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latu好看的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一百六十三章 公主大人的警惕看書-4wh1n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欸欸欸?什、什么时候……”
铃仙一下子有些慌乱起来,虽然四周都是长廊,被门窗与屏风所包围着,看不见永远亭外的景象,但是好歹能够听到声音,感觉到动静。
而且对此经验丰富的她,更是条件反射的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居然在这深夜时分,公主殿下悄悄跑出去,和藤原妹红又打了一架啊!
还有的就是看这种动静,怕不是战斗已经落下帷幕,双方已经很是豪爽的再次同归于尽了啊!兔耳少女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同时也是忍不住抓狂的挠着头发。
所以说在这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她还得去燃烧着火焰的竹林里,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之中干收尸这种事情吗?真的是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啊!
不过不好归不好,该干的还是要干,而且还不能够耽搁。
兔耳少女慌慌张张的向夏冉说了一句,转身就往来时的长廊方向跑去,很快的就消失在后者的视线之中。
“……”
“……”
夏冉无奈的举起手来扶住额头,接着又按住脑袋仰着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来得真不是时候。
不过也的确如此,谁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别人家里拜访的?不合时宜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虽然幻想乡里的这些人大概都是不在乎这些普通人才会有的常识的。
他也不纠结了,既然这位辉夜公主暂时见不到的话,就先去找一找八云紫吧。
说起来,在整个幻想乡之中,也就八云邸最为神秘,因为不管是永远亭还是红魔馆,不管是迷途竹林还是魔法森林,也不管是彼岸还是冥界……这些地方都是可以直接抵达的。
因为它们确切的存在着一个对应的物理位置,在物质世界之中有着固定的表达,即使是一介凡人也好,也能够有机会直接抵达那些地方。
毕竟那些地点或者地点的入口,大多数都是与幻想乡存在着物理意义上的接壤的,这也就意味着只要从人类村子里出发,就可以直接前往。
唯独八云邸是个例外,虽说是位于结界边缘的古老房屋,据称建立在幻想乡和外界的境界线上,但没有人见过那个建筑物。与博丽神社的状况类似,既位于大结界的边境上,也有传言称位于外界。
因为利用空间的断开处,从不知何处出现并从消失去了无法得知的地方。没法从后面追赶,因此真伪的程度无从判定,大多数人都只是听说过八云紫住在幻想乡的艮之境,也就是边境的东北方向。
但如果真的直接去寻找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痕迹,这大概就是从来都只有妖怪贤者搞事,却没有人能够算计她的重要原因之一。
别人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是连庙都跑得了,这个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不过夏冉也不需要去寻找八云邸,他知道妖怪贤者也是昼伏夜出的行动规律,主要活动时间是夜晚,白天睡觉,是个典型的妖怪。
所以只要他在外面漫无目的的逛上几圈,就应该会被注意到了,到那个时候八云紫就会主动找上来了,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只是——
“嗯?”
思绪突然被打断,刚刚转过身来的夏冉,回过头去看向之前的那个房间。
刚刚被兔耳少女关上的房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了,少女从门缝里探出脑袋,如瀑般的黑色长发垂落而下。
坦白地说,这一幕多多少少有些惊悚,如果换作普通人在这里的话,只怕是一瞬间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
毕竟这房间里面之前明明是没有人的,铃仙也已经确认过了,甚至刚刚在竹林深处发生的动静,也很明显确切的表明了,房间的主人正在竹林里和别人打架来着。
结果兔耳少女前脚刚走,房间门后脚就被轻轻的打开了,并且从里面探出一颗脑袋来……
“妾身还以为是谁在外面呢,原来是你啊……这个时候来找妾身,是有什么事情吗?”
打开门的黑长直少女看着门外的夏冉,目光稍微有些惊奇,她认出了这个白衣沐冠的少年人,似乎就是不久之前和八云紫合体后,大闹幻想乡的那个魔法使。
只不过就这么几天没见,对方的变化貌似相当巨大来着的……以至于她都险些认不出来,甚至一瞬间产生了一种错觉,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已经宅了几十年。
“请问,我刚刚是穿越了吗?”夏冉揉了揉太阳穴,呼了口气,叹息着这么问道。
“这个没有哦,只是妾身能够在须臾之中行动而已,只需要一眨眼的功夫,就足够妾身做完所有的事情了……”
黑长直少女很是淡定的说道,虽然对方的这个问题问得很莫名,不过她也不是不能够理解,所以直接就回答了。
“原来是这样吗?真是方便的能力呢……”夏冉扯了扯嘴角,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须臾」这一词的概念是指代极短的时间刻度,就像是琼华派用来问心,给入门弟子以试炼的须臾幻境,即使在其中感觉过去了很久很久,现实里也不过一炷香功夫那样。
而且正如同时钟是由分钟组成,分钟是由秒钟组成的那般,时间本来就都是积小成多的。而集合了须臾而形成的时间,就是整条流动着的时间长河。
然而对于时间整体上的流动变化,人们自然还是能够察觉得到的,但是他们却完全无法感知到须臾的存在,毕竟那是这么短暂的一瞬间。
唯独眼前的这一位公主殿下,她的能力就是「操纵永远和须臾程度」的能力。所以她既可以操纵永远,也能够在须臾之中自由行动。
也就是像是她说的那样,在短暂到让人根本就感知不到的一瞬间的刹那生灭之中,她就可以不急不躁,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做完很多事情了。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八意永琳刚刚都没有发现她偷偷跑出去找藤原妹红打架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在与藤原妹红打完架之后,立刻就“瞬移”回到了永远亭之中。
明明从客观层面来看——
就是前几秒钟才听到竹林那边发生的大动静,也才确认了这位公主殿下不在永远亭之中;而就在几秒钟之后,铃仙刚刚离去,这位公主就从她的房间里打开房门往外看了……
就连夏冉都完全没有察觉到她是怎么回来的,仿佛她根本就不曾离开过房间一样。
可以说这种现象虽然不是将时间停止了,然后做完这一切,再让时间恢复流动……但是也的确是相差无几了,技术含量丝毫不逊色。
不过从蓬莱山辉夜也是回到了永远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应该是解除了能力之后,才发现自己站在外面的这一点来看,夏冉大概也能够推测出一些东西。
——大概就和红魔馆的那位完全潇洒的女仆长一样,操纵时间程度的能力虽然强大,但是也并非完全无解。
——不过并不是能力本身有什么重大缺陷与不足,而是使用的人存在极限,没有办法与来自整个世界的修正力相比。
他收敛思绪,为刚刚才急急忙忙的跑出去的铃仙表示默哀,只怕对方要摸黑在竹林里瞎忙活很长时间了,毕竟她的公主殿下并没有这么傻,真的在这个时候去找人同归于尽。
大概就是去专门惹是生非的打了一架,在激怒了那只不死鸟之后,就马上撤退回来了。
不过这也不关自己的事情,而且换个角度想想的话,想必铃仙其实很乐意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毕竟比起摸黑在竹林里面瞎转悠,也总好过回到永远亭里帮怪医生打下手,还得时不时充作实验用小白兔……这种事情只是想想都让人觉得伤心。
脑海里在胡思乱想着,夏冉的实际反应却一点儿都不慢,她举起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斟酌着开口说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子的,公主殿下,就在傍晚的时候,你的两个姐姐来找过我……”
“嗯?她们……来找你?”蓬莱山辉夜双眼一亮,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夏冉,“她们和你说什么了……让妾身猜猜,她们是不是想要让永琳回去月之都?”
“你猜得没错,的确就是这样,她们说只要永琳她回去月之都的话,那么就可以直接恢复曾经的身份地位,还有公主殿下你的身份地位,过往的事情也可以不再追究……”
夏冉点点头,眼前这位公主大人果然也对这件事很上心啊,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
“……”
“……”
一阵奇怪的沉默,蓬莱山辉夜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盯着夏冉。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永琳啊,居然叫得这么亲自然而然的吗?难道说你之前就认识永琳了?”公主大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莫名的微笑。
“……”
“……”
“其实主要是一见如故……”夏冉煞有介事的这么说道,他总不能够说自己对于幻想乡里的大多数人的印象观感,都是直接从八云紫的记忆里继承的进度吧?
“算了,反正这是永琳的事情……唔,说回正事吧,妾身就知道她们两个根本就是贼心不死,之前只是没有发现我们到底藏在地上的什么地方而已,现在发现了的话怎么可能还坐得住……”
蓬莱山辉夜顿时冷哼一声,用长长的袖子遮住了嘴巴,似乎是在冷笑。
不过即使如此,也没有给人任何不好的观感,似乎“反派”、“负面”之类的形容词永远与她无缘,这位公主大人的气质神态,行为举止永远都是那么优雅而且高贵。
夏冉眼观鼻鼻观心,神色丝毫不变,让人完全看不出他才是泄露幻想乡的存在给月之民知道,进而让那些月球人发现了八意永琳和蓬莱山辉夜下落的罪魁祸首。
反正妖怪贤者有口皆碑,这件事情已经算是定性了,自己犯不着再出来表示对之前的异变负责。
蓬莱山辉夜也没有想太多,紧接着看向夏冉,撇了撇嘴:
“然后呢?永琳肯定是不可能会同意的吧,她直接就可以决定了……所以为什么还会让你来找妾身,是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
“这个的确是有的……”
夏冉笑了笑,将那两位月之公主想要获得进入幻想乡的许可说了出来——
“坦白地说,紫应该是不在意这件事的,只不过你们可能会有意见,所以为了维护幻想乡的和平,还是想要看看公主殿下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
蓬莱山辉夜也禁不住的蹙起眉头,表情很不好看。
看似是那两位好姐姐退了一步,她也不想完全不近人情,毕竟永琳肯定也是记挂着那两个人的,自己不应该仗着这一点就不考虑永琳的感受。
但是一旦让她们可以随时进入幻想乡,来到永远亭这里骚扰的话……永琳又不是真的铁石心肠,万一真的被她们一点一点的说服了呢?
这可怎么行?!
片刻之后,黑长直少女有些烦恼的叹了口气:“看来妾身有必要和她们好好的谈一下了。”
“哦,明白了,那我之后就让她们过来?”夏冉点点头。
“等等,为什么要让她们过来?”
“嗯?公主殿下你不是刚刚说要和她们谈一下吗?”
“对啊,但是妾身过去不行吗?总之不能够让她们这么轻易的进来幻想乡这里。”蓬莱山辉夜理所当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