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t0f火熱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一百四十四章 遠光呼神醒鑒賞-bhfu7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金色面具人赞同他的说法,道:“是的,只能选择一条路。”
铜面具的女子却是不太服气,道:“不对,在泰奥神国史诗篇中,英雄乌埃加也来到了这里,他祈求复活被毒蛇咬伤而死的一对儿女。
侍卫告诉告诉他,走左面,他将得到活过来的儿子,而走右边,他将得到的是女儿。
乌埃加没有办法决定,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但是他很聪明,他退到了远处,闭上眼睛走入了门内。
这样虽然只是走入了其中一个门,可他既没有选择左,也没有选择右,那么他可能得到一对被复活儿女!”
金色面具的人沉声道:“但是他也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不要忘了,这是英雄的末章,这个故事并没有结局。
而直到现在为止,那些曾经信泰奥神明的部族还在用‘乌埃加的儿女’来比喻不确定的事情。所以我们不能冒这险,我们本来的打算,也只是为了唤醒其中一位,而不是把门背后的两位都是唤醒。”
那一直不出声的魁尼神这时忽然发出了嘶哑笑声,他道:“不错,你们说的那个泰奥的私生子,名叫乌埃加的神裔是来过这里,当时是我指引了他,诗篇里说是的那个侍卫,那就是我。”
三人不觉看过来,铜面具的女子不觉追问道:“那他到底如何了?愿望实现了么?”
魁尼神笑容深沉,道:“我不知道。因为他进去之后,再没有出来过。传说中双子门的对面还有另一个出口,或许他实现愿望从那里出去了,也或许永远留在了里面。你们可以试一试,看能不能找到他。”
三人显然都是没有这个意思。
金色面具人沉声道:“如果选两个门,可能谁都到不了终点,我们只能择一而选,两位来是什么意思?”
青色面具人道:“左为大,我选左边。”
铜面具的女子看向右边,道:“我觉得右边不错。”
两人意见不一,于是又看向金色面具人,其人想了想,他拿出一枚金币抛了一下,摊开手掌一看,沉声道:“走右边。”
魁尼神发出嘶哑的笑声,道:“你们找到了你们要找的地方,我之前的诺言已经兑现了,那么我要离开这里了。”
金色面具人这时面部微微偏转,对那青色面具之人看了一眼,后者一点头,冲着魁尼神抖手抛出了一枚玉珠。
这东西飞出去后,顿有一团神异光芒爆发出来,魁尼神发出了一惊惧的嘶叫,随后整个人便如烟雾一般被吸扯入了进去。
青色面具人伸手一召,将那玉珠拿到了手里,他道:“对不起了,我们来这里的消息不能泄露。”
三人转过身,朝着右边的大门走入了进去。
过了双子门之后,本来以为是漆黑一片地方却是有着十分自然的柔和光亮。
三人打量了一眼,可见两边高大的陡壁。一直向上延伸到视线不可触及的顶部,由于太过高远,他们好像站在了一条狭窄峡谷的底部,而实际上这里的宽大足可以并行十驾马车。
无论是石壁还是地面,周围一点尘埃不染,像是有人精心打扫过。
三人看了下来,见没有什么危险,就迈步往深处走去,只是这条通道很是漫长,再加上两边重复不变得的景象,使得前方看去好似没有尽头。
三人都是很耐心,在不知走了多久后,墙壁上多了一抹鲜艳的颜色,那是一幕幕的庞大的彩色壁画。
戴铜面具的女子饶有兴趣的停下欣赏,她还伸手上去触摸了一下,道:“这些都是传说之中曾经来过这里的神明和英雄,都被刻在上面了。”
青色面具人道:“这些人也都是选择了右边的门么?”
金色面具人摇头道:“左右只是我们选择的左右,他们则未必,可能在另一扇门里也能看到他们。”
青色面具人想了想,点了下头。
随着他们逐渐往前走,铜面具的女子忽然提高声音,道:“看,这是乌埃加。”
两人不觉看过去。
见是一个高大矫健的男子站在伊尔朵双子门之前,此人半赤着上身,露出肌肉分明的手臂和背部,他头上戴着羽毛冠,手中拿着木矛,腰间悬挂着青铜短刀。
铜面具的女子语声略带兴奋道:“乌埃加应该是前纪元最后一个有明确记载到来这里的神裔英雄,也就是说,过了这里,我们就要走到这条通道的尽头了。”
她又看向了下一幅壁画,令她微感失望的是,那里表现的是这个神裔英雄与他们一般在通道中走着,对于此人选择的到底是哪一扇门,上面并没有明确的表现出来。
而再接着往下看去,她发现还有壁画在后面,可是当目光落上去后,她忽然惊呼了一声,指着上面,声音带着些许惶然和颤抖,道:“这,这是我们……”
此声一出,引得另外两人也是看过来,随即面具下的目光都是一凝。
壁画上呈现的是三个戴着面具的人站在双子门口,一个人手指向右,一个人手指向左,预示着方向不同,而下一幅图,三个人一齐走向了右侧的大门。
三人看着这幅壁画,心中一阵悚然,这图画究竟是他们做出了选择后才出现在这里的,还是这里早就准确预言到了他们的到来?
然而更令他们吃惊的还有,壁画到这里还并没有结束。
在下一幅壁画之中,他们站在一个竖立着的巨大长石之前,一个人拿着一盏灯,另一个人拿着一根长枝,最后一个人站在台下,将一个双耳陶罐往下方的池槽内倾倒下去,而那长石则是裂开了一条缝隙。
金色面具人沉声道:“到底会不会是这样,我们进去才知道。”
另外两人都是点头,他们顺着通道继续往前方走去,此刻又是一座与双子门相同的梯形大门出现在了前方,三人精神一振,心中清楚,走过了这里,应该就能去到他们所期望的所在了。
三人加快脚步越过大门,走出了通道,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前窄后宽的广阔空间之内,若无意外,这应该是来到了神丘的山腹之中了。
前方有一个有着十层阶台的三角平台,上方竖立一个与壁画之上一般模样巨大长石,一直通到高处,光滑的石面之上有金色的不明意义的线纹,与他们面具上的线纹有几分相似。
长石之下则是一个祭台,上面摆着一根长枝,一盏油灯,三人缓缓走了过去,铜面具女子上前抽出了长枝,并来到了右手边,青色面具人拿起那盏灯,站到了左边。
他们没有去做与壁画相悖的事,因为这很可能是唤醒那位的正确方式,也可能是某种指引,他们不敢违背。
金色面具人则是拿出了一双耳陶罐,这里封存的是六个异神的神性力量,也是作唤醒这一位的为祭品的存在,
他将封盖去了,将罐子缓缓倾倒,里面的神性力量被一股无形之力约束成金色的液体,缓缓流淌入了石槽之内。
就在这个时候,神丘之外,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虚实不定的人影浮现了出来,但是晃动了两下,又是不见。
随着金色液体的流淌,那长石裂开了一道缝隙,随后竟是在一阵金光之中融化开来,露出了一个向上的石阶。
三人相互看了看,一同走了上去。
在走了许久之后,三人来到了一个宽大的平台之上,周围边缘可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上方则是宏阔而巨大的的金石顶璧。
在最前方则有着一个石座,一个有着黑发长发的年轻男子坐在上面,他看去异常之强壮,手肘支撑一侧的头颅,而另一只手握着一只通体金色,刻着无数细密纹路的长矛。
青色面具人道:“是他么?
金色面具人回道:“是他。”他目光看去那根长矛,道:“那是伊尔之矛。”
伊尔代指的是伊帕尔神族的上层,而哪怕是前纪历的远古神明之中,也只有极少数能被冠以这等称呼。
三个人小心翼翼的走上去,这时一道光芒照来,从三个人身上晃过,并在他们的面具之上停留了片刻,再又迅速消去。
三人在那光照来的一瞬间,都感觉到了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但随着的光芒退去,这感觉又同时消失了。
此时顶璧之上忽然裂开了一团漩涡,一道绚烂霞光落了下来,罩到了那个男子身上,同时一道刺目光芒爆闪开来。
三人不自觉倒退了几步,在那股光霞徐徐散去之后,三人再看去时,却是一惊,不知何时,那个年轻男子的眼睛已然睁开了,那纯金色的眸子此刻正看着他们。
这时他们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疼痛起来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出去一般,感觉那好像是记忆,又好像自己身体的某些部分,他们都是发出哀嚎之声,不自觉的跪倒在了地上。
待这阵痛苦过去,三人这才逐渐恢复了清醒的意识。
这时他们看到那个年轻男子从座位缓缓站了起来,同时感到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道:“伊帕尔的信奉者,你们做得很好,在又一次大寂灭后,伊帕尔将再次奴役这个世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