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yl6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諸天之最強BOSS ptt-第一百零九章 聽我的,不想不念,一切皆可安然-9nhgs

諸天之最強BOSS
小說推薦諸天之最強BOSS
楚风和大黑狗还在互相扯皮时,那魂河溿的金色祥云之上,骤然爆发出最为绚丽的光束,数不清的大道符文密密麻麻地交织着,似乎在构建连通诸天的时空大阵。
而在祥云上方,恍惚间要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
“咕咚!”
楚风等人咽了口唾沫,大黑狗更是兴奋地浑身颤抖。
“老主人这是要归来了吗?谋划万古,这是要开启最终决战了吗?”
金色祥云之上,那道身影极度模糊,看不到,触及不到,但就是给人一种感觉,宛若有一位强者屹立在古今未来,存在于各时空中!
他似乎在极为遥远的时空中,正在凝聚形体,现身此地!
噗!
深渊下,最先出手的那位无上生灵咳出一口血,霍的仰头望去。
他的身躯在不断崩裂,口鼻皆在溢血。
“帝者,绝对是一尊帝者在通过时空坐标想要降临!”
一众无上存在惊骇欲绝,他们可是无上啊,上苍之下最强的存在,当年哪怕是三天帝征伐魂河,也在他们的围攻下仓皇逃窜。
但今日,一尊帝者降临,仅仅只是还没有凝聚出的形体,对方甚至都没有出手,便使得出手的无上强者遭受反噬。
无上和帝者之间,差距真的就那么大吗?
那位浑身鲜血淋漓的无上强者,此时他的心脏剧跳,望向晶莹符文构建的平台之上,死死地盯着那里。
那里,有帝者的气息在汇聚。
普通的生灵或许感应不到,但身为无上,已经有了一部分帝者的不朽属性,能够洞彻某些原始真相与究竟。
“真要回来了吗?”
他心神都在震动,本为无上,不应该有这种情绪,理应无情而淡漠,俯视万古时空,坐看星海成尘,宇宙枯竭。
可是现在,他却有了作为血肉生物最早期的那种原始情绪,在他看来很低级。
他毛骨悚然,自身终究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与亿万生灵无区别吗?
可是,自古至今,各界的生灵在他眼中犹若蚁虫,他怎么会与他们并列?
立身在深渊中,他不甘的呼喊着:“假的,绝不会是他的真身。这只是他留下的手段,我们将平台击散,毁掉坐标,不能让那离去的真身观照此世!”
“不要再妄动,等他自身寂静下去。刚才我等已经试过了,那祥云凝聚而成的时空坐标,我们根本毁不掉。”一位浑身上下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生物开口,无比的慎重,同时也很严肃。
“可是,我感觉再不阻止,他真的可能会回来。”深渊中,那位人首蛇身的无上强者在混沌雾气中若隐若现。
“放心,没有那么容易的!”
开口者,是之前那位最先说出了道尊隐秘的无上强者,原本他的身躯隐没在雾气中看不真切,而此刻,他则是显露出了真身,不再遮掩。
他有着人形躯干,共有八首,在混沌雾气中若隐若现。
一两个纪元前,他曾被尊为八首无上,不知道究竟是从哪一种生物进化而来。
在深渊的一众无上强者中,他也是最强者之一!
“这世间,不可能有真正的无敌,越是强大的存在,制约便越是恐怖!若是提前留下一些后手留下一些坐标便可轻易降临归来,那这世间的帝者,早就泛滥成灾了!”
“为何我等可以高高在上视万灵为蝼蚁?不正是因为帝者无法归来的缘故?上苍中绝对有着大恐怖,可以制约帝者降临!像这种情况我们也不是遇到一次两次了,这次应该也不会意外!”
随着这八首无上的话音落下,其他无上们顿时松了一口气。
“也对,古往今来,那些跃入上苍的帝者从未有一人安然归来,想必这一次也是这样,对方只能显化出一丝力量,真身根本无法降临,只要我等不去主动招惹,必然可以安然无恙!”
八首无上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声道:“听我的,不想不念,一切皆可安然。否则,若是再贸然出手,绝对会出事!”
其他无上纷纷点头附和。
“没错,自今日起,不准再提那个人的名字,若确实有必要,便以‘他’代称!”
“道友所言甚是!”
“只是,我有些担心,我等可以克制,就怕古地府中的一些无上,会克制不住贸然出手!”
果不其然,他的担心应验了,在他话音响起的瞬间,一条模糊的古路,带着万古枯寂的气息,从远方蔓延,贯穿虚空到了魂河这里。
这是一条轮回路,连着古地府。
八首无上抬头看去,在那古轮回路尽头,有莫名的巨人,有无数的神魔,双目空洞,宛若死尸,但却在动,他们在开凿,在拓展道路。
“挡住他们,这群家伙,要将轮回古路开辟到那金色祥云上空!”
“不可让他们继续下去,不能再干扰那金色祥云,越是有人出手,越容易引起巨大的变数!”
说话间,八首无上一掌拍出,滔天的灰色雾气弥漫,化作黑色神山,要将轮回古路的前路挡住。
只是古轮回路上,突然有无上的气息散发,下一刻,一个生灵由远而近,快到极致,一眨眼就从亿万里之外,甚至应该是从相隔着不知道多少个大界之外赶到了!
那是一个周身都在黑暗中,带着阴煞气息的不祥生物,他一拳轰出,直接将堵在前方的黑色神山轰碎大半,随后一步踏出,直接来到了轮回古路外。
“诸位这是何意?”嘶哑地声音响起,带着质问的意思。
甚至,已经开始有一双腿在不断地由虚幻化作真实。
那种恐怖的帝威,骇的八首无上等人面色惨白,就连刚刚从古地府中出现的神秘生灵,眸光中也满是忌惮之色,身形开始下意识地不断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