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w2f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明天子 txt-第一百二十八章 捷報傳來分享-mcy80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一百二十八章捷报传来
首先,大明对燕然山以西,大片土地并不是太熟悉的。
要知道,即便是永乐扫北五次,也并没有深入西域,没有深入天山南北,所以不管是兵部,还是五军都督府的档案之中,这方面的地理资料,都是一片空白。
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困难。
而今趁着瓦刺大军还没有走远,冒险一击,未必不能大胜,但是等与瓦刺大军脱离接触之后,再想找到他们就难了。
一旦拖到秋天,漠北大雪纷纷的时候,那就是一场灾难。
漠北一带可以用兵的时机是很短的。
所以石亨很清晰的知道,杨洪的办法,其实是一种敷衍。
其实杨洪看似平静,但此刻也动了真火。
是的。杨洪不想打。
倒不是杨洪不想立战功,而是他最理解朱祁镇的战略意图。
朱祁镇的战略意图,就是步步推进,不求一两次大的战略会战的胜利,而是对漠北草原一寸寸的侵吞,并将草原上的牧民从游牧变成定居。
真正的将漠北纳入大明的管辖之下。
而燕然之战,已经漠北东部大片土地纳入明军的掌控之中,算算时间,大军在漠北活动的时间窗口,也不过几个月左右。
对于剩下来的几个月,杨洪更想修建出一座城池,为留守的明军做更多的保障。而不是去冒险进攻瓦刺。
取得一场在皇帝看来徒劳无功的胜利。
更让杨洪受不了的是,杨洪感受不到石亨对他的一点点的尊重。就算不说杨洪比他高上半截,单单说他们两人都是国公,也算是同殿为臣,石亨在面子上也要过得去。
但是石亨根本没有。
两人之间的空气凝固到了极点,只能让郭登来来回回做和事佬。
杨洪最后说道:“既然如此,就请圣裁吧,不过在圣旨下来之前,我作为征虏将军,大军行止要听我的,先行撤退。”
石亨冷笑一声,也不多说,扬长而去,说道:“好。”
如果石亨本部没有失去战斗力,石亨还敢独走的,但是而今石亨所部元气大伤,如果单单靠石亨所部的实力,即便是追了上去,也不打不过瓦刺大军。
杨洪所谓请圣裁,根本就是糊弄人。
这里去北京,一去一回,十天半个月已经算快了。等圣旨回来了,黄花菜都凉了,什么战机都没有了。
只是石亨能说什么?只能冷哼一声而已。
杨洪见石亨走了,也不在意。
经过这一事,双方的矛盾,几乎表面化了。
杨洪说道:“石亨建立奇功一件,损失惨重,之后的战事就不要他参加了,漠西那边,先不去管,我已经查明,瓦刺并没有将漠北所有人都带走,他们分别藏在北海一带。你就带本部人马去一趟吧。”
郭登立即说道:“末将明白。”
这对郭登来说,根本就是捡功劳。这些部落根本没有对抗大明之心,此一去,估计能俘获不少人丁,马匹。
杨洪说道:“速去速回,准备在漠北建城,这些都是有用处的。”
杨洪追石亨太急,但是也发现了在漠北草原之上,有很多残垣断壁,这就是元朝时期,富夸漠北留下的痕迹。很多城池的遗迹。
对于蒙古人来说,这些城池毫无用处,但是对杨洪来说,这些城池就有用的多了,如果不是因为和林距离东北有一点远,杨洪未必不想将和林城再次修建起来。
但是他已经在地图上选了一处水草丰盛之地,在他看来,这个地方,甚至可以开垦出一些土地。
这个地方就是元代的黑林行宫所在之地,在克鲁伦河上有,附近有一处分水岭,东边乃是克鲁伦河,西边的河流都流入北海之中。
好几道河流都在这里发源。
当时元代留下的痕迹,早就不能用了,必须重新修建城池。
但是大军人数不少,但是全部让士卒来做,士卒也是有怨气,正好抓来一些蒙古人,毕竟将来住在这里的也是这些蒙古人。
所以,杨洪让郭登快点。
杨洪的目光相当毒辣。
这个地方就是后世的库伦,现代的外蒙古首都乌兰巴托。想来在城市选址上,古代现代很多人目光都差不多。
于是这样大军缓缓的东去。
杨洪也上奏修建城池的事务。
而此刻,捷报已经传到了京师。
信使一入长城,就大声高呼:“燕然大捷,忠国公石亨斩首七万,也先伏诛。”
一瞬间欢乐的海洋从长城脚下一波波的向北京城而来。
正统十四年的战事之中,宣大地区是受到摧残最重的地方,听到这个消息,更让不知道多少喜极而泣,家家户户纷纷烧纸,将这个大好消息传给先人。
一时间呜呜的哭声,带着喜悦环绕在宣大地区之上。
但是捷报传到了居庸关之后,又是不一样的变化。
如果宣大地区,是欢喜之极,触及当初的悲痛,但是居庸关以南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即便瓦刺最猖狂的时候,他也没有打破居庸关。
故而居庸关南的百姓,虽然对瓦刺也是恨之入骨。但是总体来说,并没有切肤之痛,他们更多是欢喜。
毕竟京营士卒大多都是河北人士。
整个河北才数百万人,京营就有数十万,这个人口密度,细细算起来,几乎每一个人都扯出一个当兵的亲戚。
故而如此胜利,更让河北百姓感受深受。
在这种一层层的传递之中,石亨这个形象在百姓的心中建立起来,如果之前的石亨还是天下闻名的大将,而今石亨的名声一跃而起,似乎能与开国,靖难诸将相比了。
石亨就有了最大的本钱,与护身符,那就是名望。
足够让朱祁镇投鼠忌器。
虽然百姓心中所想的石亨,与现实之中的石亨估计不是一个人。
等捷报传到了北京城之中,更是所到之处,掀起了一阵阵欢乐的海洋。
自从永乐年间之后,朝廷再也没有遇见如此大胜,从百姓到百官都喜气洋洋的。
这个时候,朱祁镇正在批阅奏折,却是韩雍报捷,断大藤峡,深入大藤峡之中,打通了航道,但是大藤峡之中的侯大苟并没有与官军接战,而是一触即走,斩首不过一两百级。
同时,韩雍也报告了,似乎桂西土司在黄家之事后有些不稳
黄家的事情,朱祁镇已经令刑部给批了。
刑部给的意见是斩首。
不管是以子杀父,而是以弟杀兄,都是十恶不赦。
自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朱祁镇也没有什么意见,已经批下了,人头早就斩了下来。
似乎桂西土司对朝廷的举动,未必是全部赞同的。岑家总体上是偏向朝廷的,但是有地方的土司并不偏向朝廷,对朝廷这种加大干涉土司内部事务,有些不满。
朱祁镇有些举棋不定。
是让韩雍以怀柔之策应对,安堵地方,在北方战事告一段落之前,不惹出大事来,还是继续以强硬的手腕镇压下去。
甚至从贵州,湖广调集一些卫所军过去。启动对南方卫所的筛选。
就在朱祁镇正在思考,到底什么办法合适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外面一阵阵欢呼之声,朱祁镇顿时皱眉。
紫禁城中,很多时候都是庄严肃穆的,不能说没有什么声音,但是真正敢大声喧哗,毫无顾忌的,估计也就树上的知了了。
而此刻外面的喧哗之声都传到了朱祁镇的耳朵之中,朱祁镇皱眉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大捷。”范弘几乎被门槛绊倒,扑到地面上跪下说道:“皇爷,燕然大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