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cgg精华都市异能 拯救世界從蘿莉開始討論-第八百四十節 另一個-6zzur

拯救世界從蘿莉開始
小說推薦拯救世界從蘿莉開始
等无愁绑好了敌人,三年E班的学生才终于敢靠过来。
“无愁同学,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个人,是我认识的一个杀手,代号是smoke,是一个自己制造毒药的好手,既然他在这里,那么另外两个都在。”
“另外两个?”
三年E班的同学,这时候知道,后面还有两个类似他的杀手在等着他们。
“一个用枪,一个用徒手攻击,如果没有意外,下一个就是他,记住,不要和他近战,只要一瞬间,他就能直接敲碎你的脑袋。”
如果是自己面对他们没什么问题,但是自己身后,还有很多同学。
“总之,大家接下来都要小心,他们肯定已经在后面做好埋伏等着我们。”
而且,他们的重要战力,乌间老师已经不能战斗,接下来的路,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三年E班的大家,搀扶着无愁老师继续上楼,终于来到了第三层。
刚走上去,大家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这是,镜子?”
整个三层,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由镜子组成的迷宫,如果他们要上去第四层,肯定要通过这里。
“喂喂,听到了吗?”
迷宫内,传来对方的声音。
“喂喂,你们搞什么,又和上次一样,不看好目标就接单吗?”
“笨蛋,小怪物,我们可是知道,就是因为你,我们才会接下这个任务,和那个一百亿关系不大。”
“咳咳。”
说到这里,无愁就有点尴尬了,这样不就变成了是自己把他们招过来的么。
“小怪物,你应该知道,我们可是杀手,如果想轻松通过这里,那么就进来吧,但是,我建议你们不要一起进来,最好分组。”
如果分组,那么胜利的概率就会更低,但是如果不分组进去。
“不分组,你就真的会↓狠手我没记错吧?”
“没错,小怪物,所以,不想你的同学真的被我杀掉,那就分组进来。”
三年E班的人一起聚在迷宫前方,等着无愁和杀老师的指示。
“好吧,两人进去吧,看这个通道,一个人进去太危险了,两人起码还有保障,三人太挤了,容易误伤。”
无愁自然要第一个进去,不然对方会对自己的同学怎么做,无愁不敢想象,所以没有乱来。
“我知道,我们就两个人进来,直接由我打败你。”
“没问题,来吧。”
由无愁,跟着赤羽业一起进去,毕竟要是乱起格斗的话,他们只有赤羽业有可能不会被打倒。
“业同学,如果我等会真的出了什么事,不要管我,直接离开。”
业惊讶的看着无愁,这可是无愁第一次说这么没自信的话。
“喂喂,不是吧,不像你,这么没自信。”
“因为,对方的力量我很清楚,他对你还可能留手,对我的话,肯定是打断骨头再说。”
“没错。”
话音刚落,只见一双手从一旁的镜子伸出来,没给无愁任何机会,一拳直接打在无愁的后背,业甚至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呃啊!”
啪啦啪啦
随着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无愁直接撞到一旁的镜子上,生死不明。
“哟,年轻的战士。”
这时候,看着无愁被自己偷袭打倒,杀手终于从暗处走出来,居高临下看着业。
“哦,虽然身手看起来还行,但是,对付我,还不够。”
啪,啪,啪
业自然不一样,看着乌间老师学习了一点防身技巧,但是对付这个家伙,还不够。
“怎么了,年轻战士,就这样子打不赢我。”
“没错,只是我一个,确实打不赢你。”
被打中一次就会失败的游戏,这可是业自己都没玩过的东西,如果不是相信那个人,刚才业就真的直接离开了。
“你到底想什么,难道觉得我会给你露出任何破绽吗?”
“不会,但是你现在已经把破绽暴露给我了。”
“什么!”
听到无愁的声音,对手赶紧向后一看,只见无愁还是躺在残骸中,没有站起来。
“糟糕!”
接着,一转头,紫色的毒气已经扑鼻而来,一瞬间杀手失去了意识。
业把手上的毒气装置丢开,幸亏他们进来前已经准备好了战术,不然自己可能真的会交代在这里。
~五分钟前~
“业,这个交给你。”
进来前,无愁把一个携便毒气喷雾交给业,等机会,直接一发解决敌人。
“等会我们进去,他的目标肯定是我,一瞬间就会让我失去活动能力,所以我会提前打开录音笔,把我的声音录进去。”
“被我声音吸引的话,他肯定会转头看回我的位置,就在那一刻,就是你的机会。”
业看着倒在地上的杀手,也没想到整件事和无愁预想的一样,计划虽然有点变化,但是起码大致上没有改变。
“喂,大家进来吧,他已经被我们放倒了。”
等三年E班的各位走进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自然是那个杀手,还有倒在一旁的,无愁。
“无愁同学,他,没事吧?”
业还想说点什么,只见无愁突然从残堆中站起来,虽然身上有不少玻璃划开的伤,但是看起来很精神。
“呀,大家都来了吗,刚才我只是想睡一会而已,哈哈哈,让大家担心了。”
骗谁呢。
虽然其他人都被无愁这个样子搞的无可奈何,但是业,乌间老师,还有杀老师都知道,无愁肯定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轻松。
尤其是业,刚才肯定是骨头都断掉了,但是还能站起来,只能说无愁忍耐性真的强。
“那么,不要说那么多,我们快点上去吧,大家还在等着我们回去。”
上去前,无愁看了一眼被绑起来的grip,靠过去说道。
“告诉我,除了你们,她是不是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