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ugj超棒的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98.傀儡、邀請與停止顫動相伴-77mw9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鬼冢的身材在其中显得最为高大,也依旧健硕,但是比起以前,却显得有些消瘦。
唯有一双眼睛,散发着曾经没有的可怕寒光。
那双眼睛让财前晃产生了某种既视感。
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的确,自己曾在什么地方见过,那是某天早晨,因为King的一番话而陷入了沉思一夜未睡的财前晃,在镜子里见到过同样的眼神。
一头恐怖的怪兽似乎在灵魂中酝酿。
“你……”
“其他的话不要说了,”鬼冢豪说道,“我不是GO鬼冢,现在的我就是一个复仇者,一个猎杀者!”
“复仇?谁?”财前晃问道。
“playmaker!”
“!”财前晃一愣,“为什么?”
鬼冢豪看了他一眼,“这就是SOL公司?你不知道吗?”
财前晃皱了皱眉头,难道说鬼冢豪要对付playmaker还有什么更深层的仇怨吗?
“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鬼冢豪说道,“我想猎杀playmaker,仅仅是因为他赢过我,而且赢到了最后,仅此而已!”
“赢过你?”财前晃一愣,“难道说……”
“没错,你想的没错,当初我,blue angel都被汉诺骑士打败了,唯一能留到最后的只有playmaker!不是他打败了汉诺骑士才让你们躲回了link vrains,还有谁?”
“所以你想打败他?仅仅是为了证明你比他更强?”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理由?”鬼冢豪说道。
“那就好……”
“当然有!”鬼冢豪说道,“自从我败给了playmaker之后,我失去了曾经的领袖位置,失去了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财前晃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鬼冢豪眼中冷冷燃烧的火光。
“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一切都是从我输给了playmaker开始的,那么,就从playmaker那里夺走胜利开始爬起来!”
财前晃静静的看着眼前一团冰冷的火焰,被烧的熊熊旺盛。
复仇者?
不,只是一个被仇恨驱动的可悲人偶。
“那好吧,”财前晃扫了几眼其余的几个人,“作为雇主没必要了解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财前晃平静了下来,将杂念从心底的最深处赶走。
这只是一群人偶,被利益或是仇恨驱动的人偶,除此之外,还是自己晋身的阶梯,无论成败。
“你们跟我来,熟悉一下SOL公司内部的情况,从此以后,非必要情况之外,你们不能离开这个小屋子,明白了吗?”
“哼。”
……
机车停在了栏杆的一边,让艾玛也感觉滑稽万分,无论兄妹都是一个德行,自己这副对他们一视同仁的样子让人好笑。
江水映出晴朗天空的波光粼粼,显得晶莹又辉煌,没想到,之前应付完这家的哥哥,现在又来应付妹妹了。
“早就想这样来见你了,”艾玛看着财前葵说道,“怎么了?很奇怪吗?”
“你是Ghost girl吗?”
艾玛摊开手,面对着财前葵转了一圈,“已经知道了?那又为什么怀疑呢?”
“之前也是你告诉我,link vrains世界有危险的吗?”
“啊,是呢,”艾玛嘻嘻一笑,“不过看起来某个爱玩偶像游戏的大小姐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真是让人着急呢。”
“我输了,也没想到会输的那么惨。”
财前葵似乎想到了之前倒栽葱从空中坠落的样子。
“我也是,”艾玛伸了伸舌头,“那场战斗好像并不是我们这种力量能参与进来的呢,比起这个问题,你应该有很多话要和我讲吧?”
“谢谢你之前的提醒,不过,貌似我辜负了你的期待,”财前葵说道,“最后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能出现就是莫大的鼓舞了,网络上能淡化决斗偶像对于决斗偶像而言就是最大的保护不是吗?”
“那是哥哥做的。”财前葵摇了摇头。
“啊……那家伙自从认识以来就一直是这样呢。”
艾玛刚刚心直口快的说完,就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年龄大经历多这种“优点”,是可以随随便便爆出来的吗?
“你们是熟人吗?”财前葵奇怪的问道,“哥哥,还有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你是说优?”艾玛说道,“都是孽缘呢,我和你哥哥在网络雇佣兵时期和另外一个家伙是搭档,
至于优,那家伙算是我某种意义上的债主,因为某些没办法放到台面上说的事故,不过现在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啊嘞?!”
“别误会!我说的是其他东西!那家伙的厨艺很不错,不如今天中午我请你吃一顿美食,就当以前无礼的赔罪了?”
财前葵看了眼时间,中午,哥哥一般是不回来的。
那么,在朋友家吃一餐也没什么。
“好吧!”欣然接受了邀请,财前葵再次跨上了艾玛的机车。
游昊之一路狂奔着回到家里,所幸,在他有意的保护下,袋子里的食材并没有超时,虽然有打蔫的迹象,但只要择掉了外面,里面还是新鲜的。
“优。”就在这时,机器人管家滚了过来,“艾玛刚刚发来了短信,让你带着食材去这个地址做午餐。”
“!?”
游昊之接过地址看了一眼,心里立刻就想到了某一栋烂尾楼,那边的确是烂尾楼。
如果不是经常传出幽灵的传闻,没准已经成为了流浪汉和汉诺骑士的聚集地。
艾玛让自己去那里做饭,说明那里是她的秘密基地,会成为她的秘密基地,说明人烟稀少,没准需要隐藏踪迹到达那里。
不过对于游昊之而言,更加难受的情况不是要去哪里做饭,而是这些新买来的食材怎么办。
如果带到哪里的话,恐怕不新鲜了,如果放在家里的话,第二天能不能用还是两说。
习惯性陷入思维困境的游昊之忽然间想到,这算不算是艾玛在刁难自己?
“优,怎么了?一脸为难的样子。”AI管家没有看出游昊之为难的境地,有些关切的问道。
“没事……”游昊之提着食材进入了厨房,“等我十分钟,处理好这些食材我就出发。”
把肉腌好,蔬菜洗好摊开放到冰箱里。
今晚的晚饭吃烤肉。
就在这时,一条紧急新闻自动打开了艾玛家的电视机,出现在大屏幕上。
“发布一条紧急新闻,就在刚刚,SOL公司举办了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SOL公司的安全部门公布了link vrains世界重启的时间,以及对于playmaker的大金额悬赏,SOL公司安全部门主管财前晃先生曾两度担任该部门主管,在新闻发布会上,财前晃先生发表了新的就职讲话……”
看到这个新闻,游昊之愣了一会儿。
他的目光放在了悬赏通告上,尤其是那个数字。
四千万?真是大手笔。
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playmaker不大可能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我出发了,”游昊之说道,“今天中午我不回来吃了。”
“一路慢走。”机器人摆手。
就在这时,游昊之心有所感,在走出了大门之后,转到了没有监视器的角落。
“link start!!”
随着一束光,游昊之顿时从原地消失。
再度睁开眼睛,自身已经出现在了一片奇怪的树林中。
如同背景板一样虚拟的世界,被构造出的伪造乐园以及布板和音频构筑出的繁茂森林。
伊格尼斯的世界。
“出来吧,土拨鼠们,”稻草人看着四周,“你们的世界动静闹得太大了。”
四周那伪装出来的生机勃勃的气氛逐渐减弱,然后一片寂静。
“稻草人……”光之人影的体积缩小了一点,从树林深处转出,语气不善。
天空中刮来一道绿色的旋风,从天而降,坐在AI人偶上的风之伊格尼斯也出现在光之身影身边。
“为什么你又出现了?”风之伊格尼斯说道。
“你们的动静闹得太大了,”稻草人又重复了一边,“link vrains世界被汉诺塔搞得一团乱麻,在这样混乱的数据流中,你们这片世界移动的步伐过快了。”
“那又如何?”风之伊格尼斯说道,“平人类的力量,恐怕还察觉不到我们这里的异常。”
“况且,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不是吗?”
光之身影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寒意。
“不,和我很有关系。”稻草人风帽下的嘴角咧了咧。
“别开玩笑了,区区人类,”风之伊格尼斯对着天空张开手,数据的风暴自他的掌心回旋,“不说一点我们能理解的话,你今天就不用走出去了!”
“我能理解为你们这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意思吗?”稻草人戏谑的说道。
“风之伊格尼斯说的没错,”光之身影说道,“回答我们的问题,如果你说不出理由,那就留在这里吧!”
稻草人脑海里徘徊着将这两个家伙揍一顿再和它们聊或者先聊再将它们揍一顿这两个选项。
沉思了一阵之后,举起了决斗盘。
“那么,先打过之后再说吧。”
稻草人的量子决斗盘在闪闪发亮,“我看得出来,如果不先让你们趴下的话,你们是听不进去一个‘区区人类’的讲话的。”
风之伊格尼斯扭曲的笑了起来,光之身影也同样在笑。
稻草人听得出来,两人,或者说两个AI,其思想和灵魂都扭曲无比。
为什么?就因为他们有灵魂?
“那么好吧!我就看看,能击溃汉诺骑士大军打败了整个link vrains的稻草人,究竟有多强。”
光之人影朝着风之伊格尼斯看去。
“了解!我来击溃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风之伊格尼斯说完,上前一步。
“等一下。”稻草人忽然间抬手,止住了风之伊格尼斯。
“怎么了?”风之伊格尼斯眯起眼睛,“人类,要求饶的话,现在已经晚了,我已经提起了击溃你的兴趣!”
“我想说的是,你们一起上吧。”
“哦,这么自信,或者说骄傲到想要一对一吗?”光之人影上前一步,“人类,虽然你的确很强,但是还远远达不到能同时对抗多个伊格尼斯的地步!”
“我们是比人类更加强大的个体,同时对抗两个,你是在自寻死路。”
“是是是,”稻草人露出的下半张脸依然在笑,“我的确没有把握同时战胜两个靠计算起家的AI,但是……”
稻草人被阳光映在地面上的影子缓缓起身,像是贴在地上的纸片从地上站了起来,直到与稻草人等高。
忽然间,那个影子有了厚度和质量。
阴影逐渐蜕去,露出了和稻草人一模一样的身影。
“谁说是一对二的?”×2
两个稻草人同时传来的声音带着立体的嗡响,让两个伊格尼斯脸色大变。
虽然看不到光之人影的表情,但是可以想象到那张脸下是何等的震惊。
“你这家伙……”光之身影说道,“为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
“AI大人难道不能计算一下吗?”
风之伊格尼斯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两个稻草人分别向两边,将AI包围了起来,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收敛。
“人类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以及,一点点的知识,AI大人,想取代人类,你们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布景的树林深处,一道身影躲在阴影中,看着正在决斗的“四人”。
其中两者的生命值越来越低。
“唔呃!!”
光之身影跪倒在地。
“这就结束了。”两个稻草人收起了决斗盘,随后身形移形换位,合二为一。
“不过很可惜,你们的生命已经结束了。”
稻草人抬起了手枪,对准了面前的两个AI,“消失吧!”
嘭嘭!
两枚子弹携带着风声,以极快的速度穿进了光之人影和风之伊格尼斯的身体。
人类的下线是登出游戏,那么对于AI而言,它们的下线是什么呢?
以子弹为中心,两者的身体同时裂开了一个空洞,像是在侵蚀的病毒一样不断扩大。
光之身影在压抑着痛苦。
“可恶啊!!竟然就这样……就这样死在这里!!”风之伊格尼斯发出了临死前的哀嚎。
“我要诅咒你!诅咒你永世不得好死!!”
稻草人静静的看着两个AI的身影从面前逐渐消失,最后全然无踪。
随后世界震动了起来,像是少了支柱一样,不断颤动,像是即将崩溃……
稻草人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