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2ln精品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討論-第1033章:來自叔的拯救熱推-cz2nx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白声中心,全消声室里,陶然对着话筒,闭着眼睛,听着耳机里传来的音乐,认真地唱着歌。
这是他的第四张专辑,目前已经录到了第七首歌。
因为谷小白的缘故,他最近通告挺多,赚了点钱,又有钱可以做专辑了。
这一次,他干脆租用了国内,甚至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录音棚的“白声中心全消声室”,甚至还花了一笔钱,聘用了白声中心御用坐镇的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录音师。
这里录专辑的价格,可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毕竟那么大地方,就一间录音室,价格几乎是别的地方的十倍。更别说谷小白御用录音师的价格。
但是听过小样之后,他觉得这些钱花的值!
学会了白式唱腔,洗尽铅华之后,陶然的本嗓,像是从沙子里淘出来的黄金,璀璨而明亮。
这样的嗓音,其实已经不流行了,现在网友们更喜欢的其实各种“沙哑”嗓音,烟嗓,或者故作抒情的大颤音。
但是陶然的技巧,也已经磨练到了炉火纯青。
在干净明亮,宛若钻石黄金一般的本嗓之上,借助鼍龙吼的技巧增加一点点的沙哑,借助共鸣腔的调整增加不同类型的泛音,找回本来过于追求明亮而抹去的金属质感……
加上持续不断的练声,锻炼,健身,陶然人到中年,快四十岁了,本来已经有点“倒嗓”的嗓子,竟然再次焕发了新生。
最近这段时间,陶然觉得,自己可能已经隐约摸到了“S级”歌手的门槛。
这个年龄还能突破自我,登堂入室,陶然找到了年轻时,久违的唱歌的快乐,一天录音好几个小时都不觉得辛苦。
录完一遍,他的音乐制作人,“师弟”兼好友叶维元在耳机里道:“老陶,我觉得这遍真的很好了,可以过了吧!”
“我总觉得还能更好……”陶然道,“我待会再录一遍试试……”
“先出来吧,老郝来电话,问你有没有时间去韩国。”
“去韩国?”陶然一愣。
“对,他问你有没有兴趣,再次正面和李胜贤战一场?”
李胜贤?
他这辈子,曾经两次和李胜贤同台演出。
第一次,是刚刚出道时,以高音见长的陶然,被无情碾压。
第二次,就是上次的中韩交流,谷小白高烧不退,陶然披挂上阵,却被李胜贤再次秒杀。
又要对上第三次吗?
陶然只犹豫了一秒钟。
“当然要去!”
“那我也陪你走一趟!”叶维元咧嘴一笑。
谁不曾是狂傲少年,谁会轻易服输?
酒店里,曾一忠坐在旁边,听着郝凡柏打电话。
有人答应,有人拒绝。
有人想来,但是因为时间太急了,档期却排不开。
还有人因为沉迷夏季学期、物理实验、新研究课题,想也不想拒绝了他的邀请。
郝凡柏思考着对方的阵容,四个S级的男女歌手,七个一线的男女团……
还有什么人能用呢?
郝凡柏犹豫了一下,终于打出了那个本以为永远也不会拨打的电话。
……
自从知道,自己要被迫整容之后,佟雨焦虑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第二天,邵阳阳知道了之后,急的“嚯”一声站了起来:“这怎么行!雨姐你的定位压根就不该是这样的!你喜欢的也不是那样的音乐,我去找俞姨说清楚……”
“你回来!”
就你还去找俞文鸿说清楚?
你不被她撕了就好了!
你真当她在意和你妈的什么“姐妹情谊”吗?
佟雨早就已经看明白了,俞文鸿是一个真正的功利主义者。
在她的词典里,只有利益二字。
别的东西,都别想打动她。
邵阳阳这么做,只会激怒她,而没有任何好的结果。
好不容易把邵阳阳拽了回来,佟雨在白天练舞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天就要去医院进行第一次检测,如果可以的话,可能直接就要动刀了。
这样的整容,需要长达几个月甚至一年的多次动刀和细微调整,她两个月后还要去参加校歌赛,时间已经很紧了。
按照俞文鸿的安排,她参加完校歌赛之后,就要进入更加密集的通告期,密不透风的通告和安排,足以让她累到半死不活。
然后快速压榨完她的商业价值,就开始让自己带新人,捆绑一段时间新人,到时候,她动过太多刀的脸开始崩,观众产生了审美疲劳,自然要被之前带的新人,或者其他人替换掉。
等到自己完全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就会像当初的冯一东一样,被解约掉。
这就是俞文鸿的风格。
那又能怎么样呢?
她其实不是一个人,不是她自己,她是一件商品。
俞文鸿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超强的控制欲。
她不像是郝凡柏,不相信什么“双赢”,宁愿损失艺人的演艺生涯,潜在利益,也不会给他们机会单飞。
如果有一个机会,可以赚一千万,然后和艺人五五分成,或者只能赚500万,她自己独吞,只给艺人一点辛苦费,她也会选择后者。
因为有了钱的艺人,就不好控制了,就会单飞了,就会要求更多。
正如俞文鸿和郝凡柏当初离婚时一样。
宁愿撕破脸皮,损失自己的利益,也要让郝凡柏净身出户。
她不允许别人的背叛,不允许不被掌握的存在。
就算是因此消耗掉了他们两个人创立的经纪公司的人气和资源,导致不久之后,公司就倒闭,两个人重新跑去给人打工,也依然不悔改。
有时候,佟雨会想,这样的俞文鸿,为什么能够在娱乐圈里生存呢?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会被她绑住呢?为什么还会成为娱乐圈里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呢?
后来她明白了,那就是像她这样的,想着一夜成名希望成为明星的人太多了。
再苛刻的协议,也有人愿意签,因为再怎么着,也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光鲜亮丽赚钱多。
不然,什么叫做名利场呢?
这个世界,都是围城。
当初佟雨有多羡慕,现在就有多后悔。
可这世界上,也没有后悔药吃。
一想到明天就要去医院动刀了,佟雨就紧张的肚子痛。
一夜似睡似醒,做了无数的怪梦。
到了第二天一早,佟雨一大早就听到了小助理敲门的声音:“佟雨姐,佟雨姐,俞总叫你过去!”
佟雨蓬头垢面地来到了俞文鸿的办公室里,就看到俞文鸿皱眉看着一份文件。
邵阳阳也在旁边,有些探究地看过来。
佟雨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告诉邵阳阳不要生气,还是表示自己没事。
俞文鸿抬起头,在佟雨那蓬乱的头发上扫了一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