们发疯了。”徐朝燕一怔,然后陡然睁大眼睛。
在齐真圆的提醒下,她才更加直观的感受到,那苏玛和杨雨琴的可怕和疯狂!
“有空的时候,我会把我的所有秘密都告诉你的。”张振东若有所思的沉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