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djd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 伍先明-第七百五十六章:圈套閲讀-vdd79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回去的路,依旧不是很畅通。
一个半小时以后。
钟天正回到村庄里,来到了李大富的烟叶粗加工工厂。
粗加工工厂办公室的门口外围,里里外外的围了好几圈人呢,男的女的都有,时不时的交谈着几句,男人们则抽着香烟蹲在地上,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办公室的门敞开着,里面烟雾缭绕的。
钟天正把车子停好快步走了过去,绕过人群走进了李大富的办公室里。
诺大的办公室里的会议桌两边,各自坐了很多村民,表情严肃或者愁眉苦脸的裹着香烟。
面前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
钟天正看着李大富李诗诗身边的位置,走过去拉开凳子坐下,伸手摸出香烟也点了一根,在边上旁听。
李诗诗看到钟天正的到来,目光与之交汇,钟天正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一会再说。
“大富,事情我们也跟你说的差不多,你觉得呢?”
一个年级稍大的大爷裹了口香烟,脸上满是皱巴巴的皱纹:“咱们年级大了,这些年要不是你租我们的地儿,给我们提供了额外收入,不然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也是非常感谢你的,但是现在合同马上就到期限了,我们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不继续跟你租了。”
“今天我们一起过来,就是告知你一下,毕竟大家也都是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了,好聚好散嘛。”
钟天正听了个大概,基本上能猜出来什么回事了。
坐在里面办公室的村民,应该就是李大富的“房东”了,他那些烟草种植地,就是在这些村民手里租来的。
看他们现在这个架势,应该是不想再跟李大富合作了。
“啊。”
李大富弹了弹烟灰,把烧到半截的熊猫香烟架在了烟灰缸的口子上,脸上笑容不变:“对,你们的意思我懂,咱们生意人嘛,讲究的就是一个好聚好散,买卖不成仁义在嘛,你们不想再继续租地给我李大富了,我也理解。”
“但是,今儿个,这么多人一起来,而且都是要跟我说这个租土地的事情,这让我心里觉得有些古怪啊,几位方便不方便跟我说上一说?”
李大富心里门清,这么多人一起来跟自己说土地的事情,八成是有人在背后捣鼓。
联合起来想涨土地租金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自己不租他们的地儿,这地儿也是空着,他们不会这么做。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要租他们的土地,而且价格出的还比自己高。
这一点,李大富心里非常的通透。
而且。
他大概率上已经想到了,是谁在这背后捣鼓了。
前一阵子张财宝就有过这方面的动向,而且李诗诗跟钟天正上次在市区还偶遇到了祥子跟张云军吃饭。
“对,确实是有人要租我们的地儿。”
负责这次牵头的对话人点了点头,也没有否认:“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了,那么我也就把话说得直白一点了,前些日子有人找到了我们,出的价格比你高,咱们的合同不是正好到期了么,所以我们想了想也就准备换人了。”
“这些年,你大富做人做事这一点没话说,而且在钱这块从来也没有差我们的事,整体都非常让人满意,但是呢,我们这些人肯定就不能跟你比了。”
“我们这些人,也就是小打小闹挣点小钱混口饭吃,现在有人出高价租地,我们肯定也是奔着更高利益去的,你说对吧?这个事情你也不能怪我们啊。”
话事人说到这里,也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低头裹着香烟,表情看上去似乎是难为情。
“这一点我肯定理解,理解。”
李大富双手合十点了点头表示了解,脸上的笑容似乎也是更加灿烂了,十足的弥勒佛式笑容:“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可否问一句,他们出的价格是多少?”
“比你高,而且高很多。”
话事人没有说出来具体的价钱,但是高很多这三个字就已经透露出了很多了。
“高很多?”
李大富听到这里,脸上的笑容不由有些一僵。
今天来到这里的人,有八九户人,他们手里加起来的地儿占了自己手里地皮的四分之一。
如果今天他们这些人真的不跟自己合作了,那么自己手里剩下的那些人,后续肯定都会来跟自己谈这个事情了,有些人之所以还没来,可能就是因为合同还没到时间。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自己烟草生意能做什么大,就是手里能搞到地儿,然后做了个一条龙,地皮一旦减少,那么手里的产业相对应的也就减小了。
到时候手里的产能少了,那么自己上面也不好交代啊。
这些是摆在明面上的招。
从这件事李大富甚至是猜到了后续会发生的事情,也明白了背后的人使的招数。
今天这些地让出去,那么自己手里的地后续会越来越少。
如果自己想跟他们继续合作,那么就必须把这个租地的租金提上去,自己手里这么多地,如果租金全部涨上去,自己未必能吃的消啊。
不得不说,对方的招挺损的,如同搅屎棍一样。
不管自己做哪种选择,哪种选择对自己都是不利的。
“要不就这样?”
话事人看着李大富皱眉思考着,心里基本上就有数了,把手里的烟头掐灭起身:“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别着急啊。”
李大富咬了咬牙,跟着站了起来:“大家先别着急啊,你们给我点时间,两天时间怎么样?我回头去商量商量,到时候大家做最终结论嘛。”
李大富肯定不会任由手里这些村民就这么把地给收回去的,这对他来说非常的不利,他需要点时间来应对这个对策。
“大富,实话跟你说吧,对方的意思是今天把事情给谈妥了,今天就能签合同把钱全部给了,全部给了。”
话事人不由重复了一句:“你懂我的意思吧,而且价格比你高出很多,很多。”
“……”
李大富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
很多很多。
这个词眼有点突出。
“咱们都这么多年的关系了,你还不知道我大富么?”
李大富有些不死心,开始打感情牌:“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我不止是租地而且让大家再就业,也从来不差大家的事,多给我一天时间,不过分吧?”
此时此刻。
李大富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他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给出了多少钱的租金,他需要去预算一下,看看到底能提多少租金上去才是合理的,短时间里他也不敢随口说个租金数目出来。
“行,那就一天吧。”
话事人思考了一下,跟周围的几个中年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也就答应了。
众人稀稀拉拉的起身,准备往外面走。
“等等。”
一直坐在边上没有说话的钟天正,叼着香烟突然起身喊了一句:“大家可否再等等,我说上两句?”
众人不由纷纷转头,看向了钟天正,当然,也只是多看了他两眼,也没人再搭理他了。
钟天正他们是知道的,从河道里突然飘过来的嘛,一直跟着梅姐,听说还是个什么警察哩。
李大富跟李诗诗也不由歪头看着钟天正,不知道他有什么想要说的。
钟天正站在座位上,看着正往出走的村民,提气说话,分贝也大了几分:“大家何不听我说完,在我看来,你们即将被人给套路了,小心人财两空哦。”
套路?!
人财两空?!
众村民闻言不由纷纷扭头看向钟天正。
当然了。
这不过是钟天正随口扯的而已,目的是让大家留下来听他分析分析情况。
话事人看着钟天正:“你什么意思?”
“大家先坐下来听我慢慢说,也不着急不是?”
钟天正把众人都给招呼回来了,拿出香烟给大家派了一圈,自己又续上一根新的:“我来给大家分析分析你们现在遇到的这个情况吧。”
“首先我要先做个申明,虽然我是李总的司机,但是不代表我接下来说的话就一定是向着他的。”
钟天正环顾了众人一圈,语速很快的继续说到:“我不懂你们这个土地租赁的资金是多少哈,我是个外行,但是我刚才从都到尾的听完了你们的对话,我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
“租金很高!”
钟天正说完,重重的裹了口香烟,没有说话了。
他故意留下了个空让对方接话,他说话那么就有了参与感,这样自己才能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
不然还没等自己分析,对方就走人了,那还说个毛线。
“租金很高,怎么就致命了?”
话事人皱了皱眉看着钟天正:“租金很高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对,对大家来说确实是好事,作为一个“房东”,谁都想自己的钱高一点。”
钟天正龇牙一笑,却是摇了摇头:“我不了解你们的行情,所以这个租金的价格是多少我就不说了,我是个外行,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对方能出这么高的租金,李大富为什么不出这么高的租金?”
李大富站在边上,默默的把玩着自己的手里大扳指,没有说话,等待着钟天正的下文。
这小子肯定不会站在村民的角度来声讨自己的。
村民们也不是傻子,虽然大家不继续合作了,但肯定也不会诋毁李大富,所以也没有人接话,视线都落在了钟天正的身上,等待着他的继续下文。
“咱们不说这个租金的事情,随便什么东西,这个价格都是有个行情价的,行情价有波动但肯定不会说波动很高,除非它是稀缺物。”
“举个例子,就说咱们手里这个塑料的打火机,它的价格是一块钱,那么可能根据销售场所不同,它有两三块的波动价,但它的价格范围就在这里,换句话来说它的价值也就在这里了。”
钟天正摊开手掌,上面放着一个普通的塑料打火机:“我作为一个打火机生产商,我租厂房做打火机的租金是一万块一个月,突然有一天,有人出十万一个月来租我这个厂房,你觉得有猫腻么?”
众人看着他,依旧是没有说话。
“李大富给你们定的这个租金标准,肯定也是考察了行情价以及自己的各种成本以后定出来的价格,以达到双赢的局面,他挣钱你们也挣钱。”
钟天正直入主题,也不拐弯抹角了:“但是现在突然有一个人以高出了他很多乃至几倍的租金来租地,你们觉得正常吗?光租地的成本就提高了这么多,他能赚到多少利润呢?或者说还有利润么?”
“呵呵,小娃子,你看你说的。”
话事人笑着摇了摇头,不屑一顾:“按照你这么说,李总好像都不赚钱一样,做烟草生意就是跟大家交个朋友一样。”
“赚钱是肯定赚钱的,这中间有多少利润咱们也不知道,也不用去过问,没意思,毕竟咱们揽不了这个活儿。”
钟天正拍了拍手掌,双手撑在会议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村民一干人:“我再直白点来说,这个以高租金找你们租地的人,跟你们签订的合同租赁时间肯定不长,按照我的猜测,一年差不多,两年撑死了!”
“!”
“唰!”
此话一出。
村民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钟天正。
就连一旁没有说话的李大富,不由的眼角睁了睁,恍然大悟,钟天正的这句话无疑是说到了点子上。
“一年?!”
钟天正嘴角带笑的看着众人。
“是。”
话事人有些错愕的扫了眼钟天正:“你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
“猜的。”
钟天正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只不过你们作为利益的受益人,被冲昏了头脑,一时间没有想到也是非常的正常。”
“这一片都他一家独大了,只要租金不是太低,你们还是得乖乖跟他们合作的,不然就没钱赚啊!”
“我估计着,等他一家独大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租金能有李总给的这么高你们都得谢天谢地了,不知道我这么说有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