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c63精品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零十四章 青銅搖錢樹 (更新完畢)分享-i5j5t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昨天在公司青铜器修复室时,向南曾经随手拿起几块青铜器碎片看过,发现那些青铜器碎片的外侧四周犹如太阳的光芒,延生出许多长短不一的万缕细丝。
这些细丝,跟这松树的松针不是很相似吗?
难道这是一棵青铜树?
再想到那些青铜器碎片中还有一些铸有圆形方孔钱,钱币相互连接,铸有一人作弯腰伸臂捡钱状,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或许这真是一棵青铜树,而且还是传说中的摇钱树!”
“不行,得赶紧回去看看,仔细验证一下!”
想到这里,向南一刻也待不住了,脚下生风,一溜烟似的就冲出了院子,连身后李明宇喊他都没有听见。
李明宇目瞪口呆地看着向南冲出了院子,抬起的手怏怏地放了下来,一脸不快地低声嘟囔道:
“还想找你聊聊天呢,居然跑得这么快,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师兄!”
……
“我觉得吧,这玩意儿真有可能是多件青铜器,没准这一片就是单独的!”
在小修复室里研究了一整天青铜器碎片,杜晓荣一点也没有觉得不耐烦,依旧是兴致勃勃,他拿着两片青铜器碎片拼在一块,对吴天民和陶小胜两人说道,
“你看看,这像不像一对翅膀?这外缘上青铜细丝,我觉得就是羽毛!咱们再找一找,没准就能找到鸟身子!”
吴天民一脸无语,可又不能不理他,毕竟自己两人是来寻求帮助的,虽然求的人是向南,可这位好歹也是向南手下的员工,自己怎么也不能得罪人吧?
他只好说道:“没有类似鸟身子的碎片,这上万件碎片,我俩都见过了。”
“那或许是你们遗漏了呢!”
杜晓荣说得理直气壮,他觉得自己没错,以前又不是没有过动物造型的青铜器,当然,没有造得这么精细罢了,连翅膀都可以分拆开来,而且还镂空了,实在是太精美了。
“也可能是考古人员把鸟身这一类的遗漏在古墓里了。”
吴天民“呵呵”干笑两声,“或许吧。”
他现在开始有点后悔,当初不应该跟陶小胜一起来。
陶小胜这人老实本分,话又不多,博物馆才把他也给派过来,主要是让吴天民负责跟向南沟通对话。
一开始他还挺开心,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到魔都出差啊,而且还能待上一阵子。
可现在他后悔了。
他才不想负责沟通对话呢,碰上一个话唠,而且还总是自说自话的人,那你得多痛苦!
……
向南一路疾走,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公司楼下,然后坐电梯上楼,一到前台就问道:
“焦佳,昨天来的那两位,现在在哪个地方做事?”
“就在青铜器修复室隔壁的那个小修复室,原先存放修复材料的那个。”
焦佳连忙站了起来,一边朝那边指了指,一边说道,“老板,我带你过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吧,谢谢啊。”
向南朝她笑了笑,转身就往小修复室赶去了。
看他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焦佳也忍不住好奇地探了探头,一脸困惑地自言自语道:
“老板这是遇到啥事了?从没见过他这么着急的。”
向南当然不知道他这副匆匆忙忙的样子,让熟悉他的人都吃了一惊,事实上,他也的确很少这么火急火燎的,他的人设和形象就是稳重、淡然,做事从来都是不慌不忙的,哪里会像毛头小伙子那样着急忙慌。
虽然他自己也是个毛头小伙子。
不过这会儿,他可管不了人设崩塌了,验证心里面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几步之间,他就赶到了小修复室的门口,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陶小胜倒还好,吴天民这会儿正被杜晓荣“折磨”得欲仙欲死,一见了向南,开心得差点热泪盈眶,他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
“向专家,您可回来了,真是,真是太好了!”
“嗯,两位久等了。”
向南点了点头,他没和吴天民和陶小胜等人多说什么,伸手取来放在工作台上的青铜器碎片细细打量了起来。
的确没有错,这些碎片外缘的一道道青铜细丝,真的就跟松针一样,微微弯曲,向着同一个方向倾斜。
此刻,他的脑海里不断“搜寻”着自己看过的那些古代文献资料。
之前是没有头绪,想寻找文献资料考证都不知道从何而起,现在既然猜测这是一件青铜树,自然很快就找到资料了。
向南的脑海中一闪,心中渐渐有了一点答案。
据文献记载,“旧时传说一种树会结金钱,摇落之,可再生。西南地区汉墓出土的明器中,有摇钱树。”
事实上,树木对于古代人民的思想观念、宗教信仰有着巨大的影响,古代三峡地区便是远古时代树木神话诞生之地和流传之地。
先秦文学中所载述的有些树木,实际上并非自然生长的植物,而是“神树”、“神木”,或者说是神话植物。它们也许是被古代人民加以神化,体现的只是一种想象和原始的图腾崇拜。
而且,在汉代以前的各种神话传说,都没有听说有球能结金钱的说法,这就说明,这种说法实际上是从汉代才开始的。
摇钱树的传说大多出自西南、三峡地区,这种地域特色决定了它独特的文化内涵。
而且这种传说并非是凭空而来,它与先秦文献中载述的诸多神树有着极为密切的渊源关系。
将一件件不同的青铜器碎片拿在手中仔细分辨之后,向南已经越来越确定,这就是一件东汉时期的青铜器摇钱树!
他两眼发亮,转过头去对杜晓荣说道:
“杜主任,你让杜子杰或者杜子俊去上网查一查汉代明器摇钱树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哎,好!”
杜晓荣点点头,正要出去,忽然脚步一窒,一脸震惊地看着向南,失声问道,
“这,这是摇钱树?”
“这是摇钱树?!”
吴天民和陶小胜两个人对视一眼,也是吃惊地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