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6nx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線上看-一千三百零六 辛毗並不喜歡一擲千金看書-d6wv6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洛阳城里其他的街坊人多,热闹,但也井然有序。
在这些地方做生意的都是本地居民,操持小生意,街边小店铺,或者流通小摊贩之类的,不求发大财,只求度日。
卖些小手工艺品,一些有特色的小玩意儿,布艺之类的。
还有就是食物,各种各样的食物。
魏帝国的洛阳人来自四面八方,谁也不是土生土长的曾经的【雒阳人】,他们的到来自然也带来了各地的饮食风俗。
所以这一时期,洛阳饮食文化简直就是魏帝国全国各地饮食风俗的大杂烩。
还有些民间卖艺的艺人,在这里找块空地摆下家伙事儿就开始显露吃饭的本事,不一会儿就能围上一群人来看热闹,看到精彩处,也会给上一两个钱打赏。
从日出到日落,洛阳城里的娱乐消遣也不曾停过,街头巷尾的欢声笑语与小贩们的叫卖声里回荡着郭某人一手营造的延德盛世。
这是平民老百姓的消遣。
可东南西北四市那就不是一般人该去的地方,那就是有钱人去砸钱的地方,就是达官贵人和富商们去烧钱玩的地方。
经过多年发展,东南西北四市有了非常明确地消费导向。
东市主打奢侈服务业,经营高档青楼,高档酒楼,高档住宿等等,外地有钱商户来洛阳做生意的,一般都在东市落脚。
其中以山海酒家这背后靠山是皇家的天字第一号招牌为核心主战力,数不清的达官贵人豪商富户在这里一掷千金。
西市主打奢侈服装产业,经营高档丝绸和高档衣物定制,引领洛阳城的时尚风范,里头最有名的店家莫过于瑞祥绸缎庄。
这间绸缎庄每隔一段时间总能推出所谓【当季最新款式】,五花八门的服饰搭配吸引着全洛阳城的贵妇人们和深居简出的大小姐们。
据不确定是真是假的小道消息,瑞祥绸缎庄背后的靠山也和东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这些当季最新款式据说和宫里头的某位地位崇高的女性有关系。
反正全洛阳城的贵妇人和大家闺秀们都盯着西市的瑞祥绸缎庄,一旦有消息出来,她们总要第一时间去打探消息,打探最新搭配。
穿不穿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能丢了面子,以至于自己在贵妇人的圈子里头说不上话,抬不起头。
北市是热血男儿喜欢的地方。
这里出售各种高头大马和精致马具,是有钱人才能光临的奢侈马匹交易场所,据说这里的马都是有汗血宝马血统的,甚至还有一些纯种汗血宝马,不知道是怎么流入市场的。
这些优良血统的高头大马价格极其昂贵,一匹纯种汗血宝马的价格抵得上三五匹军用等级的战马,非顶级贵公子不能购买。
有些时候,这里甚至会对外发售一些猴子、鹿、珍奇小鸟之类的洛阳城的人们根本不曾见过的新鲜动物,价格也是不菲。
南市是专门经营金银玉器和古董之类的东西的,也不是寻常人能来的。
来到这里要么都是慧眼识宝,要么就是财大气粗,就想买点古色古香的东西来彰显自己的【文化底蕴】。
总之,东南西北四市几乎囊括了这个时代魏帝国范围内所能找到的一切奢侈品,一切高消费品,一切能从达官贵人们口袋里掏钱出来的稀有商品,在这里都能看到。
男人喜欢的,女人喜欢的,年轻男子喜欢的,年迈老男人喜欢的,全方位的覆盖了。
权贵之家里的家庭成员们但凡有所喜好的,都能在东南西北四个市集里找到,然后吸引着他们掏钱消费,一掷千金。
而且东南西北四市都和皇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皇帝掌控的东厂在这里无处不在。
东厂就像一头蛰伏在京城里的触手怪一样,默默地把自己的触手伸到了东南西北四市,通过四市的脉络,进而把自己的触手伸到了全国的任何一个角落,把持着这个国度的经济命脉。
东厂的一举一动,都能改变这个国家的经济走向,解决这个国家的经济问题。
任何想要和这个经济体制对抗的家伙,都会被这可怕的触手怪搅成碎片,吃掉。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全洛阳的权贵、豪商富户们都被东南西北四个市集牢牢的吸引住无法自拔。
但是说老实话,辛毗并不喜欢在山海酒家一掷千金的感觉。
他不是那种喜欢大手大脚花钱的人。
但是有些时候吧,场合推动着他不得不去一掷千金,不得不去花大钱高消费来彰显自己的地位,不这样做就不行。
就像家里的夫人为了融入顶级权贵太太圈这个团体,那可是铆足了劲儿从瑞祥绸缎庄搞来最新的款式最新的小道消息,就为了能在太太圈里搞出点什么消息,好为辛毗的仕途助推一把。
长期的白板尚书之路,也是让辛毗的夫人心力交瘁。
丈夫是白板尚书,她也是个白板夫人,没地位,没面子,啥都没有。
甚至有些看不起她的贵妇人居然在正规场合里直接当着她的面喊她【白夫人】。
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辛夫人给气的啊,差点没背过气去,在家里也没少给辛毗脸色看。
辛毗又能怎么样呢?
一个袁绍降臣能在新的帝国里做到尚书的位置,他还想怎样?还敢怎样?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郁闷之后,终于,等到了和皇太子结亲的时候。
辛氏一下子咸鱼翻身,从顶级权贵圈子里的边缘人物一跃而成重要核心人物。
白夫人一去不复返,辛夫人成了大家争相追捧的热点人物。
那些过去喊着白夫人嘲讽她的贵妇人一个个陪着笑脸围在她身边转,一口一个夫人,那口吻,软和的就像是被丈夫在床上收拾的服服帖帖之后那满足的口吻一样。
辛夫人算是体会了一把苦尽甘来。
辛毗也差不多体会到了。
现在,没人会拿他这个白板尚书不当回事儿了,就算他的职权依然有限,依然不能主导帝国政治,但是尚书台里那些曾经对他视而不见的同僚们都一个个上杆子来巴结他。
那嘴脸,啧啧。
真是好看的不得了。
过去,他进入山海酒家,要是撞见某些同僚来这里消费,就会被他用蔑视的眼神看着,脸上也满是嘲讽的表情,上下打量他一眼,发出“呵”的声音。
现在,他进入山海酒家那可就是雄赳赳气昂昂抬头挺胸了。
谁见着他都要配个笑脸,喊一声【辛部堂】。
咸鱼翻身的感觉是真的好。
这一回,他轻车熟路的把玛努尔带到了山海酒家,见着这富丽堂皇的装饰,玛努尔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还以为见着了罗马皇宫。
洛阳皇宫里看不到的富丽堂皇,原来在这里?
辛毗轻车熟路的和掌柜打招呼,掌柜的点头哈腰的把辛毗迎上了二楼雅间,窗户一打开,正对着底下大堂的歌舞厅。
当然,要是喜欢更私密一点的也可以,窗户关上,直接喊乐师和舞女单独给他们表演,那也是可以的。
能进入二楼雅间的,那都是权贵中的权贵,进了皇宫摆宴席,皇帝都要让这些乐师和舞女出来亮相待客,在这里就更不用说了。
雅间里软和的地毯,优雅素净的装饰,幽幽的熏香,轻薄的纱帘,无一处不透露着浓重的文化底蕴和奢侈的风范。
一张圆形的大桌子摆在房间正中间,旁边有椅子,就玛努尔抵达魏国之后这少数几天的了解,这应该是吃饭用的桌椅。
和罗马不同,魏国人吃饭都在桌子上吃,还要坐在椅子上,围成一圈,中间的桌子上放着饭菜。
然后他们用被他们称作【筷子】的两根木棍夹菜吃,也有他熟悉的勺子,碗,盘子等等,很讲究。
玛努尔是个土包子,纯粹的商人,以他专业的眼光去看,见到的满满的都是黄金和白银。
这屋子,这酒店,完全就是黄金和白银堆砌起来的。
富丽堂皇的程度甚至连皇帝本人居住的皇宫都有所不如。
皇帝的皇宫主打的是威严,是规矩,是压迫感,而不是富丽堂皇晃人眼睛的感觉。
别说玛努尔这个土包子了,魏永也是第一次进入山海酒家,更是第一次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进入二楼雅间。
魏永感觉自己终此一生都达不到辛毗的高度,所以也就不用谈什么能否进入山海酒家二楼雅间享受这样的待遇了。
说实话,有些时候魏永也觉得有点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在科举考场上坚持下去,而是选择抄近道进入了外交部。
外交部现在固然咸鱼翻身,但是作为一个通译,他又能走到什么地步呢?
他不知道。
可是看着这富丽堂皇、只有在他的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他感觉到了,或许今后的无数年,这一幕都会不断的出现在他的梦里。
太美妙了。
辛毗倒也不能算是常客。
之前数年,外交部蛰伏京城、他还是个白板尚书的时候,他很少能来这里,来这里难免会遇到那些真正的权贵,对上他们,他只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存在,所以尽量少来。
辛氏的祖产并非不能让他到这里花天酒地,但是有些地方,不是有钱就能进去享受的。
山海酒家消费是高,但是也没有高到非达官贵人不可的地步,延德九年天下豪强没有被扫灭之前,那天下很多豪强都有钱可以在山海酒家花天酒地的。
但是他们就是没来过,就算来,那也是被达官贵人邀请来的。
因为只有达官贵人才有资格自主进入这家有皇家背景的酒楼享受皇族度过的“奢侈”生活,这是大家公认的。
有钱不算什么,有权必然有钱,洛阳城里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但是有钱未必有权。
和钱财比起来,权力是更为珍稀的稀有品种,真正的奢侈品。
山海酒家,已经默认了只有有权的人才能进入。
只有有权的人才能来到这里奢侈享受,只有有权的人才能进来观看体验郭某人自己都没有怎么享受过也不太清楚的“皇族生活”。
顺便,山海酒家百分之八十的从业人员都是临淄营精心培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