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q99优美都市小说 美漫之BOSS入侵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日番谷閲讀-kq6iy

美漫之BOSS入侵
小說推薦美漫之BOSS入侵
白素贞急道:“大人,我官人并被身故,他只是走失了魂魄,阳寿必定还有很长!”
日番谷表情平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尸魂界岂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静灵庭自然有静灵庭的规矩。无论什么原因,只要有阴魂进入,就别再想出去了!”
“这不可能,万事皆有通融之法,再者我官人许仙本是有大气运之人,读书明理,积德行善,必然有功德在身,就不能通融一下么?”
日番谷微微摇头,“与其管他人,不如顾你自己吧,无端闯入静灵庭,你以为自己可能全身而退么?”
白素贞轻轻低头。
“果然,道理是讲不通的,最后还是只能动手了,队长抱歉了,小女子不知道什么叫静灵庭,什么是尸魂界,只知道我官人的魂魄在此,这次事故本就是我姐妹二人不小心所致,今日无论如何,官人的魂魄我一定要带回去!”
白素贞眼神一厉,周身法力荡漾,气势升腾。
日番谷淡淡的道:“这样就对了,说的再多,最后也要付之以武力,强胜弱败,这才是最简单的方法!”
“是么?那么小女子得罪了!”
白素贞掐了个诀,轻喝一声:“去!”
顿时飞沙走石,雄黄宝剑从天而降,起身上前。
叮!
金属碰撞之声响起。
刀剑相撞,力量波动荡漾,日番谷的斩魄刀如磐石纹丝不动,白素贞却宝剑一颤,手臂跟着抖了两下。
双方试探了几次,日番谷就失去了兴趣。
这并不奇怪,白素贞虽说修行千年,但只是吞霞饮露,吸食天地精华,修行虽然凭借着功法,但打架却全靠本能,虽有本命水法可以淹没天地,与人争斗却没有太多经验。
更何况,她本是一条千年白蛇,多数时间都是凭借本体作战,如今模仿人形用兵刃打斗,已经不是束手束脚能够形容的了,简直是把她装进麻袋里跟别人打。
日番谷则身负天才之名,在中央学院的时候就已经展露头角,被护廷十三番队重点培养,再加上他斩魄刀的寒冰属性,众人几乎拿他当未来的山本元柳斋来看。
日番谷能够背负起这份期望,非但没有被压垮,反而成为了一个合格的队长,被其他队长认同。
单凭这一点,就知道日番谷的厉害了。
这两人的战斗力,几乎没有可比性。
白素贞越打越着急,她明显能感受到自己和眼前这个小孩子的差距,而且随着周围警报声的持续播放,越来越多的人影出现在两边的墙壁之上,大量穿着黑衣的死神出现也就罢了,白素贞知道他们只是最基本的兵种单位,但是又出现了两个身穿羽织的队长级别人物,却让白素贞的心都凉了半截。
好在这两个人并没有下场的意思,只是站在远处观望,从他们轻松的态度来看,显然认为自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得出这个结论,白素贞的心越发往下沉了。
对方只是随手施为,剑法随心所欲,没有特定的章法,但每一次都是大力沉,几乎打得她拿不住宝剑。
眼看着情况越来越不妙,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白素贞一咬牙,直接将雄黄宝剑记到了天上去,身上的法力不断涌动,一道水流凭空凝结而出,化作箭矢的形状,对准日番谷冲下去。
日番谷随手一剑,将水流激散。
他微微抬头,看着白素贞漂浮在半空当中,大量的水汽聚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了一片浮空的湖泊,嘴角微翘。
“原来如此,难怪刚才跟你打斗的时候,隐隐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你的能力是操纵水。”
白素贞勉力操控,大声说道:“我别无所求,只是想将我官人的魂魄带走,只要你们答应,放了我官人的魂魄,我立刻束手就擒,任你们处置。
否则我就水淹城池,让你们损失惨重!”
日番谷冷笑一声:“事到如今,竟然还敢说出威胁的话,既然你觉得自己做得到,那就来吧!
静灵庭从不受人威胁,另外有件事情我可能没有告诉你!”
日番谷缓缓将刀向上斜:“我的斩魄刀,是冰雪系最强的斩魄刀,不管什么样的水系能力者,在我面前都无法动弹一丝一毫!”
斩魄刀猛的下会划破空气,发出了一丝凌厉的切割声,随即沉声道:“端坐于霜天上吧,冰轮丸!”
一道冰晶从手心蔓延开来,向上笼罩了整个斩魄刀,随即向后蔓延,将他整个手臂凝结成了龙头。
周围的空气瞬间降到了零度下,就算他没有使出任何攻击招式,飘浮在空中的水团,也以惊人的力量在失去热量。
蛇类最害怕的就是低温,而本地水法遇到了冰属性的斩魄刀,更是被完全克制。
就算对方引而不发,白素贞仍然能够感觉到那股能够冻住灵魂的冰冷。
她身体一阵疲惫,下意识的蜷缩了起来,神情略微有些模糊,仿佛随时都要睡过去似的。
日番谷神色平淡:“就让我们结束这场无聊的战斗吧!或许再将你擒拿之后,我们会通知你丈夫前来探监的!”
“冰龙旋尾!”
日番谷将刀缓缓抬起,猛的向下一挥,一股磅礴的灵压释放出来,周围凭空凝聚出了一股暴风雪。
夸张的寒流从天而降,瞬间笼罩了整个空间,周围房屋之上都开始出现凝结的冰层,细微的蔓延的速度极其迅速。
空中蕴含着水分子,都被瞬间冻成了小小的冰晶,漫天飞舞,簌簌落下。
一道由冰做成的巨大刀锋瞬间划过,将白素贞重伤,鲜血喷出,却瞬间被冻住,白素贞在剧痛之下差点没昏厥过去,被冰寒之力侵蚀手脚,已经不听使唤,径直从高空坠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