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e5s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蜀山之玄門正宗 起點-492姑射仙子自清華4分享-prv6w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却说绿华见到崔晴在两个番僧手里不断受到长幡发出的碧火的折磨,心里是如同刀绞,只是看到崔晴虽然被长幡所困,但仍然还有还手之力——虽然靠的是胸前那道能射出两道银光的灵符,考虑到自己一时间也帮不上忙,只好借助两个番僧专心烤肉的功夫,露了一面,向崔晴示意自己已经发现了他的处境。
本身绿华拜入半边老尼门下,却是并未见过老尼本人,一直是由张锦雯和孔凌霄两位师姐代师传授功法,就连修炼都是有两位师姐在一旁陪伴,虽然三女因为资质禀赋不同,修炼坐功进度也不大相同,可是总是三人前后相差不多久。可是自打绿华见到了崔晴的元神之身后,这一颗心思可就全放到了崔晴身上,也不想想崔晴前后得两位佛道大能出手,又怎么可能半路遭遇什么逃脱不了的劫数呢。
所谓关心则乱,就是绿华现如今的写照了。正因为如此,每次绿华修炼坐功的时候,都无法真正尽心修炼,总是要比两位师姐早早醒来,可是又因为三人一起,总是强自抑制,到头来反倒是让绿华心浮气躁,就连修炼进度也慢慢落后了,倒是让张锦雯和孔凌霄为此担忧不已。
这一次绿华能够出来,也是因为张锦雯和孔凌霄见到绿华精神极差,特意让绿华出来散。,所以二女提前离开修炼坐功的静室,给了绿华独自行动的机会。不过两女也并没有就此撒手不管——武当山可是布有一座护山大阵,卧眉峰和明月峰以及左近的数座小峰头都被大阵包围在内,就是防范左道妖邪因为武当诸女的美色前来侵犯。这座大阵平时可不是处于激发状态,也看不出来,非得因为武当本门弟子与他人斗剑,剑气飞射之际,也会同时将这座大阵激活——既是武当特有剑气用仙法布就,就能用武当本门剑气激活,这也是为了武当众多女弟子的安全考虑,再是方便不过了。只要绿华在大阵范围之内活动,万一有险,二女就能及时发现,也能及时赶去救援。
绿华可是不知道武当护山大阵还有这个功能,所以见到崔晴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就悄悄转身,打算赶回山门请两位师姐帮忙——这时候的绿华可是还没有什么与人斗法、斗剑的经验,哪里敢直接出手救援崔晴呢,还是将两位师姐请来才是最妥善的。
只是两个番僧可不是傻子,崔晴的举动早就让其中一个番僧心中起疑了。毕竟崔晴虽是被擒,可是两个番僧为的是囚禁崔晴的元神,带回老巢给自家师父修炼三十六有相神魔之用,所以一直不曾用长幡折磨崔晴,可这绝对不是崔晴一个劲儿念叨自家小情人的缘故啊,毕竟小情人不在身边,你念叨给谁看呢?
绿华虽然此前得凌浑和崔五姑传授过太清仙箓之法,这虽说是与峨眉派所传功法不同的另一路,可也有隐形遁迹之术,而且等闲道人也是无法看透此术,所以绿华这一后撤,可就有些疏忽了——隐形匿迹虽然出色,可是一样要看路啊!结果就是这么一点疏忽,就让那个番僧发现了这边的不同:绿华一路行来可都是走在残雪泥泞的路上,难免会留下一个两个脚印!而女孩子的脚印,仅仅是大小,就和两个番僧不同啊!
于是,一道猩红的弯月状血光闪动,绿华惊叫一声,被迫着从太清仙箓的隐形之法中露出了身形,血光夹带着膻腥之气直教人胸腹之间翻江倒海,将肚内一切都折倒出来,呕吐就是此时绿华想要做的所有。绿华到底是经历过与崔晴一道扛过阴阳叟考验,也斩杀过擅长黑狗钉妖术的妖人肉身,虽然此事烦心欲呕,可还是先把护身的太清仙法用了出来,随即将得自张锦雯和孔凌霄的仙剑也祭了出来——绿华天资极好,仅仅与张锦雯和孔凌霄修行数月,就将二女赠送的仙剑修炼到了身剑合一的程度,此时将仙剑祭出,青白色的剑光就如同一条锦带一样将绿华护了一个密实,此前弯月血光带来的烦呕状况也一下子离绿华远去了。
绿华不知道的是,这柄仙剑虽然出自张锦雯和孔凌霄之手,可同样也是以武当心法炼成的,自然其生成的剑气,也就具备武当剑术的特点,因而这柄仙剑一经祭出来,立刻就惊动了武当派的护山法阵,通过护身法阵的感应,这一股剑气波动立刻就让先行避开的张锦雯和孔凌霄有了感应,二女知道这股剑气波动来自绿华,而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绿华遇险了!
当张锦雯和孔凌霄来到红霞溪万顷桃园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二女赠给绿华的仙剑所化作的一道青白色的剑幕,牢牢地将绿华护在下方,而剑幕上空,却是两道血光在来回冲刺,每一次冲刺,都给下方的剑幕带来阵阵颤抖。不过好在剑幕下方还有一层青色的仙光,依旧明亮,剑幕的波动颤抖总能被青色仙光化解,一时间倒也固若金汤。
与张、孔二女不同,此时的绿华可是紧张的要死,在二女看来十分稳定的护体仙光,在绿华的感受里可不是那样,而是如同出现了裂纹的鸡蛋壳,说不定下一秒钟就会碎裂呢,而绿华此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把心神分为两半,一半放在仙剑上,一半放在护体仙光上,拼命地将自家的真元法力向着仙剑和护体仙光输入,而要是张、孔二女见到绿华此时的脸色,一定会看到绿华小脸发青,嘴唇也几乎失去了血色,有一种油枯灯尽的惨像了。
二女来到山谷,见到绿华正处于危机当中,也是不假思索,一张手,二女双双发出了一道太乙神雷,这是道门正宗心法运用真元法力打出的雷法,与雷珠不同,全靠自身法力进行,而这道太乙神雷的威能也全看施术者自身的道行。这二女每人一发太乙神雷,几乎是同时打在飞舞在空中的两道血光上,顿时两声连在一起的霹雳声中,两道血光刹那一顿,随即被打得血光破碎,两柄长有三尺的新月形弯刀就翩然落地,两个红衣番僧也一同大口喷血。
突如其来的打击,令两个番僧大惊失色,这才想起此地乃是武当山,距离人家山门可是近在咫尺,而此前用长幡禁制住的修道人元神(也就是崔晴),说不定就和武当派有什么关联,虽然武当派并不可怕,大猫小猫三两只,可是武当派可是有个极为护短的掌教,而那老尼从前还在昆仑山窝着的时候,可就是一个罕见的杀星!
二番僧虽然出身云南二恶之一的麻头鬼王呼加卓图门下,可是对于半边老尼的传说可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毕竟呼加卓图也是出身密宗,当年可也是在雪域高原之上与那个老尼打过交道,知道那位是一个何等样人。要是今天没有武当派弟子出现的话,二番僧还真是没有想起来这里有何禁忌,可是如今即使想起来也晚了啊!张锦雯和孔凌霄此时虽然名气还不大,但是师父与半边老尼到过交道,对其门下弟子又如何不会去专门了解呢?而二番僧此行的本来目的也不是专门捕捉修道人的元神,而是探查武当派的动向,毕竟前一段时间可是传说半边老尼门下又有几个弟子转世去了,此时可是武当派最为虚弱的时候啊!
(心明神尼在半边老尼接掌了武当派后不久就飞升了,而灵灵子是一直蛰伏,所有的时间都留在山中秘境来教导弟子,而此时二代弟子没有修炼有成,灵灵子也是不会出关的,所以明面上武当派其实就剩下了半边老尼和她的弟子了,如果考虑到武当七女中剩余的四个都已经转世,也就是说山中只剩下了张锦雯和孔凌霄加上一个刚入门还待转世的凌玉儿三个了——林绿华的名字比较好听,于是两世都直接用了啊。)
只是如今对于两个番僧莱说,是既好又不好,好的是可算是见到了武当派两个大弟子了,不好的是,自己二人很可能不是人家的对手,弄不好还要身负重伤的回去,甚至能不能回去,还是一个问题呢,尤其是顺手牵羊得来的修道人元神呢,可能也就此得而复失了。
两番僧一时无言。
张锦雯和孔凌霄二女可不管二番僧此时心里想着什么,二女可是知道绿华出来散心的原因,数月之前,绿华和崔晴可就是在这里私会的,还被二女撞了个正着,所以二女第一时间就因为绿华想起了当初的崔晴。那么,崔晴此时是一个什么状态?
崔晴此时当然是一点事没有,当然也不是说崔晴已经脱困,而是因为有胸前的灵符护佑,此时的崔晴与绿华刚看到的时候,并无变化。
就在二女用掌心发出的太乙神雷将二番僧的弯刀上的血焰血光击破的同时,崔晴也是浑身一震,胸前的灵符大放光彩,银白的光辉将崔晴的元神轻轻一裹,就化作了一道惊天长虹,直接冲破了两个番僧用师传法门布下的禁法,然后就在在场的五个人眼里飞向了正南方。
不管两个番僧是否为丢掉修道人元神而捉急,也不管两位师姐是否惊讶,绿华可是没有忘了两个番僧压着自己打的时候,这时候两个番僧正好被一记太乙神雷打得口喷鲜血,绿华要是不知道借机反攻,就不是女剑仙了。
这时候不使用这种法宝,什么时候使用?没有多想,几乎是本能一样,两个番僧就在青光临头之前,将手中的金钹和木鱼祭了出来,一古铜色一橙黄色两件法宝几乎是同时挡在了剑光的必经之路上,没有一点声音,两件法宝就被青光截为了两截,而两个番僧也因为这一点点距离,得以身化血光飞遁而走,青光继续向前,只不过是截下了两只鞋底——嗯,还和着两片皮肉和大片的鲜血,而两个番僧所化的血光也飞遁的更快了,就在张锦雯和孔凌霄的眼里,也是飞速绝伦,反正二女自忖是追不上的。
现在,现场除了绿华和张锦雯、孔凌霄三女之外,剩下的只有山洞前依旧熊熊燃烧的篝火,篝火上烤的焦糊的肥鹿骨架,以及,依旧矗立在洞口前的那杆长幡。
此时的绿华是一腔的热忱都化作了乌有,现在唯一能让绿华出气的,似乎就剩了山洞前的长幡了。于是绿华手里的青白剑光一转,就冲着长幡飞去,眼见得剑光气势如龙,只消剑光过处,就似乎能把长幡削成两段,然而实际上却是令绿华和张锦雯、孔凌霄一起大跌眼镜。青白剑光不仅没有将长幡削断,反而是距离长幡越近飞的越慢,接触到长幡旗杆的时候,竟然如同黏在了幡上,也就是眨眼的功夫竟然剑光失色,光焰散去之后,就连仙剑本身都好像被毒水腐蚀了一般,带着许多的斑点,直接落到了地面上。
与仙剑光焰全消一起发生的,是绿华脸色一白,同时也是一口鲜血喷出!人也摇摇欲坠,这一来吓得还飞在天上的张锦雯与孔凌霄顾不得哪敢长幡的古怪,急忙将绿华扶住,一颗黑中代紫的龙眼大小的丹丸已经送入绿华的口中,然后肉眼可见的绿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血色。孔凌霄这才拍拍胸口,波涛汹涌当中长出了一口嗳气:亏得随身带上了少陵四老和尚秘制的大还丹,不然师妹可就要元气大伤了,对了,师姐,那杆长幡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