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7wz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帝臨星武-第七百二十章百皇盟讀書-wqis4

帝臨星武
小說推薦帝臨星武
“哼!”
钟玄面对着柳陌的质问和周边天才的注视没有任何的解释。
他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玉瓶。
“咔嚓!”
直接了当的,钟玄一把将那玉瓶给捏碎。
玉瓶碎裂,一道看上去有些浑浊的黑红液体自玉瓶之中跌出。
但是还不等其落下,钟玄便是伸出双手,一道道复杂的手印伴随着道道星力波动不断的散发开来。
轰!
不过是瞬息之间,便是足足有着近百道的手印落在了那液体之上。
承受到了这般强大的冲击,那黑色的液体似乎终于是承受不住,轰然碎裂开来。
就在那液体碎裂开来的瞬间。
广场之上的众人感受的到,随着那钟玄的动作,一道道略带诡异的能量波动呈环状以极快的速度自广场之上席卷而开。
下意识的便是有着不少人身周星力闪动,将那能量给抵挡在外。
同时,有着不少的强者就要开口呵斥。
在这广场之上,肆无忌惮的散播能量来探查他们,这是丝毫不将他们放在眼中。
这里的人皆是天才,亦是强者,受到这如同挑衅一般的行为,怎么可能让的他们当做无事发生。
“这里可是暴风神碑所在,你想破坏你们百皇盟自己立下的规矩吗?”
场中,有人大声呵斥,但是那钟玄却是没有丝毫的顾忌,依旧是我行我素。
他背靠百皇盟,这万龙城之中的规矩还是他百皇盟之中的三位首领牵头制定的。
只要他不在这里直接杀人,那便是将人给废掉,也有着推脱的理由。
关键是,在他看到柳沫兄妹两人之后,心中那股不妙的感觉挥之不去。
柳沫兄妹回来了,而且看上去安然无恙,但是他那尾随着这两兄妹出去的弟弟却是直接消失不见了。
钟玄其实在见到柳沫两人之时已经是由了猜测,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自己的猜测不会成真!
这‘血脉感应术’是他钟家秘传的一种秘技,在钟家之人出生之时便是会有着家族长辈采集其身上毛发血液以秘术练就保存。
这样的血液被称之为‘仇血’!
能够辨别仇敌的血液!
只要是在血液的主人身陨一个月之内动用这滴血液,在其百丈范围之内,只要有着曾经沾染了这滴血液的主人的存在便是会被直接给鉴别出来。
之前那被钟玄取出的正是那位钟严曾经留下的一滴‘仇血’。
嗡嗡嗡!
就在那奇异波动散发的瞬间,阴寒宗三兄弟连带着柳沫兄妹,五人的身上皆是有着一道血芒出现。
那血芒极为的细微,仅仅只有拇指粗细,但是却自五人的身上直冲而起,极为的显眼。
五道血芒冲天而起,这一幕看的钟玄目次欲裂。
他的二弟,当真是死在了这柳沫兄妹这一行人的手中。
怪不得这两人能够安然的自他二弟的手中逃生,原来是有着帮手!
虽然之前他并没有看到阴寒宗三人上去测试的场景,但是感受着三人身上那不经意间散发而出的气息,钟玄也是能够明白,阴寒宗兄弟三人的实力很强!
最少也都是天梯境六重天的强者!
“原来是找到了靠山,怪不得你们在杀害了我二弟之后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啊!”
此时的钟玄双眼已经是血红一片,望向柳沫等人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令人心惊的杀意。
“怪不得这疯狗这一次竟然敢冒犯他主子定下的规矩,原来是死了兄弟!”
“钟家的这血脉秘术当真是诡异啊,那钟严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还能够凭借着曾经留下的一滴仇血找到仇人所在!”
“这一下,那些人该倒霉了,这钟玄被称之为疯狗,可不仅仅是因为其性格,还因为其背后的主人啊,没有主人,哪里会有狗呢?”
在场众人之中并不缺乏那些见多识广之人,见到柳沫等人身上腾空而起的血芒,再联想到之前那钟玄杀气腾腾的模样,自然便是推断出柳沫等人斩杀了那钟严。
当下,原本还有些愤怒的众人却是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对于钟玄之前那近乎冒犯挑衅一般的态度也是大方的原谅了。
毕竟人家刚刚死了弟弟,他们便是大度一回又如何呢,等一下一定是还会有着一出好戏。
这钟玄死了亲弟弟,若是就此罢休,那可就对不起他那疯狗的名声了。
不过,对方好似也不是好惹的啊!
那三位之前可是刚刚测试过了实力。
广场之上,有着不少人都看到了刚刚寒山三人测试的场景。
寒山三人虽然都没有冲进清风榜前三十,但是却是极为的接近,最起码,其中的任何一位可是都要比这钟玄强上不少。
这一次,这钟玄可是踢上了铁板了。
不少人暗自偷笑,观看者事态的发展,却是根本没有要提醒那钟玄的意思。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更别说那钟玄平时仗着百皇盟行事嚣张狂妄,明里暗里得罪的人可是不少。
能够看到他倒霉,众人也是喜闻乐见的。
哗啦啦!
不用任何人组织,自发一般的,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天才直接散了开来,在中间位置留下了好大的一块空地。
此时在那空地之上,柳沫等人和钟玄等人相对而立,一股肃杀冰冷的气息渐渐的蔓延而出,澎湃的杀意使得整个广场之上的温度都是下降了不少。
广场这里的动静自然也是吸引了林凡的注意。
对于那被围困在中间的阴寒宗三人,林凡并不担心。
在那钟玄到来之时,林凡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甚至场中发生的一切他都尽收眼里。
不过此时他并没有出声,那钟玄虽然说也是达到了天梯境六重天巅峰的境界,但是对上阴寒宗三人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是对手。
其身后人群之中那十数位天才,有着三位天梯境六重天,剩下的皆是天梯境五重天的精英,甚至其中还有着两位阵灵师的存在,但是也没有放在林凡的眼中。
他也不认为这些人会是阴寒宗等人的对手。
所以在刚刚寒山传音过来询问的时候,林凡也只是让他随意行事便是了。
有任何的麻烦,他这做公子的再出马便是。
钟玄等人与眼前的这暴风神碑相比,根本没有能够吸引林凡的地方。
林凡抬头,望着那高高耸立的神碑,悄然的伸出手,轻轻按下。
……
“杀!”
阴狠的眼神不住的在柳沫一行人身上刮过,没有丝毫的征兆,杀伐声直接打破了这广场的宁静。
钟玄身后那些跟着他的天才显然也是配合默契。
在钟玄出声之后,紧随其后直接出手。
嗡嗡嗡!
虚空震动,道道阵灵符自虚空之中漂浮而出,形成了一道道的阵法将阴寒宗众人给罩了进去。
同时,一道道澎湃的星力攻击划破虚空,狠狠的对着那阵法之中的阴寒宗众人落下。
在钟玄出现之后,柳沫便是极为快速的将她之前所了解到的信息告知给了寒山等人。
对于这样的情况,寒山三人也是有些无奈,谁知道当初出手击杀的那人竟然是会在这里碰到对方的亲大哥。
而且他们的家族竟然还有着这般诡异的方式寻找仇人。
这让得寒山三人想要不参合此事也是来不及了。
在得到了林凡随意出手的指示之后,寒山三人也是不再留手。
两者碰撞的瞬间,三道恐怖的气息便是不再压抑的自三人身躯之上升腾而起!
三柄银白长枪横贯虚空,直接将那笼罩在自己等人身周的阵法蹦碎。
阵法碎裂,那布置阵法的两位阵灵师自然是有所察觉,但是根本不等两人出声警示,便是见到三道银白长枪浮现而出。
长枪舞动之间,灿若流星的枪芒浮现而出,那一道道的攻击尚且没近身便是直接被三人给轰碎开来,化作灿烂的烟花消散在空气之中。
那冲击在最前方的钟玄在寒山三人爆发之时心中便是有着一股极为不妙的感觉出现。
但是还不等他作出任何的应对,那三道枪影便是直接轰碎了他的攻击。
轰!
银白长枪好似流星划过天穹,那原本还气势汹汹的钟玄只来得及勉强招架,便是直接被那三柄长枪击中。
“噗!”
破麻袋一般的身影用比之来时更快的速度朝后倒飞而去。
“三位天梯境六重天巅峰强者!”
“老大!快救老大!”
周围广场之上,众人望着那狠狠的撞击在地板之上,搽出了上百丈血印才是缓缓停下,不知道死活的狼狈身影,皆是心神震动。
原本他们只是知道寒山三人实力强大,便是在那三品清风榜上都是有着不错的排名。
但是他们显然是没有想到,寒山三人竟然只是一击便是将那同样在三品清风榜上排名不低的钟玄给直接重创!
“求援,快求援,竟然有人敢在万龙城找我们百皇盟的麻烦!”
“该死的,你们死定了,三位天梯境六重天也敢挑衅我们百皇盟!”
“等到寒森大人前来,你们都得死在这里!”
……
那些跟随着钟玄的百皇盟天才们见识到了寒山三人强大的实力之后,也是色厉内茬的吼道。
在他们手中,一道道的玉佩被他们给捏碎。
“是谁敢挑衅我百皇盟!”
就在那玉佩被捏碎之后,在那万龙城之中,一道道强大的气息便是爆发而出,然后朝着城外疯狂的赶去。
百皇盟之人,身上皆是携带者一枚求救令牌。
这令牌是百皇盟之中的那位大首领凌青云所炼制,方圆百里之内,只要又百皇盟之人捏碎这令牌,同样持有令牌之人便是能够感应的到,可以及时的进行救援。
而且这令牌还有着一个功能,只要这令牌被捏碎,便是能够检测到持有者的生命气息。
此时,十数道玉佩同时碎裂,百皇盟之中不少的强者皆是赶来了。
在这万龙城之外,竟然还有人敢挑衅百皇盟,这是在打他们百皇盟的脸。
但是让得他们脸色难看的是。
在他们的感应之中,刚刚发出求救信号的令牌,其上附着的生命气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散!
竟然有人敢在万龙城击杀他们百皇盟之人!
这让得他们更是心生愤懑。
不过当他们看到一道身穿银色长袍的青年身影自那城中央的高塔之上浮现,出现在虚空之上的时候,这些百皇盟的成员脸上皆是有着狞笑散发而出。
三首领亲自出手。
不管是谁,你死定了!
……
此时,那广场之上,已经是变成了修罗场!
寒山等人跟着林凡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明白自家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既然说了让他们随意出手,那意思便是斩尽杀绝!
所有敢于出手之人,根本逃不过寒山三人的长枪!
三道方圆接近五百丈的冰寒领域笼罩之下,那些百皇盟的天才领域根本无法与他们相比。
一旦落入领域之中,无尽的冰寒便是袭来,使得他们速度不由自主的减缓。
原本实力就不如寒山等人的百皇盟天才就这般被寒山三人如同人形活靶一样被刺死在空中!
短短时间之内,钟玄带来的那些强者便是已经全军覆没。
踏着满地的血腥,寒山一步步的走到了那钟玄身前,长枪之上星力流转便是要直接一枪刺下,结束这一场纷争!
“住手!”
如同天雷炸响的声音自虚空之中传来,面对着这一声暴喝,寒山却是无动于衷,好似没有听到一般朝着那钟玄的脑袋狠狠刺下!
此时的钟玄已经是陷入了昏迷状态,若是任由寒山长枪落下,便是其生命力再如何的顽强也逃脱不过一个死亡的结局。
然而就在此时,空气之中传来一声轻响。
嗤!
一道散发着森寒杀意的剑芒对着寒山当头落下!
那剑芒之上携带者的锋芒好似能轻易的切开一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