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8nm熱門都市小說 紹宋 txt-第三十八章 白馬看書-b7tvb

紹宋
小說推薦紹宋
已经快到秋日,中午的太阳并不是很毒辣,但朱胜非却汗流浃背,因为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须知道,二圣又不是什么开国皇帝的父兄,本身就是退下来的太上皇,是眼前这位官家之前的君主兼父兄,当日靖康后搞得二圣并尊本身就保持了那二位的基本皇帝身份……换言之,根本就没有家礼、朝礼两说之论。
哪怕是用一个最荒唐的理论来解释,你们仨都是圣、都是帝,去掉身上的皇帝身份,纯当儿子看到去打猎五年才回来的父兄……那是你爹,跪一跪怕什么,非得为难我们?
但是朱胜非非常清楚,赵官家要是愿意这么干,就不会这么问了!
答跪,这位官家是现坐着的官家,真发怒了真能弄死他!答不跪,不是编不出来理由,但是士林的名声就全无了……这叫离间天家,使官家不孝不悌。
“陛下。”
就在这时,一人越次而出,却正是御史中丞李光,其人肃然以对。“父子天伦,兄弟纲常,何必论‘朕’?”
这话跟朱胜非心里想的一样,但听得此言,这位礼部尚书非但没有如释重负,反而盯着李光有些气急败坏之态。
“不必论朕?”赵玖若有所思道。
“正是如此。”
李光不用去看其余同僚的脸色,其实便知道自己老毛病犯了,但他的性格历来就是如此,一看到这种出头抬杠的机会,便要不管不顾直接上去讲,而且场合越大,越控制不住自己,回到家里也后悔,有人劝了也听,然后下次继续莽上去……只能说事到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相对了。
“礼部。”赵玖哂笑一声,并没有直接应许李光,反而只是去喊朱胜非。
“臣在。”朱胜非心下一惊,但还是硬着头皮李光身侧拱手行礼。
“你若为难,就去问问朕的父兄,看看他们二人要朕做何礼仪?”赵玖挥袖催促。
这也算是一种法子!
朱胜非如释重负,赶紧拱手趋步后退,然后转身而去了。
转过码头那边,二圣一行人下了船,几十个人抱成一团,一时痛哭流涕,失态至极,但别人倒也罢了,二圣本身是做过天子的,尤其是二圣之间在靖康中发生了种种龌龊,知道皇权的敏感,所以早早留了心往龙纛那里,此时遥遥见到一紫袍大员趋步而来,也是赶紧肃容。
而朱胜非来到跟前,心中也是一叹。
话说,太上道君皇帝是出了名的风流姿容,但也年近五十岁了,又在松花江上受了五年苦,早已经是鬓角花白,瘦削不似人形,穿上大红袍后,配上那副硬翅幞头,几乎可以兜风;而渊圣皇帝虽然才三十二岁,却是自少年便憋屈,松花江五年,估计也吃不上什么大豆高粱,此时身形虽在,却居然也有一点鬓角微白之态。
“朱卿!”看到朱胜非过来,太上道君皇帝居然认了出来,这毕竟是他亲手取的上舍及第。
“陛下!”朱胜非听得此言,几乎便要跪迎,但一念身后情形,却又只是拱手肃然相对。“臣礼部尚书朱胜非,见过太上道君皇帝、太上渊圣皇帝……官家有言来问。”
二圣俱皆凛然,其余正在哭泣的诸亲王也都肃容。
“九哥有何言语?”太上道君皇帝抹了一把眼泪,小心而又迫切。“为何不亲自过来?”
“官家正是为此事忧愁。”朱胜非耷拉着眼皮相对。“刚刚群臣起了争论,有人说官家过来当跪拜,有人说只要拱手便可……一时争论不下,所以官家遣臣过来问一问两位太上皇帝的意思。”
太上道君皇帝原本就在啜泣,闻言更是眼泪哗啦一下又旺盛起来。
而旁边渊圣皇帝却是忍不住直接跺脚:“哪里要什么跪拜?丧家之人,全靠九哥周全,此番正要去尊位,求一太乙宫使安顿,我不去拜九哥就算好了……便是真如北国传言,九哥因为邢皇后一事有所怨恨,今日不见我们也是妥当的。”
你是当哥哥的,便是宰了你也能寻唐太宗做个遮掩,跪拜个屁?!朱胜非心中无语,只是复又看向关键的太上道君皇帝。
太上道君皇帝固然有君父的身份所恃,但也是小心,只见其人抹去眼泪,上前用满是鼻涕眼泪的手握住了朱胜非双手,恳切相询:“朱卿,你与朕说实话……九哥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朕的路上听得风声不好!请你务必与九哥说清楚,朕经历北国,心灰意冷,绝无他想,也只求太乙宫使而已。”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朱胜非心中感叹,却嘴上不停:“如此,礼节当无碍了?”
“本就无碍……关键是想请朱卿提点一二,九哥到底是什么心思?”太上道君皇帝干脆拽着朱胜非双手不放。
而朱胜非几次想挣脱却都挣脱不开后,也是无奈,再加上毕竟有一番君臣之谊,却是掌不住劲,低声相对:“官家确有怨气。”
“怨到何种?”赵佶依旧不肯撒手。
而朱胜非想了又想,也只能低声再对,乃是将之前赵官家几处愤恨言语大约说来。
孰料,赵佶只听到一半,连‘每与操反’都没听到呢,便嚎啕于地,惊得朱胜非彻底失声,复又赶紧去扶,然后又是一场大乱,弄得一旁张荣都梗着脖子看呆了……后者现在都没想明白,就是这么一个人,当日为了修什么园子,就把成千上万的人给害的做了贼?
百余步外,遥遥看着码头那一幕闹剧的赵玖依旧坐着不动,而周围臣僚却多已经面色严峻,便是赵玖身后的那些帅臣、将军也都开始私下传递起了目光。
不过不管如何,朱胜非还是过来了,而其人紫袍之上,稍微带着闪光的鼻涕与眼泪,也是让许多人若有所思。
“陛下。”朱胜非俯首相对,颇有一种不辱使命之态。“二圣有谕,自家相见,一拱手足矣,而二圣之外诸亲王、郡王、国公,更当以大礼参拜官家……”
“那就让他们过来吧。”赵玖依然端坐不动。
朱胜非再度目瞪口呆,但这一次,却是不敢多言了,只能转身而去。
“官家。”
吕好问、赵鼎、张浚等相公再不能坚持,各自出列。
“事到如今,相公们就不必多言了。”赵玖还是端坐不动。“不要耽误天家相会。”
诸相公不是不想争一争,但诸人念及马上还有更重要的二圣安顿处置之事,却是一时为这位陛下气势所慑,居然不敢再言。
且说,赵官家久在后宫不出,今日白马津迎二圣突然再出来,满朝文武百僚,武臣自不必说,便是文臣之中也颇有畏缩之态,如今诸位相公相又因为心中顾虑马上要害之事,一时不敢多言,却是俨然有些让赵官家一言堂了……便是李光等人,也不再争辩。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官家要公然违背礼制之时,片刻之后,随着朱胜非引二圣、诸亲王、郡王、国公、郡君到来,赵官家却并未如想的那般端坐不动,使二圣难堪,反而主动起身,并遥遥朝两位红袍之人拱手:“见过太上道君皇帝,见过太上渊圣皇帝。”
群臣一时释然,连李光都叹了口气。
“见过九哥!”渊圣皇帝率先拱手回礼。
“见过官家。”道君皇帝居然也拱手回礼,却又小心翼翼,主动对相貌熟悉的九子称了官家。
“见过官家。”赵桓醒悟,即刻改口。
“二位太上皇帝一路辛苦。”赵玖失笑相对,再度拱手。
“未若官家辛苦。”双目红肿的赵佶一脸恳切。“为父在北国数载,多次闻得官家在南边得胜,不胜欢喜之余,更是知道官家辛苦……千古中兴,未如官家这般艰难的。”
言至此处,赵佶顿了一顿,复又认真相对:“早知官家有此神武英明,便该早将国事托付的……如为父领国,荒悖不堪,有北国之辱,也全数咎由自取。”
赵桓怔了一下,也赶紧跟上:“为兄也只恨自己有眼无珠。”
赵玖摇头失笑,却是没有理会二圣,只在渐渐起来的猎猎风中转向二圣身后其余人等:“尔等便是朕的兄弟了……一别五年,音容皆改,不如按照齿序报上姓名,让我重新认识一下,也算是正式将你们接回来了。”
众亲王也不是傻子,这其中不知道多少是在丰亨豫大时代折腾过的主,闻言自然乖巧。
“拜见官家。”一人当先而出,却是瘦削的几乎算皮包骨头,只带着三个小男孩一起俯首大礼参拜。“臣郓王赵楷,排行在三,这是臣尚存的三子……去年时臣在北方大病一场,若非官家在尧山大胜,金人畏惧敬重,许了衣药的索求,否则绝无今日相见的道理……臣经历此事,情知为天下事者,非官家莫数,且自知往日行事荒悖,心中羞惭,所以敢请官家削臣爵位,贬为平民,能与妻儿归隐乡里,便足慰此生。”
“你便是赵楷?”赵玖上下打量了一下,点了点头,却是说了一句古怪言语,然后一笑而过。“身体不好就先歇着……嫂子已经先回来了,大约在娘家居住,回去找她便是。”
虽然没有提爵位安置的事情,但言语中的随意也是可见的,赵楷如释重负,赶紧退下。
而赵玖则继续负手而立,眼见着其余皇子各自叉手上前,恭敬躬身大礼。
看的出来,五国城的生活,对这些皇亲贵胄的摧残是生理加心理的,很多人都不似人形。而许多官员见状,终于忍不住落泪,算是打破了沉默。便是许多有所准备武臣,也都喟然起来,然后放松了心态。
场面看起来还是很和谐的,和谐到让人几乎忘了赵官家之前的心急上火,忘了他负气不上朝,忘了他前些日子的‘每与操反’,忘了刚刚他还阴阳怪气,问朱胜非要不要去跪?
唯一一处意外出现在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身上。
“你说你叫什么?”赵玖忽然蹙眉以对。
“九哥,官家,我是十八郎……信王!”那年轻皇子一时惊惶。“你不认得我了?”
“你明明是十九郎!”赵玖勃然大怒。“去了一趟北面便失心疯了吗?!不知道信王在太行山里?!”
那人恍然,赶紧更正:“官家勿扰,是十八哥逃出去的时候我怕金人追究,便诈称了十八哥名义……”
赵玖这才颔首。
“陛下何必自欺欺人?”那边跟着二圣过来,一直冷眼旁观的金使乌林答贊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今日二圣放回,便该正式议和了,届时京东五郡给你们,太行山里的人你们也该接出去才对……”
“那自是议和之辈的事情,与朕何干?”赵玖冷冷相对。“莫忘了朕的言语。”
乌林答贊谟嗤笑一声,并不多言。
就这样,又等了片刻,赵玖终于将这些人一一见完,而众人情知,今日关键终于要来了,便是乌林答贊谟也饶有兴致的打起了精神。
果然,赵玖犹豫了一下,却是正色回到了二圣跟前,点了点头,方才恳切出言:“我本是代父兄守国而已,如今父兄既然回来,正该去位让贤。”
话音既落,周围文武,连带着身前二圣,大夏天的,居然几乎齐齐打了个激灵……二圣自是惶恐,而其余文武也都惊惶。
须知道,换成别人玩什么三辞三让,那叫父慈子孝加程序正义,但这位官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不该有这种态度。
然而,就在所有人犹豫,要不要硬着头皮陪官家玩一场双份的三辞三让之时,接下来,这位官家做了一件让所有人惊骇欲死的事情,只见他当众回身从杨沂中腰间拔出刀来……不顾太上道君皇帝吓得跌倒,却兀自当众划开了自己的大红袍子,又折断头上硬翅幞头,一起弃之于地,然后只着袍下寻常布制戎衣,便要回身往龙纛后方军中上马离开。
事发突然,便是韩世忠等人也明显看呆了,居然任由这位官家走入军中,夺了马匹,然后翻身上马,却又勒马而对:
“东京城的皇宫与皇位我已经还给二圣了,具体谁去做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但正所谓汉贼不可两立,大国不可偏安!今日欲战者,可弃官从我,随我往南京,去取京东!今日欲和者,可守官拥立二圣,护驾回开封府,然后自去与金国称兄弟直盟……二者之间,断无两可之理。”
言罢,居然便要打马向东。
周围军官慌乱了一下,居然一起勒马,便是护卫龙纛的御前班直,也本能要来拔旗。
“韩世忠!”
在这场议和事端中一直保持隐身的吕好问挺身越过目瞪口呆的赵、张二人,赶紧大呼。“速速拦住官家……此番官家若真走脱了百官,你便是千古罪人!”
身上挂着玉带的韩世忠恍惚了一下,方才醒悟,即刻翻身下马,就在骑兵从中抱住了一只马腿,吴玠、王德二人赶紧随之下马,也各自也抱住了一支马腿,便是曲端,被韩世忠瞪了一眼后,也只能下马仿效。
至于郦琼、刘錡、李世辅、杨沂中、刘晏等人,外加诸如乔仲福、张景等十几名统制官,只好一起率众下马跪对,将赵官家和他的坐骑团团围住。
“吕相公不守信!”赵玖在马上冷笑一声,乃是他今日第一次公然作态。“当日在鱼塘旁你可不是这般说的……”
“陛下!”公相吕好问不顾年长,下拜而对。“区区二圣……何至于让国家分裂?”
“陛下!”都省首相赵鼎也赶紧下拜,当众以手指天。“臣等早有计议,此番回来的人,凡宗室子弟一并削爵为民,太上道君皇帝自往明道宫安置,太上渊圣皇帝自往洞霄宫安置!区区二圣,绝无分裂国家之能!还请官家随大队返回东京!”
“官家!”枢相张浚也俯首相对。“官家若要战,直言便可,何至于此?”
其余文臣醒悟过来,看着不是事,也纷纷下拜……一时间文拜武跪,密密麻麻一片,而赵玖却只是在马上冷笑。
而那边文臣下拜以后,刑部尚书王庶越想越气,却是直接在前方吏部尚书刘大中背上奋力推搡:“都是你们这些人,处处装什么国家为重,结果一而再再而三,只是卖直求名,拿二圣来压官家!若国家有祸,都是你们这些人做的。”
刘大中一时不防,被推到在地,也是怒极攻心,回头欲言,却情知此时半点辩护都不可有,便又只能奋力锤地,噎气不语。
就在这时,低头半日的御史中丞李光强压心中各番情绪,抬头缓缓相对:“官家!臣也以为可将二圣分往各处安置……”
道君皇帝与渊圣皇帝闻言齐齐落泪,也赶紧在龙纛前表态。
道君皇帝先对马上之人拱手:“好让九哥知道,为父清楚,此番能活归河南,全是九哥的辛苦,于为父来说,已经幸甚,绝无半分权位之心。”
渊圣皇帝更是干脆:“九哥莫要以为我们这种人废了君臣之义,我愿即刻动身,往洞霄宫不停。”
然而,赵玖闻得此言,只是连连摇头:“若只是这般,恕我不能应!”
二圣彻底惊惶,只觉今日性命要无,而几位宰执也是无力。
“官家!”李光缓过气来,勉力再问。“官家到底要到何种地步才可以不胡闹?”
“谁告诉中丞,朕是在胡闹?”赵玖扭头望着北面黄河上御营水军高大轮船而对。
“官家。”又一人出言,却是御史李经,其人血气上涌,却是愤然相对。“二圣委实不足以动摇官家帝位,便是官家有气,发往道观居住已经足够了,又何至于到这种地步?难道真要公然闹到弑父杀兄才行吗?”
“李经。”赵玖终于在马上回头,却是满目清冷。“又是谁告诉你朕是为了什么二圣才做到这般程度的?”
李经愈发气急,但就在他刚要再言时,却忽然想起自家兄长李纲信中写一些事情,一时似乎有所醒悟。非止如此,其余文臣中,上上下下,许多人也都若有所思,龙纛下一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二圣算是什么东西?”
赵玖见此情形,非但没有消气,反而彻底大怒,却是直接在马上呼喝。“朕早就想清楚了,两个废人而已!朕想要杀他们,远远关起来每日半两砒霜,等他们自己去死便是;朕若懒得理他们,如你们所言扔进道观看管便是,哪里用得着这般作态?!朕的皇位,要你们来忧虑,吗?早在兴复东京的时候便无人能动了!一口一个说朕忧心他们来动摇?拿什么来动?那身红袍吗?还是在五国城修炼成仙了?!朕之所以这般,根本不是要你们处置二圣,乃是要拿二圣处置你们!这正如你们也不是真的就在敬重什么二圣,而是要拿二圣来拿捏朕一般!”
天子一怒,真真是气势非凡,全场凛然,便是冷笑不语的乌林答贊谟也稍作肃然之态,唯独马下韩世忠等人知道不是要争皇位杀人什么的,相顾一下,却是稍微松了下马腿,也趁势伸了下自家的腿脚。
隔了片刻,缓过劲的刘大中立起身来,恭敬相对:“官家,臣有一言……”
“说。”
“臣等绝非是要拿二圣来拿捏陛下,乃是自古以来,天下国家,本同一理……”
“天下国家,本同一理?”赵玖在马上提高了音量。
“是!”
“那朕恰好听了这么一段话。”赵玖扬声而对。“正是讲天下国家,本同一理的……刘卿,天下国家,本同一理,但现在一个家里面,做儿子的、做弟弟的,辛苦耕织,终岁劳苦,好不容易积攒了点粮食布匹,却被父兄全部拿走修园子、做宴会、充后宫。稍不如意,就是鞭笞酷虐,打死了也不管,换成你,你甘心吗?”
刘大中沉默难应……他虽然不知道这话有什么出处,但却晓得,这是在批判太上皇帝,尤其是太上道君皇帝时期的穷奢极欲,而这种批判,是早早就有的,着实不好反驳。
但不知为何,周围文武百官中,不少人听到这段话,根本就如中了邪一般,整个人颤抖起来,譬如李光,原本要帮着刘大中辩解的,此时却也面色发白,身体摇晃起来。
而赵玖却在马上继续言道:“这还不算,修园子、做宴会、充后宫之后,好不容易还剩点结余,不去体恤下面做儿子弟弟的家里还在挨饿,反而将剩下的钱帛送给仇人、贼寇……”
“臣有罪!”李光忽然在群臣中仰头大呼,引来刘大中的惊疑。
非只如此,早已经不敢说话的太上道君皇帝怔了片刻后,也忽然掩面啜泣起来。
“官家……”醒悟过来的吕好问也忽然用一种带着恳求的语气出言相劝。
赵玖稍微一顿,却还是继续扬声说了下去:“仇人、贼寇拿了钱帛自己富强起来,又来家里劫掠杀人,做父兄又只让做儿子做弟弟的去送死……敢问这样做父兄也可以吗?”
“刘卿,朕在问你。”风声之中,稍作停顿后,赵玖主动催促。“你说天下家国,本来一理,朕问你,这样做父兄也可以吗?”
“官家言辞锋利。”刘大中无奈相对,却还是不敢正面相对。
“言辞自然锋利,却不是朕的言语,这是朕这些日子在后宫闲居,看到的一番记录。”赵玖失笑以对。“刘卿,这是十一年前,江南方腊造反的时候,说给江南百姓听得……还有河上的张都统,也是那时候被逼上梁山的。”
刘大中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然而,谁能想到,隔了十一年,这话说起来还是那么贴切?”赵玖仰天而叹。“朕这些日子一直在想……想天下,想国家,想朝廷,想南北,想这个大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来想去,过去的事情是没法改的,而这大宋再脏再烂,那也是自家的不是?所以,朕能做的便只能是认下之前的那个大宋,然后着力于眼下和将来的事情……这就是朕的责任啊!朕不光要继承这个国家,保住它,延续它,还要引导她往前走,走一条脱胎换骨的路!”
“继而导之谓之绍,朕当绍宋!”
“以前西夏拿不下来,以前金人打不过,那为什么就不能弃了那些旧东西,从头开始,造个新的大宋呢?”
“造一个跟汉唐一般,能灭得了西夏,打的赢金人,不修艮岳,不送女人,不赔金银,天子可以守国门、死社稷的大宋不行吗?”
“可有些人,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朕要做什么,却总是不愿意跟朕往前走,总是想往后走,去投奔那个丰亨豫大!现如今,丰亨豫大的圣君朕给你们请来了,让你们保着他去东京继续丰亨豫大,你们却又嫌弃朕胡闹?!到底是谁在胡闹?!”
言至最后,赵玖也已经气血翻滚,却又在马上收敛气息,回头相对:
“今日朕明说了,朕今日不是为了什么二圣,他们真不值得朕做态,也不好说是为了百姓,因为朕便是想让百姓来表态,两河的也过不来,朕今日是为了你们……是为了你们这些想要治理国家少不了的士大夫官僚,今日朕便要你们来做个分明……朕与二圣;新与旧;战与和;两河百姓与窒息苟安;丰亨豫大与鱼塘桑林;旧宋与新宋……根本就是汉贼不两立之态!你们只能选一个!所有人也都只能选一个!”
“官家这是违约!”话音未落,一人忽然出声,却正是金使乌林答贊谟。“说好了交还二圣便可以京东五郡换和的!”
“京东五郡你们交不出来了!”赵玖不耐挥手。
“怎么可能?济南我们已经拿下……官家这是强词夺理,背信弃义!”乌林答贊谟奋力相对,声音在寂静到只有风声的码头上显得格外刺耳。
“我们大宋君臣自在说与金人战和,关你甚事?!”赵玖刚要做答,一人忽然自他身侧马后立起,以手指向金使,却正是御营骑军都统曲端。“这么多兵马都是木头吗?捆起来,塞他一嘴马粪!”
赵玖回头相对,曲端赶紧又俯身去抱马腿。
但此时,不用御前班直和那些随帅臣、武将一起到来的精锐骑兵了,只是张荣身侧御营水军便早已经一拥而上,将乌林答贊谟和几个副使一起拖拽下去,却也一时不好去官家那边寻马粪,只用河边水草捏做一团,勉强塞将进去。
场面安静下来,赵玖回过神来,从马身上取下马鞭,先点了点一声不吭的朱胜非,又最终指向了吕好问:“今日谁都别想免,礼部想称病躲开这一遭,都被朕给拽出来了……除了岳飞、张俊有事,其余大略文武百官皆在,吕相,自你开始,一个个来,从朕还是从丰亨豫大?!”
吕好问想起之前鱼塘边的质问,也是无奈,只能俯首相对:“自然是从陛下。”
接下来,赵鼎、张浚、刘汲、陈规自然也是按照鱼塘约定,一一做答。而后,赵玖先让开面色复杂的李光,回头看了下身前刚刚松开马腿不久,正在弹玉带上灰尘的韩世忠。
韩世忠见状,赶紧扶着玉带,昂首挺胸:“官家这是什么话?臣早在斤沟镇上便将性命以此玉带卖与官家了。”
赵玖嗤笑一声,复又抬起马边指向李光:“宪台!”
李光沉默了一下,反问一句:“官家……之前的大宋就那么差吗?”
“没那么差,只是国家大政和军事方面足够差罢了。”赵玖坦诚以对。“经济、文化,都是一等一的好……李卿,不要有负担,这件事不是你死我活,只是局势如此,势在必行罢了……当日许相公荣休,便是提早窥见了今日一幕。”
李光点了点头,便要拱手而对:“臣……”
“李卿。”赵玖抢在对方之前,摇头相对。“李卿,你若去,朕不知道何时能再寻一个没有私心且敢直刺朕短处的宪台来……算朕专门延请于你,信一次朕,留下吧!”
李光怔了一怔,深呼了一口气,继续拱手言道:“臣愿从官家。”
赵玖点头相对。
“臣请辞。”下一刻,吏部尚书刘大中却坦然请辞。
“臣也请辞。”礼部尚书朱胜非也释然请辞。
赵玖点头应许。
二人之后,凡东西两府、一营、六部、九寺、五监,外加诸玉堂学士、舍人、起居郎,御史台、御前班直、开封府、滑州地方,以及一名仓促上任的迎奉大使权邦彦……累计随行有正经官秩者三百七十三人,从赵官家者两百九十九人,其中宰执与号称半相的御史中丞皆在其内;去职者七十四人,包括六位尚书之二,九卿之二,五监丞之一。
而从二圣者并无一人。
论罢,众人如释重负,倒是公相吕好问还记挂着二圣以及被晾在那里许久,却是主动询问二圣与诸宗室的安置问题。
一身布衣的赵官家显然早就有了安排,直接金口玉言,将身着大红袍的两位太上皇帝妥善安置……其中,道君皇帝往少林寺达摩堂安置,渊圣皇帝往洞霄宫安置,诸亲王、郡王、国公、郡君,除信王有功却未返外,其余一并降爵三等,发南阳妥当安置。
言语既罢,所有人都已经准备折返,而就在这时,殿中侍御史万俟卨却忽然上前,乃是以二圣南归为由,请求改元绍兴!
此言一出,立即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相迎。
“太靡费了。”从头到尾只在龙纛下未下马的赵玖虽然也有些贤者时间的感觉,但想了一下后,却是缓缓摇头。“公文、币模都要改……算了。”
此时的官家几乎算是一言九鼎,众人也不再坚持。
但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赵玖复又以马鞭指脚下之地:“这是白马津、白马县?”
“回禀官家,正是白马津、白马县。”之前在滑州驻守许久的权邦彦拱手以对。
“那就杀白马以成绍兴吧!”赵玖从容吩咐。“将白马县改为绍兴县。”
言罢,似乎忘记了什么一般的赵官家,终于缓缓勒马启动,却是往东京方向而去了,文武百官不及答应,便趁着天色尚早,迎着熏风轰然启动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