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qyl8精华都市言情 庫洛牌的魔法使 ptt-九百零八章 搞定老哥內褲的正確方法閲讀-iu26x

庫洛牌的魔法使
小說推薦庫洛牌的魔法使
午后暖阳,金色明媚,透过窗户照亮地毯上的四方小桌Pro2.0,厨房门口吧台上绿萝青翠,小屋里依旧温馨美好,
“啊————”
只不过和湖水波光粼粼的美好截然相反的,
一只像是已经烧到殆尽、用光所有力气的学渣,发出了脸拍在小桌上已然干枯了的拉长声音。
“上课辛苦了,队长。”
感觉仿佛能看到他大脑过热、后脑勺在冒烟的样子,苟彧忍不住失笑的端着一杯卡布奇诺放在他面前,
就算做出改变,但队长这种地方还是和以前一样…
“啊——————”
而听到他的声音,脸拍在桌上的方然发出更加无力干瘪的声音。
不过也没办法,他方某人在英语学习上着实是莫得天赋,
和其他课程虽然也不太能跟得上,但好歹老师说的是汉语,能有接触学习新知识的新奇满足感不同,
全英文授课的专业外语给他的感觉,
就只有‘凌烟姐发音真好听’和‘凌烟姐现在是在说啥’。
当然,若仅是如此,也就罢了,
毕竟一周一次,方然觉得自己还可以忍受,但好不容易上完了两节之后,
被妹妹抓走又自习了两节专业外语就太过分了!
“话说回来…老哥那个家伙呢…”
神情恍惚的只抬起脸,方然下巴压在桌上,连动都不想动的变出吸管嗦着面前的卡布奇诺,奇怪着学姐可能有事出去了,但怎么连老哥的身影也没见到。
“孟大哥的话,说是为了弥补被黄雾堵在场景里遭的罪,中午吃饱了就回屋睡下午觉去了。”
看着方然只有脑袋趴在小桌上懒洋洋的咬着吸管,苟彧一边收拾着什么,一边无奈的回答,像是在准备什么一样,
但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听到他的回答,
上一秒还整张脸软成一坨趴在桌上的方然,迅速恢复原状的拍案而起,一脸义正言辞的语气带着怒其不争。
“老哥真是的!身为参加者,就算是平时,也不应该这么懒散!”
苟彧:“……”
不…虽然有很多地方想吐槽,
但队长你只是单纯因为自己被抓去自习,孟大哥却能舒服在家感到不爽吧…
无奈的扶额一叹,没有把这话说出口,苟彧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准备换身衣服出门。
而小桌边方然双手交错的黏在下巴上,目光如炬的盯着自己对面孟浪的房间门…
可恶,老哥这个家伙,在宝宝努力学习的时候,竟然在家这么舒…这么散漫的生活!
不行!正义的自己不能坐视不管,必须纠正身边的这种恶习!
啧….但是老哥有电能传导内裤,高潮一击对他无效,怎么办呢?
正在像这样在脑内召开作战会议的讨论。
自从杀手锏对孟浪失效之后,方然突然发现自己拿老哥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在养伤的他肉搏战根本不是对手,
思来想去,最后他还是发现只能从能力入手。
拿出一沓库洛牌散开放在桌上,方然保持司令经典姿势,面色严肃就差一幅反光眼镜的低头凝沉注视,
让刚好路过的苟彧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嘴角一动的默默无语,无比清楚,
虽然看似是面对自己的能力陷入思考,但队长肯定又在盘算着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事实上,方然此刻正在想的也确实是…
我究竟要怎样才能脱掉老哥的内裤呢?
被这个问题难倒了的方然,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堆强大能力,深深的陷入了思考。
他拿起一张牌,看着手上的【击牌】,这张牌觉醒之后他还没有用过。
emmm…
算了算了,这张还是晚上的时候用吧…
又想起了打崩广场但没打着人的记忆,还没有拆家打算的方然把它放了下去,颇有些一筹莫展,
然后就在这时他突然眼角瞄到另外一张,
也是觉醒之后他还没用过的库洛牌。
那是有着一根长长呆毛,戴着有两个长长帽尖大帽子的小巧精灵。
看着这张昨天晚上才刚刚觉醒的牌,方然一愣,然后他拿起这张【小牌】,想起了自己也是和【击牌】一样曾经用过一次,
记得它的效果是把将人或物缩小的魔法。
啧,可惜和【大牌】一样是整体的变化,不然自己可以把老哥的那里….
蠢蠢欲动着一个大胆的想法,方然有些遗憾的打算将它放下,但是就在这一瞬间,如同名侦探般的小电光突然一闪!
方然一脸震惊的看着手上的【小牌】,另一只手帅气挡脸的幡然醒悟。
不,等等啊,我其实…不一定非要脱掉老哥的内裤啊…
我只要把老哥的内裤变小让他穿不上不就好了么!
想清楚了这一点,感觉解决了世纪难题,对自己这有理有据、逻辑严谨的方法,方然只觉得如同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我果然是个旷世奇才!
(前几天刚解决了席卷欧洲危机的参加者,在想到如何让同伴没有内裤的方法后,觉得自己是个旷世奇才….)
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潜入老哥的房间了…
虽然自己可以用能力穿墙、传送,但肯定会被感知到,老哥这个B比自己平时还是要强那一丢丢的,
那果然…
方然画风瞬间硬朗的敲定了计划。
只能潜入了。
但是要潜入的话,方然发现自己还面临着一个物理上的硬件问题,
那就是声称为了保护个人的隐私,尤其是在有夏夭这种大美女同住的情况下,为了让其感觉到安全感,
孟浪在他们小屋那次装修的时候,给每个人的房门上都安了非常高级的智能识别锁,
这种锁不光有电子密码、指纹,还方便的支持声音,
在登记房间主人声音后,会在检测到其出门或者就寝的时候自动锁定,不在主人设置的白名单中,绝对没法正常推门进来。
不过虽然这么说的感觉貌似挺有必要,非常先进,
极大程度上保护了男女混住在同一屋檐下,女生的隐私安全问题。
但是知道和自己同一屋檐下的男性都是有超能力,根本不是一扇门能挡住的参加者,夏夭是想距离能更近一点,并且相信某人同伴的人品才住在这里,
顺便一提,苟彧压根就没登记激活,而孟浪的白名单上连夏夭都在,
所以这个锁….
其实就是孟浪专门用来晚上睡觉的时候防着方然的。
岂可修!老哥竟然给自己屋门也装上这种玩意,搞得好像我会趁你睡觉偷摸潜入你房间一样!
(╬◣д◢)ツ┬─┬人和人之间就不能多一点信任么(拍桌)!?
盯着孟浪房门的语音锁磨着牙,因为遇到的这个障碍,方然只好思考着关于它的解决方法,
然后就在这时,他眼角又突然瞄到了一张牌。
这张牌,和【小牌】【击牌】之前好歹还用过一次不同,
觉醒前觉醒后他都没有用过。
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