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pwv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承包大明 起點-第七百八十三章 瑜與亮看書-atj4a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小西行长见沈惟敬引着郭淡过来,不禁立刻迎上前去,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
郭淡看在眼里,暗想,难道他认识我?
那沈惟敬绝对是一个老戏骨,可比郭淡会演多了,在介绍双方的时候,简直就是堪称完美,一点也看不出他其实知道这小西行长的真实身份。
“原来阁下便是大明财政顾问,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失敬,失敬。”
小西行长闻言,不禁抱拳一礼,用一口流利的汉语说道。
郭淡故作诧异道:“隆五先生听说过在下?”
“知道,知道。”
小西行长连连点头,道:“我在日本做买卖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阁下得大名,不禁心生崇拜,有关阁下的事迹,在下可是如数家珍。”
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啊!郭淡心里嘀咕了一句,非常汗颜道:“哪里,哪里,我没有想到隆五先生的汉语说得如此流利,比我都要强上不少。”
这倒也是一句实话。
小西行长十分谦卑道:“岂敢,岂敢,中原文化博大精深,我自小就非常向往,如今也只是学得一些皮毛。”
不过郭淡对于日本人的谦卑,实在也不会往心里去,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日本人对任何人都非常谦卑,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鬼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千万不能当真。
小西行长又道:“中原有句话说得好,相请不如偶遇,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能向阁下请教一二。”
说着,他拱手一礼。
郭淡先是露出歉意得微笑,随后拱手回礼道:“真是抱歉,在下今日还有许多事务要忙,不如改日吧。”
小西行长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会被郭淡拒绝,但很快便调整过来,道:“好的,好的,改日阁下有空时,在下再登门拜访。”
郭淡再次致歉,然后便与沈惟敬离开了。
他刚走不久,小西行长身边的一个武士便道:“此人年纪不大,却如此傲慢,我认为他只是徒有虚名。”
小西行长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在这里我们跟那些商人没有任何分别,你见他跟谁打过招呼?”
说着,他又望着已经远去得郭淡,不禁面露愁绪。
他其实还真不是在恭维郭淡,他确实知道郭淡不少的事迹,对此也非常有兴趣,因为二人的经历真是非常像似。
他自小被一个名叫小西隆佐的日本商人收为义子,后来又娶了隆佐的女儿,这就是一个日本版本的赘婿,升级为赘婿后,他又帮家里专门处理贸易事务,后来以商人的身份从政,介入国家事务,并且也希望能够在自己的国家推崇工商业。
小西行长在得知郭淡之后,自然而然就将自己跟郭淡比较。
在大明还真找不出一个能够与郭淡比较的人,因为没有谁跟郭淡的经历像似。
二人也是各有优劣。
在商业上,显然郭淡要更加出色,但是在政治上,小西行长要强于郭淡。
毕竟郭淡因为知道自己的弱点,故此不愿意踏足政治,而小西行长已经成为丰臣秀吉帐下的重臣。
而他如今也就是三十岁出头。
……
而那边郭淡离开之后,便向沈惟敬道:“看来他已经知道我来到了这里。”
沈惟敬点点头道:“我也看出来了,不过这里人多嘴杂,也是很难瞒得住。”
“不过这也不是坏事。”
郭淡笑道:“我们也可以将计就计,让他知晓我们的计划。”
沈惟敬笑道:“我看他今晚就会约我,以此来打探郭顾问来此得目的。”
郭淡呵呵道:“那你可得跟他好好聊聊。”
沈惟敬点点头。
郭淡突然叹了口气,“这个日本人,可能有点麻烦,如果不是我们已经制定好计划,我真想在这里就铲除他。”
沈惟敬多聪明的人,一听便明白过来,赶忙道:“这小西行长虽然也不错,但是远不如郭顾问。”
“可不见得!”
郭淡摇摇头,又道:“他似乎对我很了解,而我对他却是一无所知,这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如果现在交手,我可能不是他的对手,这也是我方才为什么要拒绝他。”
沈惟敬立刻道:“我会暗中派人调查他的。”
郭淡笑着点点头。
当然,他不愿意跟小西行长交谈得主要原因,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表面上二人的身份不同,郭淡是什么身份,这里的商人又是什么身份,他可不愿意跟这些海盗混在一块。
他要做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郭淡又问道:“如今有没有海盗愿意将银子存在我们这里?”
沈惟敬道:“纯粹的海盗,将银子存放在我们这里的,目前还不多,主要都是泉州那边海商,他们利用我们的钱庄将银子汇去泉州。”
郭淡点了点头。
除了小西行长之外,郭淡再也没有跟任何人交流,只是到处看了看,然后便独自回城堡去了。
来到城堡,他直接下到地下室。
这里可是潞王府守卫最森严得地方,也是潞王府的金库所在地。
目前看管这里的一个名叫陈金的老宦官,据说是从深宫里面派出来的。
“陛下一定会很喜欢这里啊!”
郭淡站在金库里面,望着在木架上排列整整齐齐的银锭,不禁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万历。
“这里目前有一百零三千七百五十万两,但其实…其实要赚得要更多,只不过熔炼得时候,损耗了大概三千多两。”
老宦官陈金语气平淡,就他这把年纪得宦官,其实也不在乎这些,大概这也是万历派他来的原因。
“咳咳!”
说着,他突然咳得两声。
郭淡道:“公公,可得注意身体啊!”
“多谢郭顾问得关心,这都是老毛病了。”陈金摇摇头,又道:“照此情形发展下去,这里很快就装不下了。”
郭淡道:“我会安排人再建造几个金库。”
陈金微微皱了下眉,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他的意思是,这银子都不运出去吗?
这里纯粹就是收白银得地方,完全不需要用什么银子。
不过郭淡似乎没有这个打算。
郭淡看了看,然后就拿着账本出去了,来到城楼上,只见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子,眺望着远处的夕阳,余晖照在她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上,透着一丝忧伤。
郭淡停驻片刻,突然向前走去,哪知杨飞絮转身就离开了。
他愣得片刻,旋即苦笑道:“若事让我选择,我宁可天天面对那小西行长。”
……
京城。
“姑姑……!”
徐继荣坐在沙发上,一手托着下巴,小声地向正在工作的徐姑姑喊道。
徐姑姑终于抬起头来,略显无奈道:“说吧,到底什么事?”
徐继荣郁闷道:“你们这保险,还得卖多久?”
徐姑姑好奇道:“你问这个作甚?”
徐继荣道:“我小伯爷学院等着开门啊!”
徐姑姑不解道:“学院开门跟我们卖保险有何关系?”
“当然有关系。”徐继荣道:“人人都在谈论你们的保险,我这时候开门,可就不能装逼了。”
他原本以为就是一阵子的事,哪知道这保险越卖越火,他完全看不到头,这令他郁闷坏了。
徐姑姑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道:“你当初跟郭淡是怎么分配任务得?”
徐继荣立刻道:“活他干,逼我装。”
徐姑姑点点头,道:“你继续这么做就行了,如今因为郭淡,到处都在寻找会丈量土地的人才,那么你只要在小伯爷学院设置这一门课程,那便能够出尽风头。”
徐继荣顿时眼中一亮,“对呀!我咋就没有想到。”
说着,他立刻站起身来,“姑姑,我不打扰你做事了,我也去忙了。”
然后他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徐姑姑摇摇头,略显苦恼道:“真不知道让他开学院是对还是错。”
……
申府。
“恪儿回来了!”
曹恪刚刚回到家,正准备回屋,突然发现申时行坐在厅内,急忙来到大厅,行得一礼。
申时行笑道:“今日老夫遇见宋尚书,他对你在户部的表现可是赞不绝口。”
“是…是吗?”
曹恪神色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他对于这种事是非常敏感,任何人在申时行面前夸他,他其实都不太喜欢,因为他觉得对方只是借他来拍申时行的马屁。
申时行心如明镜,叹了口气道:“恪儿,你到底要老夫怎样,老夫知道你在朝中不喜欢他人将你看作老夫的女婿,故此一直以来,老夫在朝中从不提及你,即便吏部有人举荐你,老夫也都是拒绝的。
申时行道:“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若在朝中一直默默无闻,那人家更会认为你是依靠老夫才留在朝中,如果你想走出老夫的阴影,那就该拿出本事来证明自己,就如同那郭淡一样,如今谁还会认为郭淡是靠一个女人起家得,他们甚至都认为郭淡为了得到寇家大小姐的芳心受了许多委屈,因为人人都明白,即便没有寇家,只郭淡愿意,他一样能够飞黄腾达。所以,你自己好好考虑下吧。”
说罢,他便起身离开了。
曹恪垂首相送,过得好一会儿,他才直起身来,闭目长叹一声。