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25d人氣都市异能 風起雙神 txt-405芙麗德相伴-zjzdd

風起雙神
小說推薦風起雙神
“其实我有办法解决你魂环破碎的问题。”既然芙丽德很认可自己,并没有将他当外人,刘月夕也没有做什么无意义的举动,直接将鲁道夫给的戒指塞给她,“戴上试试。”
芙丽德半信半疑,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自己花了这么大的精力都没有搞定的事情,怎么可能靠一件魂器就能搞定,但她还是戴上了,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反应,不过芙丽德的脸上却洋溢出笑容,“真是太感谢你了,没想到我花费几年时间想要治好的病,被你用一种另类的方式亲亲松松就解决了,这戒指太神奇了,它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功效,可以改变我体内显化基因的一部分,虽然不能治愈我的病,但是我现在可以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的实力。有没有兴趣和我对练一场。”
刘月夕有点不解她是何意,想要客气的婉拒,只要能搭上隆道尔这条线就好,至于什么顶级高手,有斑鸠和极光战神,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从一进来他就在不断观察对方,高手是肯定的,但是魂环的损坏让她的实力大减,连沧溟境强者该有的气息都显得勉强。刘月夕也不好意思太打人家的脸。
芙丽德似乎看出刘月夕内心的想法,一个轻盈的翻飞跳到外头空旷的大厅,“我原是使用双剑的,不过自从魂环受损以后,我独有的韧性之法便很难使用,所以现在使用长柄武器,所以武器上我占些便宜,请吧,你也是天生五魂环的吧,我想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刘月夕看看她手里握着的二根长杆子,应该是戈矛之类的武器,不过这二道剑芒的打法很有些画蛇添足,长柄武器很难耍的灵活,而且在内在之力横行的月亮神域,刘月夕爷真心不觉得这几尺的长度优势能有什么实质的作用。内外合力本就难控制,如果可以的话,拳套才是最省事的,又不是龙骑兵,干嘛要这样。
为了应景,刘月夕虽然不擅长双持武器,不过也一手提着中和一手提着致曲上场,“那我就向芙丽德师姐讨教几招吧。。。。。”
三十几个回合后,刘月夕悔的肠子都青了,气喘吁吁,浑身湿透,新的那把中和早就放在一边,手里捏着的还是那把比较熟稔的小夜刃‘致曲’。
照理应该更吃力的芙丽德缺如闲庭信步一般,她的攻击动作快的诡异,就是能提早那么一点点,不管是进攻还是后撤,那个时机把握,就像她在平滑的冰场上,而刘月夕却深陷泥潭,而且更邪门的是,她手里的那二把武器,一把为寒冰属性的外在暗能,一把为黑水属性的内在之力,居然可以融合在一起将整个招式的威力放大十倍不止,刘月夕用有色眼镜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到她周身的彩色气流有什么变化,别说是纺锤体自转了,连个成形的场域都没有。不行了不行了,已经彻底到极限了,虽然芙丽德放了水,是一招一个回合的慢节奏切磋,但是刘月夕现在遵循起手即释放场域的原则,根本坚持不了太久。
芙丽德反复使用这么多次的内外暗能结合打法,居然连一滴汗都没有出,“你是亚楠导师的关门弟子,那我和你可说是同门,今后可否叫你刘师弟。”
刘月夕点点头,能和芙丽德拉上这层关系,是他赚便宜了。
“这把时致曲吧,是家妹的佩剑,看来我妹妹莉莉安妮在你手里吃了大亏咯。”
刘月夕爷觉得尴尬,其中曲折他爷不知道,便将在不死灵庙遇到吸魂鬼的事情告诉芙丽德,对方听了若有所思,转又叹气摇摇头,“我已经离开家里多时,约翰家在隆道尔不是什么强大势力,我那几个妹妹可能也是身不由己,我在这里先代她们向亚楠导师向小师弟你道歉,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什么样的苦衷,都不应该向导师拔剑相向的。”
刘月夕爷希望这只是一个误会,一定是卡斯捣的鬼,加上从鲁道夫这里知道的情况,很可能三指头也参与在其中,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就讲整件事情都告诉了芙丽德。
“这样啊,看来尤利娅又把自己置身险境中来了。非常对不起,具体的连我都蒙在鼓里,可能要见到我妹妹才会知道具体的情况。”
刘月夕觉得挺有意思的,看来约翰家有四个姐妹,刺杀自己的可能是莉莉安妮,最小的是素纱,而芙丽德离开后,家里掌权的是尤利娅。
芙丽德又说:“还是先说一下魂环的事情吧,在你这个年龄有这份实力已实属难得,不过你对于魂环的运用实在过于粗泛了,亚楠老师精通咒术血疗之法,对魂环之术不甚精通,不过小师弟你天生五魂环,不走魂骑的道路,实在可惜,如果我没有看错,你现在正在练习如何使用韧性的方法是吧。”
刘月夕点点头,“是的,是罪都的斑鸠大人教我的方法,最近遇到的几场战斗,我在韧性上总是落入下风,不过芙丽德师姐,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我一直想用我的场域影响你,但是你并没有释放自己的场域来中和,但是我看你出招的流畅程度,根本不受我场域的影响,是不是我的场域运用的方法上有问题。”
芙丽德摇摇头,“斑鸠大人是当世骑士内前五的翘楚,他的方法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你的场域已经初见成效,不过这是水磨的功夫,没个三年五载不成,以你现在这种状态,战力很可能还不如原先,攻防转换的时机太过明显,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很有效的识破,这对我们骑士这一系来说,是太过致命的问题。”
刘月夕听的认真,芙丽德的提醒是绝对善意的,使用场域欺负鱼腩自然没有问题,但是真遇见高手,一些致命的问题便暴露出来了。“师姐可有解决之道,我总不能三五年里完全不和人动手。”
芙丽德笑笑,“斑鸠大人的说法没有错,你却是不该轻易动手,不过真到万不得已,也不是没有救急的方法,你觉得魂环有何作用。”
“可以大幅的提升内在之力的输出量,哦,在魂印激活的状态下,流形会十分的容易。”
“嗯,还有别的用途吗?”
刘月夕想了想,“好像没有了。”
“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啊,若是魂环只有这么些作用,魂环骑士又怎么可能自成一体,被称为骑士中的早觉者呢?可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就如我,自从我开到八环以后,就很少再运用场域来和对手进行对峙了,一来这方面我一直不擅长,二来也浪费了魂环的最大好处,内在之力来源于人的欲望,欲望即人性,人性即黑暗的沉积,它是一种无穷无尽的力量,超越信仰,超越精神力,更最近这个世界的本源,你看所有的内在之力都偏向于渗透破坏内部这种倾向。”
刘月夕点点头,对于魂环的理解,除了在不死灵庙遇到亚楠导师时系统的讲过一些,其他就再也没有了,他自己对魂环的理解还是停留在先天天赋这个层面上。“师姐,是不是除了开环,魂环还有其他的运用方法啊。”
“自然是有,对魂环的研究是我隆道尔的主攻研究方向,我隆道尔三导师中的黑暗卡斯就是魂环研究的大师,若是说到战斗力,三导师中绝对要数卡斯最强,这一点可绝对不开玩笑。”
刘月夕疑惑的问:“那师姐你时跟着卡斯学艺的咯。”
“不,我是天赋的王魂拥有者,从小被当成薪王候选来培养,只不过机缘巧合我成了骑士,做了八年的薪王王魂烧尽人却未废,后来亚楠老师觉得我还是可造之材,便求着卡斯为我开环,没想到我居然直接就开到了八环,至于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的。”
根据刘月夕所知道的资料,芙丽德的身世挺坎坷,她是当时已经落寞的约翰家的长女,应为拥有王魂被家族当成政治交易商品来换取了一个翻身的机会,可没想到这丫头被烧了八年居然没有死,开环后一跃成为闻名神域的强大战士,她一直在为约翰家为隆道尔燃尽她的所有,直到魂环破损的那一刻才悄悄离开,可说是知道自己没有价值了不想拖累家族,按照隆道尔的规矩,私立离开时按照叛国处置,但是芙丽德实在太特殊了,隆道尔上上下下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她,她的功绩太大了,最后还是寻星者夫拉姆特拍板,给了芙丽德一个游击骑士的称号,放她自由去了,这在隆道尔可是独一份的殊荣,不过也被各国传成是一个阴谋。
芙丽德觉得自己扯远了,又说:“其实魂环有着吞噬外在暗能的属性,又可以引出内在的力量,我有一套特殊的方法可以让这个过程在体内形成一个小循环,这样的话受到对手场域的影响会非常的小,而且等你可能熟练在体内自成循环以后,你会发现用流形之法也是可以在瞬间将内外之力同胚,将战技威力提升很多的,就如我的双手武器一般。”
芙丽德说的兴奋,对刘月夕也是完全没有藏私,但是知易行难,这已经不是玩火了,而是将一大堆炸药往身体里塞啊。刘月夕表示自己一定会多加练习的,不过芙丽德还是饶有兴趣的想要当场将自己的绝艺传授给刘月夕。
刘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将从鲁道夫这里知道的其他内幕消息告诉了芙丽德,果然有效,听了月夕的消息,芙丽德心情低落,鲁道夫说的是关于隆道尔的一个大阴谋,而且这件事情里恰好涉及芙丽德,她又成了牺牲品,不过听完后她很平静,“这样说的话,指头里起码有二人参与了此事,需不需要我来帮你联系隆道尔的人,这件事必须告知夫拉姆特导师,如今的隆道尔也只有他是唯一公义的了。”
从芙丽德的话中可以听出,她真的非常不愿意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