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b0m精彩絕倫的小說 《秦時小說家》-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楚軍騰龍(第三更)展示-7izy7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可……,春秋书馆是我和师兄的心血。”
“这是陉城书馆的延续,这是赵国风华的延续,如今的书馆,还算什么书馆。”
飞雪愤恨一语。
书馆乃是自己和师兄耗费心血和精力所建造,为此……师兄还亲自陇西行商贾之道,以为支撑书馆的正常运转。
看着书馆一日日的走上正轨,飞雪自然是欢喜的。
看着那些燕赵之人在其内,接受往昔的风华浸染,更是欢喜,无论如何,就算燕赵不存了,燕赵的风华不能丢失。
昔者,老馆主曾语,剑的写法一共一十九种,乃至于更多,那便是风华余韵的体现。
现今……有人把它夺走了。
如何不生气。
许多人汇聚在这里,书馆的正常运转都受到影响,对于秦国自己是抗击的,但书馆这里不是抗击的地方。
以儒家的能力,在兰陵城内找不到其它更为合适的地方吗?
飞雪不相信。
“飞雪馆主欲要离开书馆?”
纪嫣然觉的自己听明白飞雪的意思了。
“书馆亦非当日书馆。”
“诸人也非当日之人。”
“我留在这里,只会徒增伤感,我欲领着一些还愿意跟着我和师兄的书馆弟子北上,前往临淄那边找寻师兄。”
“或许会在临淄那里建造新的书馆。”
飞雪把玩着手中的陶盏,看着其内的毫叶沉浮,也如同近些年来自己在诸夏的沉浮,飘渺不定,居无所踪。
依照自己的性情,自己宁愿将春秋书馆毁掉,都不会令其如此的。
终究……一些熟悉的面孔在眼前浮现。
“且饮一盏,这是嫣然早些年珍藏,鲜少饮用。”
“冲泡的第一盏,略有些苦涩,但冲泡三次之后,滋味便是出来了。”
纪嫣然归于木案后,闻飞雪之言,面上仍旧带着浅浅的笑意,没有多言,轻抿一口茶水。
单手相迎。
“此茶……,的确略苦,滋味不甚旁茶馨香。”
“可有名号?”
闻纪嫣然之语,飞雪轻叹一声,自己现在心里就很苦,看着手中的陶盏,亦是轻抿一口。
回味一二,英气的眉目微微眯起。
的确有些苦涩,且香气不显。
普通人应该不喜欢这种茶。
“并无名号。”
“这种茶说起来还是嫣然当年随同师尊游历诸国的时候,于赵地云中之处所得。”
“师尊看到这种茶,便是言语……好茶,故而,便采摘了一些,珍藏起来,且冲泡第二盏。”
纪嫣然屈指一点,那飞雪手中的陶盏中,水韵腾空,消弭于无形,抬手间,滚沸之水没入。
陡然间,原本暗色的毫叶在第二次的冲泡下,沉浮了一丝别样的绿意,且细细嗅之,还有着一缕出尘的清香。
“邹衍大师都言语的好茶?”
飞雪诧异。
邹衍大师的地位不消说,当年也是名镇稷下学宫的,以道理折服百家的,任凭纪嫣然手段。
看着手中似乎被冲泡开来的毫叶,轻吹了一口气,却有一缕别样的香气荡漾开来,顿时奇异。
轻抿一口,唇齿中,仍有一丝苦涩之意,但数息之后,便是充斥那缕香醇,而且很清晰的感知出。
有着一丝霜寒,有着一丝寒香。
“再来冲泡!”
抬手之间,飞雪手中的茶盏,便是冲泡第三次。
纪嫣然笑语。
十个呼吸之后。
飞雪手中的陶盏,那毫叶已然展开所有的纹理,昂扬翠绿,且……杯盏之中,还有着一股夹杂热量的寒意扑面而来。
其内最为凸显的则是那馥郁之香。
“以嫣然之见,飞雪馆主不必如此。”
“齐鲁之地那里也是百家所在,也是儒家所在,书馆之意,乃是传播风华,目下局势,兰陵城内,春秋书馆不得不如此。”
“却并不有违飞雪馆主最初之意,乱世之中,最珍贵的便是守心之人,如今书馆内还有的那些初心弟子,堪为珍贵。”
“也许很少,却足够了。”
“他们就是种子,种子不灭,定有成长发芽之时。”
继续抿着手中茶水,虽苦……可每次喝到这种茶,都会想到师尊,想到当年的种种。
自己来到兰陵城这里,也是为了阴阳家智者一脉的传人。
飞雪则是为赵地风华的延续。
“嫣然姑娘之意?”
飞雪再次抿着茶水,滋味相当好,这般滋味才对得起邹衍大师的评价。
同时有感嫣然姑娘之言,似有所得。
“接下来……兰陵城内不会安稳的。”
“飞雪馆主操劳书馆多年,也该修养一段时日,待将来合适之时,再行此事也不晚。”
秦军占领兰陵城,偏生百家汇聚于此。
目的已经很清楚了。
书馆这里早晚有大动作,而那个大动作会令春秋书馆承受相当的灾难,飞雪馆主之心未改,行传播风华之举,不过推延一二。
且……也能够趁机跳出来。
“那嫣然你呢?”
飞雪明悟。
可自己有了结果,嫣然姑娘留在这里,早晚也会受到侵扰的,终究……龙阳君之心并未磨灭。
“哈哈,兰陵城内莫不找寻不到一处安稳的所在?”
“且……,月前,召水在城西还遇到一位故人,兰陵城内,并不孤单。”
“我的修行……接下来也是多闭关了。”
“以求堪破最后的障碍。”
纪嫣然再次笑语。
自己待在兰陵城也有不短时日了,而召水的修行也令自己很放心,琴韵医馆那边,召水又遇到故人。
就算自己闭关多日,她也不会无聊的,接触解除医家的道……也不错。
“悟虚而返,玄关妙法。”
“嫣然姑娘,终于要踏入那一步了。”
飞雪赞叹。
自己资质虽然也可以,但终究同师兄相比都差了不少,何况被邹衍大师收为弟子的纪嫣然。
看得出来,过不多久,纪嫣然就要破入那个境界了。
真是钦羡。
“飞雪馆主亦是有机会的。”
“在下阴阳家智者一脉妙法,可修灵觉,可养浩然,可养清静,残剑大侠本能而通,如今实力更盛之前。”
“若是飞雪馆主愿意,在下可传授你这等法门。”
力量!
是从天地中来,而非从自身而出。
先天武者虽不能够驾驭天地元气,可所积蓄的真气也是天地中来的,只要道理感悟到了。
通过合适的方法,便可有浩瀚之力。
那才是修行。
丹田的桎梏并非桎梏。
“果然?”
陡然间,飞雪大喜。
其实……师兄也早就将他的感悟告诉自己,想要自己也专修灵觉妙法,但自己一直修炼不下去。
而今纪嫣然愿意传授智者一脉的法门。
实在是再好不过。
“自然。”
纪嫣然颔首。
******
“报!”
“楚军夜袭,接连攻破营垒,超过二十万大军合围城父、寝县!”
主将李信亲率十五万大军猛攻汝阴城池,不到两个时辰,便是将汝阴所谓的防御击溃。
外围城郭不存,城墙硬生生的摧毁,入城池之内,却是有不小的阻碍,那里城中汇聚兵马五万有余。
凭借着街道、巷道,一时间,竟可与秦军争锋。
随后三个时辰,都未可将城中的楚军清理掉,子夜十分,一支马队风一般行至李信所在的城外云车前。
一只只火把下,但见御马之人浑身浴血,手持断剑,背负折弓,黑色的坚硬甲胄都变得色彩猩红一般。
伴随着那前来之人的焦急之言,整个云车四周陷入别样的寂静。
……
……
未几,没有迟疑,李信鸣金收兵,下令将汝阴城墙与城郭全部拆毁,且放火焚灭汝阴,率兵返回城父、寝县之地。
“项燕匹夫!”
“安敢如此?”
李信快马行军,神容焦灼,万万想不到那项燕真敢这般迂回包抄城父、寝县之地。
既然如此。
那就是……取死之道。
以蒙武老将军那里的兵力和防御,坚守一日不成问题,待自己行军赶至,便会让那楚军知晓什么是大秦威武之师。
“李将军!”
“不可轻敌,项燕一举调动二十多万主力,合围城父、寝县、平舆之地,当有所谋。”
“我等当率先返回城父诸地,归于城池之中,再行它法。”
赵佗随军在侧,快速一言。
目下秦军主力在李信将军麾下,共有近十五万,其余之兵分散城父、寝县等地,果然项燕迂回围攻。
那么……其主力也不可能分散的,二十多万大军定当出现在城父,因为那里是蒙武老将军所在。
“项燕主力定然在城父要道上拦阻我等。”
“传令下去,随本将杀回城父,击破项燕主力!”
对着赵佗颔首。
李信自然知晓事情紧要,看向旁侧的军司马,直接下令。
铁骑当先,步卒随后。
李信率领先锋六万铁骑迅速奔向城父所在,百多里的距离,一个时辰多些便是隐约看到熟悉的所在了。
“终于出现了吗?”
城父之城,四周多旷野,并无山川河谷隐藏,夏日的蒙蒙曙光之中,晨雾尚未消散。
勒住马缰,看向远处。
“烈焰升腾,龙行踏空!”
“楚国腾龙军团!”
“项燕麾下最为精锐之师,主将龙烨,项氏一族的家臣,兵力合约十万军!”
赵佗手持千里镜,极目而视,言语瞬间凝重起来。
是腾龙军团。
观其军团一字排开的模样,早就已经在这里准备好了,正等着他们从汝阴返回,以为拦阻。
可当千,他们先锋铁骑只有六万,且先前碍于攻打汝阴,不惜代价之下,羽箭、弩箭、攻守器械耗费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